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领导面前露个脸

第一百二十四章 领导面前露个脸

        话都赶到这儿,易传宗要是说没有,当着面的,别人指定是不信。

        能够给的结果只有两个,‘给’或者‘不给。’

        他虽然不怕,但年前出来聚会本来就是为了开心的,没必要为了一点外财闹得那么僵,    他已经封存了大半,一家人用的也分了出来,还是有些剩余的。

        再说思考之后,他感觉这拿钱换人情的事儿值,这家子人的身份地位放在古代,那就是皇亲国戚,    小辈干的还是当朝御史的活,    这重伤的大爷那就更没的说了。

        就是得看怎么换,    拿多少人情。

        易传宗沉吟良久之后才开口,“我确实还有点一点。”他的声音有些低沉。

        卓吉龙眼中闪过一丝喜意,面上却更加严肃认真了,“不知可否让与我些许,算我卓家欠兄弟一个人情。”

        宗烈瞳孔缩了一下,面色略微有些变化,却没有多言。

        易传宗缓缓点点头,够场面有的谈,这事儿单单卓吉龙一个人指定不行,除非宗烈开口,否则两人怎么也就是刚认识,‘卓家’那就不一样了。

        易传宗平静讲述道:“我师父行医超过一甲子,年少时曾在江南见一商贾收购此药,当时价格一千三百一十二两白银。”

        “如此高价,我师父当年也是心中万分震撼,却也更加潜心学习医术了。只不过后来这种功利心反倒是成了学习的阻碍,不过凡是但有一饮必有一啄,跨过金钱关,我师父的医术大进,    晚些年又遇到了那名商贾。”

        “他虽依旧富贵,却已经重病缠身,我师父认为以前的磨砺是一种恩情,于是主动给商贾治病,当时就启用的这株野山参。成功治好商贾,我师父自然是分文未取,继续踏上了行医的路途。”

        “就在十多年前,那位商贾的后人来寻,并且将那剩余的小部分野山参送了过来,说是报当年的救命之恩。”

        “这十多年的时间,我师父淡泊名利,虽然医术超凡却不外显,最多在市井之中有些名声,这野山参的用量也不多。我拜师之后自然知道师父有这珍宝,碰巧我老丈人逐年疲惫元气流失,宗烈又重伤未愈,我这才将药求来。”

        “中医,    一阴一阳谓之道,    凡是也讲因果循环,    卓大爷这般伤势必然是有大德,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这样,我老丈人需要慢补,用的剂量不是很多,野山参也只是效果更好一些,补充地身体根基更牢靠。本来是宗烈二十克,我老丈人十八克。宗烈那边没法减,我从老丈人那边匀出十二克。”

        “卓大爷这种病也并非是全靠珍药来补,药只是外物,身体恢复主要还是靠自己,十二克可以做两三次药引,经过两三个疗程的恢复,能够唤醒身体机理,慢慢弥补损耗的元气,想来应该是足够了。”

        卓吉龙的面色有些激动,重重说道:“传宗,谢了。”

        说完之后他面露难色,这般珍品,一个人情可兜不住,能卖给他已经算是情分了。

        但是这价格……不怎算都得五千块钱,这钱他指定是没有。

        家里倒是有,就是他说了不算,要是付给人家钱还得试过药,这也显得太没良心了。

        易传宗见他的表情猜了個大概。

        他之前说那么多,药的来源、报恩、药的珍贵程度、送得比老丈人都多等等。

        不单单是为了给自己争功劳,主要是为了以后别再有人求药,也别恩将仇报。

        这种东西是用一点少一点,不单单老人用,他还准备以后给媳妇儿用呢,要是有了孩子不得好好补一补?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景逸脸上的伤用不到人参,他也不怕露馅儿。

        “卓哥,您这不会寻思着给我钱吧?您可别开玩笑了,现在什么时候了,您前脚给了我钱,后脚拿着铁链子将我从家里拽出来。”

        “你看我跟宗烈就不提这事儿,他就是怕自己忍不住拔枪。我这边不缺吃,不缺穿,拿不着那么多钱。要是以后吃不上饭,我会登门去借的。”

        卓吉龙认真的点点头,这钱还真不好给!

