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青狼和狗

第一百一十九章 青狼和狗

        朦胧的夜,整个天空都昏沉沉的,下方更是异常黑暗。

        今天的天气不好,似乎是快要下雪了。

        可能这预示着明年会是丰收,但是那也是明年。

        临近年关,有钱的自然开开心心等着过年,没钱的人心情却有些浮躁,    今年这个年总归是要过的。

        寒冷的冬风压不住人声的喧嚣,这些天黑市上面格外‘热闹’。

        一名身材健壮的青年挨个在摊子上面寻找,他两手抄着宽裤上面的口袋,那模样似是在巡视着什么。

        最终,李浩在一处摊位上面停了下来,这个摊子上面多是票据,    而黑布摊子上面的煤油灯,    也似是一盏手提的灯笼。

        李浩在摊子前面站定,    他就这么直直地盯着摊主,那模样似是来找茬的。

        这般异常的动作自然被摊主发现了。

        聂同升抬起头来,趁着略微昏黄的灯火,他已经认出了眼前之人。

        “呦,这不是咱们的李记工,今个儿怎么有空来兄弟这边了,不趁着夜去采蜜?”

        言语之中多有调侃,聂同升有些看不起李浩,这人就顾着平时的玩闹,有李主任那般关系整日里也就是欺负一下娘们,没什么出息。

        李浩听到这话气得脸皮子直跳,还敢说呢!

        他蹲下身来脸色阴沉道:“哥们,咱们平日里井水不犯河水的,大过年的你给兄弟下绊子,这事儿可有点不地道了。”

        聂同升心里一懵,调侃归调侃,    李浩有背景关系,    他也不愿意得罪,    但他也不是吃素的!

        怎么如今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他们平日子没什么来往,最多大晚上照个面,要说冲突,那指定是无稽之谈。

        如此,聂同升的语气也就不怎么好了,“哥们,怎么茬啊?想来跟兄弟掰扯掰扯?”

        李浩的脸皮子再次颤了两下,这回是吓的。

        他这边受了要挟过来询问,那边一副横样。

        但凡有交易,里面就有水分。

        能在这后门管着黑市,这背景指定很硬,同样这手段也狠,比他一个临工院的记工强多了。

        更何况,似是听见了这般的动静,在摊子的后面影影绰绰走过来两道黑色的身影。

        形势比人强,李浩赔笑了一声,服了个软,“我怎么会和聂哥叫板?这不能够!只不过我这到嘴的鸭子飞走了,    您好歹给我个说法。”

        聂同升玩味地笑了一下,    “我就说嘛,拉黑了天的做生意,一般人他摸不清这门道,我还以为你要跟我碰一下呢。”

        李浩连忙应道:“不能够,你是铁器,我是瓷器,我哪能跟您碰啊!我不是寻思着,您对这晚上的事儿指定门清,这才过来问您点儿事儿。”

        这会儿他也是认清了局势,跟眼前这些人没法硬起来。

        “这才对嘛。”

        聂同升点点头,很是满意这人的态度,随后攥着身前的灯杆子将煤油灯提了起来,一个食指也是在木杆子上面敲着。

        李浩的眼皮子又抖了抖,这是要按照规矩办事?

        他这次可是来问罪的,就算是硬不起,但是也不能掏钱办这事儿,不然就忒怂了些,太丢面儿了,这以后哪还能直起腰来。

        “聂哥,咱们这关系,您还这么玩,那不是伤感情吗?”

        聂同升也没有强求,懒洋洋地放下灯杆子,“咱们哥们之间也是有交情的,这次就算了,说说吧,你跟我唱的哪一出?我这边可没有什么小娘们。嗅蜜你也嗅不到我这儿。”

        李浩就当是没有听出对方的嘲讽,直言了当地说道:“聂哥,咱么那都是哥们,您这边把我晚上出来的事情说出去,这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平日晚上黑灯瞎火的,除了这些常年在晚上活动的人,旁人谁会知道他晚上出来?

        还是近两个月的事儿,他晚上也没遇到什么熟人,唯有跟黑市里面的人照过面儿。

        聂同升嗤笑了一声,不屑道:“出来玩女人,沾了一身骚,末了儿,你还怨我这里来了,我可没工夫掺和你的那些屁事儿。”

        不是嘛?

