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童寡妇抛媚眼

第九十六章 童寡妇抛媚眼

        易传宗目送两人离开,突然之间感觉腰间被撞了一下,很是熟悉的感觉,不用看他都知道娄晓娥又给了他一个肘击。

        他侧过头来,眼睛还在看着刘光奇两人,“怎么了?”

        娄晓娥见他瞥着眼的模样心中很是气愤,好敷衍!

        她再次抬起手臂肘击了一下,    不动作大点根本喊不动这人,反正她又打不疼。

        “你还看!”

        易传宗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细声说道:“咱们过来凑热闹,不看人家结婚看什么?”

        娄晓娥的眼神逐渐变得危险起来,看人家结婚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老盯着人家新娘看就有问题了,她在考虑要不要回娘家。

        易传宗感觉到气氛变得有点凝重,连忙低下头看过去,    娄晓娥一副凶巴巴的模样。

        吃醋了?

        他微微俯身贴脸耳语,“干嘛这表情,她又没你好看,我就是感觉她笑得有点奇怪。”

        娄晓娥心念一动转头打量着,此时两人正在夫妻对拜,她只能看个侧脸,看不出什么不对的地方。

        她感觉易传宗又是在糊弄。

        “哪里奇怪了?”

        易传宗皱着眉头,“具体的说不上来,但她笑起来好像有点假。”

        “是吗?”

        “你不说我都没发现,仔细看看好像还真的有点假?”

        娄晓娥也感觉新媳妇儿笑得不是很自然。

        不过这事人家的家事,跟她没有关系,眼见结婚礼快完事了,她头也没回地问道:“咱们上午去哪里玩?”

        拜堂成亲完事,他们这些人就没什么事儿了,趁着今天请假,好好逛逛娱乐一下。

        久久没有得到回复。

        娄晓娥心中诧异,她疑惑地昂着小脑袋,只见易传宗目光凝视着斜对面,    她循着视线看过去。

        那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娇弱的女人,穿着倒是和普通的妇女差不多,一身黑色带着绿色小花朵的斜领土装,下面是普遍的藏青色宽裤。

        但是样貌就比较出色了,她有着一张略长的瓜子脸,头上留着精致的麻花辫。整个人的皮肤算不上白皙却也红润健康,在她的嘴角上面还有一颗小黑痣,模样有些勾人。

        娄晓娥见到是她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不为别的,这女人是许大茂的媳妇儿!易传宗那认真的模样,让她心里想得有些多了。

        许大茂娶一个寡妇当然不可能大张旗鼓的,他认为非常丢人。

        在这个月十二号的时候,他从派出所里面出来,带着童寡妇偷偷地领了证直接把人领进家门,在院子里面连糖都没发一块。

        易传宗也知道这女人来到了四合院,只不过时间方面有些不对,他除了那天半夜见了一次,后面并没有见过。

        那天大晚上的,隔得又远,当时看得不是很真切,最多看起来身姿有些楚楚动人,    如今一看果然是有几分姿色,难怪被那么多人盯上。

        主要是现在的意识形态有些收敛,大家的审美是个很纠结的事情。

        最受推崇的女人长什么样?面孔宽阔而有力、脸颊有阳光照射留下的红印,绝无脂粉烫发气息,身材敦实强壮,这是大家公认的好女人,彰显劳动美。

        娄晓娥再胖三圈,再土气一些,就差不多是标准形态,她本来就是故意这么打扮的,越像农家女自然是越好。

        甚至还有,娄晓娥以前就是这种发型,样子和后世的沙宣有点类似,只不过发梢是平的,而沙宣发梢带着精巧的弧度。

        易传宗看着略微有些不习惯,已经指导着理发师帮娄晓娥修正了,效果很是不错,不说和换了个媳妇儿一样,也是时尚了很多,别人也说不出什么不好来。

        只不过公众承认是一方面,漂不漂亮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往前推五十年也有扬州瘦马的说法,受人追捧自然是诱人漂亮,大家的审美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可惜漂亮在力量面前不值一提,都六二年了,这种女人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吃饭都吃不饱,不能干活要之何用?

        一共就那么几个工厂,剩下的都是农民,有文化的人更少,八大员售货员、放映员之类的也只占少数,适合农民的就是最好的。

        不过,男人嘛……偷偷的喜欢很正常,李主任玩得刘岚和尤凤霞都是消瘦窈窕的,只不过刘岚上限有点低,打扮一番也漂亮不到哪里去,自然就不被喜欢了。

        微胖类型的最好了,现在hk的影星长城三公主就是这个类型,其中两位长相都和秦淮茹很是相似。

        花姐姐脸型也和这个差不多,脸颊稍微平缓一些。

        三大爷说娄晓娥和秦淮茹是大院里面的两朵花,四邻八舍的都出名,那是一点都没错,一个精致版的标准女人符合形式符合审美,一个类似潮流前线明星的样貌。

        而眼前这个女人,许大茂这个媳妇儿则是有点像网红脸,好看却不像整容、美颜那般标准,但是能拥有一些吸引男人的特质,这神态和容貌肯定是够风骚。

        尤其是当发现易传宗在看她的时候,童寡妇很是娇俏地挺胸翘首,不断地用眼神放电。

        易传宗眉梢一挑,他好像接收到了莫名的信号,下一秒他的腰就受到了连环打击,娄晓娥双手不断掐着他的腰,就好像小仓鼠站着吃东西一样。

        掐得次数多了,总有那么一两下是疼的,尽管转瞬即逝,但是易传宗不敢马虎,连忙将媳妇拉倒怀里,低下头关心地问道:“又怎么了?”

