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爱我

第七十九章 爱我

        乘着夜路骑行十多里地,易传宗再次回到了四合院,中院的东厢房果然已经关灯了。

        将自行车放在门口,易传宗并没有进入自己的房间,而是西墙的位置一跃而出再次来到了大街上面。

        顺着胡同往西走一百米,再往南走三十米,来到一处独院的墙边,    易传宗定定地站了两秒钟,在确定周围没有什么声音之后,他再次熟练的翻墙而过。

        这是一处不到两百平米的小院子,只有北屋和东屋,它的编号是幺幺九。

        此时两个房间都没有了亮光,只有东屋的屋檐上面悬挂着一轮半月。

        “当当当。”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    北屋里面也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谁呀?”

        “花姐姐,是我。”

        “吱。”

        房门打开,花姐姐笑了一下说道:“我以为你今天不会过来了。”

        易传宗讪笑了一下,直接走进屋里,然后转身抱着人上床。

        漆黑的房间里面没有声音,两人躺在被窝里面,花姐姐轻声问道:“有心事?”

        易传宗一时间沉默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跟花姐姐说,说自己要结婚了?

        突然间,他感觉胸口稍微沉重了一些,一颗小脑袋枕在了他的胸膛上面,他伸过手去抚摸着。

        花姐姐柔声说道:“今天大妈过来找我了。”

        易传宗的眉梢一阵跳动,这是跟着他一块喊大妈……

        “大妈过来说什么了?”

        “大妈说要是娄家不嫌弃你的过去,那么你们可能就要结婚了。”

        花姐姐的声音很平静。

        易传宗读不出她的想法,也不知道她要说什么,大妈过来应该是在警告吧?

        “我们结婚了对吗?”花姐姐的声音不是很自信。

        易传宗的声音干涩地说道:“对!”

        “那我是你的妻子对吗?”

        “对!”

        “你叫我什么?”

        “媳妇儿。”

        “爱我!”

        ……

        竖日。

        一大早易传宗就跟一大爷和一大妈说了要结婚的事,老两口也有心里准备,直接就同意了。

        他们最怕就是易传宗两边都吊着,那早晚要出事,    恨不得他早点结婚。

        上午,易传宗在工厂里面开好了介绍信。

        现在这开介绍信还是很简单的,就是找单位的领导写一写基本的情况,送上一盒喜烟这事就成了。

        下班之后他也没等大爷,因为早上他和大爷大妈说了这事之后,大爷就请假了,今天根本没有上班。

        这两年生活虽然难一点,但是也开始讲究了,说是要给他们凑够七十二条腿。

        说白了就是衣柜、床、桌子、椅子之类的,反正落在地上的得有七十二条腿子。

        因为两人比较着急结婚,大爷就着急去办这事儿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来得及,不过应该是能来得及,毕竟一大爷有一招叫做钞能力。

