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床太小了

第四十九章 床太小了

        听到门口的爆响,许大茂脸色狰狞地转过身来,竟然有人敢踹他家的门,这是找死!

        但是当他看到那高达八尺的阴影时,他的心咯噔就跳了一下,整个人都在那高大人影下瑟瑟发抖。

        娄晓娥这时候也转过身来,她眼神有些恍惚地看着易传宗。

        他又来了!

        当这个人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她的心中就会莫名的轻松自然,充满着安全感。

        娄晓娥圆圆的大眼睛看着易传宗,她能感受到那双眼睛之中的怜惜和爱意,这让她的心脏剧烈跳动。

        她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如今这般深情对视之下,就仿佛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内心的感情再也压制不住,眼睛直直地看着这个男人。

        这时候许大茂已经换上了一张谄媚的笑容,恭声喊道:“宗爷,您来这有什么事?是不是吵到您了,这女人不守妇道,我挑个您不再的时候再好好教训她!”

        易传宗没有理会他,看见那种表情他就想吐,和娄晓娥静静地对视着,他心中思索着娄家的问题。

        现在才六二年,大风还没有那么急,娄家现在还算是稳定,不知道有没有做那些防患于未然的事情,许大茂又知不知道娄家的事情?

        许大茂当然也发现了对视的两个人,他心中憋屈到了极点,却不敢发出来,只是心里更恨娄晓娥了。

        娄晓娥自从换了一身装扮之后,精气神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自然是漂亮到了极点。

        整个四九城都少有这般容貌气质的女人,如果两人好好地,能够将她抱在怀里公之于众,那肯定是万分的自豪,心中惬意到极点。

        但是两人冷战的这半个多月,说话的时候都很少,平时上班下班都不是一块走。

        两人即便同是在宣传科,工厂里面的人也不知道两人的关系。

        他舔着脸去打过招呼,结果那边不冷不热的回应着,还不如和那些普通的同事交流顺畅。

        这样的情况下,所有人都去偷看娄晓娥,还有不少人经常打招呼,许大茂就感觉自己的私人物品受到了侵犯。

        如今一个壮汉当着他的面直勾勾地看自己媳妇儿,他还得陪着脸笑,这让他心里恨不得杀人!

        易传宗缓缓转移自己的目光,当看到许大茂的时候眼中已经是一片冰冷。

        就算是没有自己,也没有人和娄晓娥走的近,最后许大茂都会和娄晓娥离婚,他自己生不出孩子怨别人。

        最后找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他还能狠心举报娄家换个官当,让娄晓娥家破人亡。

        娄家运气好点在大领导的帮助下出来缓了口气,这才有机会背井离乡逃到hk,没有外界的帮助一家人就完了!

        就算是到了hk就真的好了吗?那里可都是uk的人,一个带着财富过去的土豪和小野猪没有什么区别,那是任人宰杀。

        许大茂看到这种眼神,他不禁又想起那袖口里面藏着的家伙,他的心在恐惧,他的身体在颤抖。

        “你这是想动手?”易传宗眼神寒光闪烁地看着他。

        许大茂连忙弓着腰赔笑道:“没!绝对没有!瞧您说的,我怎么可能动手?您肯定是听错了!”他转身指着地上讪笑,“就是桌子翻了,桌子翻了!”

        易传宗沉声说道:“最好没有,别让我再听见下一次!”

        “绝对不会!绝对不会!”许大茂满脸假笑,瞪大了眼睛拍着自己的胸口,口中连连做出保证。

        易传宗看了一眼娄晓娥,随即转身离开了,他想和这个女人找时间聊聊娄家的事情,欠他的那顿包子也该还了。

        许大茂一直看着门口的方向,当听到远处开门关门的声音,他知道易传宗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连忙三两步跑到门口将门给关上,然后他又以更快的速度跑到了娄晓娥的面前。

        许大茂脸色狰狞地伸手指着娄晓娥,嗓子眼里发出嘶吼的声音,“贱人!我还在这里你们两个都眉来眼去的,等这个饭桶不在我再好好收拾你!”

        娄晓娥面色鄙夷地看着许大茂,人在这里的时候和孙子似的,关上门又是这种嘴脸。

        “你没有这个机会了!我现在看见你就恶心!”

        说完,她转身朝着里屋走去,就刚才那副怂样,她就不信许大茂真的敢打她!

        现在,她已经不想再见这个人了!

        许大茂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他恨啊!

        急匆匆地走进里屋,许大茂就看到娄晓娥在收拾行李,他抓着娄晓娥的胳膊再次低吼道:“你要干嘛?”

        娄晓娥面无表情地说道:“松开你的手!”

        许大茂眼神凶狠地看着娄晓娥,本来一双圆眼挤成了三角形,在看到娄晓娥那淡漠的神眼之后,他的心里凉了半截,低头看了看抓着的那只手,他只能是颤抖着松开。

        娄晓娥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凶狠的眼神,这一瞬间,她感觉两人再也没有一丝的感情。

        她嗤笑了一声仿佛在讽刺以前的糟糕的生活,随即低着头开始收拾自己的衣服。

        许大茂听到这笑声,以为是在嘲笑他,他心中对易传宗的恨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要不是易传宗的警告,他也不至于如此屈辱,早就动手打这个女人了。

        他嘶声低吼,“你要干嘛?”

