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报名成功

第二十章 报名成功

        刘光天心里已经怕了。

        易传宗也不再搭理他,敢当着他面这么说,那是一点面子都不留,必须安排!

        他转头看着刘光福问道:“你也是这么想的?”

        刘光天伸手拉了拉留刘光福的胳膊,表示不要认怂,这还是在家门口呢,他不相信易传宗敢动手。

        刘光福面露难色,他是又害怕被打,又想跟哥哥统一战线,只能是沉默地将木头块放在地上摆好。

        易传宗轻轻点点头,随后直接转身离开。

        现在肯定是不能直接动手的,况且还是在院子里面动手。

        他本来就那么强壮,要是再随意出手,到时候邻居街坊的还不得都害怕他。

        再说只是两个小弟弟罢了,刚在家里挨了顿打,可能今天二大爷发挥不好,这才让这俩小子这么硬气,有的是法子治他俩。

        他这么强壮,虐菜也没有意思,他也怕给人打出一个好歹来。

        这事儿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就是来到大爷家里的时候先问了一句,“大妈,咱家的卤肉还有多少?”

        今天算是做出来的第三天了,大前天晚上卤的肉,这时候也没有冰箱什么,保质期很短,最多也就是吃完今天,明天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吃。

        “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问了一句,一大妈想了一下说道,“还剩下不算少,你们中午拿一些,晚上再吃一顿,明天还能吃一顿。”

        易传宗坐下之后,先是给自己倒上一杯,四九城早饭前得先喝上两口清茶,这习惯确实比较惬意,“我就随口问问,反正这两天咱们吃舒服了,不至于吃饱了还硬着头皮还得往肚子里面吃,这毕竟是好东西,要是坏了多可惜?”

        “我看秦寡妇家比较难的,东旭哥又是大爷的徒弟,虽然他出了意外,但是咱们这关系也不能说断就断了,那显得多没有人情味?”

        “我就想着咱们吃不了的,我给送一点过去,那汤烧开了还能喝两天,她们家能当菜吃两顿。”

        一大爷和一大妈对视了一眼,“你这孩子想的还挺全面的,这事就按你说的办,下午要是有剩下的,你就去给人家送点。”

        “其实咱们后院老马家也挺难的,他腿脚不方便,平时经常见不到人,送的时候一块给他们送一些。”

        其实这话说出来还是有些心疼的,易传宗在这里过日子的时间还是短,有点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的那么点意思。

        要是放在就他们老两口的时候,这东西临到快坏了才能舍得送人,物资实在是太匮乏。

        但是这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其实下面还有一句,不生子,不知父母恩。

        老两口就盼着易传宗心眼好呢,以后要是能孝顺那他们心里就更踏实了,这种好心的事情当然不会拒绝。

        现在老两口是不疼他吃,不疼他喝,不疼他花钱,就当是自己亲儿子一样养着。

        缺粮票易中海就去换,暗里早就想着办法来吃饱了。

        昨天易传宗还看见大妈的床头有两叠布匹。

        应该是快到冬天了,一大妈想给他做床被子,一人一年也就是二十四尺的定量,布票也不知道哪里换的,现在没开工可能是缺少棉花。谷僁

        两老对他怎么样易传宗心里明白,这裤衩子都有了第二条,今天他就没挂空挡。

        易传宗点点头,得到大妈的支持,他也能放开了去刷技能点了,要不然这秦寡妇家还是少去的好。

        “你昨天喝了酒感觉怎么样?”一大爷那边笑呵呵地问道。

        昨天晚上他有点不放心还去后院看了,结果房间里面早就关上了灯,应该是喝了酒之后就睡觉了。

        易传宗讪讪一笑,“感觉还是挺好的,昨天晚上睡的很轻松,今天早上起来也是神清气爽。就是稍微少了点,两口就没了,还没喝出啥味来,再说也太贵!”

        一大爷只是低着头笑,这酒当然是好喝,要不然他怎么每天晚上都来点?解解乏,消磨消磨时间,在体验一下天旋地转、乾坤颠倒的美妙感觉,定是极好的享受。

        一大妈面无表情地说道:“以后馋酒喝就找你大爷,从他的定量里面扣。”

        易传宗嘴角憋着笑,赶紧夹起一块猪大肠放在嘴里,端起碗来畅快地喝上一大口米粥,眼神的余光朝着对面的方向瞄过去,大爷的脸色分外僵硬,是心痛的感觉,没错。

        早上临出门的时候,易中海的表情还是有点难过,以前吃饭什么的都还好说,多花些钱也没什么。

        现在易传宗终于是开始侵占他的酒了,这东西一大妈可不会惯着他,每个月就只能买那么多,每天的酒都只能限量喝。

        如今易传宗拿碗来喝,听话里的口气,好像两斤酒都打不住,一大爷感觉属于自己的小快乐在走远。

        一直到了轧钢厂,两人正要分开,易传宗才笑道:“大爷,没事,我怎么也不能抢您的酒喝,再说我买酒大妈又不会说我,买酒的时候您偷偷告诉我,我去给您买来。”

        一大爷伸手就要打,易传宗身手敏捷直接躲开。

        “臭小子,平时一路上话多,今个儿半天憋不出一句来,末了儿才说这话,诚心看你大爷笑话!”

        易传宗咧嘴一笑,“看您笑话?那不能够!我去上班了!”

        “今个儿操作磨床小心点!”一大爷在后面喊着。

        易传宗远远回了一句,“知道了!”

        请王主任去家里吃了一顿饭,作用还是不小的,最起码得知他要参加考核,这几天都让易传宗来操作仅有的五个机床。

        大家都是学徒工,这种机床的操作对现在的人来说是最难的,能一直操纵机床说不定就能尽快成为正式工,平时大家都抢这活。

        得益于易传宗围人不错,知道他要进行考核,就算他每天霸占着车床,车间里面的人都没有说什么,还非常有耐心的给他讲解。

        一番简短的早会完毕,王主任单独将易传宗叫了过来。

        “王主任,您有什么安排?难道是考核的事情有眉目了?”

        王主任笑着点点头,“对,我给你报上名了,大体的时间应该在十号、十一号,这五六天你多熟悉一下,我看你昨天完成的就很不错,说不定还真有希望能够通过考核!”

        易传宗有些兴奋的说着,“谢谢您了,我一定会更加努力的。”他终于要成为一名正式工了!

        王主任拍了拍他的胳膊,鼓励道:“加油,去干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