        大妈也没闲着,说是白天给他们两个租个房子。

        聋老太太那边的房子太小,两人住在里面什么家具都放不开,生活也不方便。

        大妈嫌弃没有个家样,日子不够体面。

        易传宗已经是四级钳工,正式工转正一般都是一、二级钳工,    就算是正式工分房子,    肯定是也能先轮到他。

        早晚都能有房子,    左右不过是几个月的房租,    大妈对他的事情很上心,就不在乎那十来块钱的小事了,她的意思是好好操办一下。

        易传宗先是去了一趟娄家,这边也是一阵热闹,一些不认识的婆子、娘们正在做着被褥。

        娄父的意思和一大妈正好相反,这边想着尽量低调一些,锤锣打岔子,唢呐花轿的就不用了。

        现在易传宗有了自行车,等结婚的那天骑着自行车过来,大早上把媳妇儿接过去就行了,那边的嫁妆会用小汽车拉过去。

        现在还是六二年,结婚不需要太多的东西,三年的苦日子能有饭吃就不错了,一个家庭的平均工资二三十块,绑着脖子不吃饭,大半年能有一辆自行车,还不一定有票。

        等明年这老天爷给脸,物资不再那么匮乏,经过十年的积累人们都有了一些积蓄,到了七十年代才兴什么三转一响,现在兴那个是作死。

        易传宗和娄晓娥的婚期定在十月三十号,正好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

        那一天是农历壬寅年的十月初三,宜领证、结婚、嫁娶……反正就是这一天贼好。并且之前的一天,也就是农历十月初二,宜搬家、安床、安门、祭祀。

        这头一天能搬家,后一天就结婚,日子方面非常适合结婚。

        两家人都商量好了日期,易传宗突然之间发现自己没有什么事情做了。

        这时候结婚之类的本来就很简单,家里还有两个管事的大爷大妈,没有安排给他的具体任务,他真不知道该干什么。

        从娄家出来,易传宗并没有沿着西四北大街朝北,而是从西长安街一路朝东走,最后在东单菜市场停了下来。

        此时下班没多久,集市里面人头攒动。

        现在的天气略微凉爽,人们都是穿着大褂出门溜达,周边不时传来叫卖的声音。

        易传宗没有在菜市场停留,而是一路朝着里面走,最前面是一处花鸟市场。

        一大妈逛街的时候喜欢挑选,挑挑拣拣地就走到了街头,他有幸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就逛了个遍,最后还能逗逗鸟。

        走到最里面,这里的人已经少了很多。

        并且这里多是大爷,一个个都迈着四方步慢悠悠的走着,有的大爷手里拿着大碗茶缸子,有的则是抄着袖口。

        “呜~汪汪!”

        很是稚嫩的叫唤声传来,易传宗转眼看过去。

        那是一个木质的黄色筐子,里面装着几只小狗崽子。

        此时一个颜色发黄的小家伙趴在筐子边上探出头来。

        谷鍢

        这是一只中华田园犬的幼犬,一般都是叫做土狗,柴犬之类的。

        它圆圆的小脑袋还没有张开,眼睛也有点像是三角形,两边的眉毛朝着下面斜,看起来好像是愁眉苦脸的。

        两只耳朵也是耷拉着,幼犬嘛,看起来都有点小短腿,总体来说非常可爱。

        现在的狗没有那么多品种,四九城多的就是京巴犬,中华田园犬,沙皮犬。

        易传宗微微挑眉,口中嘀咕了一句,“是这一只叫的吗?怎么感觉有点笨笨的?”

        他几步走了过去,蹲下来伸手点了点狗头,然后扶了一下狗下巴,仔细打量着。

        这一只中华田园犬的毛色很顺,下嘴角是分界线,上半部分是橘黄色的,下半部分是白色的,在胸口还有一个白色胸毛的轮廓,品相很不错。

        小家伙非但没有咬他的意思,反倒是伸着舌头要舔他的手指。

        爬出来的这一只还算是比较精神的,剩下的五只就好像是吃胖了的肥兔子一样,趴在那里根本不活动。

        易传宗挨着戳了一遍,结果都只是抬起头稍微哼唧了一声,他抬头问了一句,“大叔,你这狗怎么卖?”

        “一只五毛!”一名圆脸汉子坐着小马扎笑嘻嘻地回了一句,说完两手抄着袖子一脸期待的模样。

        易传宗两眼顿时瞪得滚圆,五毛钱一只狗!

        真敢想!

        这六只就是三块,顶村子里面汉子干大半月的活!

        人都吃不起饭,城里也少有养狗的。

        “大叔,您拿我开涮呢?我要是在村子里面,这狗也就是白送!最多回送俩鸡蛋那是我仗义,这狗一毛钱我要了!”

        圆脸汉子不住地摇头,“一毛不行!一毛给不了!你要真想要就三毛!”

        易传宗皱着一下眉头,挨个在这些小狗身上捏了捏,之前探出头来的那只算是最为强壮的。

        这只小家伙萌萌地看着他,黑黝黝的眼睛很是清澈,一点也不害怕他,表现得非常地勇敢。

        “最多一毛五,再贵我回村的路费都够了。也就是稍微晚两天,要是顺路回去我都不用花钱。”

        现在人都吃不饱饭,这家里面的狗生了崽只能想办法卖掉,卖是不好卖,养得起的人很少。

        这毕竟不是鸟,可以挖虫子喂,这狗真要是喂起来,一年少不了百十斤的口粮。

        圆脸汉子脸色纠结了一阵,终究是勉强同意了,“行,一毛五就一毛五!”

