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八章 遛狗许大茂

第一百零八章 遛狗许大茂

        “来,都是熟人,检票吧!”

        “不检!”

        “真有意思!我这拿着电影票来看电影,你凭什么不给我检票?”

        “呵!这票有残!简不了!”

        易传宗摇头轻笑着,瞥了一眼许大茂。

        这孙贼歪着头一脸高傲的模样,不知道还以为有什么能耐呢。

        他的心中嗤笑不已,都沦落到检票了只不过是个电影院的临时工,    就这还想着咬人呢!拿着鸡毛当令箭,也不怕被打断了腿。

        今天他们两口子放假的第一天。

        临近过年,这将是他们结婚之后的一个里程碑,过年走动,两家人完成礼节上面的相融,这是非常有纪念意义的一个事情。

        两人结婚还不到三个月,自然是如胶似漆。

        易传宗非常珍惜他们之间的情感,甚至两个媳妇儿那种纯洁质朴的感情,让他感觉有些惭愧,不过这些在充足的幸福感面前根本算不上什么。

        当充满幸福感的时候,地狱也变成了天堂。

        物资虽然匮乏,甚至偶尔的几次让他难忘的美食,对比起后世的繁华也只是普通。

        他们家即便有肉,在这个冬天也只是白菜为主,一些反季节的蔬菜根本没有,海鲜也很少,就是点河鱼河虾。

        馒头也不是全白面的,带着一般玉米面的馒头略微粗糙,不过不要紧,跟家人在一块吃饭,他能够品尝到其中的细腻和甜美。

        如今财富不够吃什么大鱼大肉,但是好歹也够吃饱喝足,工厂里面的工作稳定,没有什么压力,    他自然想好好享受一下真正的生活。

        带着媳妇儿在这座城市好好转转,不是为生活而奔波,只是单纯的走过这里让彼此的轨迹重合,    共同走遍世界的各个角落。

        睁开双眼看世界,美丽的景色很多,这是一项万分浩大的任务。

        不过易传宗不着急,他们有一生的时间来看看欣赏!

        今天,易传宗就带着娄晓娥去了北海公园,位于四九城城内景山西侧,在皇城的西北面,与中海、南海合称三海。属于古代皇家园林。

        全园以北海为中心,面积约71公顷,水面占583市亩,陆地占480市亩。

        那里原是辽、金、元建离宫,明、清辟为帝王御苑,是现存最古老、最完整、最具综合性和代表性的皇家园林之一,1925年开放为公园,临近过年里面的人还不少。

        能带着媳妇儿一块在这里走过,看着历史曾经残留的痕迹,就好像两人进行了一场跨越时空旅行,    两人的感情继续沉淀,简简单单逛一圈,    全程都是温馨的氛围。

        易传宗很是享受,    心前所未有的宁静。

        在这种美好的生活体验中,许大茂之流,他完全不看在眼里。

        甚至因为媳妇儿在跟前,他都懒得刺挠对方,他不会用自己的女人当武器来刺激别人,那对她的女人同样是一种伤害。

        树欲静而风不止。

        易传宗不想招惹许大茂,偏偏这个家伙主动跳出来。

        都被工厂辞了,这人还如此嚣张!

        本来还想放缓一点的收拾这个家伙,他现在发现一些体验还是尽快给安排上!

        易传宗不紧不慢地将两张电影票提在身前,那姿势就好像是拍证件照一样。

        看着许大茂那得意忘形的模样,他朗声说道:“来,你给我读一下这上面写的什么!”

        此时,周围的一些排队等待和逛街的人也都看了过来。

        作为吃瓜群众,现在也只是看个热闹,等看个差不多的时候,再七嘴八舌的讨论一下说说自己的看法。

        要是有什么大瓜,他们不只是能看热闹,还能站出来批评一下。

        许大茂眼底闪过一丝讥讽。想用一张电影票压他?姥姥!

        他怎么能让这两人轻松了?

        这个女人离开后过得那么开心,好像还变得更加漂亮了,小气质还如此出众,怎么跟着他的时候就不好好打扮打扮?一天天的和黄脸婆一样,还动不动就打人!

        还有眼前这个家伙,前身就是个傻子,之前竟然那么骗他!偏偏他还被唬住了!他不会承认自己的怯懦,只会把当时受到的侮辱记下来,找机会报仇!

