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钳工考核

第二十九章 钳工考核

        10月10号,上午。

        现在是工作时间,九号车间却没有了以往生产的火热氛围。

        近百个人统一身穿蓝色工装,整整齐齐地站了七列,大家都十分安静,让这里的氛围多了一丝紧张,很多人脸上甚至流露出焦虑、不安的表情。

        人群中一个高个也在摇头晃脑,他不时朝着四周打量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此时易传宗有些疑惑,刚才他还看自家大爷在这儿,并且给他打了一个手势,这边还没来得及问什么事,那边就喊着集合了,也不知道大爷有什么事。

        今天是学徒工技术考核的日子,九号车间的员工在上面领导的协调下放了一天假,这里就变成了考场。

        身后,韩详看着他左右张望的表情讥讽道:“紧张了吧?力气大只能干粗活!”

        易传宗微微侧脸朝着身后一撇,“粗活你都干不了!”

        前面十个车间大多都是学徒工,其他车间也有些干杂活的学徒工,学徒工的数量在一千两百人左右,这个月的考核人数有近百个,都是在九号车间进行考核。

        “你!”韩详怒喝了一声,他的眼神变化了一番后懒洋洋地说道,“反正这回你过不了。”

        易传宗也是毫不在意地说道:“过不了我也是第一次,你这次过不了就第六次了!”

        “嚷嚷什么呢!”

        人群的最前面,本来几个领导和高技术工人在讨论考核问题,听到杂乱声后,一个身姿强壮穿着工装的中年男人就转身训斥了一句,目光在易传宗的身上略微停顿,这才转身再次交谈起来。

        易传宗也在认真观察着这些领导,这里面有个面色红润留着大背头的人很是面熟,他看了两眼就认出来了,这个领导就是第三轧钢厂以后的风云人物,李主任。

        现在这位李主任才三十多岁,他一身中山装脚下踩着黑皮鞋,整个人看起来年轻不少,现在已经是工厂里面的副主任了,是前面这些人里职位最高的。

        凭借他的手段,相信过不了一年半载就能升职为主任,后面叱咤轧钢厂十多年不倒。

        现在这里的考核也只是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李主任在安排了几句之后就离开了。

        前面工厂的领导都转过身来,一位脸型消瘦的车间主任走上前说道:“现在我来安排一下考核的方式,本次参加考核的总共八十七个人,我会将你们分为三组,同时进行三项考核。”

        “我们工人的任务就是制造出合格的工件,你们完成之后就由工人师傅来检查工件精度,中途有人如果操作行为不规范,也会直接宣布考核失败,因机床数量有限,以考核操控机床优先。现在我开始宣布分组姓名。”

        “一组,张宗,朱荣,马云涛,史震……”

        “二组,冷周民,孟达中……”

        “三组,……易传宗……韩详。”

        “现在一组站在东边,二组站在中间,三组站在西边,各位师傅带领你们完成第一项考核任务。”

        下面的人群开始活动起来,各自前往自己的分组。

        韩详耻笑道:“别今天上午就被刷下去!”

        易传宗直接朝着西边走,眼神的余光朝着身侧瞥了一眼,他忍不住摇摇头嗤笑一声,就他现在中级钳工的技能,车间里面的学徒工没有一个比他技术更娴熟的,他要是过不了其他人更过不了。

        “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老大不小了还是学徒工,连个老婆都没有,还嫌弃人家农村的,这个年好过吗?还是喜欢用手?”

        韩详气得脸都红了,这个混蛋怎么知道他的事的?

        “你行,你找啊,饭桶,没个姑娘会跟你!”谷负

        易传宗嗤笑一声,找姑娘干什么?富婆她不香吗?

        “第一项考核项目,錾削t字工件凹槽,现在上来领取工具,陈师傅会将规格和要求写在黑板上面。”

        一位车间师傅已经开始念名字了,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些锤子和錾子。

        易传宗没有在搭理韩详,老老实实地在后面排队。

        錾削干活是带个锤子的,这根本就不用怀疑,就是他适合干的活。

        这錾子就是和个笔似的,只不过一头是扁平,或者是尖的刀刃。

        一手拿着锤子敲,一手拿着錾子对准,可以去除毛坯上的凸缘、毛刺、分割材料、錾削平面及油槽之类的。

        顺利的领到工具,易传宗排队站在一个虎台钳跟前,随手旋转摇把将虎台钳拧开,工件摆在虎口处再将虎台钳拧紧,转身瞥了一眼黑板,再对身后的韩详咧嘴一笑。

        “我要开始了,你可看好喽!”

        韩详撇了撇嘴,这次他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认真地看向黑板,仔细的记录着开槽的位置,尤其注意误差范围,这可关系到工件的合格与否。

        那边钳工陈师傅倒是转过了头来,他们的任务就是看这些学徒工动作的熟练程度和技术水平,他搭眼一看那体型,瞬间就知道这是谁了。

        易传宗微微一笑,回过脸来就变得严肃认真起来,他拿着钢尺比划了两下,随后用錾子的尖端划了三条线。

        他活动了一下肩膀,一手将錾子对准t型工件,另一只手则是拿着小锤子,手腕一扭,小锤子在他的手中旋转数十圈,右手猛地一攥瞬间稳稳的拿住锤柄,他目光凌厉的挥锤。

        铛!

        铛!

        铛!

        接连急促的三声,韩详那边当场一愣,这么虎,不用划线就开干,还不得直接将工件干废了?

        他低着头朝着易传宗的方向看去,这一眼,他的脸色就是青红一片。

        现在易传宗还在那边快速的敲着呢,整个人就和上了弦的机器一样,小锤头都能在空中留下锤影。

        如今一共三条3.5毫米深十公分的沟槽,结果这边的一条已经快到头了。

        “果然是个莽汉,你这么个敲法,要是能合格我就把工件吃了!”

        易传宗没有理会他,还在那边铛铛铛有节奏地敲着,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

        韩详也只是随口讽刺一句,考核才是第一位,在他的心中十分希望自己能够成为正式工的,只要成为正式工,工资就能提升到一个月三十三块钱。

        多了五块五的工资不说,还不用像学徒工一样多是干一些体力活。

        到时候考核也可以一项一项的考,不用像现在一样,所有的活都来一遍,时间有限制的高负荷工作,他的体力扛不住,做工就会出现误差。

        此时那边的陈师傅已经看愣住了,有这么个干活法的吗?

        整个人就和一个小机器似的,还能看到身前留下的锤影,速度和节奏完美,有点像那么回事。

        以前只是听闻,这回他算是见识到了,这力气大就是好,就是不知道精度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