        娄晓娥自顾自的收拾着,平静地说道:“回家!”

        许大茂顿时急眼了,但他还是不敢大声说话,那天死亡的阴影一直压在心里。

        “你要是今天离开,那么以后你就别想再进这个家!”

        娄晓娥的动作一顿,转头淡漠地说道:“离开以后,我就没想再回来!”

        “啊!啊~”

        许大茂愤怒地低声嘶吼,这个女人是要跟他离婚!他这是要被这个女人甩了!

        “离婚!明天早上咱们民政局见!”

        许大茂急急忙忙说出这句话,就算是离婚也要他先说,如果这话让娄晓娥说出来,他会崩溃的,就算是要甩,那也得他甩别人!

        娄晓娥轻轻点点头,应了一声,“很好!明天八点民政局见!”

        许大茂朝着后面踉跄了几步,这个女人早就做好了和他离婚的准备!

        他之前心里虽然想过,但是还真没有这个准备!野花虽然香,但那是调味,人还是得有主食的。

        蓬!

        许大茂靠着门没靠住,一下摔了个四脚朝天,他身体颤抖的想要杀人,抬起头来正好看到娄晓娥在翻着床底下的箱子。

        这种动作以前离开的时候从来没有做过,因为那里藏的是娄晓娥的嫁妆,他曾经偷着打开过,里面有着两条小金鱼,还有一块和田玉手镯。

        尤其是那块玉镯可是娄母当初传给娄晓娥的,许大茂不知道那是什么玉,但是能让娄家当成传家之宝,肯定是价值连城!

        这让许大茂的大脑有些眩晕,人走了没事,但是这些财富也带走,这让他彻底急眼了!

        许大茂的声音抬高了很多,“这些你不能带走!”

        娄晓娥倔强地回了一句,“这是我的嫁妆,是我父母给我的,我为什么不能带走?偏要带!”

        说完她将一个精致的小木盒拿了出来,打开查看了一下直接塞到行礼包裹里面。

        本来她是想给许大茂留点钱的,毕竟是夫妻一场好聚好散,但是她脑海中突然想到在全聚德的时候,有个家伙很能吃!

        必须带走!

        一分都不能剩下!

        许大茂当然不敢动手,只能无力地躺在地上,口中喃喃道:“贱人!你会付出代价的!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谷卥

        他的脑海中思考着怎么进行报复,但是一时间没有什么把柄。

        现在时间还比较早,甚至一些冲突还没有那么激烈,上面能够听到的风声,还没有传递到下面。

        娄父能未雨绸缪的嫁女儿,他许大茂就是个八级的放映员,这放映员和钳工不一样,最低就是八级的放映员。

        这种低级的层次,娄家没有动静,一些人还没有挨刀,他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

        后院西厢房。

        娄晓娥很轻松的就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了,因为之前她已经收拾过很多次了。

        有九月份的时候收拾的,有找工作之前收拾的,她最近本想回家住几天的,也提前收拾了一下,如今拿上自己的嫁妆,那就什么都不缺了。

        用一床被褥叠成一个包袱,这次的带走的东西比以往的都要多,包袱也比以前的要沉不少,娄晓娥却感觉心里轻松了很多。

        她挎着包裹来到里屋的门口,看着那倒在地上的许大茂,此时他仿佛是掉了魂一样,口中不断地喃喃着,“你这个贱人,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仔细一听,娄晓娥顿时皱起眉头,她已经忍让地够多了,这个家伙竟然还这么说她,今天竟然还要打她,她很后悔嫁给这个只敢打女人的懦夫。

        于是娄晓娥伸腿朝着许大茂的腿踢了两下,口中轻喝道:“你让一让,我要出去!”

        许大茂骤然回过神来,此时他也有了力气,一个骨碌就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弯着腰眼神凶狠地盯着娄晓娥,口中嘶声低吼:“贱人!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娄晓娥一听也有些急眼,开口讽刺道:“许大茂,我劝你去医院检查检查,你指不定哪里有点毛病!”

        许大茂的脸色已经扭曲成一片,他攥着拳就想要打人。

        娄晓娥丝毫不怕他,昂着头像是要让他打一样,“你敢动手就试试,你敢动手我就敢喊人!”

        许大茂的脸皮在剧烈地抽动,抬起来的手颤颤巍巍地放下来。

        娄晓娥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也就是敢对女人摆出这副凶狠的模样,连傻柱都能拿捏住这个软蛋。

        她直接朝着许大茂的肩膀一推,让对方让开道之后,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走到了门口。

        最终她在门口的位置停了下来,转过身来脸色平静地说道:“刚才说的话虽然是气话,但也是真话,你最好去医院检查检查,你有病!”

        “啊!”

        “啊~”

        低吼的嚎叫声仿佛受伤的野狼。

        许大茂弓着身子双拳在头顶紧握着,一直听到门外的敲门声,他突然回过神来,三两步就走到门口,正好看到娄晓娥在正房的耳房敲着门。

        蓬!