        李浩仔细地打量着聂同升的表情,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后面的高瘦老三和凶煞的老五,他沉声说道:“既然不是您这边走的风,那四十三号大院的易传宗是怎么知道的?这孙子给我把事儿捅咕黄了!还他娘地威胁我!”

        听到这个名字,聂同升眼瞳瞬间紧缩起来。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他们干这一行,能在这四九城的夜里站得住脚,后台硬,人也横,鲜少有怕的人,独眼龙这种老兵算一个,身强体壮敢拼命的易传宗算一个。

        这种人物,他想忘记都难,更何况对方老是来这边逛游一圈,每一次都是大肆采购,也算是他们的金主。

        后边,黑市的高瘦老三冷不丁地打了一个寒颤,看向李浩的眼神之中多了一丝怜悯。

        那位的伸手他可是记忆犹新,大晚上的过去看不到人,那么重的身子跑起来没音,随身带着家伙什。

        就这个娘们被窝里抖威风的家伙也想和那位碰一碰?这是被盯上了都不知道。

        前阵子他们一起做了套办了许大茂,本来拽的跟二五八万的一个人,这会让又是打扫厕所,又是被开了工作,人前人后的低着头走路,哪里还有春风得意的模样?

        衰成这样了,都不知道自己被算计了。眼前这个家伙怕是离着倒霉不远了。

        老三不由出声,“你今个儿来我们这,算是……”‘找对了。你就不应该招惹那个院的娘们。’

        后面的话老三没有说,因为那边的聂同升猛地抬手喝止了。

        李浩那边正仔细地听着,冷不丁后面没了,他不由疑惑地看向聂同升,“聂哥,您准备有说法?”

        聂同升眼神闪烁了一下轻笑起来,“你来我们这儿,可算是来对的。这事儿虽然跟我们没有关系,但是我大概知道你是怎么被揪着尾巴的。”

        李浩听后面色一喜,跟黑市这些家伙没关系那就好处理多了,“您说,既然跟聂哥没关系,那么咱么就按照规矩办事儿,之前我害怕大水冲了龙王庙,如今我算是放心了。”

        聂同升呵呵一笑,“咱们都是哥们,多少意思意思就行,我今个儿就跟你好好说说。”

        “哎,您说着,我听着呢。”李浩连忙应声。

        聂同升点点头,“你应该也听说过这家伙的事情,一顿饭吃十斤饭,公家发的那点粮票指定是不够。”

        “这家伙平日里没少过来这边买粮票,指定是你小子采花嗅蜜的时候被他看见了。你别看他块头大,这力气精细着呢,走起路来小心点,你指定发现不了!”

        李浩一听这话,顿时间面露恍然之色,猛地一拍自己的大腿,他有些懊恼地说道:“这孙贼,一个下死力的还装大尾巴狼,我差点就被他给唬住了!”

        骂归骂,一个工人还是好对付的,能报仇,李浩这心里面就舒服了。

        “聂哥,今个儿多亏您了,要不然我还想不明白,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给您这个数,余出来的算是兄弟赔礼道歉的。”

        聂同升看了看递过来的票子,乐呵呵地说道:“都是兄弟,当然要互相帮忙,你这就太客气了。”

        一边伸手接过前来,看了看,大黑十,这好认。

        聂同升乐伸手装口袋里面,“我也不瞒兄弟你,这孙贼每次来我这边换票,指定给我搂个干净,这边没货那哪行?来我这边的人都少了!人少了还赚个屁钱?”

        “不过我这边讲规矩,他正儿八经的换票不瞎捯饬,他那嗓门又大,我也不好赶人。但这生意确实是影响了,我这心里也不舒服。”

        “不过咱们为了他这么一个工人,不值得的托人整治他。听说你那小叔在轧钢厂要升官,这关系倒是正对着门,你给我好好治治他,也算是给兄弟出口气。要是能给我将人整走,那是最好不过了。一顿饭吃十斤,怎么不吃死他?不知道给我耽搁了多少生意。”

        “一定!一定!我能让他轻松了?”

