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猪肉排排挂,肉香飘满巷

第七章 猪肉排排挂,肉香飘满巷

        中院东厢房。

        何师傅忙碌了两个小时,终于是将一头野猪处理好了。

        他对于处理野猪也不是很熟悉,才会用时那么久。

        此时一大爷家的门口出多了一个木头搭建起来的三脚架,一跟小腿粗的木头横在门前,一端放在三脚架上,一根放在房子的柴房上面。

        此时这根小腿粗的木头上面悬挂着一排二十来片整整齐齐的大猪肉,一片片鲜红的猪肉上面还能看到一些米黄色的盐粒和花椒。

        易传宗很是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战利品,想要吃肉还是得靠自己啊!

        “柱子哥,今天真是多谢你了,晚上留这一起吃个饭,顺便把你妹妹叫来!”

        傻柱在那边洗着手,嘴里嚷嚷着,“你不说我今个儿也得在这吃饭,处理这头猪感觉比做一天饭还累!你答应我的那事别忘了!”

        易传宗微微一笑,“不就是买东西嘛,简单,抽空咱们就一起去供销社,我挑的东西肯定符合雨水的心意。”

        傻柱点点头拿起旁边的毛巾擦了一把手,嘱咐道,“现在虽然是秋天了,但是这些猪杂也放不了多久,你们这三四天快点吃了。”

        易传宗咧嘴一笑,“这你就放心吧,大妈把炉子都给点上了,不行就经常炖炖,其实就我这饭量也吃不了多久。”

        傻柱想了想他的饭量,一顿饭十多斤,还真吃不了多久。

        “这些腌制的腊肉能放不短的时间,就是天气还稍微欠点,不过也没事,这一个来星期的功夫我每天都看看,等都风干了再熏一熏就不会坏了。”

        易传宗连连点头,这一头猪可是他伙食的保证,可不能给坏了!

        两人虽然没具体算过,但是这横着摆了两米多的猪肉片子,怎么也得超过两百五十斤!

        要是稍微省着点吃能吃到过年,甚至一直吃到来年春天都不要紧。

        这时候一斤菜才几分钱,大白菜才一分二三,冬天就是囤大白菜,到时候猪肉炖白菜根本花不了几个钱。

        并且他这两天还可以吃个爽的,那些猪杂碎都给卤上了,他那会儿锤肉泥呢,还灌了一些肠。

        这会儿猪杂还在饭屋里炖着呢,工具就是聋老太太那口缸。

        “你们俩都处理完了?”

        易中海从后面那边走过来,这两个小时他也没闲着,从供销社买了东西回来之后他就开始送肉围人了。

        易传宗要是送那是孝敬,他送那是人情,还能巩固一下一大爷的位置。

        挨家挨户的送了一斤多肉,其中肥的居多,他们家多了这么多肉,也不馋那点油水了,要是买肉吃,其实还是瘦肉贵。

        每到一户人家,易中海都得坐下唠唠嗑,这两个小时喝茶喝了不少。

        “对,柱子哥都给腌制好了,就等着风干了表面再熏制出来。”

        易传宗还在欣赏着自己的战利品,这可都是他凭本事弄来的!

        在这资源贫瘠的时候,这么多肉能把别人的眼珠看得瞪出来,他以后的生活开始步入小康了!还是光明正大的吃!

        “大爷,您说这肉放在这里安全吗?要是个一斤半斤的还没人惦记着,这么多肉摆在这,您说我要不把它们挂在房顶?”谷儨

        越看,易传宗心里反而是担忧起来,这挂在这里伸手一拿就没了,这和放在外面两百多块钱似的,一般人家里余粮都没有多少,就更别说什么肉了。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

        这时候还没有监控,要是有小偷,基本上就抓不到,总不能日夜的都在这守着看吧?

        易中海闻言也沉默起来,别说外面的人看见会不会来,这么多肉放在这里就是勾引人犯罪,自己院子里面的人说不定也矜持不住。

        “只要通风就行,不行就在屋顶上面放几天,等熏制好了再放在屋里就没什么事了。”

        傻柱平时在工厂食堂上班,公家的东西都有人偷,这个人的东西就更不用说了。

        “不行就放在屋顶上面吧,等明天我和大伙说一下,这几天院子过夜的时候关门,等着肉弄好了放屋里就不怕惦记了。”

        易中海也同意了,这老是在这里看着也不是那么回事,要是外面的人来偷还好说,直接通知派出所给办了。

        要是自己院子里面的人,那弄的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我这就用木头在房顶上面做个架子,砍一砍、绑一绑简单着呢。”

        易传宗说完就开始行动,费了老大的力气才从山里打了头野猪,这又是老虎,又是豹子,还有敌人,来了这四合院要是还被偷,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提前做好防范,别用巨额的财富去试探人心,还是在别人那么艰苦的时候。

        小缸里面卤制着猪杂,这次放的料子很齐全,咕噜咕噜的肉香直接散开,这小瓷缸也没用烟囱,这味从缸里出来就和放了个原子弹似的。

        一大爷家又是在中院,这挨着前院后院不过是五十多米的距离,连巷子里面都是一股子肉香肉,就更别说着四合院里面了。

        “爹,给我也吃一口肉吧?”

        看着二大爷喝着小酒吃着野猪肉炒菜花,刘光天在那馋的实在有些禁不住,这哈喇子都流下来了。

        并且他大哥刘光奇也能吃点肉,偏偏他和弟弟刘光福吃不着,这心里不平衡,在加上肉实在香的没法,他这才敢开口问一句。

        刘光福也眼巴巴地看着,他今天可是看见了,一大爷给自己家拿了一斤多的野猪肉,还有一半是肥肉,他也想吃一口。

        但是前几天他刚刚因为学习问题被打,现在这皮肉还疼着根本不敢问。

        “吃肉?”

        轻喝了一声,坐在四方桌上的二大爷当即抬起头来,出言讥讽道:“你也配吃肉?”

        二大爷拿着筷子指着前面的饭桌上刘光天的脸,“你大哥学习成绩好给我长脸,这都要当干事吃公家饭了,他能的吃肉。”

        “你们俩废物不看看自己这德性,一个在学校不好好学习还捣乱,见天儿让老师找我,一个在车站当小力笨儿下苦力都能出错,就这还吃肉!呸!”

        刘光福顿时被喷了一脸,习惯性的拉了胯缩了一下脖子,只能是眼神胆怯地转过身去,这才敢伸手摸一把脸。

        他很是羡慕的瞄了一眼自己大哥碗的饭,然后眼神怨恨的低下头拿起窝窝头啃一口。

        这种眼神他也就低下头二大爷看不见的时候才敢露出来,要是被二大爷看到非得拿皮带抽他,完事还得饿好几天。

        餐桌上刘光奇和二大妈默默地吃着碗里的饭,这时候都是家里父亲先吃,母亲和大儿子一般也能吃些,至于剩下的两个小儿子就只有羡慕的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