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单手开车

第五十章 单手开车

        易传宗的眼皮子跳动了下,他有错吗?

        这包袱他不拿出来,那边都不想走,这会儿怨起他来了。

        再让她得意一天,等她这身份变一变,也该让她见识一下易家的家法了!

        娄晓娥一转头见他还在原地,嗔道:“愣着干什么?你不送我了?”

        “送,当然要送!”易传宗连忙跟了上去。

        娄晓娥转头看着身侧的大高个,她的嘴角洋溢起了开心的笑容,终于要和以前的生活告别了,这次她选得人肯定不会错!

        易传宗眼见着她都要撞墙上,连忙伸手了一把,“傻笑什么?年前你过不了门。”

        娄晓娥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眼神凶巴巴地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易传宗无奈的一笑,口中直呼,“笨妞!”

        眼见娄晓娥又要动手,他连忙解释道:“你这刚从院子里面出去,结果没两天你就又回来了,你让别人怎么看你?”

        “现在虽然是自由恋爱,但是明媒正娶不只是表面形式,这是一种礼仪习俗。好歹咱们也得找个媒人说一说,这信在院子里面传开了,你我再谈上一段时间,把双方的礼节给做足了,不能委屈了你。”

        娄晓娥心中很是感动,易传宗能为她考虑这么多,她大眼睛有点泪汪汪的说道:“你真的没有嫌弃我?”

        易传宗眼含深情地温柔一笑,“上辈子就喜欢你,又怎么会嫌弃你?我只是怕这辈子再错过。”

        娄晓娥嘴巴一瘪眼泪唰地一下就掉了下来,带着哭腔地说道:“你就会哄我!”

        易传宗一撇嘴,认真的说道:“我这人从来不说假话,你现在哭起来的模样真丑!”

        娄晓娥拎着包袱就抡了过来,喝道:“不许说我丑!”

        易传宗连忙躲开,“动手归动手,你别抄家伙啊!”

        傻柱这时候正好开完小灶回来,他手里拎着两个饭盒,见到对面这两人微微一怔。

        但是他和许大茂是死对头,耽搁不了他调侃,于是他大声吆喝着,“呦,娄晓娥,你这是哪一出啊?哭成这模样?”

        娄晓娥转眼一看是傻柱,本是不想理他的,随后想着他和易传宗的关系还想还不错,于是认真地说道:“我要和许大茂离婚!”

        “离婚!”

        傻柱当场就惊了,扯开嗓子就是一声大喊!这一声全院都给听见了,更何况是这么敏感的字眼。

        随后他不敢置信地再次问道:“您说什么?您这是要和许大茂离婚?”转头看向易传宗,“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开玩笑的吧?”

        娄晓娥再次认真说道:“没开玩笑,我们明天就离!”

        傻柱当场就愣了,这事他从来没有想过,娄晓娥回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还想再次确定一下。

        他好奇地问道:“你们为什么离婚啊?”

        这时候中院里面的人听到傻柱的大喊声也都出来了,何雨水,一大爷和对面的秦淮茹一家,后罩房的牛家,倒座房的江家,甚至是后院倒座房的郑家。

        看着朝着这边不断聚集地人,娄晓娥咬了咬牙,现在院子里面的人大部分都出来,以后她还得再回这个院子,就算是离婚,她也不想认为邻居们是她的原因。

        于是娄晓娥大声说道:“之前许大茂出去乱搞我才回的娘家,结果我回来之后他不行了,我怀疑他生不出孩子,我肯定不能跟这种人过!”

        “嚯!还有这事?”

        傻柱面露惊色,同时心中狂喜,自己的这个老对头不行了!

        这话一出震得四合院的邻居也是一愣一愣的,两人结婚有两年了一直没动静,娄晓娥还拿过好几次药壶。

        这药壶在院子里面是谁家有病谁家去拿,他们本以为是娄晓娥身体有点问题,如今竟然是许大茂不行了!

        娄晓娥现在说出来,这心里也痛快了很多,“一大爷,您家有自行车,我要让易传宗送我回家!”

        一大爷看了看跟着一块出来的易传宗,他感觉这事里面有点蹊跷。

        他的车间没有那么杂活,都是一些精度高的活,平时听工厂里面做清洁的女工聊闲呱,许大茂在厂子里面的事他也多有耳闻,娄晓娥也不是第一次被气的回娘家。

        但是被逼到离婚这一步,这还是头一次,难道是进厂工作之后听到了什么风声?

        看了一眼易传宗那安安静静地模样,一大爷只能是点点头同意了,“娄晓娥家比较远,要是回来晚了别骑那么快!”

