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贤婿啊

第七十八章 贤婿啊

        见到易传宗这幅无赖地模样,摆明了不怕事情闹大。

        偏偏娄父还就是得忍着,他这心里自然是怒急了,却少不了的有点惊慌。

        易传宗真要是某些人派来的,他还真不敢朝着外面赶。

        骑虎难下,左右踌躇的时候,易传宗那边给了一个台阶下。

        娄父心中千思百转,    一时摸不准易传宗的身份,这般姿态可不像是刚进城的一个傻子。

        看来今天这非得谈上一谈不行了!

        娄父对着娄三等人使了一个颜色,随后又对着娄母摆摆手。

        娄三等人直接离开,这是准备回去拿家伙了。

        而娄母也是拉着娄晓娥离开,三楼客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娄父缓缓走到易传宗对面的主位,思忖了一下还是将杯子往自己身边拿了拿,    低喝道:“你想谈什么?要是晓娥的事情,那你就不用谈了!”

        他低调归低调,    但是也没有受过这种气,    上面那些大领导要是出手,也不用跟他甩咧子。

        如今被一个浑小子逼到这份上,说什么他也不同意这人成为他的女婿。

        易传宗微笑了一下,轻声说道:“您是晓娥的父亲,她的婚事当然是您说了算,但是今天我想跟您谈的不是这个。”

        娄父心里一凛,果然是有目的,他不动声色的问道:“想谈什么?”

        易传宗平静地说道:“我想跟您谈谈钱的问题。”

        “想要钱?一分没有!你现在可以走了!”

        娄父嗤笑了一声表情很是不屑,手臂一挥猛地将茶杯给推了出去,水杯在桌子上面滑行了一段距离,里面的茶水更是晃了出来洒在了桌子上面。

        他在怎么说也是第三轧钢厂的董事!

        现在的环境对他们家确实有些不利,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吃两口肉的,真要是那样他们家早就垮了。

        公私合营的时候很多东西都已经分清楚了,他现在的钱干净的很,他担心的是以前的问题,秋后算账才是最让人担心的。

        易传宗微微挑眉,    当他是要钱?

        现在这烫手的钱就算是都给他,    他也不会要!

        “钱是个好东西,    没人不想要钱,但是今天我可不是来跟您要钱的,我是来跟您聊钱这个东西!”

        娄父耻笑一声,“你也配和我谈钱?”

        易传宗不以为意,口中悠悠说道:“我这儿的钱能活命,您那的钱会害人,怎么就不能谈一谈?”

        娄父的脸色青红变化,这小子又威胁他!

        “说!”

        易传宗丝毫不在意那凶狠的眼神,他微笑了一下说道:“您知道那古代扬州的盐商吗?”

        娄父气得脸皮子一阵颤抖,自古盐商多凄惨,这是在说他不会有好下场!

        易传宗正了正身子,轻声说道:“看来您是知道的。这盐商自古就是被抄家、流放、砍头的命,一批又一批,盐商一直有,安享晚年的没几个。”

        娄父死死地盯着他低吼,“你想说什么?”

        易传宗抬起头来漠然对视,“如此暴利谁能没有贪念?又有谁能收得住手?这钱涉及的东西太多了……钱财本无罪,罪责在人心,    伯父您以为呢?”

        娄父眉头紧缩,    心中却是舒服了不少。

        只是他有些疑惑,    一个二十年的傻子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这次来找他又是什么目的?

        “其实伯父您的情况还要更惨一点,这古时候的皇帝可是有南下的时候。”

        点到即止,易传宗微笑了一下,“我花钱吃饭天经地义,不吃饭那就没命了,天王老子来了也管不了。这钱不光是得挣,还得看怎么花。您现在的钱在这里花不出去,这总有地方能花出去。现在花不出去不代表以后也花不出去。”

        “生前富贵,死后留名。您前半辈子考虑怎么挣钱,现在也该想想怎么花钱了。要是花不出去……”

        娄父眯着眼试探性地问道:“那你说我这钱该怎么花才好?”

        易传宗直起身子环顾四周,轻笑了一下问道:“咱们就在这里说?”

        娄父紧紧地盯了他一会儿,随后站起身道:“跟我来!”

        易传宗微笑着站起身来,随后跟在娄父来到了二楼的书房。

        听到外面的客厅没有了说话的声音,娄母从里面的卧室走了出来,娄晓娥也跟在后面。

        “妈,他们换地方了。”

        “我知道!”

