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六章 半个月了,我旱了

第一百零六章 半个月了,我旱了

        “都给我排好队!”

        “别来回看!就是你!”

        “门口那个大高个!瞅啥呢?来这里的姑娘都是结过婚的!别瞅了!”

        “哈哈哈!”

        拥挤的供销社瞬时间哄堂大笑,笑声差点将屋顶都给掀翻了!

        易传宗伸手扶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看着比他还高一米多大嗓门的小娘皮,他的内心一阵无奈。

        还有十天就要过年了。

        百万口子人进供销社买点东西,这两天又都是放假,想买点东西真是不容易!

        他这么高的个子,放眼望去,    最先看到的就是站在桌子上面的那个小娘皮,身上黑色的青年装都能撑起来,都快比上花姐姐了。

        那小瓜子脸倒是挺精致,就是嘴唇厚了点,手里配备只有人民公社才有的扩音器,声音当真是超级加倍。

        效果也是立竿见影,这一开口本来嗡嗡声不断的人都得捂上耳朵。

        踮起脚尖,易传宗心中有些无奈。

        他这个身高比着旁白的大妈高着二十五厘米,    但是踮起脚尖也看不到前路,这些人里面有一半都是举着东西,其中不少都是大物件!

        还有人买一块大白绫布!

        他真是够了!

        大过年的,就不能喜庆一点?就你挡得最严实。

        现在崇文区的这个大供销社当真是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一窝蜂的挤到一块。

        这瞎几把指挥的小娘皮就知道看热闹,下面群众的生活体验感十足!

        “你还踮起脚来!踮起脚来,你也不如我高!给我老老实实的排好队!再敢左右乱挤,我就把你轰出去!”

        易传宗的脸色抽搐了一下,奶奶个熊的!

        当他是占便宜呢?

        人均年龄比他高十岁,他俩媳妇儿伺候的好好的,至于找这些阿姨?

        之前只不过是实在看不下去,他才帮着一部分人先出去,好家伙,没眼力劲,不分好赖人也就算了,    还拿着大喇叭凶他!这是打扰她玩游戏了?

        也对,一般这喇叭只有人民公社(机关单位)才有,这供销社(销售场所)应该是为了维持秩序临时借用的。

        看着相隔十多米桌子上面的小娘皮。

        易传宗对着周围的人闷声说了一句,“你们都把耳朵捂上!”

        几个大妈抬头仰望着,一时间有些不明所以,有两个机灵的大叔已经捂上了耳朵,不过也只是捂了一半,显然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好奇的。

        易传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面色严肃变得十分严肃,双眼紧盯着高台上面的小娘皮。

        那大姑娘也是丝毫不甘示弱,能在这里当销售员,矜持的人也能放开嗓子,这时候不兴扭捏,女孩子早晚得变成大妈。

        易传宗一口气吸了十多秒钟,终于是吸到底了,他还是第一次想尽全力地大声喊出来,虽不是山巅,但人巅也是可以的!

        “卖手表的在哪边?”

        一声大喊,刚强的声音在供销社内回荡了三圈,声音如雷霆乍响,    周围的杂音顿时一清。

        跟前的人自然是连忙捂上耳朵,    远处的人怔怔地回过头来,    这声音变了!

        高台上面的那个大姑娘微微有点发呆,不是很自信地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扩音器,随后神色呆呆地抬起左臂朝着斜后方指了一下。

        易传宗松了一口气,轻声回了一声,“谢了!”

        桌子上面的大姑娘乖巧地点点头,你声音大你说了算!

        易传宗点点头,回过神来,其实他是不怎么怕挤的,左右不过是作用力,他高达上千斤的力量,承受能力是最高的,挤也挤不到他。

        但凡是他想往里进,轻轻松松就能挤过去。

        “不好意思!”

        “浪一下!”

        “真是不好意思!”

        “借过啊!”

        易传宗轻轻松松地朝着前面走,尽量挑着男爷们挤一下,女同志不好惹!

        “哎,哎,哎!小伙子,你换个人推!我好不容易才前进了半米,你给我送回来了!”