        李浩听完心里踏实了,想到自己小叔,他自然是一脸得意的模样。

        聂同升和他又来回捧了两句,说了些场面话,那边李浩乐悠悠地走了,全然没有发现老三脸上怪异的表情。

        一直到李浩走远了,老三才开口道:“老大,您这是准备收拾那个煞星?”

        聂同升的眼皮子颤了颤,他的脸色变得无比扭曲。

        “庞玉福这孙贼不地道,在这的时候咱们没少分他一份,那边老舅当官了他凑过去,闲着钱脏就别拿,他倒好,临走给兄弟们的糗事全给抖搂了出来。”

        “现在道上都知道我青狼被打了眼,被人拿着棍子打成了狗,跪在地上还得摇尾巴。”

        “他以为人走了我就没法,真以为我是白混的?姥姥!等着吧,我要是不给他撕下块肉来,让他跪着回来求我!”

        老三和老五也是一阵愤恨,跟着丢脸的还有他们,把柄什么都是小事儿,口说无凭的事儿他们不怕说叨,但是这人丢了脸,那可就捡不起来了。

        一阵沉默,老三低声道:“我们真要对付那个狠岔子?”

        聂同升瞳孔骤然紧缩,要是有可能,他当然不愿意去招惹这个家伙。

        他低头的事情有很多,但是一个轧钢厂的工人,各方面都差点。

        没有领导那般威严和功绩,没有军人那般铁血,没有工厂武装部那般强势。

        真要是三种情况占一方面,他低头的事儿就不算是丢人了,活在这四九城里面,谁能真正的不低头?

        一个稍微厉害点的工人,还是个体,外人当个笑话看,他当然感觉屈辱,也会把当时的事情当做仇恨。

        “你说错了,不是我们去对付他,而是李浩要去对付他。他们两个人的事情,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老三和老五对视一眼,随后恍然地点点头,这事儿跟他们没关系,要是抗不过去也找不到他们身上。

        怂归怂,怕归怕,这恨是一点没少。

        当时被打了之后,除了聂同升这个老大,就老五这个拿铁棍的,还有老三这个拿搬砖的,这两人被打得最狠,心里也是最恨。

        ……

        翌日下午。

        “呦,一大爷,你们从村子里面回来了?”

        易传宗一家子人刚到四合院的大门口,那边三大爷就出声招呼着。

        “三大爷。”

        “三大爷。”

        四个人里面三个人开心地回应着,唯独娄晓娥的面色有点不太对,出声有点闷声闷气的。

        一大爷乐乐呵呵地回道:“三大爷,今个儿咱们院子里面没出什么事儿吧?”

        “您这回来的正好,今天街道上面来了个通知,让咱们明天去排队领年货。我还寻思着您是不是要在村子里面待一天,要是明天回来还真有点麻烦。”

        这时候的过年街道上面按家庭发花生瓜子。

        三年饥荒产量小,这些花生瓜子可是翘首货,大领导想整点下酒都难,招待外宾的量都非常稀少,也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发一点。

        按照定量,每户居民凭证供应花生半斤(含皮)和瓜子2两(熟),在四合院里面都是一个整体,索性就一块领过来,到时候分一分。

        一大爷直接回道:“村子里面的家里没什么东西,这大晚上太冷在那边可待不住,索性就当天回来了。既然街道说是要咱们明天去领年货,那咱们明天根据上面的通知开个会,大家伙商量一下这年怎么过。”

        三大爷点头应声,他尝试性地提醒道:“你看这都要过年了,咱们家家户户不得贴点对联什么的……”

        一大爷一听顿时乐了,“他三大爷想的周到,我昨个儿还在想,今年你怎么不张罗着写对联了?毕竟咱们院子里面就你有这手艺,您这会儿终于是想起来了。”

        “这事儿没问题,大过年的,这事儿指定不能忘。”三大爷听到这恭维比较开心,随后他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拘谨,似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些对联的笔墨纸砚……”

        “嗐,三大爷,大家指定给您一点润笔费,就算不给钱,给点别的东西也行,哪能让您白付出?”一大爷满口答应了。

        三大爷那边很开心,笑呵呵地在四人身上打量着,最后在娄晓娥身上停了下来,略微踌躇之后说道:“传宗媳妇儿这是怎么了?坐公交车不习惯?”

