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寡妇的手艺

第一百一十八章 寡妇的手艺

        西厢房,秦淮茹一家人也在吃饭。

        贾张氏坐在正对着门的西边,秦淮茹坐在对面的东边,两个孩子坐南北领边,正好将一张灰木四方桌围起来。

        刚才开了一下门,外面的香气就扑了进来。

        棒梗闻着水饺的香味儿暗暗吞了口唾沫,这凡是就是怕比较,    看着桌前的咸菜、窝窝有些难以下咽。

        小当则是拿着筷子咬着,一只手摸着桌上的糊糊碗暖着手,这小女孩吃了两口就没再吃。

        本来秦淮茹和贾张氏谁都没说话的,两人从昨个儿开始就不怎么说话了,秦淮茹也是乐得清静。

        贾张氏闻着外面飘出来的香味,这饺子本来味儿就香,在加上娄晓娥的手艺不够精湛,    自然是一下锅就散了不少,整个和炖了一锅肉汤似的,    气味自然是霸道的很。

        她狠狠咬了一口窝窝头,抬眼朝着对面的秦淮茹看了一眼,如今她这个儿媳妇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整个一副不闻不问的模样,就好像看不见她这么个人。

        贾张氏心中很怀疑自己儿媳妇外面找了人,要不然现在不会这么硬气,她这心里难受得紧,偏偏还不好开口问询,这话要是挑开了那可就没有余地了。

        她想不明白这道理,但是这吵架的过程她是熟悉的,真是什么话都说出来,那么离着动手也就差不多了,她不敢和秦淮茹闹掰了。

        “这一大爷家又包饺子,还是肉馅儿的,昨天就是吃的这个,    人家过得这是什么日子。”

        贾张氏虽是这么说,    却是暗中观察着秦淮茹的表情,她要准备找人了。真要是找到了敢偷她家儿媳妇的人,这要命的事儿,她非得闹出一个好歹来!

        秦淮茹听了三个月的阴阳话,知道自己婆婆是怎么想的,她没搭理贾张氏,侧身摸着小当的后脑勺询问道:“怎么了,小当,你怎么不吃饭?”

        “这……”

        小当咬了咬筷子,有点不知道该不该说。

        秦淮茹耐心地等待着。

        那边棒梗急忙就说了出来,“我们给传宗叔放炮仗看,他给了我们四毛钱,我就和妹妹买零食吃了。”

        他心里本来是想买两盒炮仗去和平时的小伙伴一起玩的,不过今天连着放了那么多盒,新鲜劲头下去了不少。

        小当也不怎么想看放炮,他就领着妹妹去买了一堆小零食,两人吃完之后回家,    小当的饭量小,    回家自然吃不上饭。

        “四毛钱!”

        秦淮茹那边还没动静,    贾张氏这边就是一声惊呼。

        秦淮茹干一天的活都没四毛钱,他们吃的这顿饭也就是一毛钱,这时候随礼都是一两毛,给孩子四毛钱零花钱!一年能有个一块钱零花就不错了。

        贾张氏感觉这里面指定是有蹊跷,这脸色瞬间就耷拉了下来。

        秦淮茹那边听了个仔细,心中很是温暖,这人心里面果然是有她,要不然也不可能带着孩子一起玩。

        至于什么给帮忙放炮,就是哄孩子开心的。

        这人都爱显摆、找优越感,有什么好东西自己有别人没有才算‘公平’,放炮也得自己点才开心。

        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爱屋及乌,拿着棒梗当自己人,有这个基础才能一块热闹着玩,工钱的事儿就是个奖励。

        秦淮茹拿着筷子敲了敲棒梗的碗,出声训斥道:“能吃下去就吃,吃不下去就坐着闭上嘴,你奶奶不乐听这人的名字。”

        棒梗的小脸有些纠结,他也知道奶奶不喜欢这人,毕竟在家没少听易传宗坏话,但是他感觉这个叔叔挺好的,是所有外人里面最好的一个人。

        他当然不敢反驳自己妈妈,只能低着头吃饭,他的饭量已经开了,那点零食指定是不够,现在他还没吃饱呢。

        贾张氏的脸色就没那么好看了,‘能吃下去就吃,吃不下去就坐着闭上嘴。’

        这是指桑骂槐让她听喝,含沙射影地刺挠人。

        是不是,能一起吃饭就一块吃,不能一起吃饭就带着孩子走?这是威胁她呢?

        贾张氏被憋得心头窝火,这个儿媳妇之前挺温顺的,突然之间变得绵里藏针起来,偏偏她还只能受着。

        这能伺候的人心里多舒服,起了坏心就能让人如鲠在喉。

        贾张氏之前是被伺候的太舒服,她忘了这寡妇都是很精明的!