        一个眯着眼的斜眉大叔很是不满地嘟囔着。

        易传宗眼皮子一跳,看了一眼旁边被挤扁的小少妇,他内心有些感叹,‘果然,只要有完美作案的场合,人这小心思就少不了。’

        不过占便宜,归占便宜,得了便宜还卖乖,这就有点讨厌了!

        “我帮你!”

        易传宗很是热心肠地补充了一句,随后揪着大叔的后领子就往前按了一把。

        那边的那位大妈挺壮实的,刚才他过来都稍微费了点力气,经得住折腾,这地儿挺适合这位大叔的。

        “哎!哎!不是!你……”

        “我什么我?快谢谢我!”

        两个大妈夹缝之中的猥琐大叔一脸苦涩,左右看了一眼既弱小又无助。

        后面的路段就很顺利了,易传宗来到手表柜这边,也只有几个是正脸对着柜子的,大多都是背对着在排其他地方队伍,便宜的百浪多、劳力士手表也得二百多块钱,不是常人能买得起的。

        “我说!你到底买不买?后面还有人排队呢!”

        售卖手表的依旧是一名小姑娘,这位的颜值就没有之前那个小姑娘高了,圆圆的大脸盘子,两腮胖嘟嘟的,不是可爱的那种,是下宽上窄,有点像南瓜头。

        “不好意思,再给我几分钟,我思考一下!”

        说话的中年男人说话很客气,他的脸型方正一点留着小平头,身上的中山装也很板正。

        他的男人味儿浓点,趴鼻子大嘴,眉毛很浓稍微有点短,脸上还带着一副黑色边框的眼镜,此时他的面容有些纠结,不知道该选择哪一款手表比较好。

        “你最好快一点!都墨迹了十多分钟了!”

        小姑娘的语气不是很好,双手抱胸身上的对襟衫直接给撑了起来,看起来有些凶悍。

        最近几年情况还好,春节还能正常过。

        过年期间,有些机关干部、工厂职工,以及商店、供销社、饭店的服务员,一部分人是不会放假的。

        就像是崇文区后门位置的花鸟市场上四街,这里过年前后都有庙会活动,正是赚钱的时候,员工们最多是轮休息。

        工厂里面有些机器不能停止,公安部门要维护秩序,士兵更是要坚守岗位,供销社作为日用品供应的主要商铺,也会有一部分人值班。

        易传宗想加快一下自己的速度,外面都要天黑了,他还想快点回家呢,每一秒都是和花姐姐的相处时间,能省一点是一点。

        他不由出言介绍道:“反正这里都是新的,坏的几率有一点,这谁也不知道。要简单撑下面子就买便宜的百浪多。日常看着舒服就买英纳格,这块手表带数字,好看时间,毕竟一开始你可能看不习惯,还有可能带反,那就比较掉面子。”

        “讲究一点,场合正式一点就选梅花表或者瑞士的罗马手表,男士的话最好还是梅花表,中正大方一些,看着也浑厚显得稳重有气势,女士的话就带瑞士的罗马手表,外国进口够高档,精美舒适也小巧一些。”

        本来纠结的中年脸色顿时恍然,很是礼貌地转头说了一句,“谢谢。”随后对着柜台的姑娘说道,“麻烦帮我拿一块瑞士的罗马手表。”

        柜台好面的姑娘眼神有些古怪地看了一眼易传宗,口中轻喝一声,“三百零五块!”这才慢悠悠地从柜台下面拿东西。

        这时候手表也有国产的,不紧俏的时候工业卷就能买到,手表票也分通用和固定型号。

        售货员慢,但是这顾客可不能慢了,中年男人连忙在中山装的衣兜里面拿钱,同样也是厚厚的一沓子钱,甚至比易传宗身上钱还厚!

        因为这些钱不全是十块的,里面很多都是旧的,要是十块的话最多是三十张,他手里拿的这些,前面点的十一张是十块的,后面还有五块、两块和一块的,其种一块的居多,总共也得近百张,看起来厚厚的一沓子。

        谷翡

        “这是票,这是钱,您轻点一下。”

        售货员认真地轻点完钱数,随后开好发票,将手表盒和发票给递了过去,“给。”

        中年男人再次感谢了一句,马上接过来,他仔细的打开盒子看着,没有直接离开的意思。

        这时候南瓜头的售票员伸手朝着旁白的一个男人趾高气扬地指了一下,说道:“该你了!你要哪个?”