        一声巨响,许大茂关上房门,他的口中低吼:“易传宗!你黑也好,你白也好,从今以后我跟你势不两立!”

        那边易传宗已经打开门了,他开门之后一脸的懵逼,因为娄晓娥上来第一句就是‘明天我要跟许大茂离婚!’然后他人就被推进了屋。

        听到这句话他心里当然是十分开心的,却也感觉有些突兀。

        按照他的推断,两人应该是还没有到那一步,原著中娄晓娥挨了打都忍了下来,今天可没有挨打,他也不可能让娄晓娥挨打。

        如此突兀的就离了,其实他的心里是有些慌的,两人现在最多也就是有些好感,他不确定这些好感能不能让他们两个走在一起。

        上面的想法一闪而过,他脑海中想着娄晓娥为什么来找他,他想看一下娄晓娥这边是什么意思。

        结果话还没有说出口,娄晓娥那边一下把包袱扔在桌子上面,她抬起手啪的一巴掌就扇在了他的胳膊上。

        她昂着头倔强地说道:“你娶我!”

        易传宗瞬间就回过神了,现在已经不是算计和了解情况的时候了。

        身前这个小女人用最粗鲁的方式进行逼婚,她是认真的!要是反应慢点,自己的饭票就走远了!

        易传宗凝视着她的双眼真挚地说道:“嫁给我吧!”

        这个女人他是真喜欢,要不然他最多谋划一下娄家的财产,根本不至于冒着小命的危险和这个女人亲近。

        甚至后面风一起,他根本没有能力保护这个女人,到时候娄晓娥可就是他的老婆了,娶这个女人甚至要冒着生命的危险。

        娄晓娥脸上的冰川融化露出如牡丹花般灿烂的笑容,重重地说道:“好!”

        易传宗也是灿烂地微笑着,他终于是把自己喜欢的女人抢过来了!

        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就变得尴尬起来,“我现在还没有房子。”

        现在他的住的还是人家聋老太太的房子,吃喝都是在大妈家里,工厂里分配房子的事情还没有影。

        甚至现在比前世都差,虽然被割韭菜,但好歹有个房贷。

        娄晓娥目光在仅仅二十个平方的小房子里面看了一圈,房间里只有一张窄小的木架床,一张桌子,一个板凳,连做饭的地方都没有,条件十分的简陋。

        但是她脸上绽放出纯洁的笑容,“没关系,我们以后会有的!”

        易传宗的心被狠狠地触动了一下,这个女人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东西,哪怕生活艰苦也追求着心中的那份喜欢。

        他明明现在连自己都养活不了,她就不怕以后的生活一直如此吗?

        他忍不住转过身,最后目光落在自己的床上,“一定会有的,床太小了,你大着肚子我就得睡地上了!也不是很结实。”

        娄晓娥眼神一呆,随即她就反应了过来,强忍住心中的羞意,她的眼睛眯成两个月牙,然后笑吟吟地伸出手停在易传宗腰间的软肉上面。

        她熟练地掐住一点转了半圈,羞恼道:“你说什么呢!”

        易传宗看了一眼关着的房门,一把将她揽到怀里紧紧抱住,在她的耳边细声说道:“是你先动手的!”

        娄晓娥再次靠在那宽阔的肩膀上面,口中喃喃道:“我一直想这样抱着你。”

        易传宗细声地保证道:“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抱着。”

        说完他轻轻将娄晓娥从怀里拉出来,现在两人还有没有离婚,要是这时候许大茂真告他一波,他还真扛不住。

        娄晓娥刚才鼓起勇气过来质问,后面还打了一下,那已经是她最后的倔强的,要是这个男人敢拒绝她,她永远不会原谅。

        现在她心中平静下来,也发现了两人的不妥,就算是要亲密一点,那也要离婚以后。

        不过刚才她被拉了出来,这让她心中想起以前的事情,她忍不住出声质问道:“你是不是嫌弃我?”

        易传宗眉梢跳动了一下,这种口气给人一种莫名地熟悉感,就是一时间有点想不起来了。

        他心中有种不妙的感觉,于是连忙过去把门打开,然后拿起刚才娄晓娥进门前狠狠扔在桌子上面的包袱,走到门口转身回了一句,“我没有。”

        娄晓娥在房间里面狠狠地瞪着他,“那你现在是在干什么?”

        易传宗看了一眼手里的包袱,再抬头看一眼娄晓娥,理所当然的说道:“我送你回家啊!”

        娄晓娥凶巴巴地说道:“还说不嫌弃我?你就这么着急送我走?”

        易传宗见她这幅表情心中瞬间恍然,这是想起上次那事儿耍小脾气呢。

        他嬉皮笑脸地说道:“我着急把你送走,是着急把你接回来!再进这个门你可就是易家的媳妇儿了!”

        娄晓娥这才转怒为喜,翻了一个白眼嗔道:“德性!”

        大跨步地走出门,看到院子里面没有什么人,她这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之前她也挺紧张的。

        娄晓娥伸手将自己的包袱拽过来,“你拿着我的包袱像什么样子?你也不怕别人说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