        心中默默再记上一份情,他脸上也是露出了微笑,“就你这身板,我看就算是去码头当大力笨儿也能吃得饱饭,指定是饿不着的,有时间我请你喝酒。”

        易传宗乐呵呵的一笑,“这个行!你们是不知道,我刚从村子里面过来的那会儿有多无聊,唯一有点乐子的就是我院子里的那点事儿,能够找人喝一杯的机会少得很,这一般的四合院可不和你们大院里面这些铁子一样。”

        有点钱会玩的叫顽主,养鸟、养鹰、养虫子。

        这大院子弟都是叫铁子(也叫兵子,都是军人子弟,政委都会打枪),来源于铁瓷。

        四九城人多用瓷来形容关系,套瓷就是套近乎,这铁瓷就是关系硬的很,不管是玩、工作、思想意志,都非常的坚定,宗烈、景逸和文涛就是这种关系。

        “我那二大爷就是个官迷,那天我去找我院子里的二大爷喝酒,为了教训院子里面的俩小子……”

        易传宗主动扯开了之前的话题,这钱足够用的时候,还是人情重要。

        计划经济还有十多年,他要太多的钱也没用,这玩意不缺就行了。

        再说,他也不是没钱,老丈人还帮他存了一百万以上呢,指望着自己挣大钱,那是嫌弃进去的太慢。

        也就是这野山参太贵重,他不确定以后还会不会有,要是没有,那么这辈子他都见不到几株了。

        不然,能拿钱就能维护好关系那简直太划算了。

        老丈人拿一百万送出去,那就是五十吨黄金,折合古代黄金八十万两!古代能好好伺候一波皇帝。

        也就是没钱的人才会不拿感情当回事,有钱的时候就会想着多些朋友。

        随着易传宗开启话头,这桌子上面的氛围热闹了很多,景逸和宗烈自然是和他互相伤害,不过有新朋友在,他们也没再像以前那样揭人老底。

        邵义宏和易传宗互相吹捧,一番对话之后两人多少有点轻飘飘的,感觉自然是很好,就是差点酒劲儿。

        彭瑞青也是时不时地的插两句,他也不是什么闷葫芦,如今稍微熟悉之后,这人憨厚的一面就展现出来了,说的话都比较实诚,带着一种冷幽默。

        卓吉龙心情喜悦,一张扑克脸上也带着淡淡的微笑。

        饭桌上面的氛围逐渐热烈,透露这过年的欢腾气息。

        十斤涮羊肉下肚,易传宗心情舒畅地再次喝了一大口羊汤,这东西味道鲜美,略微调剂之后非常下饭,到了这边则是非常下肉。

        跟着朋友一块出来吃饭,总得吃饱吧?况且宗烈还老是刺挠他,他不得化愤怒为食欲,稍微多吃点?

        宗烈的脸皮子不知道颤抖了多少次了,因为易传宗放满了速度,众人很有食欲,众人最少吃了二十斤羊肉,他有些情不自禁地去摸钱包,幸亏多带了些钱,不然今天怕是不好下台。

        景逸看得心中好笑,脸上的伤所带来的郁闷心情都缓解了不少,他用胳膊朝着旁边顶了顶,“怎么样吃饱了吗?”

        易传宗满意地点点头,“够了够了。人多,热闹,这次吃的多点。其实我最近伙食一直不错,饭量略微有点下降,很好,这次吃的舒服!”

        彭瑞青撇了撇嘴,“你这饭量在村子里面怎么活下来的?”

        易传宗这边刚想接话,对面的宗烈一下站起身来,这动作把他看得愣了一下,他也是转头看了过去。

        此时,东来顺饭店的门口进来八位喜笑颜开的中年男人,人到中年,他们一个个体型都比较宽厚,身上的衣服撑得板板正正的。

        走在人群最前面的是一名留着大背头,身着中山装,脸型方正笑容和煦的强壮中年,他走起路来步伐沉稳有力,整个人的气势很足。

        第三轧钢厂的杨厂长。

        易传宗眉梢挑了一下,难怪这边宗烈站了起来,原来是有熟人过来的。

        不光是他们这些小年轻的聚会,人家中年男人同样也得聚一聚,并且这老一辈的圈子和小一辈的圈子都是差不多的,因为景逸等人转头看了一眼之后也是全都站了起来。

        易传宗也是站起身跟着一块招呼,“杨厂长,刑叔,彭先生,各位领导好。”

        如今全国都在着重发展工业,这轧钢厂的厂长就算是平级,这地位也是更高一些,哪怕他不怎么认识,也得先招呼人家。

        那边宗烈等人也是,二舅、杨伯父,彭叔之类的招呼着,一个人一个叫法,只有个别重样的。

        杨厂长和煦的点点头,易传宗这一桌人,多是他看着长大的,他亲善地招呼了一声,“小卓也在啊,卓大哥身体怎么样了?”

        卓吉龙微笑着回道:“劳烦您惦记了,我大伯恢复的还不错。”

        杨厂长点点头,转头对着易传宗打量了几眼,随后笑吟吟地说道:“你们这新朋友我看起来有点眼熟,刚才你称呼我什么?”