        易传宗翻了一个白眼,看破不说破,怎么还抢他的话呢?

        本来他还想着等回家问问,这还没到家就被三大爷问了一个跟头,破坏两人感情了不是!

        “村子里面的水硬点,晓娥喝着不是很习惯。”

        三大爷也是看出了点不对劲,没有在细问。

        在一大爷家拿了钥匙,老两口没有添嘴。

        一直回到独院,易传宗开门之后就连忙跑到炉子跟前,用铁钩子将封好的炉子打开,对着蜂窝眼看下去,还能看到里面的火星子。

        “太好了,媳妇儿,咱家炉子还着着呢,一会儿给你烤地瓜吃。”

        说完,易传宗连忙小心的将最上面的一个蜂窝煤放在铁炉子边缘,随后将下面烧尽的蜂窝煤一个一个夹出来,中间没有任何损坏。

        娄晓娥看着他在那边忙活,嘟着嘴一屁股坐在铁炉旁边的椅子上面,不满地说道:“你村子里面的乡亲们都不喜欢我。表情那么古怪。给谁看啊?”

        今天回村里,本来村子里面的人见老易一家回去是很开心的,当介绍到娄晓娥的时候,方村长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乡亲们都认为花姐姐才是易传宗的媳妇儿,这人都给接到城里面了,结果没过几个月,过年带回来另一个女人当媳妇儿,这让村子里面的人接受不了。

        好在当时村领导在,乡亲们心里虽然纳闷,但是这大过年的肯定不能给别人家里找麻烦,不等乡亲们追问,领导们直接就把这事儿给压下来了。

        但是这村子里面的人不说,不代表娄晓娥就感受不到,她今天的兴致都不是很高,好心的回去看乡亲们,结果没有换来祝福,反而是让她有些疑神疑鬼的心里郁闷。

        易传宗不动声色地换着蜂窝煤,一边随口说道:“可能太冷了吧?一个个脸冻得那么红,不到晚上都舍不得烧炭。”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转过头面色有些恍然,“这村子里面隔着不过百公里,这两边的生活条件是真有差距,这思想上面差距也不小。”

        “你说这城里面挨着当家人那么***日子有文化有知识的人也不少,城里又那么多新鲜玩意,看起来十分繁华,我在这里时候长了,不知不觉地就学到了不少东西。”

        “这村子里面不一样,大家伙子都差不多,也就是几个老师有点文化,其他的扫盲认识两个字就算是不错的了,平日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也不用学那么多新鲜玩意,这思想是稍微落后那么个几年。”

        “不过不要紧,咱们明年再回去的时候,抱着个大小子回去那指定是欢欢喜喜的,这村子里面的人他就是认这个。”

        说完易传宗点点头表示肯定,然后转过头去继续换蜂窝,嘴里也没闲着。

        “这村子的日子苦,这人也轴一点认死理,不过他们也挺可爱的嘛,什么事情都摆在脸上,开心不开心的一眼就看出来。”

        “咱们这里也在快速发展,这以后日子好过了,他们这思想也就能稍微变变,不过一些年纪稍微大点的还是变得慢,年纪小的也受些影响,指定是不能跟城里人比。”

        “跟他们交流的时候动动脑子找对方法,一些事你想得明白感觉别扭,他们其实根本没那意思,你这聪明人生闷气这不是找罪受吗?咱们七亿人,有个六亿多都是农民,一年见得农民多了,你还老生气啊?我还是看着你开心的时候漂亮。”

        “这村子里面的庄稼几个月就熟了,他们习惯看这么远,目光是浅了点,比较注重眼前的利益,再加上性子又直,发展要是快了他们一下接受不了,等以后你还有得气,我不得心疼嘛!”

        “哎呀!”

        “好了!好了!”

        “你别在叨叨了!一天天的就喜欢给我上课!”

        娄晓娥生气地甩甩胳膊,昂着小脸气鼓鼓地看着他,“不许打岔!”

        “说!”

        “是不是和你村子里面的那个相亲的有关系!”