        “得嘞。”易传宗这才应了一声。

        他推着自行车和娄晓娥一直出了门,这院子里面突然就爆发了。

        “我听说这许大茂有次走错了院,到了人家隔壁院童寡妇家里!”牛大妈大声说道。

        “这是我也听说了,好像是五月中旬。”郑大妈附和道。

        牛大妈皱着眉头说道:“五月份?我怎么记得是七月份?”

        郑大妈随口说道:“那就不是第一次呗,这有一就有二!”

        江家大妈这时候也附和道:“我家大小子也是在轧钢厂上班,听说他在工厂里面老是调戏人家漂亮小姑娘。”

        傻柱这会儿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一大爷,您说这是不是真的?许大茂真的不行了?”

        之前许大茂老是嘲笑他没有媳妇儿,这会儿终于是该轮到他了!

        一大爷一瞪眼,喝道:“你别在这裹乱。”

        “这怎么能是裹乱呢?”傻柱一下就不乐意了,当即冲向后院求证去了,“我去关心关心老哥们。”

        “唉!柱子!”

        兴致冲冲地来到后院,傻柱直接一脚踹开地上的门,结果许大茂正在旁边的地上坐着呢。

        看着碎了一地的水壶茶杯,又看着那歪道的桌子,傻柱笑呵呵地问道:“哥们,这是怎么茬?娄晓娥要跟你离婚啊?”

        许大茂顿时呸了一声,朝着前面爆吼,“放屁!那是我跟她离的!”

        傻柱眯着眼嘲笑道:“你还跟人家离?你拉倒吧!人家在大院里面都说了,哎,瞧这,这儿不行!”说完朝着许大茂的裤裆一指。

        许大茂的攥着拳猛挥了一下,愤怒地起身,“她在院子里面说了?”说着就踉踉跄跄站起来,口中嘶吼道,“我跟你们没完!”

        傻柱见他往外冲,脸上伸直胳膊挡住道,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你不会真不行了吧?”

        许大茂脸色暴怒,“傻柱,滚开,这里没你的事!”说完直接打开傻柱的胳膊冲了出去。

        傻柱耸耸肩抻了抻脖子,“呵,看来是真不行了!”

        傍晚时分。

        一辆自行车行驶的速度飞快,就好像黑色的闪电一般从南锣鼓巷驶出。

        在行驶到地安门大街的时候开始减速,速度慢下来之后自行车有点晃晃悠悠的,左左右右,急急停停,顺着北沿河大街一直往南行驶。

        “你两只手抓着车把!”

        身后传来娄晓娥恼怒的声音。谷鄡

        易传宗随后回了一句,“没事,我骑自行车的技术非常好,再说我这不是为了扶着你吗?摔着了我得多心疼!”

        单手开车是男人的一种本能,二八大杠而已,他对自己的技术非常有信心。

        娄晓娥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嗔道:“我不用你扶,我抱着你坐的很稳。”

        易传宗热心地说道:“没事,我帮你抓着包袱呢,我怕你一只手拿不稳,所以扶着点!”

        娄晓娥给气笑了,低头一看一双大手贴在她的大腿上面,至于包袱,用手背拿着呢!

        她很是羞恼地掐着易传宗腰间的软肉,娇嗔道:“你抓错了!那是我的腿!”

        易传宗后知后觉地说道:“啊?抓错了?”说完他就转头朝着后面看,自行车一歪就好像是要摔倒一样。

        娄晓娥连忙将掐人的那只手抱稳,吓得她口中惊呼,“你看着路!”

        “没事,我技术好着呢!”

        应了一句之后,易传宗承认道:“还真是抓错了,我稍微挪一挪。”说完他的手左右摸索了一下,好像是在找包袱。

        娄晓娥低头看去,只见那只大手抬起了一根小拇指压住了包袱的一角,剩下的还在贴着她的腿。

        她的眼中带着笑意,随后将脸贴在易传宗的肩膀上面,口中嗔道:“你真坏!”

        “坏了?啥玩意坏了?我捏着这不好好的吗?”易传宗说完抓了两把。

        “叮,系统随机选择,本次乃五倍暴击,根据您现在摸骨、按摩、压穴的行为,您的医术技能等级+5。”

        易传宗眼前顿时一亮,果然他的车技已经到了单手开车都不用分散一丝精神的地步!如此怎能不再摸两把?

        娄晓娥看着身前的这条胳膊,直接张嘴咬了过去。

        “嘶!”易传宗当即吸了一口凉气,胳膊下面的肉不比腰上的肉结实多少,是真疼啊!

        他口中痛嚎道,“你多咬一点!别咬一丢丢肉!疼!”