        易传宗微笑着回道:“我是咱们轧钢厂的工人。”

        杨厂长略微诧异,这一群小子能和一个工人玩到一块去?他有点想起来这是谁了。

        邢主任这时候开口笑着解释了一句,“他和我侄子关系不错,我也见了这小子好几次,这人见一面之后好记。”

        杨厂长微微颔首心中略微恍然,他是文涛二伯的连襟,他媳妇儿是文涛的小姨,他听媳妇儿说过宗烈受伤的事儿,不过时间有点久,他也没有怎么在意,如今见面才想起来。

        彭简文这时候也乐呵呵地添了一句,“还得谢谢你给我选的手表,我媳妇儿看到之后很喜欢。”

        八个人里面有三个认识的,这让剩下的领导又多看了易传宗一眼,这体型印象本来就听深刻,如今更是记住了。

        易传宗讪讪一笑,“您这太节俭了,挑东西也忒仔细,我是在您后面等得时间长,着急回去陪媳妇儿,算不上什么忙。”那天时间挺紧张的,到了花姐姐家还被逼着交作业。

        彭简文听完心里一乐,当时见面怎么招来着?

        拍拍胸口。大手一挥。‘走,我带你出去!’

        之前那般豪迈潇洒,这会儿人多还会恭维了,他笑着摇摇头,心中再次确定了之前的想法,‘这是一个有趣的小子。’

        “你们都吃完了,我们这边还没开始呢,饿了,不跟你们在这儿唠了。伱们玩吧。”杨厂长笑着叮嘱,随后补了一句,“小卓帮我跟家里问好,今年得年后才能过去。”

        “我会和大伯说的。”

        简单的道别,中年人的局才刚开始。

        彭瑞青一脸古怪地看着易传宗,“你认识我三叔?”

        易传宗面色也是有点古怪,“算是帮他选了块表,也就是知道名字,你三叔干啥的?”

        彭瑞青直接回道:“我三叔脾气好,他在纺织厂上班。”

        易传宗点点头,工人也是上班的,领导也是上班的,这没什么毛病。

        转过头,他对着卓吉龙说了一句,“我回去给你拿药,你跟着我一块去,还是我给你送过去?”

        卓吉龙立马回道:“我骑着自行车过来的,我跟你一块回去吧。正巧,听你说了那么多院子里面的事儿,我也想去看看。”

        易传宗摇头轻笑了下,“去了怕让你看笑话,不过也还好,平日里当个调剂不错。”转过头,“哥几个,咱们下次有机会再聚,这次俩伤员,等他们俩好了我请客,咱们不醉不归!”

        邵义宏当即回道:“那感情好,算我一个,到时候叫上我。”

        易传宗满脸笑容,不吹牛逼都不知道自己有多牛逼,他特爱跟这人聊天,“少了谁也少不了你啊,咱们俩全桌占一半,你不来少了一半的乐趣。”

        彭瑞青面色略微犹豫,随后也言语了一声,“也算是我一个,我感觉你的那些想法很不错。”说这话其实他有点抹不开面。

        初见面的时候他还有些轻视,碍着朋友的面才没有甩咧子。

        接触一段时间才发现这家伙不简单,钳工医术都有涉猎,似乎水平还不低。

        这人能耐不小,聊天的时候满是新奇的想法,他感觉受益不浅,这求之不得的野山参都能送人指定是够义气的。

        再加上看他二叔彭简文这边的反应,显然两人初见面的印象很好,在陌生人面前才是一个人的真实模样。

        他感觉自己这是先入为主,听着宗烈的话(当时宗烈说的很含蓄、隐晦,他脑补的有点多)错意了这人,这个人虽然有点瑕疵好色,其他方面都很不错。

        有着这种反差和转折,他反倒是真心想跟易传宗交朋友了。

        易传宗面带着微笑,当然不会拒绝,“咱们聚会吃肉,平日子可得吃干粮,指定不能少了你。”

        彭瑞青笑着点点头,这人说话实实在在的,心里听着舒服得很。

        “我这边不一定,年后两个月我的病假就结束了,到时候我尽量安排一下时间。”

        吃完饭,景逸的神色就平静了不少,也不似饭桌上面那么开心了。

        易传宗挑了挑眉,有这种家庭,有文化,积极参加任务,再敢拼命,扛不住手榴弹就死,活该升任正营,荣升陆军少校军衔,没有一份荣耀是无辜的。

        “那我们就挑个你这边有空的时候,卓哥这边也不一定方便,咱们尽量安排。”

        说完,他转头对着宗烈说了一声,“我们两个就先走了。”

        “行,路上慢点,我钱带够了。”

        易传宗一听哈哈笑起来,这人不是不会开玩笑,平日子老憋着看热闹,临走了之后分享了。

        “没钱也不要紧,过年这边生意忙,你可以留在这里刷盘子还债,算是提前适应一下家务。”

        “滚!”

        宗烈轻喝一声,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就是约会被看到一次,他那是疼女朋友,才不是舔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