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黑市来信

第八十九章 黑市来信

        自行车在南锣鼓巷的胡同里面飞驰,临到四合院的时候,一道黑色的人影突然从胡同口里面窜了出来。

        易传宗被吓了一跳,连忙捏住刹车,朝着前面定睛一看,那是一名长相高瘦的长脸青年,他那一身大褂宽裤都撑不起来。

        易传宗没有生气这人突然拦路,    反而眼前一亮,神色略微激动地问道:“怎么样?已经办了?”

        后门黑市的老三表情有些尴尬,小声说道:“还没办。”

        之前他正好来通知,看到易传宗就连忙出来阻拦,也就没有看清。

        如今回过神来,他的目光怔怔地看着易传宗后座的两头小野猪。

        易传宗眼神略微失望,    没好气地说道:“敢拦我的路,我还以为是什么好消息呢,没办了他你来找我干嘛?”

        老三回过神来眼神之中满是羡慕,转头鬼鬼祟祟地前后打量了一下,这会儿上班的人很多,他朝着旁边的胡同摆手示意过去说。

        易传宗微微昂头,随后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一直到了一处死胡同,他不耐烦地说道:“说吧,到底什么事?”

        老三赔笑道:“您安排的事有影啦!”

        易传宗眼皮一抬,“继续。”

        老三也不敢卖关子,连忙说道:“昨个儿那边给我们传信,说是看到许大茂和童寡妇路上照过面,当时两人打情骂俏的聊了好久。”

        “只不过到了晚上的时候许大茂并没有过去,应该是那童寡妇事儿来了,不过他们有情儿,应该是商量好了时间,最多几天的功夫指定能抓到他们俩!老大的意思是问问您,到时候要不要通知您一声?”

        易传宗微微沉吟,    “要是九点到十二点你就通知我,早了晚了的就算了。”

        “得嘞!”老三连忙谄媚地应声,    他现在是真怕了,枪眼顶在脑门上,那天他差点就关不住闸。

        “行了!你回去吧,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易传宗丢下一句话就骑上了自行车。

        “您慢走!”

        老三那边谄媚地伸着胳膊。

        易传宗嗤笑一声,看来这次是真给这群人吓住了,本来就是夜道上面的人,好好的交易不想做,总想整些乱七八糟的,不收拾一下不长记性。

        到了四合院,易传宗准备推车进去,邻居丁大妈就看了个仔细。

        “呦!传宗,你这是又去打了两头野猪?”

        易传宗开始哭惨,“没办法,分家过日子了,穷啊!请了两天假上山试试,大晚上翻山越岭的找了两天,终于是没白忙乎。”

        丁大妈横了他一眼,    “你就拿你大妈开涮吧!你大爷能不管你?”

        易传宗一脸不乐意,“瞧您说的,    管我能管几年,咱大老爷们靠着大爷过日子像什么话,不跟您聊了。我先把它俩放下,一晚上没睡,又饿又困!”

        看着那消失在院子里的身影,丁大妈嘴里嘟囔着,“看这样也不像害困的,两头野猪!搁我身上,别说是两晚上,就是四晚上不睡觉也行啊!”

        易传宗将东西放在大妈家里就又推着自行车出来了。

        自从他不在家里吃早上饭,一大妈也就不用准备那么多了。

        来到熟悉的墙角,随便逛了一圈之后易传宗直接翻了进去。

        “汪汪!”

        “汪汪!”

        蛋黄和白阳摇着尾巴往他这边跑,这种幼犬长的比较快,半个月的功夫稍微长大了一点,小短腿更加粗壮了,小肚子也是圆滚滚的,应该是刚吃饱了饭。

        易传宗蹲下身子摸了摸狗头,随后就朝着屋子里面走,正好花姐姐听到声音也走了出来。

        “回来啦。”

        “嗯,家里有饭没?”

        花姐姐温柔一笑,“刚刚蒸了一锅馒头。”

        易传宗眉梢一挑,他就知道花姐姐肯定会给他准备吃的,将眼前的人儿抱在怀里,他这心里面是真舒服。

        娄晓娥也挺关心他的,只不过他之前说回来的时间不确定,不用等着他。

        毕竟一共两天的假期,打猎这种事情他也不敢肯定,他会尽量寻找一下。

        虽然有时候感觉挺对不起晓娥的,但是两份关心的感觉是真爽啊。

        花姐姐关心地说着,“一晚上没睡你也累了,先吃饭吧,等会儿我帮你按摩一下。”

        “好!好,确实有些饿了。”

        吃了一顿香喷喷的早餐,易传宗在床上享受着按摩进入梦乡。

        睡醒之后,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一张带着微笑的面孔,那双凤眸出神地看着他。

        “在家会不会感觉无聊?”

