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潜龙见影,孤凤之相

第四十四章 潜龙见影,孤凤之相

        “你傻?你感觉自己傻吗?”黄神医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是反问了回来。

        易传宗顿时沉默了,他怎么可能傻?

        现在的这具身体极为优秀,强大的力量那只是最为直观的一种体验,那强大的力量掌控就更不用说了。

        其实他现在很容易就能集中精神来做一些事情,记性也比上一世要好很多,感觉和换了一个脑子似的,学习东西也比较迅速。

        之前他有把握,不用系统也能成为八级钳工,其实他并没有吹牛,是真的感觉那些东西学起来挺简单的。

        换了一个人,连视力都变得好了很多。

        就连平时吃东西,消化的都非常快。

        他每天的精力都非常充沛,甚至还有很多很多不一样的感觉,身体不知道有多好,他当然不可能傻。

        那边黄神医见他这副模样,就知道他这边心中有了答案,再次缓缓说道:“你天庭圆满,双目凝神,这是聪慧之相,生而知之,又怎么可能是个呆傻之人?”

        生而知之?

        易传宗的脑袋感觉一下就炸开了,他急促的喘息着,要是带着记忆过来,当然是生而知之。

        “要不是生而知之,你又如何会伤神?以至于癫狂这么多年?”

        得到确定之后,易传宗心中感觉更加难受了,他隐隐有种不妙的猜测,他其实没来晚,而是来得太早了!刚出生那会儿就过来了!

        模模糊糊之间,他好像看到了一道床榻上面的人影,人他看不清楚,但是那旁边墙壁上的白腻子图案,分明就是他向阳村的老家。

        紧接着他就感觉脑袋好像要炸开一般,一阵阵刺痛让他情不自禁地捂住脑袋。

        很快,他感觉太阳穴的位置有两根手指在缓慢揉搓着,脑海中那种疼痛缓缓退去。

        易传宗眼神茫然地抬起头,就看到了黄神医在对他和煦的笑着,这让他的心中有些温暖。

        深呼一口气,易传宗情绪平静了下来,他忍不住开口问道:“谢谢您老先生,我父亲难道也跟我有关系吗?”

        黄神医缓缓收回双手背在身后,沉默一番之后点点头。

        易传宗用力闭了一下眼睛,手不自觉地伸到眉间断裂的地方,低声喃喃道:“也是因为这里吗?”

        黄神医摇摇头,解释道:“地阁代表母亲,天庭则是代表父亲,你的天庭饱满,只是鬓角从天庭垂落,尾端又呈两个锯齿的形状,两齿前短后长形似狼牙,坏了你的面相。”

        “因为鬓角?”易传宗伸手摸着从前额垂到两侧的头发,短发还略微有些扎手,尾端确实有一个三角形的空白区域。

        黄神医叹息一声,“潜龙见影,这是龙角啊!这鬓角生的晚,又不是先天之相,所以晚了些年应劫。别人到了十五岁已经束发,你这龙角又如何收束?面相已成,你的父亲应该是在你十五岁的时候过世的吧?”

        易传宗脸色默然,都被说中了,今年他二十岁,在乡亲们的家里蹭了五年的饭,这一世的父亲可不就是他十五岁的时候没的。

        沉默。

        他的心中很是伤感,父母都是因为他才会死的吗?

        他却连两人的样子都不记得了。

        其实他只想好好的过小日子,根本不像要什么权势,生在这片土地,在这安定的时候,他没有那个资格。

        更何况,他的系统是个废物,连吃个饭都得靠自己。

        “那我呢?”

        易传宗的声音有些干涩,那些都只是以前的命运,他不相信自己以后的命运还会这么惨!

        “你……”黄神医有些踌躇,伸手在雪白的山羊胡上捋了两把,“你的面相被破,慧根蒙尘已经没有了之前那般聪颖。”

        “虽然侥幸恢复了神智,但是天柱已断……”

        易传宗的瞳孔顿时紧缩,天柱已断是什么意思?

        他要死了吗?

        他才刚刚穿越过来没有多久,竟然要死了?

        这让他的双眼变得通红,他会怎么死?因为什么?

        宗烈会把事情说出去?许大茂要报复他?韩详是潜伏起来的毒蛇?他的身体不行了?

        “天柱在哪?”

        易传宗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虽然已经确定了这位老先生的本事,但他还是想再确定一下!

