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爬墙,我是专业的

第七十七章 爬墙,我是专业的

        “怎么还不来?”

        易传宗地在王府井大街牌坊下面耐心等待着,四根鲜红的巨大四柱通天而起,上方错层滴水仿佛是空中的楼阁。

        现在已经六点半了,娄晓娥还没有出现。

        本来他们约好今天一起吃晚饭,然后再去电影院去看电影。

        下班后他送大爷回家,简单收拾了一下,换上了那身青年装就出了门。

        此时已经超过两人约好的时间半个小时了,    结果娄晓娥还没有出现,这让易传宗的心里有些着急。

        上次娄晓娥迟到,那是因为娄母拦着,难道这次娄母还在偷看着他?

        易传宗皱着眉头转头寻找着,王府井是一条偏现代化的街道,周围虽然有二层的木楼,    但是大部分都是高楼,    就像是百货大楼,外文书店,    工美大楼,这些都是比较高的,其中百货大楼更是有六层。

        易传宗转身寻找了一番,结果当然是没有找到,单单百货大楼就有近四万平方,整栋大楼长宽都有近百米,这么大的地方怎么可能找的到?

        “难道这娘俩逛街把我忘了?”

        易传宗无奈地苦笑着,有个时髦的丈母娘,老是把媳妇儿给拐跑。

        时间缓缓地流逝。

        夜悄悄地降临。

        易传宗抬头看了一眼牌坊,本来四根鲜红的石柱如今在灯光的照射下变成了橘红色,而本来牌坊上方也变得很是昏暗,唯有中央‘王府井’三个大字还闪烁着淡金色的流光。

        “果然是出了岔子。”

        易传宗低喝一声,随后翻身骑上自行车,脚下快速地蹬着,自行车在公路上面飞驰,很快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

        “嘭嘭嘭!”

        “妈,您让我出去!”

        娄晓娥在房间内焦急的喊着,    她现在像上次一样身着黑色的连衣裙,    手上脖子里面也戴好了首饰。

        距离两人约会的时间都超过一个半小时了,她却只能待在家里。

        娄父见她要出门,直接将她锁在了房间里面,不让她出去见任何人。

        “你爹那个脾气,你还是别去见他了!一个傻子有什么好的?”

        娄母有些心急的劝诫着,在村子里面是个傻子,虽然膈应人,但是她也能接受,毕竟她见过易传宗,这人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

        村子里面有个相好的她也同意,只要以后不再联系也没什么。

        但是这关系到家里的安危,他们就有些慌了。

        现在娄父和娄母整天忧愁的就是这个事,连娄晓娥当初下嫁都是因为这事。

        娄家现在就好像是惊弓之鸟,一点风吹草动就变得风声鹤唳,更何况这两天娄母也套问过娄晓娥。

        娄晓娥哪里是娄母的对手,直接就把易传宗问娄家有没有转移过资产的事情说了出来。

        当时娄母直接炸了!

        这傻女儿不能要了!

        这两天娄父娄母都在思考着怎么办,顺便也将财富都转移了,    这时候哪里还敢让娄晓娥出去再招祸事?

        “妈,    您好歹让我出去问个明白!要是事情不是那样呢?”

        娄晓娥苦苦地哀求着,    两人相处的画面历历在目,她不相信易传宗一直是在骗她。

        “不行!今天你哪里都不准去!永远都不能再见那个人!”娄母在门外坚决地反对。

        她这个女儿就是傻,什么事都敢往外说,要是两人见面,指定还会被骗。

        娄晓娥心中很是煎熬,就在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房间里面突然响起了当当当的声音。

        娄晓娥神色一怔,连忙转头看去,结果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

        在她的视线转到窗户玻璃上面的时候,她情不自禁地地呼一声,她连忙将自己的嘴捂住,眼神之中满是惊喜,他竟然找过来!

        只见窗户的外面正贴着一张大圆脸,两条眉毛还在上下抖动着。

        娄母侧着头将耳朵贴在木门上面,听到里面的低呼声,连忙开口问道:“小娥,你怎么了?”

