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许大茂毒算花寡妇

第五十七章 许大茂毒算花寡妇

        许大茂有心求证连忙转头看去。

        定睛一眼,他就有些愣神,这向阳村的女人都这么白?看着也不像是不健康,怎么有这么白皙的女人?

        越看他心中就越是怪异,这女人搭上眼一看其实不怎么漂亮,就是一个村里的村姑,打扮也是乡村土装,可能就是衣着干净点。

        但如果单独看一个地方就会感觉十分精致,娇俏的鼻子很是可爱,樱桃小嘴像是抹了口红,嘴角还有纤细的唇勾,小巧的耳朵看起来有些柔弱,整张脸越看越是好看。

        尤其是那双完美弧形的眼睛,内勾外翘,眼角的位置平滑上翘有一种独特的魅力,他看了一会儿之后心里都感觉平和了很多。

        这还是个寡妇?

        许大茂的心中有点激动,身下都略微有点反应。

        “狗嘴里能说出什么好话来!”

        花寡妇端庄地站在妇女群里,她看都没有看这边,只是目光平和地前面的电影屏布,但这小嘴一张言语十分犀利。

        “哈哈哈!”

        大厅里面的人都笑了起来,李亮周围几个人是向阳村和周边村子的二溜子,平时大家都不待见这些人。

        这看个电影也挤在人家小姑娘的后面,也就是人多他们不敢动手动脚的,却也让乡亲们看不惯。

        李亮气得脸皮跳动,眯着的双眼寒光闪烁,找到机会他非要让这个女人好看。

        “好了,都别吵了,这不是让人家城里的同志看笑话嘛!”胡镇长皱着眉头轻喝了一句,转头,“同志,咱们正式开始放电影吧。”

        “哎!好!好!”

        许大茂笑脸相迎,手里开始操作放映机,这操作两下他就心生不舍地再次转头看去。

        回过神来在拨弄放映机,他本来对放映机很是熟练,如今去感觉生疏了一些。

        从开始调整到最后顺利播放,中途多次回头看,许大茂感觉自己魔怔了,他二十三岁才结婚,但这尝鲜也有好些年了,自从有了钱他从不难为自己。

        如今他也算是花丛老手,城里的女人不好搞只能找些特殊目标,但这村里的村姑还是很好骗的。

        这次竟然被一个村姑给迷住了,他心中很是疑惑‘难道是我禁欲的时间太久了?’

        电影开始播放,许大茂悠哉悠哉地坐在放映机旁的椅子上,他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朝着后面偷瞄。

        第一次,他感觉放电影的时间那么难熬,这一会儿他连易传宗的仇都暂时给忘了。

        再回头。

        花寡妇还在那儿看着电影,她脸上的笑容有些矜持,嘴角的唇勾却让她的笑容放大了很多,就好像她一直在笑一样。

        转头和别的女人说悄悄的时候,一头黑发盘发成云髻,露出白皙的天鹅颈,更是为她平添了几分独特的韵味。

        她静静地站在那里,袅袅婷婷的,拥有成熟的端庄,又有青春的柔美,而她那内双的丹凤眼则是平添了一份魅惑。

        许大茂感觉自己病了,甚至病的不轻,他刚才竟然想娶这个女人为妻!

        他都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到,他这种条件,村子里面什么姑娘娶不到,至于娶一个寡妇?

        将脑海中的想法甩出去,许大茂眼神闪烁地转头看向那没个坐像的李亮,这村子里面的事,还是得问这种二溜子,他对这一行熟得很。

        碰巧李亮也看了过来,他的眼神十分羡慕。

        许大茂在乡下风光极了!

        穿着那是一身板正的青年装。发型是柔顺的三七分,面色也不似村子里面的人那般枯黄。

        操作着乡下人完全不懂的放映机,就连村长和镇长都对他和颜悦色的。

        他干什么活?

        根本不用下力气,就是拨弄一下放映机,然后就和大爷一样在那儿坐着。

        比他李亮这种村子里面的泥腿子不知道强了多少倍,并且工资也是多得多!