        她忘了本来两个人抗的事儿变成一个人抗经受了怎么样的磨砺。

        当初她带着贾东旭的时候可是有勇有谋,面上彪悍泼辣一点亏都不吃,心里也充满了算计。

        寡妇的身份让外面的人闲言碎语,生活是最好的老师,见人脸色自然能够轻松地学习察言观色,在邻里之间周转,她也就变得能说会道。

        那时候贾东旭就是她最好的寄托,怎么苦怎么累她都能撑下来。

        不过这儿子长大了十多年,她这腰板子直起来之后行事风格大有变化。

        没有比发泼来得更加畅快和有效的方式了。

        状若癫狂地发泄以前心中压抑,一出声就让人畏惧三分,她也惯用这一招。

        同时她这说话的技巧也没忘,言语阴阳,语锋犀利。

        就是她这技巧使错了对象,跟同为寡妇的秦淮茹老是这么刺挠,加速这小女人的成长。

        本来共度难关的一家子,经受外人的偏见和异样的眼神就够苦难的了,这一家人要是能安稳过两年,同甘共苦、相互依偎的感情自然深厚,一些事儿也会照顾着彼此的感受。

        秦淮茹就算在外面难受,最起码家里人理解支持,这人还没被逼到绝路上,什么事儿忍忍就过去了。

        为了家人生活她可能什么都会做,后面要是犯了错误,对待自己感情深厚的家人,她自然是心有愧疚,也不会想着抛弃谁。

        只不过现在一切都反了。

        贾张氏指望着秦淮茹,还不好好对人家,拿她当个外人看,在家里比外面人说得还难听,没人能受得了。

        秦淮茹这些天可是和贾张氏学了好多手艺,这会儿贾张氏开始品尝了。就是来得太过突然不容易适应,让她那颗畅快了十多年的心骤然堵了起来。

        越想越窝火,贾张氏不敢对着秦淮茹发脾气,只能开口骂外人,“你说这易中海作为院子里面的一大爷,见天儿这么个做饭法,他让外人怎么吃饭?他自己一个八级钳工衣食无忧的,也不考虑一下邻居的感受,就这么做一大爷的?”

        “还有易传宗那个饭桶,打头野猪就尽快吃完了,整天闻着这味儿让人怎么吃饭?一顿饭吃那么多,但凡少吃一口也不差什么,拿过点来也能让我家棒梗吃饱,我这孙子正长身体呢。”

        秦淮茹心里一阵无语,这是人家的问题吗?

        别说他们现在有这关系,就是没现在这关系的时候,人家也没少往这边拿东西。

        因为她是个孕妇,还是个寡妇,院子里面的人家就给他们家的东西最多。

        她这边疼孩子,分出一半来紧着孩子吃,结果这老婆婆也眼馋,盯着她的那一半。

        她一个村子里面出来的村姑,能够吃得了苦,真要是自己吃,就是不吃也行,但是她还得给槐花喂饭呢,这营养差了孩子怎么办?

        几个月的功夫,她整个人轻了十五斤,比着当初没怀孕的时候还轻五斤,这时候人的体内可没多少脂肪,她的三围都小了不少,冬天的衣服都进风了。

        那边棒梗低着头小脸纠结到了一块。

        要是说着外人,他也感觉这话没什么问题。

        但是说到易传宗,他心里比较亲近,自然也就会替人考虑,也公正一些,这就让他感觉奶奶的话有点问题。

        当然,棒梗也是想吃水饺的,只不过今天他玩得很开心,他心中对易传宗很有好感,也是想明白了一个道理。

        他昂着头不满地说道:“奶奶,那是别人家里的东西,咱们什么都没干,人家凭什么给咱们送东西啊?无缘无故拿人家东西,那不成偷了吗?”

        说完棒梗感觉很对,逻辑没有问题,他拿起棒子面的窝窝头开心地笑着,“其实妈蒸的窝窝头也挺好吃的,这回的窝窝头上面还有个红枣。要我,我不想给别人。”

        贾张氏被一句话呛得说不出话来,张着嘴看着棒梗有点发呆,反应过来她忍不住责骂道:“傻孙子呦,我这是想着给你弄吃的,你个小没良心的。”说着还用手指头点着棒梗的脑袋。

        棒梗被点的头一歪,只是撇撇嘴,这么大孩子认死理,按照他现在的认知,这会儿他感觉自己想的没错。

        秦淮茹听到棒梗的话不禁笑了起来,就是这微笑有点苦涩,只能给孩子吃窝窝头加个甜枣,是她这个当妈的没那么大能力。

        “妈以后给你蒸窝窝头的时候都加个红枣。”

        棒梗开心地点点头,大人的肯定对小孩子是莫大的鼓励。

        贾张氏可不会承认自己有错,这孩子是没尝到甜处,不然就不会说出这种话来。吃到嘴里的时候就感觉香了,脸皮能值几个钱?对错重要吗?

