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夜晚投食

第二十八章 夜晚投食

        漆黑的街道上面,一朵微弱的火苗在不断颤抖。

        而在火团的四周围,隐约能够看到周围的一群人影,他们或是蹲着,或是弓着腰站着,有的干脆直接躺在地上。

        而在人群的最外围,一名身高八尺的壮汉双手抱在胸前,居高临下似是睥睨地看着前面的一圈人。

        易传宗轻声询问着,“你们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之前提着油灯的青年现在蹲在地上,还用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听到询问连忙回道:“当然是真的,我们怎么敢抢劫呢!我们只是维护这里的规矩,不让外人来大肆收购,保证这边的物资的价格,让大家都能换到想要东西,顺便多点收入混口饭吃。”

        易传宗撇了撇嘴,对于他们的话根本不信。

        “那你们也不能强来啊,一个个那么横,还抄家伙。我头一回在黑市买东西,你们就给我来了这么一出,弄得我还挺紧张的。”

        围了一圈的人尽皆朝着这边看过来,只是看了一眼就连忙低下头,带着一副痛苦面具。

        提着油灯的青年更是苦涩不已,就他挨打挨得最多,要不是他断断续续的将话给说清楚,怕是这会儿还在挨打,偏偏挨了打还没有理由反驳。

        本来抄家伙是没错,大晚上的不表现得横一点哪里能唬得住人?这个黑市可是大家的财路,当然都拼命的维护。

        只不过这次是真误会了,易传宗的消息他是听过的,这是一个村子里面过来的壮汉,一顿能吃十斤饭,那么之前买的粮票就不是为了倒卖,而是为了自己吃!

        他们也是挑错了对手,跟个能打野猪的人打架,这一顿打注定是白挨。

        也就是没有带着家伙,否则情况就不会这么凄惨了,提着油灯的青年一脸苦闷,大意了啊!

        气氛变得沉默起来,易传宗想了想将手伸到大褂的口袋里面,见他这般动作本来围成一圈的人连忙低下头。

        易传宗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会儿知道害怕了?

        打他的时候可不是这个表情,一个个的凶狠着呢。

        “别在这蹲着了,给,拿着。”

        看着眼神迷茫的青年,易传宗撇撇嘴,“给你们一块钱,买点跌打肿痛药,今个儿的事就这么算了,以后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别在我眼前瞎晃悠了!”

        其实他根本没错,只不过他不想招麻烦,买票不说还把人打了,这些被打的家伙心里肯定不好受,万一想不开闹出去对谁也不好,能用一点小钱解决问题,那就不是问题。

        就当是花钱找陪练了,毕竟他也爽了一把。易传宗心中暗暗想着。

        最主要的是他感觉这心人没那么简单,这在四九城是有组织的。

        “这……”青年男子有些不敢去接,这刚挨了打心里面还有阴影,那会儿被打的时候是真无助。他不确定对方给这钱是什么意思。

        易传宗一下就给他塞在了手里,转头目光在一圈人脸上划过,“你们打了我,我也打了你们,你们受伤了,我给你们医药费,咱们恩怨两清了。”

        一群人怔怔地看着他离开,本来还以为白挨打了,没想到还有医药费?问题是他们不想要医药费,如果有可能他们不想挨打。

        “哥几个,来扶我一把,我的腿被踹了三脚。”

        “也拉我一把……”

        ……

        口里哼着小曲,一路来到南锣鼓巷十字路口,易传宗停下了脚步。

        在路灯下面正躺着一个人,一身黑色的青年装,他蜷缩着身子,半条腿还在下水道里面,应该是喝醉了之后掉在了水沟里面。

        “还真是厉害,听说过在没路灯的地方有掉到水沟里,这路灯下面竟然还有这种事。”谷恱

        易传宗嗤笑了一声就走了过去,拽了拽他的肩膀看到脸,他顿时愣了一下,“好家伙,前几天才刚喝了酒吧,这是又喝成这样了?你还真是行!”

        左右观望了一眼,易传宗直接拽着领子把许大茂给提了起来,他这么好心的人怎么可能让人家睡大街上面呢?

        一路来到了四合院的门口,现在院子的大门也是彻夜不关,来到中院的时候,易传宗朝着自家大爷的房间看了看,那里果然是关灯了。

        易传宗也没有在意,老地方再次响起了一阵狼嚎,现在时间都九点多了,后院也关灯了,只有西厢房还亮着灯。

        “当!当!当!”

        “谁啊?”娄晓娥在西厢房里面询问。

        “我!”

        房间里面传来窸窣的声音,门还快就打开了,开门之后还是像上次一样的动作,许大茂和仓鼠一样被拽着后领。

        易传宗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清冷的问道:“吃饭了没?”

        娄晓娥有些支吾地说道:“吃,吃了。”

        易传宗也没回话径直地朝着屋子里面走去,再将许大茂扔在床上之后转身说道:“看你这样就是没吃,大妈应该给我准备晚饭,我去拿!”

        娄晓娥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

        不一会儿,易传宗就提着一个小篮子和一个大碗走了过来,篮子里面装的全是馒头,大碗里面是肉炒小白菜,现在的天气还好算不上凉。

        菜和馒头放在桌子上面,外面的门也没关,易传宗就坐了下来,“吃吧。”

        “哦。”娄晓娥看了一眼开着的门,随即坐下来开始吃饭。

        中途易传宗抬头朝着娄晓娥看了一眼,后者和小仓鼠吃东西一样,小口吃饭的模样完全没有在全聚德时的那般大气,他的嘴角不禁勾起一丝微笑。

        “叮,系统随机选择,本次乃三倍暴击,根据您现在的食疗行为,医术技能等级+3。”

        “你看我干嘛呀?”娄晓娥被盯得浑身不自在,身子在方椅上面挪动了一下。

        易传宗挑了一下眉毛,随即再次低下头吃起饭来,“以后晚上记得吃饭,你又不是没有钱,不会做难道不知道出去买?”

        “知道啦!”娄晓娥大声回了一句,结果自然是给呛到了,刚要倒水一个杯子已经递了过来,她接过来就大口大口喝起来。

        易传宗看得直翻白眼,嘀咕了一句,“嗓门不大,脾气不小。”

        “你说什么!”娄晓娥抬起头很是不满地瞪着眼睛。

        易传宗瞥了一眼,随口道:“没说什么。”

        娄晓娥恨恨的咬了一大口馒头,她那会儿就饿了,再不吃就被眼前的大胃王给吃没了!

        两人几乎同时吃完饭,期间谁都没有再说话,易传宗提着篮子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西厢房,娄晓娥站在门口看着他,脚步踏出一步站在门外,扶着门框一直到他回到房间,她这才回到了屋里。

        再次来到里屋,看着床上那烂醉如泥的身影,她的眼神变得淡漠了很多。

        突然间,她不想一直在家里当什么家庭主妇了,她想出去找个工作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