        许大茂当然懂这些人怎么想的,四九城黑市那些家伙他都能搭上线,对于这种村子游手好闲、偷奸耍滑的二溜子,他自然是信手拈来。

        他和善地对着李亮笑了笑,然后点头示意。

        那边的李亮有点懵,但这心里也感觉十分光荣,也是抻抻头笑着回应。

        许大茂那边使了一个颜色,抬手做了两个手势。

        李亮那边后知后觉地看懂了,这是让他放完电影别走,又是找他还有好处,他连忙点点头。

        许大茂见他这态度顿时准过头来轻蔑一笑,这事就算是妥了,等会给个几毛钱还不是问什么就说什么。

        不经意地转头看向花寡妇,许大茂的脸上荡漾起了笑容,原来这世界上还有这种女人。

        屏幕上面的黑白影像还在变幻,尽管这里只是简陋的电影,淳朴的乡亲们依旧看得津津有味。

        现在也有那种彩色的电影,但是要去电影院才能看到,吃饭都那么难,自然不会有人花五分钱去城里看什么电影。

        两个小时的电影放映结束。

        许大茂拥簇着胡镇长一直走到门口,谄媚地招呼着,“您慢走!”

        胡镇长和煦一笑抬了一下手,然后对着身旁的一位公社青年点点头。

        清瘦的公社青年在送走了胡镇长之后又走了回来,他从口袋里面掏出三块钱笑道:“这次谢谢您到我们金海湖公社来放电影,这是领导让我交给您的。”

        许大茂满脸笑容,“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我怎么好意思拿?胡镇长真是太客气了。”

        清瘦的共设青年也笑了起来,“您这从四九城做公交车一百公里,怎么都得两个多小时,再加上来回的路费最少一块钱,可不能让您亏本来一趟,这是领导安排给我的任务,您就收着吧。”

        许大茂脸上堆着笑,“好,那我就收下了。”说着伸手将三块钱装在自己口袋里面。

        “我的任务完成了,您忙着,要是有什么需要去旁边公社找我们就行。”

        “哎,好,您慢走!”

        许大茂微笑着看着他离开,转身耐心的在门口等了起来,大厅的门就那么大,村民们陆陆续续地走了出来。

        在走了大半之后,花寡妇和几位村妇聊刚才的电影朝着外面走,一颦一笑都十分迷人。

        许大茂的眼前顿时一亮,连忙快步凑上前,“您好,我是城里的放映员许大茂,我能跟您认识一下吗?”

        花寡妇被拦住之后吓了一跳,在看到是许大茂之后她脸色一肃,轻喝道:“我不想认识你!别挡着路!”说完直接拉着旁边的大姐从一侧绕过去。

        她虽然想知道易传宗在城里面过的怎么样,但是之前许大茂的态度她看在眼里,这人和易传宗的关系并不好。

        许大茂有些懵,他可是城里过来的放映员,一个村里的小寡妇不搭理他也就算了,竟然还敢这么横?

        打招呼失败了,他也不敢再去拦着,平时他就算是玩,那也是你情我愿的,要是没把握他也不敢乱来。

        许大茂郁闷地站在门口。

        这还没开始就结束了,他这心里那叫一个难受。

        只不过被拒绝了之后,他对于花寡妇更感兴趣了,得不到的在骚动。

        “嘻嘻!”

        “咯咯~”

        许大茂竖起耳朵,循声望去两个可爱的小村姑在那里偷笑呢,显然是看到他刚才搭讪失败的模样了。

        许大茂也不会生气,他不会对漂亮的女孩子生气,前提就是没到手。

        这不转过头去,双眉不时地挑动,他不断给两个村里的小姑娘放电。

        村里的女孩子哪里经得住这么挑逗,羞得不敢再看他,两个小姑娘转身连忙跑开了。

        许大茂抻着头,用手指抹了一把他嘴角上面的小胡子,“跟我斗,两个小丫头片子。”

        “都停一下,我要去进去收放映机,要是收晚了出故障,可是要赔钱的!”

