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韩详溺了

第五十二章 韩详溺了

        聂同升凝视着许大茂的脸,心中暗道:‘这小子这是有事!’

        他面上不动声色,撑着灯笼的手将地上的灯笼抬起来,一直抬到许大茂的脸前面。

        许大茂也是恭敬地俯着身子,目光在聂同升的脸和手上不断游走。

        之后聂同升的食指在撑着灯笼的木棍上面敲击了三下。

        那边的许大茂见状两手伸到灯笼底下,左手挡住右手,右手打了一个只有两人能够看见的手势。

        聂同升瞳孔一缩,侧着脸说了一声,“老三,过来看会儿摊子!”

        一个高瘦的青年从后面的阴影中走出来,随后坐在了摊子跟前。

        聂同升对着许大茂摆摆手,随后转身朝着后面的胡同走去。

        “三哥,我过去了。”

        许大茂恭维了一句,然后晃晃悠悠地跟了上去,他心中对这里的家伙很是忌惮。

        这四九城里面有什么风吹草动,怎么可能瞒得过住。

        如今这黑市堂而皇之的摆在这后门的位置,却从来没有人来查,这黑市里面的大拿是有些关系的,他想找人办点事只能是花钱伺候着。

        两人来到伸手不见五指的胡同。

        许大茂急忙朝着前面抓了一把,随后将钱和酒塞到他的手中。

        聂同升没有着急接东西,而是平静地说道:“有事就先说事,你这东西我也不着急拿,咱们按照规矩来,这事我要是办不了只拿三分。”

        “哎!得嘞!”

        许大茂应了一声,连忙说道:“兄弟想跟您打听一个人,不知道您这道上知不知道?”

        聂同升淡漠地说道:“他只要是在这道上混的,那我肯定是知道,但要是别的地方过来的,那就不一定了。”

        许大茂听着话精神一阵,“他就是一个月前过来的,和我住一个院子,我曾经见他用枪干倒到了两个人!”

        聂同升身体一紧连声问道:“这人叫什么?”

        “易传宗!”许大茂低声地嘶吼着。

        聂同升的脸色勃然一变,脸皮子还在不断的抽搐,这个名字他熟啊,他脸上的伤就是易传宗前些天打的。

        之前他们也犹豫过要不要报复,但一般的小打小闹根本对付不了易传宗,要是动真格的那事情就大了,他们也就忍了下来。

        竟是没有想到易传宗还是个狠岔子?动家伙干翻了两个人!

        许大茂久久没有得到回应,急忙问道:“聂哥,这人您到底知道不知道?”

        聂同升也是皱着眉头,眼神闪烁地看了一眼许大茂,要是没有必要他真的不想跟易传宗起冲突,闹小了他们肯定吃亏,要是闹大了谁都跑不了。

        尤其是在确定易传宗是个狠角色之后,他的内心更加不想跟易传宗起冲突了,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又没有挡了他们的财路,没必要得罪人!

        但是眼前这钱他也不可能不赚,许大茂这小子也是大方,一出手就是十块钱,简单几句话而已,他还是想赚这个钱的。

        就在许大茂着急得又要出声的时候,聂同升开口了。

        “这人我见过,他跟独眼龙认识,我见他们对过暗号。至于其他的你应该比我了解的更多,不过拿了你的钱就得跟你说清楚,这独眼龙在这卖了三年的枪!唯独那一次走了!”

        许大茂顿时浑身冰凉。

        上次稀里糊涂的活了下来,他不敢回想上次两人胡同相见的画面。

        如今他想报复易传宗,这才仔细回想那天的事情,之前他并没有听到枪声,当时地上也没有血渍,那两人很可能也没事。

        谨慎起见他才来这黑市问问,看看是不是道上混的,没想到竟是真的!

        那他还怎么报仇?

        真要是拼命,他当然不敢,害怕才是他内心的真实写照。

        黑暗的胡同看不清面色,许大茂看到不到聂同升脸上的戏谑。

        “哥们,咱们这次的交易算是成了!”

        听到这般提醒,许大茂瞬间回神,口中连道:“成了!成了!这次的事麻烦聂哥了!”

        暗中将钱给递了过去。

        聂同升伸手摸了摸,确定了一下面值,很是满意地点点头,“听哥哥一句话,老老实实的过日子,别给自己找不自在。”

        “对!聂哥说的对,我就是打听打听,别撞人手里。”许大茂连声应道。

        现在他的心里那团火直接就下去了。

        ‘不就是一个女人吗?我玩得女人多了去了,娄晓娥那种千金大小姐,谁愿意伺候谁伺候。’

        “知道就好,夜路黑,张着神儿!”

        “这酒您还没拿呢!”

        “你出钱,我给信,这是交易。”

        聂同升直接拒绝了,交易归交易,黑市除了买卖没有送礼的说法,除非是黄金这种大财。

        一瓶酒就想谈交情,得罪了人不值得。

        许大茂也没有在言语,他也知道这酒送不出去。

        之前聂同升警告他就有疏远的意思。

        这暗里的话就是他这边真想和易传宗碰一碰,那跟他聂同升没有一分钱的关系。

        ……

        第二天清早。

        易传宗吃过早饭之后,他和一大爷准备上班,刚出四合院的大门,一个长相高瘦的青年男子就迎了上来。

        他的目光放在易传宗身上,似乎有些惧意,“你就是易传宗对吧?”