        黄神医揪下一根白胡子,说道:“你的双眉直逼命宫,是眉间印堂穴处不容两指者,为夭折之相,鼻梁有塌陷,人中短平,唇薄如纸者为无福早夭之相。天柱乃鼻梁,你的鼻梁高耸,在你的双目之间隐隐有一道断痕。”

        易传宗连忙伸手朝着自己的鼻子摸去,顺着鼻梁骨一点点的朝着上面滑,手指从鼻尖开始一直摸索那道裂痕,因为力气过大按得鼻子有些酸痛。

        上下摸索了好多次,易传宗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抬起头看向黄神医,看着对方那怜悯的神色,他的脸色变得更加古怪了。

        黄神医看着他这副扭曲的面容,犹豫了一下说道:“你也不用如此,但凡一啄必有一饮,其运并非是不能改动的……”

        闻此一言,易传宗的脸色变得更加古怪里,如此德高望重的老神医,该不会也是要钱吧?

        都算到他这么惨了!哪还有钱来求破解之法?

        他将这种想法从脑海中甩出去,出声问道:“您说,我这命运该如何改动?”

        黄神医面色犹豫了很多,在易传宗的身边来回走动着,心中似是还没有下定决心。

        不知觉,他已经来到了易传宗的对面,再次坐在之前的位置上面,他左手放在膝盖上面,右手则是捋着下颚的山羊胡,就这么定定地看着易传宗。

        卦不能常算,越算命越薄。

        窥探天机是要付出代价的,任何的未卜先知都有着不可测的代价来达成,即所谓的天机不可泄露。

        所以命师所得钱财卦资尤其要注意积累积功累德,行善度人,一次来调和福祸,而求测者更要注意的是由心而治,虔诚预测,其后惧天道而恭敬如法。

        天机不可泄露,改变一个人就会将本来围绕其人的事物全都发生偏移,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一变则万变,这种卦象会完全反噬命师。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命师会尽量委婉的告诉求算者结果,哪怕是不说清楚,也会损坏两人的福报,为了平衡阴阳、了解因果,命师才会要钱在抵消这种报应。

        之前黄神医只是在给易传宗解相,这说的是以前发生的事,解析他父母双亡的原因。

        这种既定的事情说出来也没什么,因为说出来也不会改变什么事情,也就没有所谓的反噬。

        但是当黄神医告诉易传宗天柱已断的含义时,他已经揪断了自己的一根胡子。

        而如果他把改命的方法告诉易传宗,以易传宗的潜龙命格,就算是潜着那也是两条龙,要是改动一番,甚至是涉及生死的变化,影响必然是天翻地覆!谷蟈

        黄神医就算是救死扶伤的大夫,自身功德深厚,也承受不住这等反噬,怕是喝不完桌上的两瓶茅台,另一瓶得倒在地上。

        易传宗和黄神医对视,那双浑浊的眼睛似乎变得更加深沉了,他隐隐能够体会到对方的感觉。

        他对于算命还是有点了解的,前世小说看过不少,电视剧风云里面也有泥菩萨。

        算命者都有五弊三缺。

        这五弊三缺,不外乎“鳏、寡、孤、独、残。”。

        三缺说白了就是“财,命,权”这三缺。

        用易经结合手相算命其实就算是窥探了天机,实际上要遭到上天的责罚,而且这种算命很费时费力。

        因果造化,正所谓有因必有果,成果必有因。天道昭昭,因果循环。

        再次摸了一把自己的鼻梁,易传宗出声道:“老先生,算了吧,我的命由我自己做主,说不定事情有什么意外呢?”

        听到这话黄神医回过神来,右手一拽,他感觉到自己的下巴微痛。

        低下头一看,他就看到了手中那两根雪白的胡须,他的神色一怔,突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

        “我黄景益活了八十五年,期间见惯了生离死别,本以为看透了一切,没想到我也会害怕死亡。”

        易传宗看着这位老先生,明明脸皮在抖,好像是有些害怕,偏偏笑得很是开心,模样有些渗人。

        他不由再次出声道:“老先生,真的不用了!”

        黄神医双眼含笑地看过来,“你这猴儿,来之前就将我打听清楚了,知道我好赌,也知道我爱酒,偏偏来了之后一口一个老先生,却不喊我黄大夫。”

        易传宗讪讪一笑,他本意是来拜师的,虽然确实有算计在里面,但是他也是诚心拜师的。

        只是面对这等德高望重、功德无量的老神医,在想想自己的小心思,他这心里就有些自惭形愧,心虚之下就不敢带上人家的姓氏。

        毕竟他那么强壮的一个人,还来算计人家一个老头子。

        黄神医见他这般局促的模样,脸上笑得更加开心了,“你我之前对赌,有病就治好你的病,没有病那就找出之前的病因,我说的可对?”