        “你还看!”

        娄晓娥眼神很是愤怒地看着他,她有些伤心了。

        易传宗贴着耳朵说着悄悄话,“你想什么呢,这个女人很脏,我只是在想上次知晓的一个秘密。”

        娄晓娥听到他这种评价放心了很多,眼神也变得柔和了,她有些好奇地问道:“什么秘密?”

        “你看她那模样风骚吧,她可不只是许大茂一个相好的!”易传宗贴耳轻语。

        “什么?”

        娄晓娥惊讶地低呼一声,看向童寡妇的眼神发生了些许变化,紧接着就感觉屁股被拍了一下。

        “你小声点!”

        “我知道了,你继续说。”

        易传宗略微犹豫,刚才手感挺好的,又拍了一下,他才悄悄地说道:“那天你不在,咱家门口过来一个醉汉大喊大叫,是童寡妇之前院子里面的老苗。”

        “我问他喊什么,他喝醉了酒那是什么都说,童寡妇外面傍着李浩,就是临工院里面记工的管事。为了让老苗隐瞒这件事,童寡妇还伺候老苗,后面给钱也中。许大茂他排老几?除了这仨人,我感觉指定还有!”

        娄晓娥皱着眉头,好乱啊,她感觉自己的思想都被污染了。

        “那个老苗我不认识,不过那个李亮……”随即她有些担心地说着,“秦淮茹在那里做工……我要不要让她小心点?”

        易传宗瞳孔微微睁大,这么巧的吗?难道上环的真凶找到了?

        “咱们还是别管人家的事了,这种事情都是看自己怎么想,也得看生活的圈子,童寡妇生活滋润着呢,你有见她不开心?这种事你怎么跟秦淮茹说?要是让她那个婆婆知道了,咱家没个清净。”

        娄晓娥点点头,秦淮茹的婆婆可了不得。

        易传宗来得晚还没怎么见着,贾东旭还在的时候贾张氏更是趾高气扬,那可是四合院的一霸。

        她年龄比一大爷都大,又是一个寡妇,更年期来得早不说,撒泼也是厉害着呢。

        “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看人家漂亮?”

        知道童寡妇的事情之后,娄晓娥更加不放心了,自己男人本来就活力充沛,没人勾引的时候还好,如今来了这么一个货色,她感觉易传宗很大的可能会把不住。

        易传宗皱着眉就实施家法了,一巴掌就拍屁股蛋上。

        “瞎说什么呢!脏了我,也不能脏了你!”

        娄晓娥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你就会哄我,算你识相!”

        谷繆

        易传宗瞥了她一眼,“走,去陶然亭公园。”

        “好。”

        ……

        正午时分,本应艳阳高照,天空之中却是阴云遍布,好似要下雪一般。

        后院里面摆满了八仙桌,美食的香味在院子里面飘荡,今天的主厨毫无疑问还是傻柱,他的手艺是值得肯定的。

        临近腊月,天气有些寒冷,邻居们抄着袖子坐在八仙桌前耐心等待着。

        一张八仙桌上坐着八个人,甚至超过八个,显得略微拥挤一些,大家也是开开心心的毫不在意。

        闻着浓浓的肉香,每个人脸上都是期待的笑容。

        最北边的一桌,三位大爷齐聚在这张桌子上面,因为桌椅和花费有限,这桌同样是八个人,一个大爷带着一个大妈,刘光奇这对新人坐在最南边。

        易传宗因为已经结婚了,自身又是四级钳工,被安排在了三位大爷的后面,算是院子里面地位比较高的。

        不过这一桌都是长辈,他也和刘光奇一样,只能坐在南边。

        “菜来喽!”

        一声吆喝,刘光天和刘光福开始上菜。

        这大哥结婚,兄弟俩自然是帮忙打杂,一切全都凭二大爷做主,他们还不敢造反。

        随着一大碗猪肉炖白菜端上桌,勾人的香味更加浓郁了。

        这猪肉也不是野猪肉,二大爷为了和一大爷比较,怎么可能上门换野猪肉,凭他二大爷的人脉在居委会和街道换了不少的票,大早上去肉铺抢了一些肉。

        “咳咳!”

        二大爷站起身来清了两下嗓子,那意思就是大家先别动筷子!

        要是他反应慢了,大人会给他面子,那些小孩子也指定是等不了。

        他头一次坐在主位上面,一大爷和三大爷坐在他的左右两侧,他当然不会错过这种有面子的事情。

        “今天是光奇结婚的大好日子,感谢大家能够百忙之中前来捧场,在这里我先简单说两句……好了,大家开始用餐吧!”