        “这次咱么回村我也没见到那个女人,你净带着我到处瞎逛,你看看我的衣服上面都是土,上面还扎着两根枯草叶子,你还给我脸上抹了一把灰,真是烦死了!”

        娄晓娥卡得时间很好,这蜂窝换得再慢也有换完的时候,在易传宗手里没活干的时候开始问话。

        没法。

        易传宗只能紧挨着媳妇儿坐着,伸手揽着小蛮腰,入手就是大棉袄。

        他凑过头去在衣服上面闻了闻,“没有臭味啊,等年后洗洗就好了。”

        娄晓娥身子一转,凶巴巴地轻喝一声,“你又打岔!我是说你为什么要让我躲着?”

        易传宗脸色有些发蒙,“我带着你躲什么了?”

        娄晓娥嘟着嘴不满道:“还不是躲那个女人!”

        易传宗眼皮子忍不住跳了下,他根本没有那个意思。不过插科打诨还是很有用的,这媳妇儿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生气、认真了。

        其实,花姐姐在城里好好的,根本不在村子里面,他们根本不用躲。

        他躲的是村子里面的乡亲们,这带着娄晓娥回去算是在事儿头上,乡亲们看到了指定得追问两句。

        等以后再回去,这消息在村子里面传开了,该聊的早就聊完了,心里面也接受了,自然就没有那么多话了,也不会让娄晓娥受到什么言语的刺激。

        易传宗脸色有些沉默。

        娄晓娥眼睛紧紧地盯着他,越是看,她的心里也有点慌张。

        自己男人除了玩闹少有给他脸色看的时候,但那些时候都是装的,现在沉着脸就能感觉到一种阴郁,难道是真生气了?

        她不由反思了一下,两人平日子工作生活都在一块,易传宗也很宠着她,天天变着法子整她心态、逗她开心。

        也就是过年才回去一趟,那个女人早就成了过去式了,回村之后无可避免,她好像不应该一直追着不放,他可能也是怕会尴尬吧?

        现在娄晓娥有点后悔了,她不应该乱发脾气,胡乱质问的。

        沉吟良久,易传宗悠悠开口了,“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以前的生活,那是我在村子里面的生活状态,我想把我的过去和我喜欢的事情跟你分享,它们曾经让我很开心,也很难忘。”

        娄晓娥连忙乖巧地点点头,主动歪着身子躺在易传宗的怀里。

        媳妇儿凑过来当然是抱住,易传宗侧着头用下巴摩擦着娄晓娥的小脑袋,心中算是长出了一口气。

        过年这一关算是过了!

        一些话没必要说开,娄晓娥也不一定喜欢听真话。两口子过日子又不是打仗,没必要较真,把氛围闹那么僵了做什么?

        其实回去一趟,他心里也在打鼓。

        真要是在村子里面被人喊住问东问西的,那暴露的东西可就太多了,到时候娄晓娥还不得炸了。

        一些话听到心里去,可就不是那么好圆滑过去,就算是谎言没有疏漏,他也会被追着试探几个月,到时候要是漏了陷,他还怎么兜住?

        “一会儿我给你烤地瓜,不当主粮,当零食吃,我感觉地瓜还是非常香的!”

        “嗯!我要吃黄皮的。”

        “好,你喜欢哪种,我就烤哪一种,我也感觉黄皮的好吃一点,红皮的做地瓜糊糊好喝。”

        “对,就是这样。”

        说完娄晓娥昂起小脸来,意见保持一致,两人相视一笑。

        两口子你侬我侬的烤着地瓜,一遍吃着一边闲聊。

        “汪!汪!汪!”

        “汪!汪!汪!”

        听到狗叫声,娄晓娥直接愣了一下,声音非常近,这是在院子里面叫的!

        她转过头来不满地嗔道:“让你经常喂人家,你看吧,你的小伙伴找过来了!”

        易传宗嘴角抽出了一下,也是有些不满地道:“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我的伙伴?”

        娄晓娥翻了一个白眼两腿并着弯腰吃了一口地瓜,她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着,“不是你自己这么说的?狗是人类最忠诚的伙伴。”

        易传宗呲了呲牙,“你话里是那个意思吗?”

        娄晓娥偷笑了一下,侧首示意,“反正它们是来找你的,你看着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