        电影院也是同行,他对这里熟得很。

        之前他就想来这里,毕竟这里没有工厂保卫科管理的那么严格,在这里工作下乡放电影油水更多,放映机也不用自己拿,这里来来往往的小姑娘也不少。

        只不过工厂的放映员职位也不错,两者相差不是很大的情况下,他以前没有下定决心花费如此多的钱。

        如今他舍得了。

        看似被工厂开除,其实对他的影响不是很大,事业算是上升阶段。

        现在还有机会整治一下两人,许大茂心中特别地畅快。

        他知道易传宗指定不敢动手,他就喜欢破坏两人开心愉悦的氛围,看到无奈和郁闷的样子,他会特别畅快。

        “哎!就是不读,你这电影票有残,和正规的电影票不一样,指不定是你从哪里弄过来的!”

        许大茂阴阳怪气地说着,抱胸撇头的姿势很是不屑。

        易传宗冷眼看着,他知道,这人的病又犯了。

        别看现在两人有仇,就算是两人之前没仇,这人也是见不得别人的好。

        别人越惨,这种人就越是开心,别人家破人亡他都能笑出来,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他理解。

        汉奸嘛,这会儿能跪下,家里老一辈也是跪着的,这是他们家的传统习惯。一家子人都是老阴货,常人家哪有那么多坏心眼。

        再往前那就是奴才,跪在地上等主人审判,自然是别人倒霉他就没事了。跪着争宠,他哪能见这别人的好?

        “你不读是吧?”

        “不读!你快点一边待着去!别在这磨磨唧唧的!”

        许大茂朝着前面一甩手,随后就看向后面的人,“这人不走,这电影票没法检票,大家都等着!要是再晚点这电影开演了,那谁都别想看,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听到这话,周围的人瞬间就不乐意了。

        后面一个名长相略微发胖的青年跳了出来,嘴里嚷着,“对呀,你的票不行就一边待着去,大家伙还要看电影呢!”

        一名标准富态的圆脸盘子大妈对着两人一阵打量,她扶着自己身前小男孩的肩膀开口讥讽道:“这俩人看起来穿着打扮都是不错,怎么买张电影票都抠抠搜搜的?”

        后面的一名中年男人认真观察了一番,皱着眉头说道:“这俩人的票确实不一样,我们都是白底黑字,他这是红色的!”

        体型微胖的小青年见一句话把大部分人的目光吸引过来,顿时间更加嚣张了,“哪凉快哪待着去,别在这浪费大家的时间。”

        圆脸盘子的富态大妈则是摸着身前儿子的后脑勺,姿态很是溺爱的说道:“你俩别磨磨唧唧赖着不走!这么大人了也不要点脸,我和儿子还要检票呢!”

        声音很是刺耳。

        易传宗没有转头去看,只是冷眼左右转动了一下。

        对许大茂,他还是比较熟悉的,这人煽风点火的本事倒是不小,拿着自己的专业糊弄一下不熟悉这一块的人,还真跟着附和的。

        这势一起来,盲目从众的人就更多了,他们甚至已经失去了判断。

        这红色字体的电影票虽然少,却也不算太稀罕,工厂里面发的电影票就是红色的,机关单位派发的电影票也是红色的,高知识份子……甚至纺织厂的电影票也是红色的。

        怪虽然是怪了点,但是不少人手中也是这票。只不过这些票都是正式单位作为福利分发的,正常看电影还没事,有点什么事情就容易招闲,毕竟是免费的。

        “不行咱们就离开吧?反正又不是只有这里有电影放,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看看,要不然去王府井也不错,我很喜欢那里。”

        娄晓娥轻轻地拽着他的衣领,众口铄金,面对众人的声讨,她有些怯怯的。

        她们是出来开心娱乐的,不是过来找刺挠的,既然电影不好看,那么他们玩别的就好了。

        易传宗转脸微笑了一下,他的心中却更冷了,一朝天子一朝臣,墙倒众人推,娄家本来就怕这个,这些瞎几把喊的人吓到他媳妇儿了。

        “不行?男人哪里有说不行?你当看戏就行了,一点小问题而已。”

        易传宗柔声的安慰着,完事还做了一个鬼脸。

        娄晓娥抿嘴一笑,随后轻轻点点头。自家男人想怎么处理,她跟着就好了。

        易传宗再次微笑了一下,这般乖巧的模样可是少见。

        一般吵架他吵赢了,娄晓娥会有这种表情,后面他都得遭罪。娄晓娥办错了事情,短暂心虚的时候会是这模样,后面还是他遭罪。

        谷馊

        这两种是他想见的,但也有不想见的!

        娄晓娥放鸽子的那天晚上也是这表情!