        易传宗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留下一毛五,抱起小狗看了一眼,这只是公的,还得再买一只小母狗。

        ……

        幺幺九院。

        花姐姐正在院子里面简单搭建的厨房里面烧火做着饭,突然一道黑影从墙上翻了进来,她开心地一笑,“你来了。”

        易传宗背对着她,转头头来很是得意地一笑,“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花姐姐坐在小马扎上,两手托着小脸在易传宗身上身下打量着。

        “汪!”

        奶声奶气地狗叫声响起,易传宗脸色瞬间变得尴尬起来。

        花姐姐噗嗤一笑,“你给我买了一只小狗吗?”

        易传宗这才正过身子来,他的一条胳膊上面趴着两只脑袋圆圆的小狗崽子,一只是黄棕色的,颜色鲜艳有点像是橘黄,另一只是纯白色的。

        他伸手在两个狗头上面轻拍了一下,随后抬起头来,“买一只狗不吉利,我买了两只。我去把自行车放下再回来!”

        说完将两只小狗放在地上,易传宗转身直接上墙,很是警惕地左右看了看,再发现没有什么人之后,他一跃而出稳稳地落在自行车上面。

        这里挨着一大爷的四合院很近,他怕被熟人看见两只小狗,绕着道过来,但这自行车还是很显眼,他得先回去一趟。

        在易传宗走后,两只小狗似乎有些迷茫,迈着小短腿在原地转了两个圈,这才抬起头来打量着四周。

        花姐姐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如今两个小家伙的样子可爱极了。

        她站起身就朝着两只小狗走了过去。

        两只小田园犬也不怕生,昂着小脑袋用萌萌哒地眼睛看着她。

        花姐姐抚摸着两只小狗的脑袋,动作可比易传宗要温柔多了。

        不一会儿,随着黑色的身影在墙上一闪,易传宗再次回到了院子里面。

        “怎么样,这两只小家伙可爱吧?”

        在这个院子里面说话他都得轻声细语的,根本不敢放开嗓子,毕竟他的声音太有特色了。

        花姐姐抱着两只小狗,很是满意地微笑着,“它们确实很可爱,我很喜欢。”

        易传宗走到跟前,大手在两只狗身上揉搓了一下,“现在是挺可爱的,不过这玩意靠烧颜值长大,等长大了就没有现在这么好看了。”

        “不过它们本来就不是拿来观赏的,这两只的父母都比较大,平时什么都吃,也不容易生病,很好养活,也非常忠心,我晚上不在的时候可以保护你。”

        花姐姐很是温柔地抚摸这两只狗崽子,两个小家伙也是舒服得直哼唧。

        “我们给它们两个起名字吧?”

        易传宗脸色一尬,又到了他不擅长的环节,要是他自己养的话肯定是一只叫大黄,另一只叫小白。

        “黄棕色的是公的,是在东单菜市场买的。白色的母的,这只是在朝阳菜市场买的。要不然公的蛋黄,母的叫白阳?两个组合起来就是煎鸡蛋,叫着也顺口。”

        花姐姐盈盈一笑,“挺好的,这两个名字很亲切。”

        易传宗也开心地笑着,他感觉对花姐姐亏欠很多,有两个小家伙在这里也不会显得冷清。

        “我给你找一个工作怎么样?我在文化局有认识的人,在里面找个清闲点的工作也比在家里有意思的多。”

        花姐姐的眼神略微有些恍惚,随后展颜一笑,“好啊,你想让我去,我就去。”

        易传宗眉梢一挑,刚才花姐姐的神态似乎有点奇怪,不过他也没有多想。

        进了城里之后花姐姐变得更加安静了,似乎是对人流有些惧怕,可能是以前有心理阴影。

        他也怕这里的生活太过无聊,哪怕是比较喜欢安静,整天闷在家里对身体也不好。

        “既然这样那我就抓紧去问问。”

        “我都听你的。”

        易传宗伸手捏着两只小狗的后颈就提溜出来扔在地上,随后将花姐姐抱在怀里自己坐在板凳上面。

        他感受到怀里柔弱的娇躯,盯着那双钟灵毓秀的眼眸,他轻柔地说道:“我们不会一直这样的,我像你保证,最多三年,我们就能自然地生活在一起。”

        花姐姐靠在那宽阔的胸膛上面,很是温柔地说道:“只要你不离开我就够了。”随后低下头小声说道:“要是出现什么意外,我会回村子里面的。”

        易传宗怔怔地看着花姐姐有些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