        娄晓娥看着易传宗搞怪的模样,嘴角憋着笑意,心中又想质问,一时间心里复杂极了。

        ‘这个死人!’

        心中怒骂了一声,娄晓娥也听到母亲的询问,这会儿她的智商也回归了,转头看看窗户,然后再看看紧关着的木门,她面容纠结地哀求着,“妈,您就让我出去吧?”

        说着她就转身对着窗户打手势,一只手伸直,另一只手指抵在掌心,那意思仿佛再说等等。

        易传宗嘴角露出一抹坏笑,随后鼻子贴在脖子上面,紧贴着往下挪一挪作一个猪鼻子,然后又伸手做了一个鬼脸。

        娄晓娥怕娄母发现心里紧张得要死,但是看到易传宗的模样又感觉十分好笑,她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整张脸扭曲起来,恨不得打人!

        但是现在她又不能弄出动静,只能对着易传宗不断地挥舞着小拳头。

        娄母贴着门上听了一会儿,女儿的哀求是挺正常的,但是她这心里感觉有些古怪,娄晓娥的声音有点不太对。

        突然,她的心里一突,口中连忙喊道:“小娥,你可别做傻事!咱们是三楼!”

        “妈,您让我出去!”娄晓娥大声喊着,现在她想娄母赶紧离开。

        听到娄晓娥中气十足的喊声,娄母就放心了,“你就待在房间里面,我这就安排人在外面候着你,别做傻事!”

        说完急匆匆地朝楼下走,她怕娄晓娥翻墙下去,这闺女笨手笨脚的,要是逼急了想不开非得摔着。

        娄晓娥也贴着门,在听到没有动静之后,连忙小跑着来到窗户边上,缓缓地打开窗户,她很是不放心地朝着门口看了一眼,这才低声说道:“你怎么来了?”

        易传宗咧嘴一笑,“想见你当然要过来!等了你那么久都没有出现,我一想指定是出事了,幸好我知道你家,也能勉强爬得上来。”

        ‘爬墙,我是专业的!’

        娄晓娥的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我也想你。’

        不过很快她的笑容就收敛起来,一脸严肃地说道:“你快进来,我有事问你!”

        易传宗微笑了一下,之前他心里也是很忐忑的,现在他放心了很多。

        能让他进去就去,那说明这心里面还有他,暂时没有受家里人的影响,这地位还是很高的。

        易传宗蹑手蹑脚地进来,娄晓娥扶着他的胳膊。

        当他进来之后,娄晓娥连忙拉着他俯下身子,低喝道:“我问你个事!你严肃的回答我!”

        易传宗靠着墙蹲下,听到这说话的口气他的眉梢挑起来,缓缓地张开自己的胳膊。

        娄晓娥面色挣扎了一下,随后缓缓地倒在了易传宗的怀里。

        再次感受到这温暖的怀抱,她的眼神变得更加复杂了。

        易传宗很满意她的动作,细声说道:“有什么问题就问吧,我不会隐瞒你的。”

        娄晓娥昂着头和他对视,随后缓缓地低下头,“你之前为什么要问我家产的问题?还有,你为什么要回村子?”

        谷魰

        她有些不敢看易传宗眼睛,现在她这么问明显是不相信,只不过事关家里的安危,她不得不确定一下。

        易传宗神色一怔,竟然是这种问题,关于家产的问题可不是开玩笑的。

        许大茂和娄家说了什么才会娄晓娥这么怀疑他?

        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问题,看着娄晓娥的那低着头的模样,易传宗微笑起来,她还是信任他的,这让他很是开心。

        易传宗柔声说道:“你连我的眼睛都不敢看,你怎么知道我是不是在骗你?”

        娄晓娥面色纠结到了极点,一面是家人,一面是爱人。抬起头是对家人的负责,低下头是对爱人的信任。

        易传宗抚摸着怀里的小脑袋,声音无比温柔地说道:“你抬头看着我。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面对好吗?”

