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 你被辞退了

第一百零九章 你被辞退了

        易传宗顺着许大茂心虚的视线看过去。

        这一眼,让他的眼神变得有些怪异。

        那边确实走出来四个人。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身着人民装的强健中年男人,年龄在三十多岁,留着个寸头,他脸上不苟言笑的表情让这人显得有些严肃。

        后面还跟着一名身穿黑色对襟衫的男人,他的年龄看起来要更大,最少也有四十岁,    他落后半步跟在后面,脸上带着淡淡地微笑和前面的人交谈着。

        最后还有个两个并肩走的小青年,两人眼神谨慎些许,默默地跟在后面一言不发。

        其他的三个人比较陌生,最前面的张志双,易传宗认识,甚至可以说比较熟,前几天他们还一起吃过饭呢。

        当时不只是他们两个,还有花姐姐。

        前面两次见面的时候,这位都比较严肃少有言语,那天喝茶的时候却正好相反,整个人都变得随意、好客了很多。

        瞥了一下身侧不断使眼色的许大茂,易传宗的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如今四人并没有注意到这边,毕竟电影院门口嘛,日常都是排队等候的。

        他拿着手中的两张电影票,朗声读了起来,“大观楼影院,电影名《魔术师奇遇》,排座,第十行第十二列,第十行第十一列。”

        声音洪亮刚强传得很远,后面的人都被声音吸引了,刚才许大茂的低吼听到的人不多,这些人根本不知道有领导过来。

        他这边一出声,许大茂的心就凉了半截,    这家伙真想把事情闹大!

        “宗爷,别闹了!我错了,这玩笑开不得!”

        他讪笑着不断开口赔罪,双手揪着易传宗的袖子,心中也是越来越着急,真让电影院的领导过来看到了,那他的职位可就泡汤了!

        为了这份工作,他可是花了五百块!这还是有技术的情况下。

        许大茂这人从来不难为自己,他平时的消费比较多,就算是去乡下放电影能搜刮点,工作这些年也只是攒了千把块钱。

        如今一下花费了一半,就是为了图个铁饭碗,真要是一下没了,他近两年的积蓄就全泡汤了!这事比他被派出所关一个月还让他心痛。

        易传宗轻蔑地朝着前面瞥了一眼低眉顺眼的许大茂,随后不紧不慢地将电影票翻了过来,口中继续朗诵。

        “大观园影院诚邀您前来观影,观影时间一九六三年一月十五日,观影节目,《魔术师奇遇》。颁发单位,东城文化局。”

        许大茂一听,这心里彻底凉了,这不是工厂发的电影票?

        他知道易传宗认识几个领导,    甚至当初看热闹还被邻居们揪出来挖粪坑。

        但平日里,易传宗也就是使坏吓唬过他一次,见面最多斗斗嘴,除了他喝醉的两次,这人没跟他动过手。

        甚至他开全院大会,如此羞辱人,又是去娄家搬弄是非,这人都没有报仇。

        这回,他同样不认为易传宗能怎么样,左右不过是看不成一场电影而已,和之前的事情相比,屁都不是。

        除了抢他媳妇儿的这事,这个大个子就是个老好人,典型的一大爷翻版。

        之前一直都是忍着,这回怎么就犯浑了?难道是因为娄晓娥在跟前,这个家伙急眼了?这女人有什么好的?至于这么护着?

        许大茂抬起头来,看到了易传宗侧脸上的戏谑,他的心顿时咯噔一下。

        顺着试下看过去,那边的四个人已经朝着这边走了!

        此时,房院长心里苦涩极了。

        赔笑着好好的,电影院里一片和谐,哪怕是有一部分员工轮休,所有的工作有条顺利的进行着,相信消息只要传上去,到时候领导也就放心了。

        检查完一圈,眼看着要将人送走,结果在门口出了这事儿!

        房院长小心地观察着张志双的表情,结果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他也不意外,两人的差距太大了,不单单为人处世一方面。

        其实严格的说起来,两人的行政等级是差不多的,同样都是科长。

        只不过两人的薪资等级就差太多了,他只有二十级,从二十二级勉强熬了二十级。

        而这位呢,今年刚刚成为科长,三十多岁成为科长严格说起来并不算优秀,但这人是从科员跨过副科直接蹦上来的,就行政等级而言,这人从二十六级一下变成了十六级。

        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张科长是领导眼前的大红人!以前是人家大领导的专职秘书。

        锻炼了那么多年,如今开始进行培养了,邢主任安排张科长来辅助管理宣武区的一些事宜。

        一个三十多岁开始起飞,一个四十多岁行政等级还在熬升,这般差距实在太大了。

        房院长文化水平低点,能力又不算出众,这辈子差不多就是这个等级了。最多干的时间长些,工资提一提。

        等明年张科长摇身一变,说不定转眼就变成他的顶头上司,他自然是要小心翼翼地伺候着。

        走过来的时候房院长就在打量,他的目光一下就放在眼前的魁梧大汉身上,心里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这家伙吃什么长大的?长得高也就罢了,怎么还那么壮实?’