        转过头,易传宗的脸色变得凶煞起来。

        他们两口子遵纪守法地看电影,凭什么不让他们看?后面这些人要是好好说那还行,他也不想影响大家看电影。

        只是和许大茂之间有点仇怨,把人家掺和进来干嘛?

        易传宗是从后世过来的。

        那时候大家都忙,在为生活奔波劳累,尽量别影响人家时间。

        哪怕现在的人生活节奏缓慢,喜欢等待、习惯等待,他也保持着之前的一些习惯,感觉没事别影响人家。

        但是,凡是总有个先来后到,他们两口子按照规矩排的队,本来就轮到他们了。

        这些人也都看见了许大茂这态度,分明没有给咱们检票。

        不出言帮忙也就算了,但是也别跟着在这捅咕啊!这些人自己心虚许大茂检票员的权威,他可不怕。

        在这里瞎起哄还想让他们两口子让位置?

        别人做得了初一,他就做得了十五。

        想让位置,姥姥!

        不过当易传宗看到民众们表情的时候,他的心情稍微缓和了一些。

        只有少数几个挑刺的,瞎嚷嚷的,大部分都面容和善地等待着,哪怕是看热闹,最起码没有出言催促和讽刺。

        “你们几个闭嘴!”

        一声大喝,彷如暴雨之中的雷霆,顿时只能听到雷电的轰鸣。

        正在煽风点火的几个人瞬间陷入安静,看着那面色严肃的魁梧壮汉,他们的心里也在打鼓。

        这般大高个,平日里就见不到几个,如此强壮的更是没有,一头寸发看起来很是勇猛,那略黑的皮肤一看就充满着力量,凶煞的眼神定然是个硬茬子。

        这时候的人交流方式比较直接,谁也不惯着谁,不说三天两头动手打个架,但是三天两头肯定是能听到打架的事儿,也算是娱乐了。

        大部分人的动手经验都比较丰富,打之前多少也得估摸一下胜算,这种壮汉体型能包他们两个,一看就是打不赢的类型。

        就是看热闹瞎起哄,最多心中有点小不满,但要是跟这种壮汉叫板,指定是不敢的。

        本来没他们什么事,打架把他们几个勺上,那可就太冤了。

        见场面安静下来,易传宗缓缓说道:“大家也都看到了,他根本没有给我检票!我拿着正规的票过来,结果看不了电影!这次轮到我,下次就轮到大家了!”

        事不到自己身上,外人根本不会瞎操心,自然是说什么的都有。

        易传宗明白这个道理,先把之前的势给破了,真要是硬着头皮跟所有人对着干,有理也得弱三分,甚至变成负三分,没办法,形势比人强,群众的意见最大。

        果然,这话听到耳朵里面,身前众人的脸色变得紧张起来,看着许大茂眼神之中多了几分莫名的情绪。

        许大茂察言观色的水平很高,哪里不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

        他脸上的得意瞬间就僵住了,面色有些焦急,急中生智地说道:“易传宗,你别在这瞎说,我之前给大家检票的时候都是好好的!分明是你自己的票有问题!”

        易传宗冷笑一声,根本不予以理会,对着前面继续说着。

        “大家都看见了,这个检票员认识我,并且他还跟我有仇,现在这么做就是滥用职权,以权谋私!事闹越大,这责任就越大,谁跟着他瞎起哄那就是帮凶!别怪我没有提醒大家,看热闹不要紧,别把自己牵扯进去,大过年的,你们也动脑子掂量一下!”

        一听这话,后面的人顿时就紧张起来,好好的来看个电影,谁想来惹事儿生非的?

        许大茂见他这模样,心里有些发凉,这手法他明白啊!

        这是把一点小事夸大其词的说出来。在村子里面恐吓一些土鳖的时候贼好用,威风凛凛地走一圈,全都是懵懂无知的眼神,自然而然地露出惧怕、臣服之意。

        但是易传宗这神态显然不只是说一说那么简单,这孙贼是想小题大做,闲事情不够大,想闹一场!

        犯浑了吧?大过年的在这前门大栅栏闹市?

        真闹起来谁都讨不到好。

        最主要的是,现在他可经不住这些事情,本来就是利用关系和钱才弄的职位,要是把事情闹大了,让上面的领导看见,但凡有一点不好的影响,他的职位怕就黄了!

        本来过年的时候他表现一下,坚守岗位,顺便客串一下放映员,有了一点小功绩再加上放映技术熟练,到了明年他就转正了!