        易传宗微微皱眉,眼前这人他并不认识,他轻声问道:“你有什么事情吗?”

        高瘦青年朝着身旁的一大爷看了看,再次转头看向易传宗,“我有点事想跟您单独聊一聊,不知道您这边方便不方便?”

        一大爷的面色有些谨慎,眼前这个圆脸汉子什么都好,说话也挺有礼貌的,但是这鼻青脸肿的模样却不像是正派的人,这让他的心中有些反感。

        易传宗朝着他身上身下的打量着,再次看了一遍之后还是感觉有些陌生,这人他真的不认识,那么对方找他有什么事?

        “大爷,要不我就在这听一听?”

        大白天的,一大爷也放心,只是口中叮嘱道:“早点跟上来。”他不想让易传宗和这些看起来不正派的人在一起。

        易传宗看着一大爷慢慢走远身影,他对着身前这个男人问道:“说吧,有什么事?”

        高瘦青年左顾右盼了一下,随后摆摆手,“您跟我这边来,我告诉您。”

        易传宗心中不耐,但还是跟了过去,当两人来到胡同的拐角处,他再次问道:“这回你总该说了吧?”

        高瘦青年神秘地说道:“宗爷,这昨个儿有人在黑市上面查您?”

        易传宗眼神一凝,当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他就想到了黑市,后面的话更是让他心中警钟大作!

        “谁?”

        高瘦青年上下打量了一番,似乎是在考虑要油水的可能性,但是想到那天的事情,他不敢在多说什么。

        “许大茂!您院子里面的那个许大茂在黑市上面打听您呢!”

        易传宗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身形稍微移动了一下,封锁住高瘦青年的逃跑路线。

        今天是娄晓娥和许大茂离婚的日子,他不想有任何意外!

        “打听了什么?你们怎么说的?”

        高瘦青年男子看到易传宗的动作之后嘴角开始抽搐,果然,他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好活,这是要动粗是吧?

        他不敢犹豫,连忙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易传宗听后心中稍安,如此仅仅一晚上的时间,就许大茂的胆子,这事情不会有任何意外。

        随后,易传宗眼神闪烁地看向眼前这个小青年。谷跜

        这些黑市上面的家伙果然不是保护市场那么简单,许大茂打听他的事情是普通的事?

        当时他在大街上掉了一把枪,这种事会去黑市打听?

        还有那个独眼龙,黑市带着黑匣子的那个独眼中年,黑市对这人也熟!

        怎么都是一个交易频繁的市场,整个四九城常住人口三百万左右,四九城有一百个黑市?

        这肯定是没有的。

        后门这处黑市还是比较大的,就算不是所有人都去黑市,十分之一就是三千多人。

        蛇有蛇道,鼠有鼠路。

        他想要在这好好的生活,就难免和这些人有接触,这些人还有很有用处的。

        易传宗轻轻摇摇头,“说实话,你们这次给我的消息,对我没有任何的影响,我既然放了他,那就不怕他知道。”

        高瘦青年被堵在墙根哪里敢说硬气话,“是,是!您说的对,就是聂哥让我来通知您一声!”

        易传宗呵呵一笑,随后从兜里掏出五块钱递了过去。

        “虽然这次没什么价值,但是聂兄弟的心意我领了,我来付下一次的!下次有关于我或者是我院子里面的消息,都告诉我!”

        “您放心,兄弟们肯定给您留意着。”

        高瘦青年面色一喜,连忙伸手接过来,没人跟钱过不去。

        平时黑市的利润可没有多少,也就是昨天许大茂打听的事太出挑,他当时都急了眼,这才愿意被宰。

        正常过日子都是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哪里值得专门打听,这项业务只是附带的,主要还是控制黑市的交易。

        易传宗只是对他点点头,随后就骑着自行车离开了。

        以后他挣的钱多了总会改善生活,这钱白费不了,以后换点票什么的也轻松。

        在去工厂的路上,易传宗有点心不在焉,工厂里面八点上班,娄晓娥两人应该在民政局了。

        一大爷有些纳闷的问道:“我怎么感觉你的状态有些奇怪?那人找你有什么事?”

        易传宗瞬间回神,轻笑了下,说道:“我有什么事?大爷您想多了,我去上班了!”

        “工作认真点!”

        “知道了!”

        一大爷站在原地皱着眉头,越是这样他越是感觉有点古怪,今天易传宗有些心不在焉的,他也没有多想,他决定等下班之后再详细问一下。

        那边易传宗已经精神有些恍惚的来到二一车间。

        其实他从昨天晚上就没怎么睡好,昨天他和娄晓娥两人算是确定了关系,然后直接商量结婚。

        这种事情有点太突然了,速度快得他有点没反应过来,当时娄晓娥来找他的时候,他确实是一脸懵逼。

        这时候的结婚就是这样的,在简单的见几面,顶多约会几次之后,两人就要步入婚姻了。

        前世就喜欢的女人要嫁给他,现在要如愿以偿,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快要到来了,他心里是又激动,也免不了有些忐忑。

        “易师傅!”