        “房院长!领导好!”许大茂谄媚的弯腰行礼。

        房院长的目光落在这个光头长脸的家伙身上,许大茂的工作是站在门口检票,这个人他简单的照过面。

        一身青年装倒是挺板正的,但是这长脸光头的外形,再加上弯腰讪笑的模样,当真是充满了违和感,没有正气不说,还显得市侩狡诈,有损电影院的形象。

        其实他之前多少也有些意见,只不过这人是副科长安排的,又只是一个检票员,突然安排进个人来,还是在过年的忙碌时刻,这里面多少有点事儿,他就是熬资历本分工作的一个人,不愿意为了一点小事大动干戈,也就没管。

        谁曾想,这会儿闹出事儿来了,房院长心中有些恼火,小心瞥了一眼张科长之后他连忙问道:“这里是怎么回事?马上电影就要放映了,为什么不给人检票?”

        许大茂刚要开口,那边张科长严肃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对着易传宗问道:“这位同志,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以说一说吗?”

        许大茂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足够的,看到房院长那欲言又止的模样,显然自身地位较低,说话都得斟酌着,上面不发话,房院长也只能听着,他就更没有说话的份儿。

        如今说话的这人指定是上面的领导,还是对着易传宗问话,他这心里更凉了!

        易传宗紧了紧怀里的媳妇儿,开心地笑道:“呦,咱们群众的领导过来了!领导您好!”说完还拉着媳妇儿一起躬了下身。

        张科长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听着熟人的声音过来的,到了界边儿这人嬉皮笑脸地喊他领导,指定是在调侃他脸色僵硬,因为这事儿前些天他就被侃过。

        毕竟他现在已经是科长了,已经不是非领导干部的科员了,这处事的风格也要变化一下,不能再跟服务领导时那样面上老是充满严肃谨慎,面对群众要保持自然亲善的微笑。

        他的心中略微有些遗憾,这家伙就会抖机灵,这人不在自己手下,不能好好收拾一下,实在是可惜了。

        习惯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他脸上笑容略微自然了一些,缓缓点点头柔声说道:“你好,现在可以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潜台词就是把我喊过来什么事?这边忙着呢,要是有事儿就抓紧。

        他头一次自己把持这么多工作,又是过年期间,难免有些心慌。

        易传宗眉梢一挑,多少猜到了张科长的状态,他脸上的神色正经了一点。

        “没事,我们老百姓能有啥事,这大过年的有事儿也是添个热闹。我可不敢耽搁领导的时间,让这位房院长随便找个人处理一下就行了,我们相信领导的安排。”

        张科长的瞳孔微张,这小子在安慰他呢?看出他紧张来了?

        话里有话啊!

        略微沉思了一下,张科长脸上露出了笑容。

        确实,这职权大了之后自己一个人指定忙不过来,他管好下面的人就行了,不用什么事儿都亲力亲为,有些事儿不是看着他就不发生的,有点小事也正常,重点在怎么处理,他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张科长心中安定了一些,转头看了一眼房院长,道:“这样,你处理好这边的事情,群众们的正常观影优先,特别事件认真对待,内部问题严肃处理。”

        这会儿他差不多猜到什么事情了,毕竟许大茂一脸心虚的模样,显然是这边的职工,这是跟易传宗起冲突了,而且还不占理。

        房院长心中喜悦,他面带笑容地说道:“您放心,我会尽力处理好这边的事情的。”

        张科长微微颔首,转过头来笑容亲近了很多,“我们绝对不会辜负群众的信任,有什么事儿尽管说出来,如果房院长处理不了,我再来帮大家协调。”

        潜台词就是我给你站台了,管人从来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要协调多个方面,要是解决的不满意再过来找我。

        “那敢情好,领导您慢走!”易传宗微笑着招呼了一声。

        张科长微微颔首就转身离开了,一名青年人跟在他的后面一起离开。

        房院长小送了两步就走了回来,对着跟在他身侧的一名小青年说道:“你来负责给大家检票。”

        “好的,院长。”

        房院长点点头,转过头来满脸微笑。

        看着易传宗,他的眼中满是赞赏,这家伙会说话啊,本来这边出了事儿,他心里还有些提心吊胆的。

        现在他只要处理好了,啥事没有,还能维护自己在上面人心中的形象,给予他一定的信任,这以后工作就舒服了!

