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别跟女人讲道理

第五十四章 别跟女人讲道理

        易传宗捏了捏柔柔的小手,当即将头转向右边。

        正好,旁边桌上有一位雍容端庄的中年贵妇也在朝着这边看。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之中相遇,互不退让。

        易传宗神色一怔,竟然是丈母娘!

        《情满四合院》可是电视剧,不是动画片。

        因为年龄、衣着、气质略微有些差异,可能只是相似并非一致,但是搭眼好好打量一番还是能认出来的。

        易传宗和煦一笑,轻声说道:“阿姨好,我看您没有点餐,这是在等人吗?”

        当易传宗转头的时候,娄晓娥心中就感觉不妙。

        看着两人对视,她有心想说些什么,但是张开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此时听到易传宗打招呼,她的心中有些焦急,这是什么人都敢进行打招呼?

        娄母也是有点愣神,突然之间跟她说话了?

        她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脸上露出温和地笑容,“我就是过来坐坐,这里环境很好。”

        易传宗点点头,转身对着一侧的服务员说道:“给这位女士上杯咖啡和一份层酥点心!算在我这桌的帐上。”

        娄晓娥张着小嘴看看易传宗,再看看娄母,整个人都有点懵。

        “好的,先生,请稍等。”男服务员应了一声就去准备上餐了。

        娄母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了,“谢谢你小伙子。”

        易传宗点点头微笑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就转过头来,看着娄晓娥有些迷茫地表情,他疑惑道:“怎么了?”

        娄晓娥面色有些纠结地说道:“你认识人家吗?你就给别人买东西?”

        其实她想问易传宗是不是认识自己母亲?但是她又感觉不可能。

        这一个月除了国庆节母亲没有出过门,易传宗又整天在工厂里面上班,两人怎么可能认识?

        易传宗俯过身子,抓着她的手往这边拉了拉。

        娄晓娥没有办法只能身子朝着前面倾斜。

        两人的脸相隔一拳的距离,眼睛相互对视,呼吸地热气喷在脸上有点痒痒的。

        娄晓娥有些羞赧,眼睛左右打量着,又再次和他对视。

        拽了拽胳膊又抽不回来,她无奈地嗔道:“你做什么?”

        易传宗看了一会儿又坐正了身子,笑道:“你的眼睛和阿姨的眼睛很像,大大的圆圆的乌黑没有杂质,看起来非常漂亮。”

        听到夸奖娄晓娥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微笑,只是转眼看了一下又感觉古怪,两人是母女长得当然很像。

        “你别乱说话。”

        易传宗狡诈地笑了一下,乱说话?这可是丈母娘,怎么能算是乱说话呢?

        眼睛一转,他看到娄晓娥藏在桌下的右手。

        一身黑色的连衣裙,再带着一副黑色的手套,本来这没有什么,但是现在可不兴这个。

        之前他就感觉怪异,现在他发现娄晓娥似乎在故意藏着,那会儿撑着桌子的时候也将手垂到了桌子下面。

        易传宗将左手也伸到了桌子前面,口中说道:“手!”

        娄晓娥朝着自己的右手一撇,然后看向两人握在一起的手,“不是给你了吗?”

        易传宗眉梢挑动了一下,说道:“我说的是那一只手!”

        娄晓娥有些不情愿地说道:“两只手都放在桌子上像什么样子?一会儿人家上餐看到该笑话我们了。”

        易传宗微微一笑,将自己的右手松开,“好了,我们换一下手。”

        娄晓娥抬头看到他认真的眼神,没有办法只能慢吞吞的将手伸了过去。

        易传宗伸手抓住手腕,另一只手揪着手套的一角就要拽下来。

        娄晓娥口中轻呼一声,“别!”

        手套已经摘了下来,娄晓娥的右手也露了出来。

        易传宗眼神一凝,那双精巧的小手此时完全变了一副模样,白皙的手背面有六七个小水泡,看着和小癞蛤蟆一样。

        几天不见竟然将自己弄成这副模样?

        他猛地抬头来,眼神之中满是质问。

        娄晓娥有些心虚地低下头,小声说道:“我拿锅的时候忘记垫油布了。”

        易传宗神色一怔连忙翻了一下手腕,定睛一看,他心疼地嘴角不断抽搐。

        一双圆润精巧的小手,掌心上面烫出了一条像黄粉虫一样的黄色水泡,手指肚上面也各有一个颜色发黄的水泡,甚至每一截指肚上面都有或大或小的水泡。

        易传宗本来以为手背就是全部了,听到娄晓娥的话才知道更严重的还在手心。

        他很是心疼,又有些气愤,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学做饭弄的?