        听到许大茂这话,门口的人顿时就怔住了,连忙给他让开身形。

        不管这话是真是假,放映机他们赔不起。谷顬

        许大茂趾高气扬地迈着八字步走进去,这回到大厅他就看着李亮站在他放映机前面,那模样似是想碰,但又怕弄坏了,轻蔑地一笑他直接走了过去。

        “哥们,怎么茬,这是看上我吃饭的家伙了?”许大茂走过去拍着李亮的肩膀说道。

        李亮小眼睛里面满是羡慕,这他刚才也打听了,这放映员分八级,其中八级算是最低,就是最低级的放映员每月也有三十五块五的工资。

        他感觉许大茂的水平很好,毕竟镇长都称赞他技术好,那肯定不是八级放映员,要是七级放映员那一个月可就是四十块钱工资了。

        讪讪地笑了笑,李亮连忙说道:“不敢,不敢,这东西我可不敢碰。”要是弄坏了他也赔不起。

        许大茂嗤笑一声说道:“碰碰没事,我这能放就能修,就是吃这碗饭的!”昂头示意了一下,眼睛看看李亮再瞥一眼放映机,“想摸就摸摸,大老爷们不能那么胆小。”

        李亮一听这话,那股子浑劲就上来了,这时候也没什么害怕的,直接伸手过去摸了两把,还转动一下磁带盘,之前他见这东西就一直再转。

        许大茂轻笑了一下,“我之前听你说易传宗是傻子,这是怎么一回事?”

        李亮还在好奇地转着放映机,口中不屑地说道:“那傻子都傻了二十年了,要不是有他那个大爷和村子里面的人早就饿死了,也就是掉到水里突然好了,要不这会儿还在地里打滚呢!”

        许大茂脸色狰狞了一下,他让一个傻子给唬住了!

        吓得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天天晚上做噩梦,结果对方竟然是个傻子!

        二十年都是傻子,这两天的功夫怎么可能是个混子?

        他们都被骗了,黑市上面的那些家伙也被骗了!

        他还被抢走了媳妇!

        恨呐!

        深呼两口气,将心中的郁闷给压了下来,许大茂试探性地问道:“我看他除了刚来那两天,好像也不傻啊!听说现在正相亲呢!”

        他这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对于自己的小命,他珍惜着呢!

        “相亲!”李亮猛地抬起头来,眼神闪烁了一番之后嗤笑道,“就他还相亲?你知道我们村子都叫他什么吗?”

        许大茂眉梢一挑,这里面还有其他事?他顺着李亮的话问道:“他在村子里面叫什么?”

        李亮眯着眼将头一歪,“我们村里人都叫他骡子,他那玩意光看着大,其实根本直不起来!”

        许大茂的眼睛猛地一突,急忙问道:“此话可是当真?”

        李亮轻哼了一声,“骗你做什么?亲眼看到的!全村人都是这么喊。就今天那个圆脸面憨穿着大灰袄的那个家伙,他是我们村长,其实他就是装正经,连他都这么喊,这事还能有假?”

        许大茂撇着嘴阴笑着,‘娄晓娥啊,娄晓娥,我可得送给你一个惊喜!就是不知道你受不受得住!’

        他这心里一下就痛快了!

        原来易传宗是个太监!

        这别说是抢个媳妇,就是把老母送过去,也是不顶事。

        “兄弟话我当然相信,只是我太惊讶了!”许大茂随口解释道。

        李亮点点头,有些不甘心地问道:“那个家伙现在在城里怎么样?”他这心里也想进城,要是他能有个易中海那么个大爷,又有谁愿意做二溜子?

        村子里面的那点工分没有盼头,累死累活一整天挣个一毛多钱。偏偏他还不得不为了生存下地干活,他这才开始偷奸耍滑。

        许大茂的脸皮抖动了一下,含糊地说道:“那个家伙,就那样吧,也就是下力气还行。”

        李亮的脸皮子狠狠抽搐了几下,只是沉默地点了点头。

        对于易传宗的力量,他可是深有体会,五年前他差点就被易传宗打死,幸好有花寡妇拦着。

        他对易传宗可是阴影颇深。

        后面干活更是这样,向阳村集体出去干活,挣得工分最多的就是易传宗,村子里面经常夸奖他。

        反倒是李亮每天都挨批评,他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很是不以为意。别说是他,村子里面有一个说一个,干活谁能比得上那个傻子?

        就易传宗那身板,全村人吃肉都躲着,还有人为了吃口肉半夜上田里去,就是怕被易传宗抢了?

        许大茂这会儿心里是敞亮了,又想到了那心心念念的小寡妇,转头看着已经走得差不多的人,他低声问道:“哥们,咱不聊这些扫兴的话,我问你,你村子里面那个花寡妇,你跟她熟吗?”