        “还好,和村子里面差不多。”

        易传宗缓缓点点头,突然间他心念一动,打开系统面板。

        姓名:易传宗

        年龄:二十

        文化水平:大专(遗忘超过60%)

        附加能力:初级累赘22/∞(荣誉性技能,无特殊功效,隐藏)

        应用技能项:中级钳工38/50,初级医术95/100,初级攀岩7/20,初级侦查8/30,初级隐匿5/30,初级狩猎18/60

        身体属性项:夜视2/10,身体机能5/10,身体掌控5/10。

        系统物品:指定技能卡10×1(金色),《神魔炼体……》,指定技能卡5×2

        自从将花姐姐接回来之后,他已经不需要找什么秦淮茹了,结婚之后更是没得空。

        和两个媳妇儿平时相处一下,根本不用特意地刷技能,医术技能就蹭蹭得长,如今还差那么一下就能升级了!

        “媳妇儿,你躺好,我帮你按摩。”

        花姐姐眼含笑意地看着他,“好,需要我将外衣脱掉吗?”

        易传宗神色一怔,他真的是想正经的按摩。

        他医术的提升让师父有些看不懂,但是根据平时的考教还是能够准确的判断他的医术水平。

        在他医术技能达到初级百分之八十的时候,黄景益发现他的基本功快要圆满的时候,于是就交给他一种推拿手法。

        可以摒除身体肌肉的疲乏,调理筋骨血脉的状态,促进血液循环加快营养吸收……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易传宗知道这是让他给花姐姐做,在熟悉人体筋脉和穴位的同时,还能帮助花姐姐治疗在村子里面积累的暗伤,调理身体状态。

        易传宗沉吟一秒钟,转目一看花姐姐传情的眼睛,他的声音有点干涩,“要不就脱了?”

        花姐姐对着他眨眨眼睛,随后缓缓抬手到领口的位置。

        易传宗的心狠狠跳动了两下,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躺好,这种事情交给我就行了!”

        ……

        谷盍

        “叮,系统随机选择,龙凤呈祥!神魔无量!阴阳无极!您的身体机理+1。”

        ‘滚!’

        ……

        这一天,他终究是没能让医术升级。

        他这边倒是有心正经的按摩,却忽略了花姐姐的感受。

        显然旷了十多天之后,花姐姐也在对他进行诉求,凭借着对他的了解迎合的很完美,过程很是享受。

        这也让易传宗没什么遗憾的了,没能升级就没升级吧,他也不急这一天。

        是夜。

        易传宗和娄晓娥从四合院里面回到新房。

        今天他们回来的有些晚,因为要等着傻柱将两头小野猪处理完,晚上又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

        走在后面的易传宗顺手就关上了大门。

        娄晓娥见他这副猴急的模样瞬间秒懂了,自己的男人活力很旺盛,让她有些吃不消。

        “你进山这两天那么累,就不能消停消停?我昨天无聊和妈学了一下按摩,一会儿我帮你按按。”

        易传宗关门之后转身搂着小蛮腰往屋子里面走,“想什么呢,我师父教我推拿,我是准备给你按按。”

        娄晓娥翻了一个白眼,“鬼才信你。”

        易传宗在她鼻子上面刮了一下,“不骗你,我们先泡脚舒活一下血液,然后我再帮你按按。”

        娄晓娥犟了一下鼻子,“你没少骗我!”

        易传宗笑了一下,一天不见她凶巴巴的模样就感觉有点怪怪的,“这是打野猪的钱,你拿起来。”说着将那两百块钱递了过去。

        娄晓娥缓缓伸出手将两百块钱接了过来,她眼神复杂地抬起头来轻咬着嘴角,“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进山了,我这两天很害怕。”

        易传宗最见不得她这幅柔弱的模样,连忙搂到怀里保证道:“好,以后不去了,咱们家以后也不缺什么吃的,我也没必要为了一点肉让你自己在家。”

        “但是这次的事也是不好推脱,我送过去之后你知道那边是怎么回事吗?”

        娄晓娥好奇的问道:“怎么回事?”

        易传宗嗤笑一声,“这次不单单是宗烈那个对象的大表哥结婚,上面还有八十岁的大领导过寿!老人家一直叨念着,他那条长路上吃过一次野猪是最美味的食物,这下面的人儿孙能不惦记着?”

        “之前人家安排了人进山,愣是七八天没找到,到了我这里,两天就给他带回来了,这次宗烈那个小子非得好好谢谢我。”

        娄晓娥嗔笑道:“对,你厉害,三大爷都劝你别在轧钢厂上班了,干脆一直打猎去得了!”