        不过她也知道自己去了怕是要不出来,她也不想自己去拉这个脸,于是转头说道:“你去给孩子要点水饺吃,他们家做了那么多,要点汤来也是好的,我刚才还听见娄晓娥在那儿喊,‘怎么都破了’,一个女人家连包饺子和针线活都不会……活脱脱一个千金大小姐。”

        这后面的称呼完全是讽刺,现在这年头哪里还有喊千金大小姐的?

        秦淮茹端坐着吃饭没有去要的意思。

        让她去要?

        要是两人没发生什么关系的时候她能去。

        左右不过是丢点脸皮的事儿,还是院子里面的邻居,也没那么不好说话,说两句好听的,人家给就给,不给就笑嘻嘻的过去。

        但是这会儿,那儿坐着的是她傍着的人。

        她这时候过去,娄晓娥可还在那里呢。

        场景不合适,多少有点儿要挟人的意思。

        要是一大妈那边再不愿意,平白着让她男人难做。

        有什么东西私下里要就是了,她这男人百十块钱都愿意给,一顿饺子能值几个钱?

        再说这怎么要也有门道,不能缺什么就开口直接要,仗着两人有情儿理直气壮地换东西,那太伤感情了。

        她只需要说事儿将清楚自己的现状,心疼她自然愿意帮忙,主动起来,这人就没有任何心里障碍。

        贾张氏见秦淮茹这无动于衷的样子就恼了,好啊,现在连孩子的事情都不重要了,这是真在外面有了人,准备继续生?

        贾张氏那边刚想开口,门外就传来了呼喊声,“秦姐!”

        “哎,来啦!”

        秦淮茹瞬间就回过神来,刚才她还在想棒梗的问题呢,她发现不能让这贾张氏带孩子!

        看自己男人怎么带的,一个上午的功夫,这孩子说话和小大人似的。

        跟着这婆婆,整天只能学撒泼,颠倒是非,无理争三分,这人也没脸没皮的。

        贾东旭那时候也是扣的很,给自己媳妇儿钱都扣扣算算的,就像是她拿钱送人一样。

        易传宗和她在一块的时候,这边该办的事儿都办完了,按理来说也没有那新鲜劲儿了,结果甩手就是一百块钱。

        她不知道易传宗总共多少钱,但是这金额超过一百,放在谁身上也算不上小数目,对女人这局器劲儿是真舍得。

        贾张氏嘴里小声嘟囔着,“说到曹操来了鳖,倒是挺准时的。”

        秦淮茹也没听清她说什么,这会儿她的眼神有些内疚,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偷了娄晓娥的男人,这会儿人家要过来了。

        吱!

        门打开,秦淮茹的脸色立马换成了笑容,看着前面的娄晓娥,她站在门口手里还提着食盒。

        “晓娥,你怎么过来了?”

        “今天煮的水饺有点多,给你们送点过来尝尝。”

        娄晓娥脸上带着自然的微笑,今天包了一次饺子非常有成就感。

        美中不足的就是,她帮着干活的时候出了问题,在和面的时候多舀了一瓢面粉。

        本来就多了不少,再加上后面包饺子的手艺精湛包的饺子不结实,煮完水饺成功多出来一份咸淡适中的白菜肉汤。

        就是这量有点大,整整的一大锅,易传宗根本吃不了,她只能为自己的手艺买单,过来给自己的闺蜜送一点。

        “晓娥,真是太谢谢你了,一直这么照顾我们家,你进来坐会儿。”

        秦淮茹笑着将食盒接了过来,入手还有些沉重,看来不光是有水饺,这饺子汤也是不少。

        娄晓娥盈盈地站直身子摆着两只手,那模样像是上课回答问题的女同学,差生。

        “不了,不了,我那边还没吃饭呢,我是怕你们都吃饱了,这东西隔夜就不好吃了。”

        秦淮茹笑着点点头,“那行,待会儿我们吃完将食盒给你送过去,你也快点回去吃饭吧。”转过头轻喝了一声,“都哑巴了,怎么不言语呢,不认识你们晓娥婶了?”