        娄晓娥的表情慢慢变得平静,有些怯生生地抬起头来。

        易传宗满脸的微笑着,心里又有些心疼。她一直是那样的坚强和勇敢,何时出现这般脆弱的模样?

        看着那双闪烁着的荧光的大眼睛,易传宗细声说道:“先来回答第一个问题,我喜欢你所以考虑你家的事情,怎么可能想害你?恐怕你家里人现在极力反对我们吧?相信我,我可以处理好的!”

        娄晓娥轻咬着嘴唇缓缓点点头。

        易传宗这才微笑起来,随即脸色却沉了下来,“那天许大茂去我镇上放电影,不只是打听了我的消息,你知道他还干了什么嘛?”

        “他干了什么?”娄晓娥皱着眉头问道,她现在不想提这个人。

        易传宗脸色彻底冰冷了下来,“他给我村子里面的一个二溜子钱,让他晚上去强奸!”

        “什么!”娄晓娥面色惊恐的低呼一声。

        易传宗静静地诉说着,“那天开全院大会,不只是你们知晓了我的过往,我同样也知晓了自己的过往,那时候我才知道在村子里面曾经有个相亲对象。”

        “许大茂不想让我们在一起,对我却是高高抬起轻轻的放下,要是真想整我,这种事情他肯定会告诉派出所对我进行调查。”

        “尤其是……你没有看到许大茂离开时候的眼神,无比的阴蛰,充满着凶狠。你这边很安全,他肯定不会露出如此残忍的眼神。那么就指定是要害别人。”

        “后面大爷大妈告诉我,我还是傻子的时候,花寡妇照顾了我四年,她对我有恩,但是我却不记得她,甚至不知道我和她以前的关系。现在我喜欢你,我只能跟她说抱歉,但是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人家受到伤害。”

        “果然,回去后我半夜就听到了惊呼声,因为我们是上下的邻居,声音非常的真切,我连忙下去救了她,当时她手里拿着刀,要是再晚一点说不定就是一条人命!”

        娄晓娥微微沉默,随后轻声说道:“那你喜欢她吗?”

        易传宗微微一笑,“我想和你结婚。这次回去我还带了四片猪肉,好好请乡亲们吃了一顿,你恐怕不知道我以前是吃百家饭的,三百家人的饭。”

        娄晓娥缓缓点点头,面色再次变得纠结起来,“我爸妈……”

        易传宗紧紧抱了一下,“在来的路上我还想过你不过来的原因,我想过你爹会介意我以前是个傻子,但是没想到竟然是这种事情。”

        “其实我来的时候就想好了说服你父母的办法,碰巧也和之前咱们说的事有关。以前我是想找机会和他们聊一聊的,既然现在过来了,那就好好谈一谈,你就乖乖地等着出嫁就好了!”

        娄晓娥有些疑惑地说道:“你想和我爹谈什么?”

        易传宗抿嘴一笑,“谈的东西多了!”说着就将娄晓娥扶起来叮嘱道:“待会儿发生什么你看着就行了。”

        “你要下去?”娄晓娥看着窗户,上来的容易,下去的时候就难了。

        易传宗摇摇头,都爬墙进来了,他怎么可能在走正门,正门娄父可能也不会让他走,闹出太大的动静也不好。

        拉着娄晓娥来到门口,易传宗伸手拉了一下卧室的房门,结果门把手都要拽下来了,但是这门还没有开的意思,“这门锁得还挺结实。”

        “嘭嘭嘭!”

        易传宗用力拍了三下门,随后朝着外面喊了一声,“伯父,伯母,让我们出去!”

        听到声音,楼下的娄父和娄母有点蒙,楼上怎么会有声音?

        娄母一拍大腿,口中大呼,“不好,是那个傻小子,他怎么在咱家楼上?”

        娄父一听是易传宗顿时就急眼了,“娄三!你们跟我上去!”