        “啪!”

        易传宗嘴角一抽,拿三大爷的话怼他,家法伺候,对着浑圆的小屁股就是轻轻一巴掌。

        “三大爷这人整天想着占我便宜,我要是每过几天都能打一头野猪,他那边还不得整天喝排骨汤?”

        娄晓娥偷笑了一下,“也是,他这人就那样,喜欢占点小便宜。”

        易传宗瞥了她一眼,知道还用三大爷刺挠他。

        “其实我也不是光为了这点钱,我和宗烈有这种交情还是得多维持,人情,人情,你来我往的才有情,什么关系不走动没点交流也就淡了,生活之间就交集才有情分,这是人性。”

        “趁着他这身份咱们还能多认识点领导,但凡有几分情谊,吃点亏也不要紧。到时候爸妈离开的时候万一要是有个意外,咱们也能有地方使劲,不求什么东西都带走,人没事就行!”

        “爸那边现在是雄心壮志、意气风发,就算没多少财富也能东山再起,除非是能造钱,要不然钱生钱是最快的,到时候在那海口上面转一圈等风小了再回来,那是钱也有了,名也有了。”

        娄晓娥紧紧地抱着他,将头深深地埋到他的怀里,“我爱你。”

        易传宗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我也爱你。”

        橙黄的灯光下,略微黯淡的房间中央,两人静静地拥抱着,感受着彼此的心跳。

        易传宗的目光恍惚地落在有些发黑的四方桌上面,这是一件纯手工打造的矮桌,整体用传统的榫卯连接,表面就是用烟熏之后进行抛光和打蜡,看起来有一种别样的精美。

        这时候的家具多是这样,简单、充实、用心、朴素。

        ‘生活,真的很有意思呢。’

        良久之后。

        易传宗略微回神,轻轻将怀中的人儿拉出来,只不过刚刚离开他的胸膛,他就感觉自己的媳妇儿有点软绵绵的,就好像浑身没有了骨头一般。

        他连忙再次抱在怀里,低头看着那反射着灯光的脸庞,那双大眼睛轻轻闭合,修长的眼睫毛好似黑色月牙。

        靠近一点,还能感受到那悠长舒缓的鼻息,娄晓娥已经睡着了。

        易传宗不由微笑了一下,动作轻缓地将她抱在床上,温柔地脱下鞋子,用蘸了热水的毛巾擦拭了一下小脚丫,随后轻柔地将她的衣服脱下来,最后裹在被窝里面。

        关灯,同时轻轻的关上房门,易传宗来到院墙跟前。

        他翻身一跃跳到墙上,靠着大门的屋脊,一条腿踩在墙上,另一条腿则是垂在墙外。

        仰头看着天上略微饱满的明月,易传宗从随身空间里面取出一只香烟,用火柴点燃之后轻轻吸上一口,甩了两下手将火柴熄灭。

        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天空,口中吐出一阵烟雾,月亮被修饰的更加朦胧了。

        此时他的内心无比平静。

        刚来的时候他形影单只,如今有大爷,有师父,有兄弟,有学徒,还有俩媳妇儿。

        安安稳稳的生活挺好的,只不过今天晚上怕是安静不了。

        下午的时候后门黑市的老三又给他传信了,说是下班之后童寡妇和许大茂又‘碰巧’遇到了,今天晚上说不定就有一场好戏看。

        媳妇儿睡得那么香甜,他可不能让人砸他家的大门。

        正好他今天睡了一觉,这会儿也睡不着。

        一直到第二支烟吸完,等待了大半个小时的时间,易传宗就看到远处有一道影影绰绰的人从远处跑过来。

        今天的月光还算明亮,到了近前他已经能够清晰地看来人,正是后门黑市的老三。

        高瘦的身形撒丫子狂奔,这时候人的腿脚不值钱,从将近一里地的院子跑过来大气都没怎么喘。

        易传宗看着老三来到他家门口就要敲门的动作连忙出声,“别敲了,就等着你呢!”

        冷不丁出现的声音将老三吓了一跳,抬起头才发现坐在墙边上的人影,他的额头上面顿时出现了一层冷汗,之前他竟是没有看到,这人果然恐怖。

        他连忙谄媚地说道:“宗爷,您安排的事儿妥了!就等您过去看戏呢!”

        易传宗一个翻身轻轻落在地上,整个过程无声无息。

        这般动作看得老三眼皮子直跳,真要是得罪了这人,怕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别愣着了,早点完事早点回来,前面带路。”

        老三瞬间回过神来连声应道:“得嘞!您这边请。那小子进去有点时间了,咱们怕是要快点才行。”

        “放开了跑!你还怕我跟我上你?”

        “不敢!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