        易传宗现在就能想到娄晓娥笨拙学习的过程,油开了之后她慌慌张张地往锅里面扔东西,一时间热油四溅,甚至锅里还燃烧起熊熊大火,做个饭和打架一样。

        磕磕绊绊地总算是明白了步骤,一时大意还直接伸手去端铁锅,把手给弄成这副模样。

        易传宗想说些责备的话,但是见到娄晓娥那缩着脖子的模样,实在凶不起来。

        他只能细声地问道:“还疼吗?”

        娄晓娥看着他关心的模样,不自觉就笑了出来,“不疼了。”

        “叮,系统随机选择,本次乃十倍暴击,根据您现在观望、切脉、问诊、心疗的行为,您的医术技能等级+10。”

        易传宗眉头一皱,这个系统有点烦。

        直接无视掉,他轻喝道:“你还笑!你又不擅长这个,学这个干嘛?”

        娄晓娥脸上的笑容连忙收起来,将头转到一边,嘴上也不示弱,“你又不会做饭,我当然要学习做饭,要不然咱们两个以后怎么吃饭?”

        “谁说我不会做饭?”

        易传宗紧皱着眉头,“再说就算是我不会做饭,咱们可以去大妈家吃,也可以去你家里蹭饭。我还以为你那天神神秘秘要学习什么,原来是学着怎么起泡!以后别学这东西了!”

        娄晓娥腮帮子气的鼓鼓地,狠狠地瞪着他,“你会做饭你不早说!”

        易传宗神色一怔,把自己弄伤了还这么横?

        ‘你也没问啊!’

        他感觉自己很大的可能吵不赢,要是吵赢了也不是好事。

        于是连忙转移话题,“别带着手套了,这样不容易好,我现在医术还浅给你治不了,待会儿我带你去看看大夫,这么漂亮的小手要是留下疤痕就太遗憾了。”

        娄晓娥才不会这么放过他,生气地说道:“以后你做饭!”

        易传宗撇撇嘴,这模样好像是他做错了什么?

        他是认错的人?

        “好,我做饭。不过我做得不好吃,咱们以后主要还是在大妈家里吃,或者是去你家里蹭饭,等有钱了咱们下馆子。”

        见他认怂了,娄晓娥这才放过他。

        “你的手抬着,暂时先别碰东西,待会我喂你。”

        说着易传宗就搬着椅子来到娄晓娥的身侧,两人坐在了一起,和上次在全聚德吃饭的时候一样。

        娄晓娥再次枕在易传宗的肩膀上面,她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餐厅内,时间缓缓地流逝,娄母端着一杯咖啡细细地品尝着。

        她眼神的余光看着旁边亲昵的两人,口中回味的都是千层夹心桃酥饼的甜兮,咖啡苦涩的味道已经完全被遮掩。

        以后的生活怎么样,娄母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女儿现在很快乐。谷镻

        “服务员,结账!”

        一番投食之后,光盘行动完毕,易传宗呼唤老莫里面的服务员。

        “你吃饱了没有?”娄晓娥笑着问道,上次在全聚德易传宗可是吃了好多,这次虽然也不少,却没有上次那么夸张了。

        易传宗微微一笑,“吃饱了,不活动吃饭比较少。”

        他可是打了一头野猪,最近的伙食顿顿有肉,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急食了。

        在不怎么活动的情况下,饭量维持在正常的十斤。

        如今老莫里面吃的这一顿,有肉,有奶油,营养比正常上班时候还要丰富。

        一名金发碧眼的服务员走了过来,她微微躬身说道:“先生,您这一桌已经结过账了!”

        易传宗神色一懵,连忙转头朝着右边的桌子看去,之前和娄晓娥玩闹着吃饭,早就把丈母娘给忘记了。

        如今他们吃了这么多,怎么也得三四十块钱,没人会给他们结账,也只有这位丈母娘才会管他们两个。

        只是现在那边哪里还有人?

        娄母早就在他们两个玩的开心的时候离开了,临走之前顺便结账。

        丈母娘结账可还行?

        易传宗反应过来之后回道:“谢谢,那我们就离开了。”

        金发碧眼的女服务员笑着点点头。

        易传宗这才拉着娄晓娥离开。

        “好看吧?”娄晓娥嘟着嘴说道。

        “啊?”

        易传宗不解地看着她。

        娄晓娥转身对着那名高挑性感的女服务员努努嘴。

        易传宗眉梢一挑,这人不能昧着良心说话,“没你好看。”

        娄晓娥脸上升起了笑容显然对他的回答很满意,但还是用肩膀撞了他一下,“算你识相!”