        “你好好骑车!”娄晓娥含糊不清的说道,她的眼中也有些无奈,本来张大了嘴是想多咬一点的,但是易传宗胳膊太粗,只能咬点皮了。

        “好!好!好!我松开,您快收了神通吧!”易传宗说着就将手拿了过来,单手开车嘛,总有高危路段,还是需要谨慎驾驶的。

        娄晓娥也松开了口,她将的脸在易传宗后背上面蹭了蹭,说道:“你说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易传宗微微思索之后说道:“年后吧,咱们年后结婚,我年前这三个月走动一下,看看能不能分配一个房子。”

        娄晓娥又问道:“那你什么时候请媒婆上门?”

        易传宗回道:“三天以后吧,我也得和大爷大妈说这个事,你也得和家里做一下思想工作。”

        娄晓娥想了想是这么回事,轻轻点点头就定了下来。

        两人聊着天,很快就到了一座三层的别墅前面。

        易传宗转头朝着周围看了一眼,细声问道:“我问你个事。”

        娄晓娥很是诧异地看着他,怎么到了家门口之后这么小心翼翼的?

        “什么事?你问吧。”

        易传宗皱着眉头细声说道:“你家有没有转移资产?”

        娄晓娥的脸色略微变化,神色有些谨慎了起来,易传宗怎么会问这种问题?

        “谁让你这么问的?”

        易传宗认真地说道:“我想知道许大茂是不是知道这件事!要是他知道的话,一定要早做防范!”

        娄晓娥眼神一颤,想起了许大茂最后的样子,她认真地点点头,说道:“我爸妈有这个打算,但是从来没有跟他说过,我也没有跟他提过。”

        易传宗脸上生出微笑,现在告诉他了。

        “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这里离着轧钢厂那么远,你以后怎么上班?”

        娄晓娥侧着头抱着包袱思索着,随后抿了抿嘴说道:“不去了!明天我就去辞职。”

        易传宗的眼睛微微睁大,惊讶道:“不去了?”

        上班上的好好的,想不去就不去,也只有董事长的女儿能做出这种事来。

        娄晓娥也惊讶了,反问道:“你这么希望我上班吗?”

        跟许大茂的冲突就是因为她的工作,现在很多女人都是不上班的,一个家里多是一个人有正式工作。

        那些有文化的公职人员才会两口子都有正式工作,但是她的身份进不了这种单位,要是两口子都在轧钢厂闲话肯定少不了。

        易传宗微微挑眉,开口解释道:“我们的生活节奏那么慢,又没有丰富的娱乐项目,上班也好给自己找点事干。我感觉你上班之后精神面貌好了很多,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当做培养情操。难道你想在家里学习些东西?生活嘛,总要充实一些。”

        娄晓娥听完他的这些话变得更加惊讶了,很是不敢相信地看着他,张口就问道:“你最近在看什么书?”

        易传宗脸色一尬,回道:“本草纲目!”

        娄晓娥翻了一个大白眼,“你少骗我!我发现你并没有我想的那么老实!”

        易传宗双手一摊,无奈道:“我说真话,偏偏没人信。”

        娄晓娥一瞪眼,说道:“鬼才信你!”

        易传宗再次问道:“你真不上班了?不上班你想做什么?”

        娄晓娥将怀里的包袱朝着上面抱了抱,笑着说道:“不告诉你!”

        易传宗微微侧首,有些猜不透她这是想做什么。

        娄晓娥抿嘴一笑,“家离着那里太远了,公交车也没有直达的,上班的时间都在路上,我不会骑自行车,我准备先请两个月的长假,要是你愿意的话,等明年我们结婚一起上班!”

        易传宗直接说道:“我当然愿意,你现在的模样漂亮极了!打扮的那么漂亮主要是给我看,带出去多有面子,车间那些混蛋只能偷偷看你,我怎么会拒绝你上班?”

        娄晓娥自信一笑,对他的回答很是满意,高高兴兴地说道:“天色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吧,路上骑自行车小心点,别再单手骑车了!”

        叮嘱完之后,娄晓娥转身蹦蹦跶跶地朝着别墅走去。

        易传宗微笑地看着她这幅可爱的模样,“没有你我单手骑什么自行车?”

        此时娄晓娥也到了房间的门口,转身朝着后面看去再次和易传宗对视,顿时间她感觉生活分外的美好。

        她弯腰伸着舌头对着易传宗做了一个鬼脸。

        “真丑!”

        易传宗一脸嫌弃的模样。

        这可把娄晓娥气得跳脚,她听见了!

        易传宗见她要往这边跑,长腿一跨直接上了自行车的宝座,脚下一用力自行车轱辘开始转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