        “他们去谈什么?”

        娄晓娥很是好奇,明明她没有跟易传宗说过家里的事情,但是他对于自己家的事情却很了解。

        娄母的眉头紧蹙着,易传宗的声音本来就很洪亮,如今在这夜晚她也听了个仔细,此时她不由疑惑道:“晓娥,他以前真的是一个傻子?”

        一个傻子,还是一个村子里的人,一个月的时间能适应城市里面的生活就不错了,怎么可能知道他们家的事情。

        更何况,这说起话来软中带硬,言语入木三分,看事见解独特,对他们家的事情好似事无巨细。

        连娄父都被勾起了兴趣,想去书房里面正经交谈一番,这哪里像是从村子里面出来的人?

        娄母不得不怀疑自己的女儿到底将自己家卖到什么程度了?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的女儿好像没有那么聪明,这些事有可能是这小子想的。

        突然间,娄母的面色一肃,这女儿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蠢。

        “说,他什么时候过来的!我前脚刚走,你们后脚就从房间里面走出来!好你个小丫头片子,你还学会骗妈了!”

        说完一指头点在娄晓娥的天灵盖,按得娄晓娥朝后踉跄了一步。

        “妈,您最近怎么老是喜欢动手!”

        娄晓娥的表情很是不满,大半个月前收拾了一顿娄父,如今还和她动手。

        “还不是被你们气的!”

        娄母没好气地说道:“你们两个就不能让我省点心。”

        娄晓娥傲娇地偏过头去,似是不想再理人。

        娄母这时候也没有在说话,她这心里还在思考着家里的事情。

        两人在外面谈论的事情虽然不多,但是对他们家里现在的处境分析的非常透彻,并且听易传宗的话头,似是还有办法解决他们家的问题,这让她的心中不由多出了一丝期盼。

        两个小时之后……

        吱!

        谷锽

        伴随着一声开门的声音,在二楼客厅翘首以盼的娄母和娄晓娥连忙站了起来。

        易传宗侧着身子走出来,脸上满是笑意,“伯父,这事咱们可就说好了,事没成之前可千万别走露风声。”

        娄父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念头通达性情舒畅,这脸上自然也就带着笑容。

        “贤婿啊,这你就放心吧,虽然我这眼光不如你长远,但是我做了三十年的生意,这方面你不如我!”

        易传宗开口恭维道:“岳父大人,您说笑了,我哪能更您比?只不过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您一时间还没有想到罢了。我就是担心咱们家的安稳,这才找您聊一聊,生意里面的门道肯定是您清楚!我要跟您学得东西还多着呢!”

        他最大的优势不是为人处世,也不是系统增加的什么个人技术能力,前世一个送快递的也别提什么经验,他最大的优势是眼光,看透未来六十年的眼光,近乎一个世纪的变迁,可能有人能够看得长远,但不可能有人像他看得那么细。

        娄父那边笑呵呵地点头,似是想到了什么,转过头对着娄母面色恍然地说道:“瞧我这记性,这都几点了咱们还没吃晚饭呢!孩她妈,你去把厨房的饭菜都端上来。”

        之前娄晓娥五点多就像出门,在家里也是折腾了一阵,娄母和娄父也是心思沉重,哪里有什么心情吃饭?

        此时娄母和娄晓娥都有点傻眼了,这出来的两个人到底是聊了什么?这边还没出嫁呢,怎么就喊上贤婿、岳父了?

        不是之前耍浑、赶人的那一会儿了?

        易传宗也转过头来笑道:“上次吃饭还是您给结的账,当时我还以为占到便宜了,没想到您竟是晓娥的妈妈。”

        说完对着娄晓娥眨眨眼睛,仿佛是在说,‘相信我没错吧?你爹已经搞定了!’