        易传宗抬头看着二大爷,两人正对着面,看起来他是在认真听讲,其实两手在下面捏着虎爪。

        听到二大爷终于讲完了,他连忙拍着虎爪的手背,“快,开吃了!”

        娄晓娥也是连忙拿起筷子,两人在公园转了一上午,她早就有些饿了,只不过当她夹起一口白菜放在嘴里,她的脸色略微有些变化。

        “怎么了?”

        “有点凉……”

        易传宗刚喝了一口酒,还没来得及吃菜,他也夹了一口,眉梢挑动了一下,确实是有点凉了。

        “你先吃后面上的两个。”

        “嗯。”

        对面的郑大爷笑着调侃道:“传宗,你还挺疼媳妇儿。”

        易传宗可不是脸皮薄的人,他很是自豪地回道:“那是!”

        “今个儿早上没见您,一会儿还要去上班?”

        这位郑大爷同在轧钢厂工作,技术不说多好,但是也是五级工,一个月工资六十一块七,是除了一大爷和二大爷工资最高的人,家住在后院最南边的倒座房,家里俩小子在上高中,还有一个小女儿上小学。

        “对,这阵子车间里面的生产任务比较紧张,车间主任说是坚持过这几天。”

        见两人聊起来没完,牛大爷不乐意了,“别聊些有得没得!咱们再走一个!”

        牛大爷三级钳工,工资在院子里面能排得上第五,西边的唐家只是食品厂的普工,干点力气活。

        易传宗转眼瞥了一眼,牛大爷和牛大妈两人的宽度超过桌子的边长,俩人坐在那里就显得亲密无间。

        牛大妈抬手一巴掌扇在牛大爷的背上,“喝喝喝!你就知道喝!人家传宗四级钳工都不乐酒,你一个三级钳工还喝酒!”

        娄晓娥连忙打着圆场,“牛大妈,其实传宗他有时也喝点。”感受到牛大妈危险的眼神,她连忙改口,“但那是以前!喝酒有什么好的?我都像让他戒了!”

        牛大爷才不怕被打,管她怎么说,口中招呼着,“来,咱们走着,别管这些婆娘。”

        易传宗讪笑地端起酒杯,手底下轻轻捏了一下媳妇儿的腿,一个娇小的母老虎,惹人家牛大妈干嘛。

        娄晓娥默默地低着头吃菜,她感觉立场这个东西,还是要看实力的。

        被牛大妈引出话茬子,郑大爷也想起了工厂里面的传闻。

        “传宗,我听说你的技术又有进步?”

        易传宗微笑了一下,“就是努力学习,可能工作勤快点。”

        郑大爷摇头轻笑着,一个月就能成为四级钳工,这又是一个多月过去,指定进步了不少,这话显然是谦虚。

        天赋可不是勤奋能弥补的,牛大爷那么老实憨厚的一个人,四十岁也还是个三级钳工,易传宗二十岁就是四级钳工,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生。

        宴席还在继续,吃了一会儿郑大爷就去上班了,但是他的离开丝毫没有影响到酒桌上面的氛围。

        院子里面也满是欢声笑语。

        牛大爷不断地拉着易传宗喝酒,他早就跟二大爷说好了,随得份子钱多点,今个儿准备喝个舒服,为此在家还挨了一顿打。

        临近尾声,刘光奇和二大爷眼神示意了一下,随即转身来到郑大爷刚才的位置。

        生在二大爷家里,整天听着二大爷抱怨,他不说是个官迷,但是也知道当官好,当官确实有威风的时候,他也喜欢这种感觉。

        前些日子办事员的等级升了一级,他这心里就惦记着再升一级。

        但是这没人脉,没业绩,单凭自己熬,那什么日子是个头?

        他在单位里面也是混了一段时间了,很懂得这个道理。他认定易传宗和邢主任的关系不简单,想来这边走走路子。

        “嚯!咱们新郎官过来了!”

        “来!先走一个!”

        牛大爷今天吃饭就没别得事情,钱都给了,哪能不喝个痛快?

        刘光奇对着易传宗笑了笑,今天他是过来谈事情的,这必须要敞亮!

        “好,我先干为敬!”

        话不多说,一杯酒直接下肚。

        易传宗看得眼皮子直跳,哥们,你喝酒之前搞清楚局势啊!

        这么痛快,一会儿怕是不好下台……

        这一桌子是普通人吗?

        他自己就不说了,两斤酒反正是没啥事,懒洋洋地小醉很舒服,多了他没喝过。

        牛大爷……看他憋得那个样,这次显然是想喝个痛快,牛大妈刚吃饱了离开,他已经进入状态了,小酒盅是一杯又一杯,估计喝个两斤也没啥大事,可能睡得更香也抗打。

        至于旁边食品厂的唐大爷,那是躲酒的老手。

        聊天可以,但要说喝酒,他是点到即止,杯子端起来用嘴抿一抿就放下,杯子里面的酒是一点没少,也就是闻闻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