        小当甜甜地就喊了一声,“晓娥婶。”窝窝头是不想吃,但要是水饺的话可以再吃点,水饺可香了。

        棒梗也是有些不情愿地言语了一声,“晓娥婶。”

        这会儿他有事儿想不明白,刚才他的话妈妈也挺同意的,怎么这会儿又变了?

        贾张氏只能是尴尬地点点头,她就是想多捞些好处,嫉妒人家家里过得好,嘴上不饶人,却也不是真的什么理都不分。

        之前说着人家坏话,碰巧人家送东西过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被打了脸自然心里别扭得紧。

        娄晓娥对着贾张氏点点头,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一点,秦淮茹这几个月没少和娄晓娥诉苦,她知道贾张氏这坏脾气。

        转过头看向两个孩子,娄晓娥的脸色就正常了,“小当真乖,棒梗怎么不开心?多吃饭才能长强壮,你传宗叔都吃了八盘了。”

        “我知道了,谢谢晓娥婶。”棒梗略微精神了一些。

        娄晓娥满意地点点头,“那行,你们吃饭吧,我去看看我家那口子吃的怎么样了,他指定又在背后说我笨不会干活。”

        说完,娄晓娥撒着脚丫子朝着对面跑。

        秦淮茹看着娄晓娥,眼中流露出羡慕的神色,人家都是结婚嫁人变成黄脸婆,这边结婚之后反倒是和个大姑娘一样,这种个人性情就能反应婚后生活的质量,要不是无忧无虑开开心心的,怎么会如此纯真无暇。

        她的心里有点愧疚,不过跟以后的幸福生活相比,这点愧疚就好忍受多了。

        贾张氏有些恼羞成怒地说道:“愣着干什么呢?人家都回家了你还看,她就是个千金大小姐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吃了八盘水饺不发愁,还开心呢,两口子也不臊得慌,早晚得给一大爷家吃穷喽。”

        她这说人坏话被打了脸,这良心臊得慌,心里就更难受了,她当然不会承认是自己的不是,只能从别人身上其他的地方挑刺。

        秦淮茹没有搭理她,这人凡事发泄自己的不满或者坚持自己的言语,就指定是有一堆乱七八糟的理由。

        就算是人家好、做得对,她也得说成人家不好,做错了。

        关上门,转身来到桌前,秦淮茹将食盒放在桌子上面,然后将食盒的抽屉拉开,顿时间浓郁的水饺香味和肉味溢满了四方桌。

        秦淮茹开心地将三盘水饺端了出来,一盘先给棒梗,随后一盘给了贾张氏,最后一盘放在她和小当中间,“小当,你和妈妈吃一碗。”

        紧接着又把三碗汤端了出来,还是之前的摆放。

        “哇,好香啊,妈妈。”小当开心地欢呼了一声。

        贾张氏又不满地牢骚了一句,“看着包子汤下的,真是糟蹋了粮食。”

        秦淮茹这时候有点烦了,怎么老是在家里抱怨,“是是是,人家糟蹋了粮食,但那也是人家的,人家要是不糟蹋,这饺子和汤也不会出现在咱们家。”

        贾张氏嘴里又嘟囔了几句。

        她就是嫉妒,人家好心送了东西过来,她也不会感谢,只会更加嫉妒,因为那是人家的剩。她不会想,要是人家不送来,她连点剩都求不到。

        秦淮茹没有理会贾张氏,她在椅子上面坐直,随后前倾着身子,抬手用筷子打了一下棒梗的手。

        棒梗的手缩了一下,两手放在桌上一副乖巧模样,他不明所以地问道:“妈,您这是干嘛?”

        秦淮茹微微昂头,她一脸严肃地问道:“刚才人家送东西过来,你怎么不言语?”

        贾张氏开口凑了一句,“一点剩东西,你让孩子先吃饭。”

        秦淮茹俏脸转过来认真道:“我管孩子呢,您别说话。”再次转过头来,严肃问道:“说吧,怎么回事?妈不是和你说过要懂礼貌吗?你看院子里面的人,谁见面不是都得言语一声,人家送东西过来,你怎么就张不开嘴喊人。”

        棒梗的小脸有些纠结,低声说道:“我们不是不能无缘无故地拿别人东西吗?您刚才怎么直接要了晓娥婶的水饺?”