        那个趴在柜台上面的男人笑着说道:“我再看看,先让后面的来吧!”

        南瓜头的售货员手臂一转说道:“来,轮到你了!”

        易传宗转头看了一眼身侧,那边还有两个男人,应该同样处于挑选状态,已经被售货员直接忽略了。

        他买东西当然不墨迹,票也不允许……手中连忙不迭地掏向胸前的口袋,嘴里也没闲着,“给我拿两块瑞士罗马手表!”

        周围的声音顿时一静,哪怕是在排队买其他东西的人也回过头来,售票员的小嘴微张,随后声音猛地提高一截,“你说要两块手表!”

        易传宗点点头,直接将手里的票和钱给递了上去,再次肯定道:“对,我要两块!”

        女售票员眉梢跳动了两下,再次认真地打量了易传宗一眼,嘴里嘟囔着,“工人都这么有钱的吗?”

        她似是不太情愿地伸手接过钱和票,认真的清点着,一个年轻的工人竟然能拿出六百块钱买手表?两年不吃不喝的工资,这是疯了吧?

        “小兄弟,你刚才不是说这手表适合女士吗?”

        刚才的中年男人有些疑惑,他买的也是这款,看起来确实精美细致一些,也适合女人戴,要是买两块的话……他指定给自己买梅花表。

        易传宗咧嘴一笑,熟练地满嘴跑火车。

        “我喜欢手掌触碰金属,不喜欢手背和手腕触碰钢链。这手表也就是日常戴戴,工作的时候戴这个会影响我发挥,我只需要成功,不需要记录时间,有需要的时候撑撑面子就可以了。”

        中年男人听后微笑了一下,这神态和言语真是自信啊!

        这话也有意思!个人喜好和工作喜好分的清清楚楚的,个人意志鲜明,是个有趣的人!

        “刚才多谢你了,要不然我还要选好久,说不定买回去还不顺心,刚才我都准备买梅花表了。认识一下,我叫彭简文。”

        “易传宗!”

        “小兄弟是在第几轧钢厂上班?”

        “就在这边的第三轧钢厂。”

        “哦,原来是杨厂长的第三轧钢厂。”

        易传宗瞳孔微张,脸上笑嘻嘻地说道:“呦,还在这遇到领导了。领导您好啊!”

        彭简文摇头轻笑了一下,“我认识人家,人家不认识我,我可不是什么领导。”

        易传宗轻轻一笑,刚才那说话的模样可不像是简单的认识,这是互相认识,能跟杨厂长认识的,怎么都得是个小官。

        “来,你的手表!”

        女售货员的语气丝毫不客气,眼神之中还有些审视。

        易传宗毫不在意的将手表接了过来,随手打开看了看,然后转动一侧的表冠,当拧了几下,手表开始正常转动,他这才缓缓放下,然后测试另一个,两个都测试完之后没有丝毫的故障,他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走吧,既然认识了也算是朋友,这次我带你出去!”

        易传宗对着彭简文歪头示意了一下,随后再次挤向人群。

        彭简文摇头笑了笑,默默地跟在后面,这小子,这态度,哪里有对待领导的模样?

        轻轻松松闯出了,易传宗得意地转头问道:“怎么样,出来的时候是不是快多了?”

        彭简文笑着点点头,“体壮力不亏,果然还是长得壮实点好。”

        易传宗很是赞同这句话,有个好身体活着都不一个感觉,每天轻松又舒适,健康不生病简直太棒了!

        “天快黑了,我着急回家吃饭,再会!”

        “再会!”

        易传宗走到自己的自行车旁边,对着他摆摆手,随后朝着南锣鼓巷的飞驰而去。

        在聚昌源浪费了不少时间,天色已经黯淡下来,翻墙也不用怕被人看到。

        易传宗刚落地,蛋黄和白阳就跑了过来,这两个小家伙现在已经四个月大小了,伙食不错的情况下,它们的个头长得不慢,比着刚买的时候大了三倍!