        娄母这边反应也是迅速,看到娄父轻松的表情就知道家里的事情很可能是有了应对办法。

        她转过头来自然是满脸和煦,“传宗那么壮实,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我现在就去端上来。”

        说着就拉着娄晓娥一起朝着厨房走。

        易传宗看着娄晓娥那副小呆瓜的模样忍不住想笑。

        娄父那边招呼着:“走,咱么先去那边喝点水。”

        易传宗连忙应道:“哎,好,我来。”

        饭桌上面娄父和颜悦色,娄母更是热情招待,易传宗也是恭敬有加,完全没有进门之前剑拔弩张的氛围。

        吃饱喝足,易传宗要走,娄晓娥被娄父安排着出门送人。

        别墅的大门口。

        昏黄的路灯下面,两个人静静地拥抱在一起。

        “你是怎么说服父亲的?”娄晓娥偎依着宽阔的胸膛口中呢喃着。

        她见到今天这般冲突,本以为她们的缘分已经到了尽头,毕竟她不可能连父母都不要了。

        没想到易传宗和娄父从书房里面走出来之后,两人就变得有说有笑的。

        易传宗的态度也恭敬了很多,娄父的脸上更是露出了罕见的微笑,整个人似乎年轻了很多。

        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娄晓娥就感觉像是在做梦一般,转眼间世界就变得美好了起来。

        易传宗微笑了一下,伸手轻轻抚摸着怀里的小脑袋,“我说过事情交给我,这次你该放心了吧,老老实实等着出嫁吧!”

        娄晓娥缓缓地点点头,嘴角洋溢着笑容,但她还是有些好奇,“你们到底在聊什么?”

        易传宗回忆了两人交流的内容,谈形势、谈处境、谈人生、谈未来……

        他含糊地说道:“就是花钱和赚钱。”

        “赚钱?”

        娄晓娥狐疑地抬起头,花钱还比较简单,现在哪里还能赚钱?

        易传宗轻笑了一下,“乡亲们都那么穷苦了,哪能忍心赚大家的钱,我们在商量着赚外人的钱!岳父大人详细操作,我来当顾问说看法和点子,大致就是这个样。”

        外人!

        娄晓娥眼睛顿时瞪得滚圆,她一下就抓住了关键词。

        家人的一些想法不是没有跟她谈过,她下嫁的时候就被安抚了好久,从那开始她就不是以前无忧无虑的小公主了,这会儿她一下就听明白了。

        她昂着头一双大眼睛不断颤动,坚定地说道:“我们结婚!现在就结婚!”

        在这里怎么挣外人的钱?

        看易传宗和父亲的态度显然是谈妥了,他们家要离开了?

        经历过这次事情,她更加明白了易传宗在她心中的地位,她不想错过这个男人,她会后悔的。

        易传宗神色一怔,随即安抚道:“不用那么着急,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前期有不少的准备工作,这个时间怎么也得有半年、一年的……”

        “不要!我不想等了!我要马上嫁给你!”

        娄晓娥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她不想两人之间再出现什么意外,只有现在就嫁给易传宗她才能安心。

        “这……”易传宗有些踌躇。

        娄晓娥眼神一下就变得凶巴巴地,“难道你不想娶我?”

        易传宗开口解释道:“不是,我当然想娶你,问题是我现在还没有房子……”

        娄晓娥直接说道:“我们可以租!”

        易传宗略微思考了一下,认真点点头,“行,那我先在工厂里面开介绍信。你也和伯父伯母商量一下。”

        “好!你明天就去开介绍信!我现在就跟我爸妈说!”

        娄晓娥踮这脚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紧接着就风风火火地朝着别墅里面跑。

        跑到半路她转头看了一眼,结果易传宗还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她有些恼怒地喊了一句,“你还愣着干嘛?家里不用讲一下?快点回去啊!”

        易传宗苦笑了一下,只能是点点头去找自行车。

        走过墙角之后他抬起头来,现在的天空月明星稀。

        本来他就等到七点钟多才从王府井离开的,在娄家待了三个小时已经十点钟了,等他回家得接近十点半,这个点大爷大妈已经睡觉了。

        这事急不来,只能是明天再说!

        娄晓娥那边急冲冲地跑进门,口中嚷着要和易传宗结婚,娄父直接就答应了,说是两人约好了明天看日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娄母还是有些云里雾里的,之前在客厅里面的时候她都是附和着,如今两口子来到书房终于是问了出来。

        娄父轻轻一笑,随后止不住的摇头。

        娄母不乐意地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你们两个到底谈的什么?”

        娄父这才出声感叹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啊!现在的年轻人了不得,不是咱么年轻时候那会儿了!”

        “哦?这么高的评价。你说说!”娄母更感兴趣了。

        娄父点点头随后简略讲述两人交谈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