        “小子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老先生您见谅。”易传宗讪笑着说道,随后问道,“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黄神医现在心情不错,颔首微笑着点点头,表示同意了。

        易传宗见此也开口问道:“您之前算的确实挺准的,但要是您算错了,这又该如何?”

        黄神医的笑容凝固在脸上,那双浑浊地眼睛也瞪了起来,他昂着头那山羊胡翘起来,一脸的倔强模样!

        “原以为你能安分下来,现在我发现你这猴儿调皮的很!也讨厌的紧!我就算是算不死,我也得让你这个臭小子气死!”

        易传宗一听这话,就知道算不对应该没啥事,他不由小声问道:“那咱们要不要再赌一局?”

        “呼!”

        “呼!”

        黄神医被气得吹胡子瞪眼的,他都这样说了,竟然还不信他!之前他可曾有算错?

        叹息一声,他的情绪也稳定下来,“不赌了,赌了一辈子,也赢了一辈子,我也就能赌完这最后一把了。”

        “你的失忆症不难,只是我不知道能不能快过这老天。赢了没福气喝下这两瓶酒,输了没福气收你这徒儿,一辈子都是孤寡的命。”

        易传宗撇撇嘴,自己的师傅没了!

        他竟然不赌了!

        黄神医见到这副模样顿时笑了出来,他不赌可把易传宗给郁闷坏了,能调教一下这个抖机灵的小子,他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

        “你这命格要改,就必须要找这孤凤之相的女子为妻。这种命格比你还要更加古怪,凤凰本是一对,其中凤为雄,凰为雌。”

        “真凤之相,这凤指的是龙凤,这种面相多为女子,但这孤凤一般都是出现在男子身上,最多就是为情所伤孤寡一生,如果出现在女子身上,那便是大不祥。”

        “为女者则克父母,为妻者则克死丈夫,为邻者则霉运不断,并且自身也是灾祸不决难以长寿。早年夭折的几率很高,就算是勉强活着也是一生凄惨受尽凌辱。”

        易传宗不禁长大了嘴巴,好惨的一个人,竟然有人比他还要惨,这种人他能找的到吗?

        他不禁好奇问道:“那这面相又是如何?长成什么模样?我又该如何寻找?”

        黄神医微微皱眉,这一瞬他心生所感,似是察觉到哪里不对,他抬头忘了一眼天空,内心感叹道:“真是天意难为啊!”

        于是他加快语气地说道:“其面相和真凤之相相似,只是真凤之相乃辅龙之相,这一生顺风顺水,好运连连,最终母仪天下都不是难事。”

        “其面相特征就是丹凤眼,额头略宽,五官都比较精致,下巴丰满有旺夫之相……虽然长相富贵却是一条贱命,这种人是出了名的贫贱卑微,甚至是淫乱不堪。”

        这样的吗?

        易传宗眉头紧皱,这样的话娄晓娥根本不是啊!

        虽然她的命运是有点惨,但要是说她穷,那这四九城里面就没有什么富人了!

        她的额头虽然比较宽,长相比较富贵,却是一个大圆眼,母老虎的眼睛,根本就不是什么丹凤眼。

        秦淮茹倒是看着比较惨,但是这克的有点慢啊!哥哥挺了八年才嗝屁的,他命该没有那么硬吧?

        再说秦淮茹也不是丹凤眼,她是桃花眼,能够溢出水的那种。

        黄神医见他这副表情,心中以为他在抉择,毕竟要再找一个女人,那就要和自己的妻子离婚,一边是性命,一边是爱人,都是非常痛苦的选择。

        那边易传宗摇摇头,找人这事急不来,他决定和黄神医摊牌了。

        “老先生,您这算的根本不对,我这鼻梁骨好着呢,从上到下一条缝都没有,怎么可能是您说的天柱已断?”

        其实他的心中很是敬畏这位黄神医,人家根本就没有算错,只不过他有系统,命硬着呢!掉到水里之后上来,不仅仅活了过来,并且他的病也好了!

        只不过他现在开心不起来,这命算的是真准。

        他现在已经知道自己很可能二十年前就过来了,面相让他受到了这么多磨难,他可不敢小觑人家。

        如果有机会的话,这孤凤之相的女人还是得找!

        “不可能!”

        黄神医面露惊容,整个人直接蹦了起来,三两步就来到了易传宗面前,伸手就要摸他的鼻梁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