        自然而然的,它们的颜值已经开始下降了,在吃了八个鸡蛋之后,它们的耳朵成功竖了起来,它们的身体修长了一些,腿和脸也长了一点。

        好在选的时候易传宗仔细挑选了一遍,颜值下降地不是太多,毕竟小不点胖嘟嘟本来就可爱,长大了不免就没有以前呆萌了。

        不过还好不是胖子,也没有炸毛,勉强能跟神俊沾点边。

        “边去!别舔我裤腿!”

        易传宗细声低喝,狗就是用得到的时候拉过来玩一会儿,平时一脚踹出去让它们蹦跶就行了。

        两个小家伙训练地不错,乖巧地不再舔他,而是围着他一直转圈,院子足够大,它们两个也能活动地开。

        “你回来了。”

        花姐姐从北屋里面小跑到门口,脸上带着微笑。

        易传宗点点头将人抱在怀里,贴着耳朵神神秘秘地说道:“我给你买了个礼物,你猜猜是什么?”

        花姐姐右手纤细的食指点在自己的脸带上,侧着头猜测道:“手表!”

        易传宗双目瞪得滚圆,有点小郁闷地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花姐姐笑吟吟地看着他,随后抬起一只手来,白净的纤纤玉手已经没有了以前那般粗糙,手掌的茧子已经完全退去,手背也早就恢复。

        她每天都用易传宗师父配的中药浸泡,恢复的很不错。

        如今当真是手如柔荑有骨有肉,葱葱玉指,带着完美的弧度,肤如凝脂白皙透着莹润的微光。

        易传宗看着自己眼前的手指,十只尖尖地不断摆动,灵巧的手指做着各种动作,这是手指舞。

        人的手指也能这样的吗?弯曲他可以,但是这后翘是怎么来的?也太好看了吧?

        感受到柔嫩的手指滑过自己的脸颊,易传宗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花姐姐,一双凤眸刚开始还有点柔弱,紧接着就开始传情地挑逗他。

        易传宗暗暗吞了一口唾沫,拍了一下翘臀连忙伸手抓住自己眼前的手,一边伸手掏出手表盒。

        “你别闹,我今天去买东西浪费了不少时间,我要抓紧回去吃饭了,晚了大妈和大爷要生气了。”

        花姐姐嘻嘻一笑,“没关系,我们很快的,十分钟就够了。”

        易传宗心中默默流泪,很是委屈地喊着,“媳妇儿,你变了。”

        花姐姐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身体往往比言语更加诚实,这会儿都不敢看她,显然是喜欢到了极点。

        自己这个男人喜欢抖机灵,不能一直惯着,她很清楚怎么让他更喜欢自己。

        花姐姐没有看给自己戴上的手表,她踮起脚尖凑到耳边诱惑地说道:“对呀~半个月了,我旱了~”

        易传宗抓着的纤纤玉手略微颤抖,不要逼他,这会儿真的有些晚了,家里还有一只母老虎。

        他也想玩,但是他有些不确定手表能不能让母老虎安静,时间方面是有点紧张的!

        花姐姐笑吟吟地昂着小脑袋,手指调皮地舞动着,似是不经意地划过易传宗的掌心。

        红唇轻启,她开口悠悠地说道:“你给我脱衣服的速度很快的,你穿衣服的速度也很快,我已经吃过了呢,抱我到床上,我今天不想下床了。”

        易传宗脸色微微有点挣扎,随后朝着门外看了一眼,现在的天色还稍微带着一点亮光,估计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就会全暗下来,乘着夜的尾巴回去,好像也不算多晚?

        应该来得及吧?

        反正都是十来分钟的事情。

        他对付母老虎的技巧很熟练。

        心里说服自己只用了零点一秒,易传宗身体一歪熟练地抱起花姐姐,看着不断晃动的小腿,耳边传来咯咯咯的笑声,他大步流星地朝着床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