        这个大块头疯了吧?明明在院子里面看起来很好欺负,也经常宁息人事,和一大爷一样表现得很和善,这会儿脑子里面哪根筋不对?

        “你别瞎说!你这票本来就是有点残!你看那边上都缺口了!谁知道是不是粘起来的?”

        “不过你这么个闹法不好,为了不耽搁大家的时间,我就帮你再重新检查一遍!”

        说着许大茂就要伸手去抓,他稍微有点后悔,还是略微急躁了一些,应该等他站稳了脚跟再收拾这个家伙。

        只不过又是见到了前妻,这个家伙之前还恐吓他,后面还让他在厕所趴尿槽里面,新仇旧恨加起来,刚才他实在没忍住。

        易传宗面带讥讽地看着许大茂那慌乱的表情,这会儿这孙贼知道怕了?

        晚了!

        现在,他找了老婆,厂子里面的工作也稳定了,和邻居们也是和和善善的,算是完全融入到这工厂、大院、四九城里面了。

        现在他在这里站稳了脚跟,并且人脉也得到了一定的扩充,已经不怕别人说叨什么了。

        一个新人发脾气可能会得罪人、会被排斥,但集体之中的一员发脾气就会被理解,因为大家对这人已经足够了解和充足的交流,也默认其为他们的一员,他们更关心的是有什么热闹看。

        之前易传宗的和善只是为了更好的融入,但是这人不能没有脾气,没有脾气的人就没有坚持,想要让别人更加重视、尊重,就要有一点脾气,并且在适当的时候发出来。

        毕竟,谁会在乎舔狗?我不理不睬他还不是舔上来,我打他一棍子,他不反嘴不说,还是继续舔上来。

        看着许大茂笨拙地扑上前来想要抢票,易传宗的嘴角带着一丝玩味,右手的票传到左手,随后左臂一甩直接躲开。

        许大茂还想抢,朝着前面晃身扑过去,结果两张电影票哗哗响着被抬了起来,他也跟着跳了两下。

        就许大茂这种笨拙的动作,易传宗随手一晃就躲开了。

        他抬着胳膊捏着两张电影票,上下哆嗦地摆动了一下,戏谑地说着,“茂茂茂茂茂……快来抢啊!”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大街上面突然爆发出雷霆般的哄笑声,四九城的人逗猫、遛狗、养鸟、玩虫子(蛐蛐)

        如今易传宗这个动作可算是十分形象,大家看了个真切。

        就许大茂那大长脸短毛的模样,弯着腰扑过来,后面还跳了两下,可不就是一条狗吗?

        娄晓娥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多大人了,就知道玩。

        自家这男人就是长不大的孩子,喂起别人家的狗,那是一点都不心疼。

        有好几次那两只中华田园犬都找到家里来了。

        不过也没白喂,两个可爱的小家伙看起来还挺听话的,她也能随便摸一摸,一点都不反抗的,是两个乖巧的小家伙。

        就是面对那狗主人,因为童年、年少的阴影,她多少有点心虚。

        许大茂见众人这般也知道自己被耍了,他面色凶狠了一秒,随后缓缓收起来,沉着脸说道:“够了!易传宗!你今个儿要是还想看电影,就把票给我,干净麻溜地进去!”

        易传宗讥笑着摇摇头,他不想闹的时候,这人非得玩。

        这会儿在这大庭广众之下闹出这种事情,还把他媳妇儿都吓到了,哪还有这么轻松了结?

        “许大茂,你不觉得这事儿有点晚了吗?”

        易传宗转过头来,铿锵有力地说着,“今个儿我非要讨个说法!要是看电影不了,那我就给大家退票,左右500张电影票钱,我给大家伙退了,然后请大家伙看场别的戏!必须将这种以权谋私的人办了!”

        许大茂一听这话就急了,心里也是哇凉哇凉的,这家伙来真的!

        刚想说两句软话,都是一个院子里面的,在外面多少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结果一定神的功夫,许大茂就看到了远处走过来的一名中年男人,他的脸色骤然巨变,内心变得万分焦躁。

        这会儿也不是什么要脸的时候了,他卑躬屈膝地低声喊着,“宗爷!我叫您爷了!咱们甭闹了,快把票给我!我领导过来了!都是一个院,您大人不记小人过!真闹起来,谁脸上也不好看!”

        易传宗微微一怔,真有领导过来了?那这事儿巧了,他正想着怎么多少弄点动静将人给喊过来,也别把事情闹得太大。

        没曾想,这边刚打瞌睡,这枕头就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