        “同志,现在你可以说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定会严肃处理这件事的!”

        “我信!我当然信您!”

        易传宗肯定地说了一句,随后伸手朝着旁边排队的人指了一下。

        “您说话我信,我也得让您信我,不能因为我的一面之词影响了您的公正。我让刚才对我态度不友好的人来说,他们说这事儿,那可信力度就更高了!不能影响到您的形象。”

        娄晓娥轻轻扭了一下腰,自己的男人又要开始玩了,什么时候这嘴里一套一套的,指不定就想拾掇人。

        明明一根毛的事情都记着,肯定是报复回来,嘴上说出来就变得冠冕堂皇的,她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房院长脸上的笑容更浓了,直接就答应了这个要求。

        “好,我欣赏你正直的态度,我们一定要做到实事求是,这里那么多人看着,你想让谁说咱们就把他叫过来!”

        “院长英明!”易传宗又恭维了一句。

        房院长只是笑着摇摇头,“快去吧,我可是要提醒你,电影要开始了。”

        易传宗咧嘴一笑,看了一眼和鸵鸟一样的许大茂,他拍了拍娄晓娥的腰,示意看好了好戏要开始了!

        报仇的机会到了!

        易传宗大咧咧地朝着人群走过去,因为售票员的位置变了,这排列的队伍也变了。

        朝着东边走了两步,他眼神戏谑地开始寻找目标,视线所过之处,一个个地都变成了鹌鹑。

        本来易传宗就警告过他们,如今事情果然是来了,都是来看电影的,他们不想见什么领导,要是后面还有什么事儿,指不定就得倒大霉!

        视线寻找了一下,易传宗就看到了一个缩着脑袋的小胖子,刚才就这个家伙瞎几把嚷嚷。

        他回过头去看的时候,这小子还在享受着众人的视线聚焦,瞎起哄。

        易传宗大跨步地走过去,脸上一副笑嘻嘻的模样。

        那个小胖子一直偷瞄着,见人站在他的身边,他只能是转过头来讪笑着。

        易传宗咧嘴一笑,真当吃瓜没有风险?那会儿不是很欢吗?

        “就是你!你小子说什么我都记着呢!过去跟单位领导好好交代!”

        小胖子一脸为难之色,本来单身过来看电影就是为了图个热闹,他不想把自己牵扯到事里。

        但是如今这么多人看着他,他只能是一脸无奈地走出来。

        易传宗心中嗤笑,这会儿装无辜了?

        “领导等着你呢,赶紧麻溜的!”

        说完,他抬起脚步继续超前走了三步,最后来到一个体型比二大妈大一圈,和贾张氏类似的大妈身边。

        瞥了一眼身侧的小男孩,易传宗懒洋洋地说道:“这位大妈,走吧,方才对我那么不满,这会儿领导来了,咱么好好说说,解决一下私人仇怨。不过我奉劝你最好说真话,群众的眼睛是雪亮,你瞒不住,别教坏了孩子。”

        大妈脸色有些焦急,“哎呦,对不起,真是对不起,我就是心直口快,你别介意。那边不是叫过去一个吗?够了!够了!”

        易传宗微微颔首,还行,道歉了,他心理也就舒服了,有个小朋友在这,他就不多计较了。

        “孩子都是跟着大人学,明辨是非很重要,祸从口出,乱嚼人舌根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一听关系到孩子,这位大妈瞬间就怂了,“对,你说的对,谢谢。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

        易传宗点点头,懒洋洋地朝着周围的人看了一圈,说闲话的人都低着头。

        他也没再找人,再次走到娄晓娥身边。

        这时候房院长已经听了一遍,大致明白怎么回事了,见他一个人走回来略微诧异,“你不是说找几个人吗?”

        易传宗双手一摊,“本来是想找两个的,但是有您在这,我感觉这小子应该没胆子说假话,找两个多余。”

        本来有些生气的房院长,听到这话后开心了不少,办许大茂的决心更加坚定了。

        他严肃的说道:“同志,我可以看一下你的票吗?”