        易传宗再次回过神来,“啊?”

        “易师傅,您这是怎么了?我喊了好几次,您怎么都没反应?”巩州杰无奈地问道。

        易传宗随口说道:“我没事,你有什么事情吗?”

        巩州杰面色纠结地说道:“您没听说吗?”

        易传宗被问懵了,“我听说什么?”

        巩州杰这才小声说道:“昨天韩详去挖粪坑,这您应该是知道吧?”

        易传宗眉梢一挑,饶有兴趣地说道:“我知道,后面又发生了什么?难道韩详掉粪坑里面了?”

        巩州杰惊讶地说道:“您知道了?他确实是掉粪坑里面了,并且还在里面抽筋了,幸好都是两个人合伙工作的,上面的工友即时发现了,最后救了上来,现在应该还在医院呢。今个儿我跟着您一起干活怎么样?”

        昨天韩详没事,他也就没过来,但是他也有留意这边。

        刘元在那边哪里像是干活的,慢悠悠的干活,两个件磨蹭了小半天,纯粹就是学习技术,还有易传宗在旁边指导,这活他也想干!

        易传宗面色古怪,他有想过韩详可能出现体力不支的情况,这都是他故意的,敢去派出所告他,哪能轻松的饶了那个家伙?

        但他没想到韩详完成的这么出色,掉在粪坑里面,溺了?

        还进了医院?这是晕坑了吧?

        那感觉可就太酸爽了……

        易传宗心中那口恶气算是出了大部分。

        要是韩详不出现在他的面前也就罢了,只要韩详再次出现在他面前,他还得整治这个家伙!

        把他往死里整,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行,有那家伙没那家伙一样,不耽搁咱们干活拿工资,我讲的你好好听着点,保证你有收获,别管他人怎么样。”

        “好的,易师傅!”巩州杰连忙应道。

        到了上班的时间,钱主任安排完工作,开口表彰道:“今天我们尤其要表扬一下刚来咱们车间的易师傅,昨天的电机壳精度都很高,尤其是数量一天完成了一百一十六个,这工作效率不愧是擅长玩锤子的,我们拍掌鼓励!”

        钱主任最后调侃的这一句算是把车间里面的气氛给点燃了,大家都不吝啬自己的掌声和赞美。

        “易师傅太厉害了!”

        “易师傅这身板就适合玩锤子。”

        “易师傅技术真好!零失误!”

        一时间啪啪的鼓掌声和兴奋的呐喊声响彻整个车间,工友们面对易传宗都很是敬佩。

        本来电机壳就是由赵师傅来完成的,工作任务紧张加班的时候最多也就是完成五十个,一般情况下就是完成四十个。

        毕竟需要在电机壳的内部开四条精准的沟槽,就是木头开槽都很慢,更何况是铁。

        而到了易传宗这边速度是赵师傅的三倍,并且每个精度都达到标准,这种水平就太厉害了。

        易传宗笑脸对着周围的工友摆摆手,掌声逐渐平息,“这还多亏了昨天刘元帮我划线,他工作认真划得比较精准,我下手的时候才能没有失误,也加快了我的工作效率。”

        话锋一转。

        “以后车间里面带点力气的活可以优先安排给我,我感觉浑身的劲无处宣泄,这锤子到底是小了点,砸起来不够过瘾。”

        “哈哈哈!”

        车间内的工友哄堂大笑,都认为这是易传宗在开玩笑,哪有人喜欢干力气活的?

        易传宗无奈一摊手,转头看向机台说道:“钱主任,我这说的都是真的,您以后安排工作尽量把下力气的活交给我。”

        想到下面的学徒工,他补充道:“当然,那些想过来跟我学技术的,这活我还是能让你们一点的。”

        听到他这话,在场的工友笑不出来了,这姿态摆明了是认真的,不怕苦,不怕累,还能为那些学徒工考虑,这让工友们都有点感动。

        “你这句话我记住了!以后别喊累!”钱主任笑着说道,他曾经和六号车间的王主任交流过。

        王主任当然是夸不绝口,本来他还感觉有点言过其词了,今天他才知道易传宗比传闻之中的还能干!并且完全是一副任劳任怨的样子,这是一位好同志啊!

        易传宗满口保证道:“我干活就没干累过!您安排就行了!”

        其实他真的想多干点活,认真能够提升技能是一方面啊。

        最重要的是保持身体素质,这般强大的身体是真上瘾。

        钱主任笑着说道:“韩详的事大家都听说了,要是易师傅这般缺人手,学徒工多伸把手,顺便多学习一下技术。好了,大家开工吧!”

        工友们都朝着自己的工位走,易传宗转身对着刘元和巩州杰硕大:“老规矩,先去拉两车电机壳子,昨天教的刘元,今天教州杰,我在三号工位等你们。”

        “好的易师傅!”

        “哈哈,韩详那个家伙走了,今天终于轮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