        李亮的眼睛顿时就眯成一条线,他的内心警惕到了极点。

        小眼睛对着许大茂一阵打量,这家伙也想跟他抢?

        “你问这干什么?”

        听到这冷漠的声音,许大茂心中一紧,尝试性地问道:“你们俩有情儿?”

        李亮还是撇着头眯着眼,根本不回答许大茂的话,为了这女人差点被打死,他怎么能让外人抢了先,眼前这家伙是个很大的威胁,真要是比他肯定是比不上。

        许大茂也在看着李亮地脸,心中分析半晌他连忙抬起两只手,脸上堆满了笑容,“哥们你别误会,这么漂亮的妞儿谁不喜欢,我之前上去陶瓷,理都没理我。”

        李亮闻言脸色稍缓,嗤笑了一声,“她当然不会理你,她拿那傻子当男人。”

        许大茂脸色瞬间就僵住了,他这还没开始,就又输给易传宗了。

        他许大茂还比不过一个傻子?

        这让他的心中无比的愤怒。

        许大茂眼睛转动了两圈,看着眼前的二溜子他突然笑了。

        “哥们,你这是也没上手啊?”

        李亮抬起头来瞥了一眼许大茂,随即默默地低下头,以前差点搭上命,易传宗在的时候当然不敢。

        易传宗不在了他是有机会的,但是也没敢乱来,这时候对着方面打的太严。

        许大茂转眼看了一下只有两人的大厅,嗤笑了一声,“哥们,你这不行啊!一个小寡妇而已,这你就没有经验了。”

        李亮猛地抬起头来,眯着眼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许大茂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道:“这四九城我所有村子都去过,见过的女人不知道多少,这些人里面小姑娘和寡妇最好上手。”

        李亮的眼中有些羡慕,要是他能有许大茂这职位,也能便意不少。

        许大茂坏笑道:“这小姑娘你就给她送点稀罕的东西,震晕了她再讲讲未来,一个个小白菜蠢着呢,找个没人的地儿上手就得了,完事一甩,她们肯定不敢吱声。”

        李亮的眼皮跳动了一下,似乎很是意动。

        许大茂俯下身子,小声说道:“但是这寡妇就不一样,你这第一次啊,你得来点强的。她这种人名声就这那样,门前出来都得带点影子,你要是强硬点,她比你还害怕别人知道,肯定不敢大喊大叫。”

        “我也就不在村里,没时间和她折腾,要不然这秘密我可不会告诉你。找个没人的棒子垛直接拖进去!直接玩硬的!到时候是扁是圆还不都是你说了算?”

        李亮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这会儿他也想明白了,只要易传宗不在,他早就成了,何必拖那么久?

        许大茂嘴角不着痕迹地轻蔑一下,从怀里掏出一块钱来递了过去,“说句实话,我和易传宗那孙贼也不对付。今个儿和哥们你聊得也痛快,这钱算是我支持你的。”

        “你拿着先找个小姑娘试试,也不用买什么太贵的东西,两盒雪花膏,再买几颗小糖果,嘴巴甜一点装出个有钱的样,半推半就的也就成了。”

        “后面买瓶酒喝了,晚上直接去小寡妇家。就算是被抓住也没事,最多就是喝醉了,村子里面也就是说你两句,他们也不想往外传,你还怕村里那些人?大不了完事再留下两个钱!”

        李亮一下就睁开了眼,“我当然不怕!村子拿我没办法!我在地里不干活,不照样还是给我工分?”说完直接将一块钱接了过来。“谢谢大茂哥了!”

        许大茂拍拍手,朝着门口撇了下头,“行了,就这么着吧,这小寡妇,哎~兄弟有福了,走吧,我也该收拾东西回去了!”

        李亮凑了过来,“您对我这么好,能让我舒服几天,我也告诉您一个偷听到的秘密。那傻子不是相亲吗?您绝对能治他个服服帖帖!”

        秘密?

        许大茂连忙道:“快说说!”

        李亮狡诈一笑,凑到许大茂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许大茂闻言眼睛一亮。

        “秘密也告诉您了,那我就走了。”

        “慢走,哥们。”

        许大茂低头对着放映机,目光凶狠地瞥着了一眼门口,他的脸色变得扭曲起来,“我得不到的,也不会让你这傻子得到!后面还有你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