        一行人匆匆地来到三楼,娄母慌慌张张地将房间门上的锁打开。

        开门之后他们就看到易传宗和娄晓娥两人手牵着手,易传宗还满脸地微笑。

        娄父见到易传宗一下就认出来了,正是月初和娄晓娥在全聚德吃饭的混蛋。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娄母,他还不知道自己女儿的相亲对象竟然是这人。

        现在可谓是新仇加旧恨,娄父急眼地指着易传宗的鼻子吼道:“你这人有没有道德教养,当初我女儿还没结婚的时候就凑过来,现在竟然爬我家的墙到一个女人的房间里面。”

        “娄三,你们给我把这个傻子轰出去!”娄父转过头对着娄晓娥吼道:“你真是将我们家的脸给丢尽了,还不松开!”

        易传宗也在打量着娄父。

        现在的风还比较柔和,娄家还没有惶惶不安的分散家产,这时候的娄父也没有被愁的头发半白。

        他身着黑色的中山装,看起来比较偏瘦,脸上五官比较端正,梳着整齐的大背头,整个人非常有气势。

        本来这般形象算是不错,但如果看那深陷的眼眶,就会感觉到一股阴沉,尤其是如今发怒狂吼,整个人就变得更加凶狠了。

        易传宗轻笑一声,要是单纯的老丈人这么凶他,他可能真的会被吓到,但如今想拆散他们,那他就一点都不心虚了。

        “我请媒婆上门,您这边同意之后我们的相亲,现在晓娥是我的准媳妇儿。”

        娄父更急眼了,狠狠地等了一眼娄母,娄母只是心虚的低下头。

        当初两人一起在全聚德看见的,结果这位见过面的什么都不跟他说。

        猛地转过头来,娄父大喊道:“我不同意!现在你们没关系了!娄三,你们还不动手!”

        本来娄三等人是有些下不去手的,毕竟易传宗还和娄晓娥牵着手呢,但是如今娄父这么说,那易传宗就和娄晓娥没关系了。

        当即娄三等人就冲了上来,四个身强体壮的汉子抓着易传宗的胳膊就要往外拖。

        易传宗轻轻拍了拍娄晓娥的手,随后也不反抗,被四个人给抬到了客厅里面。

        到了这里易传宗满意地点点头,身体的力量猛然爆发,只见他双臂朝着下方奋力一甩,娄三等人顿时被掀了一个踉跄,本来抓着易传宗的手更是直接被挣开了。

        娄三身体止不住地朝着前面踉跄了一步,转过头来眼神震惊地看着易传宗。

        这般动作也被娄父给看了个仔细,他心里顿时就是一个机灵,眼前这个家伙要犯浑!

        易传宗转过身来笑道:“伯父,现在到说话的地方了,您之前说不同意,但是您这单方面的毁约,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娄父没有直接回他的话,而是和娄三等人对视了一眼,眼神之中满是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娄三几人对视了一眼,只能是苦笑着小幅度摇摇头,刚才四个人一起抓着都没能将人给按住,现在人都放开了就更拦不住了。

        一次简单的交手,感受到那般庞大的力量,几人心里都有数了,打起来根本打不过,问题是他们还没有带家伙,之前都藏起来了。

        娄父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他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叱咤风云这么多年,如今被个混小子欺负到他头上,偏偏现在手里的力量还对付不了!

        “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我是他爹!我说了算!你现在最好离开,我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现在是法治社会,你敢耍横,我可就要报警了!”

        易传宗嗤笑一声,“得了吧,您内!报警?是抓我,还是抓您?我就是想跟您聊一聊,左右半个小时的时间,您同意了再反悔,总得给我家一个解释,我那么大的一个媳妇儿不能跑了!”

        臭小子!竟然敢威胁他!

        娄父的嘴角一阵抽搐,但凡没有必要,他也不想家里闹出什么动静,能低调到什么事都没有最好了。

        易传宗对着娄父点点头,随后缓缓地走到沙发旁边坐下来,拿出杯子倒了两杯茶水,同时轻声地说道:“您是长辈,今天我确实鲁莽了一下,在这我给您赔礼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