        易传宗当然不会拒绝,直接将两张电影票递了过去。

        房院长看到白纸红字的电影票更加重视了,拿过来看了一眼,‘第十行第十二列,第十行第十一列’

        这个位置非常好,电影院里面一共五百个座位,分为二十行,二十五列。

        第十行第十二列和第十行第十一列,正好是中间的位置,看的时候不像前面抬着脖子,不像后面看不真切,声音也是最佳。

        房院长连忙将电影票翻了过来,当看到东城文化局的字眼,他的瞳孔顿时紧缩了一下。

        自己人?

        他瞬间就联想到更多了,今天的张科长似乎笑得多了?

        眼前这个大个可没有那么简单,他现在有点明白为什么这人会坚信他能处理好了,指定是认识部门里面的领导,他要是办不了,那指定是让别人来办。

        他要是敢偏护许大茂,到时候不只是办事儿,可能还得办他!

        再联想到张科长走时候说的话,分明就是站台撑腰!

        这俩人认识,就是不说,要是他不好好办,恐怕这票他都看不了!明天也不用再管这些票了!

        这人什么身份?

        一时间,房院长心中直冒冷汗,刚才他还挺开心的,结果是傻乎乎的,要是办错了事儿,被撸了都不知道!

        今天这事儿可能是巧合,可能它不是巧合!新官上任要准备烧火了?

        房院长想的有点多,转身对着许大茂当机立断地说道:“你现在就可以走了,你被辞退了!”

        “别介啊……院长,我们就是一个院的闹着玩。”眼见着工作要被撸,许大茂这会儿坐不住了,转过头来满眼的哀求,“易传宗,咱们都是一个院的,刚才是不是闹着玩的?”

        易传宗乐呵呵笑了一下,“闹着玩的?你早说啊,在工作的时候闹着玩,我还以为你跟我来真的呢。”

        转过头来依旧是一副微笑地模样,“院长,我们俩的误会解开了。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进去了,电影马上要开始了!”

        房院长笑着点点头,“行,误会解除了就好,我们的任务就是让群众们正常观影,你们快进去吧,这票我给你们检了!”

        “呦,让院长您给检票,荣幸之至,真是麻烦您了。”

        “不客气,这是我们的职责。”

        看着易传宗走进去,房院长转头瞥了一眼直接皱起眉来,质问道:“你怎么还不走?”

        许大茂顿时傻眼了,小声道:“院长,我们俩的误会不是解开了吗?我们没事了!”

        房院长心中冷笑,人家第一句重点说的工作,误会是解开了,但不代表人家会罢手。

        “私人是私人,工作是工作,电影院不是你的家,你将私人的事情带到工作中来,影响了五百位观众的正常观影,违背了工作职责,你被辞退了!我们不需要你这种以公谋私的人。”

        “这件事我会通知其他电影院,你以后都不用从事电影方面的工作了。念及此事的恶劣影响,我会将此事记录在你的档案中,警示你以后的工作单位。”

        许大茂一听就慌了,要是单单被辞退了,最多就是钱的问题,有钱能办不少事儿。

        五百块钱虽然多,但是他也能接受,心里也能缓的过来。

        这要是被档案中再记录一条,下个工作就不是五百了。

        再说当过放映员,以后不干这个他能干什么?

        许大茂心中惊惧万分,口中绝望地哀求道:“不!房院长!我走!您不能这样!”

        “你的思想有问题!”

        房院长转身直接朝着里面走,什么人都不知道就招惹人家,以后指不定还会惹什么麻烦,这次差点就把他连累了!

        哪怕不牵扯个人问题,这件事也是属于秉公办理,今年过年这种时候严格一点不是很正常吗?

        一个临时工而已,不老老实实检票,那要这个临时工有什么用?

        他作为电影院的院长的,科级机关人员,在自身执掌的部门,开除一个没有正事岗位的人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许大茂眼神绝望的看着房院长离开。

        此时他佝偻着腰好似身上没有骨头,只感觉现在寒风萧瑟,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片灰白。

        自从那天晚上和童寡妇被人抓住,他的人生就止不住的走下坡路,如今个人档案中两条不良记录,他已经当不了什么正式工了。

        抬起头,许大茂眼神凶狠地看着电影院的方向,“王八蛋,我跟你势不两立!你给我等着,这事没完!”

        怒骂了一句,许大茂的腰又佝偻了下来,好不容易走动那么多天才找到的工作,现在丢了!

        眼见着快要过年,他连个工作都没有,只能夹着尾巴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