        秦淮茹面色缓和了很多,柔声说道:“这是人家送的,不是咱们自己拿的,人家自愿给咱们的,算不上是偷。”

        “这又是你晓娥婶,咱们是一个院子里面的邻居,人家心地善良,看咱么困难,这才帮助咱们家。你晓娥婶人好不图咱们什么,要是外人送东西就不能要了。”

        “现在人家帮了咱们,要是人家有麻烦,咱们也要懂得回报。”

        棒梗深以为意地点点头,“传宗叔也很好,他请我们放炮仗,还给了我们四毛钱工钱。以后我要是挣钱,我也请他放炮。”

        秦淮茹听后不由宛然一笑,放炮这事儿能行得通,那么大的人了买一大堆的炮仗,气得娄晓娥直跳脚。

        贾张氏那边就不开心了,不说这件事,她都差点忘了,无缘无故地谁会给人家孩子四毛钱?

        “平日里我也没见他给谁家孩子钱,我看这人就是别有用心,你俩说说,之前是怎么遇见他的?”

        棒梗一脸不服气地说道:“车大叔家里宰了一只大公鸡,他家老大车干扎了好多鸡毛毽子,我们就是想去三道胡同看踢毽的,只不过碰巧看到传宗叔在放炮,我才过去问能不能让我放一个。”

        贾张氏撇了撇嘴说道:“你妈干一天活都没有四毛钱,这人指定是没安好心。”

        棒梗也知道自己放炮肯定拿不到四毛钱,这种事儿别的孩子都是抢着干的。

        如今才知道自己妈妈一天都挣不到四毛钱,他就更没有理由拿这么多了,但是他还是有点不相信那个和善的叔叔有什么坏心思。

        他只能转头问道:“妈,您一天也挣不到四毛钱吗?我和妹妹都花了。还有传宗叔,他是坏人吗?”

        秦淮茹瞥了一眼贾张氏,这吃着人家送的水饺,嘴里叨念着人家的不是,要是真发现他们的事儿也能站住脚,这不清不白的就冤枉人,省的能教好了孩子。

        她转头对着棒梗解释道:“妈一天确实挣不到四毛钱,现在大家有多少贡献就拿多少钱,妈妈只能清洗下零件,你传宗叔却是能造零件,最后这零件都给公家造拖拉机和小汽车了。”

        “他的贡献多,所以他拿得钱多,妈的贡献小,拿的钱就少。这次你们花了就花了,下次可不能乱花钱了。你像这次花的那么多钱,比妈妈挣得还多,要是都这么花了,咱们还怎么拿钱吃饭?”

        棒梗点点头,今天是今年最开心的一天,又是放炮,又是买零食,虽然没有在小伙伴面前放炮显摆一下,但是吃着零食显摆也是一样的,他也过完瘾了。

        就是这零食对他来说稍微少点,回家还得继续吃饭,还是吃饭更重要一些。

        “那……他是坏人吗?”

        秦淮茹再次解释道:“你晓娥婶吃饭的时候能想到咱们,所以给咱们送来吃的。你传宗叔玩的时候看到你们,所以和你们一块玩。你传宗叔也不是只跟你们玩,昨天他还跟后院你马大爷家的两个孩子一块玩呢,你应该见到那些零碎的炮仗红皮。”

        贾张氏撇了撇嘴,这事儿她也见了,这人不拿着钱当钱,瞎胡闹厉害着呢。

        “他是知道咱们家困难,因为喜欢你们,这才给你们零花钱,昨天可能也给了马航他们。你以后好好读书,将来做出更多的贡献,公家自然就会给你应得的奖励,你也有能力回报帮助过咱们的人。”

        棒梗认真地点点头,“妈。我会的!”

        秦淮茹微笑了一下,看了一眼贾张氏,她脸上表情收敛起来。

        “这次你传宗叔给你钱的事儿就算了,人家好心哄你们开心,以后别要人家钱,你奶奶不乐意看这个。”

        “哎,我可没说这话!”贾张氏看着棒梗质疑的眼神,连忙表态,“人家给你钱,你就收着,小孩子家的没事儿。”

        秦淮茹义正严词地说道:“院子里的人可以,外人的钱咱么不要!以后你也别主动去要,人家会烦的。”

        棒梗还是感觉妈妈说的对,他小声地问了一句,“那过年呢?”

        “过年压岁钱没事。”秦淮茹吃了一口水饺,看着小当也不吃了,棒梗的盘子里面快空了,贾张氏那边已经吃完了,她直接问了一声,“吃饱了没有?妈这边还有不少。”

        “吃饱了,我再吃完这几个。”棒梗肚子饱了眼没饱的看着盘子里面的四个水饺,肉馅的白菜水饺,过年才有得吃,吃饱了也得再吃点。

        秦淮茹轻轻点点头,也是快速地吃起来,她也有些天没沾油水了。

        这个年,她准备让贾张氏吐点钱出来,要不然没法过,家里还有不少钱,以后的生活她心里也有了底儿,那指定不能再让孩子受难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