        “走,我去带你见一个厉害的大夫。你的手烫的那么严重,要是留下疤痕就不好看了。”

        易传宗说完脸色有些复杂,其实他是不想去再见那个老神棍的,但是对方的医术和命师水平确实比较高超。

        “其实我已经看过大夫了,之前也抹了一些药水。”娄晓娥回道。

        易传宗抛开心中的不情愿的想法,直接拒绝道:“不行,你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你的手也是我的,这事我说了算。”

        娄晓娥白了他一眼,嘴里嘟囔着,“你的认识大夫还格外厉害不成?”

        “你说什么?”易传宗转头问了一声。

        “没什么。”娄晓娥直接回道。

        易传宗也没有在意,抬起自行车支架,一步就跨了上去,“来吧,扶着我上车,一会儿就到了,到时候让人家好好给你看看!”

        娄晓娥搂着他的要就跳上了车,上车后手臂自然的环住他的腰。

        “走喽!”

        随着车轮转动,自行车开始朝着前面移动。

        展厅广场的位置和大栅栏相距不远,两人很快就到了同仁堂药店。

        在经过三十多分钟的排队等候之后,终于是轮到了他和娄晓娥。

        掀开白布围帘,易传宗牵着娄晓娥的手走进了问诊室。

        见到两人之后,坐在里面的黄神医直接笑了出来。

        “小友,我们又见面了!”

        易传宗嘴角微微抽搐,公式化地笑道:“老先生医术超凡,我这次带女朋友过来看病的。”

        黄神医伸手捋着下巴上面的白山羊胡,笑着点点头。

        “来吧,这里坐。”易传宗拉着娄晓娥坐在桌子前面。

        娄晓娥缓缓的将右手抬了起来放在桌子上面。

        黄神医没有看她的手,而是一直在看着娄晓娥的面相,只见他时而眉头舒展,时而眉头紧皱,那模样像是看懂了什么,又很是疑惑。

        娄晓娥被盯地有点不自在,自己受伤的是手,怎么老是看着她的脸?

        要不是对面的黄神医满头白发,全脸都是皱纹,神色也非常认真,她都要生气了。

        她忍不住转头看向易传宗,眼神之中多是疑惑,好像是在问为什么。

        易传宗见此连忙开口:“老先生,我们是来看病的,不是来看命的,劳您驾,咱们看病成不?”

        言外之意就是您别看命了,就是看出什么来也别说。

        黄神医抬头看了易传宗一眼,顿时面生笑影,这才低头看着娄晓娥的手。

        一番简单地望闻问切之后,黄神医拿起桌子上面的毛笔在一张白纸上面龙蛇飞舞地写着药方。

        “手掌和手心的皮肤略有不同,上篇制作的药膏涂抹在手背,下篇制作的药膏涂抹在手心。你以前的心情有些焦虑,造成你消化不畅,近些时日情绪波动剧烈,导致你气不顺,这一副方可以调理一下身体。”

        娄晓娥闻言一怔,她现在也感觉这位大夫有些厉害。

        易传宗心中长处了一口气,他真怕这位老先生多说什么,两人现在相处的正蜜,可别出什么幺蛾子。

        他连忙将药方接了过来,口中感谢道:“这是麻烦老先生了,等晓娥好了以后,我再给您送瓶酒过来。”

        说着他就要让娄晓娥起身,然后两人出去抓药,尽快离开这里。

        黄神医看着他这幅模样脸上的笑容更浓了,他一手捋着胡子悠悠说道:“小友,你这就要走?”

        ‘啊!’

        心中狂口一声。

        这不就是‘道友请留步’?

        易传宗感觉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上次也是这样的!

        结果呢,他被人看了个底掉儿!

        这回又要干什么?

        易传宗正扶着娄晓娥起身呢,只能是抬起头来强笑道:“不知老神医有何贵干?”

        黄神医呵呵一笑,笑吟吟地捋着白山羊胡,“你上次送的那两瓶酒我已经喝了。”

        易传宗连忙说道:“上次打赌是您赢了,那两瓶酒就是您的!”

        黄神医的脸色慢慢严肃起来,随后幽幽一叹,“上次是我输了,我们赌约依然有效!”

        娄晓娥眼神有些迷茫,这两人上次赌的什么?

        易传宗脸色一阵变化,他当初算计着,要是赢了就让这位名喻户晓的老神医收他为徒弟。

        之前他明明已经认输了。

        现在的意思是要收他为徒弟?

        说实话,对于这位老先生的医术他十分敬佩,甚至对于这位老先生的算命水平万分敬仰。

        但是这些也耽搁不了他心里发怵。

        理智上他要的只是一个工具师傅,毕竟他拥有系统,技能可以刷起来。

        是他小觑了天下人啊!还真给他碰到有真本事的人了!

        不动声色的朝着娄晓娥看了一眼,现在他好像是被拿捏了?

        一时间易传宗有些踌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