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许大茂翻旧账

第十六章 许大茂翻旧账

        “姓易的!我跟你拼了!”

        “啊!”

        许大茂脸色无比扭曲,神若癫狂地冲了过来。

        本来那头短发长了一些,他也是想留起来,这就显得他的头更长了,朝着这边冲过来的动作就像是一头驴子。

        前边,易传宗是有些懵的。

        他完全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本来两口子还在大门口闹纠纷呢。

        因为换了车间之后,他的独立车间里面有两个小娘们过来凑热闹,他和人家开开心心聊天的时候娄晓娥过去查岗了。

        当时好好的,回来之后母老虎大发雌威。

        易传宗一番堵嘴和平a都不好使,勉强偷偷地施展龙爪手,再加上甜言蜜语的一阵夸,这才将虎娘们的毛给捋顺了。

        结果人还没进院,许大茂就指着他的鼻子要拼命。

        顿了两秒也没回过神来,知道身前一个黑影窜过来,易传宗被吓了一跳。

        “尼玛!”

        受到惊吓之后,他直接一脚将眼前的黑影踹了出去。

        许大茂怎么过来了的,然后以更快的速度回去,凌空飞跃两米远,狠狠地摔倒在地上。

        易传宗看着在地上哀嚎的许大茂,他没好气地道:“你这孙贼有病吧?老子刚回家你狗叫什么?”

        许大茂一脸痛苦地哀嚎,怨恨地看着他嘶吼,“王八蛋,你真狠!”

        易传宗冷着脸道:“有话说,有屁放,不给个理由,今天你还得挨打!”

        许大茂愤怒地嘶吼,“王八蛋,你他姥姥地去我单位告状,老子被开除了,你高兴了!”

        许大茂一脸的悲愤,心中很是悲戚。

        他安安稳稳检了一个月的票,刚跟单位里面的人拉拢好了关系,结果今天受到举报,电影院的院长毫不犹豫地将他开了!

        三次被开除的经历,其中一次是乱搞男女关系的记录,他的人生彻底灰暗了,打开履历第一页都是红字,这让哪个单位敢要?

        易传宗双眼瞪得滚圆,不敢置信地道:“你被开了?”

        这事儿可不是他干的,他本来想得是等许大茂转正之后再去捅咕一下,现在一个临时工就被开了?

        许大茂脸色狰狞地指着他怒喊,“装!你这孙贼就知道装!你别不承认,肯定是你干的!”

        易传宗脸皮子跳了跳,是不是他干的不说,这孙贼骂起来没完了,这是找打!

        易传宗撑住自行车,三两步走到许大茂跟前,伸手就是一个大逼斗,反手照着左脸又是一个耳光。

        “你他娘地再给我骂一句试试!”

        许大茂半坐在地上有些坐不稳,不只是脑瓜子嗡嗡的,眼前也是天旋地转。

        “呸!再敢骂老子,把你吊起来打!”

        易传宗回到自行车旁边,“走,媳妇儿,不管他,这孙贼自己工作丢了,胡乱冤枉人。”

        回到家,一大妈连忙起身将两人拉进来,然后关上门神神秘秘地道:“许大茂工作丢了,还说是你给他捣乱才丢的,你们见到他没?”

        易传宗眉梢一挑,“见了,这孙贼开口骂我,给他两个耳光长长记性。”

        一大妈拍了他一下,焦急道:“你怎么打他了?他工作丢了指不定怨你身上。”

        易传宗大咧咧地坐在桌前,给自己倒上一杯茶,喝了一口才道:“怨我?他凭什么怨我身上,又不是我害他丢得工作。”侧过头问道,“你说是不是媳妇儿。”

        娄晓娥也是点点头,“咱们这两天那么忙,哪有时间理会这人,自己丢了工作凭什么怨咱们。”

        一大妈焦急地拍了拍大腿,话是这么说,但是外人不一定这么看,指不定还得被赖上。

        易传宗开口讥讽道:“大妈,我说您也甭着急了,多大点事,不就是一个工作嘛,他又不是第一次丢工作了。”

        一大妈横了他一眼,也是气冲冲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阵沉默,一大妈问道:“工厂里面的事儿怎么样了?升成七级钳工?”

        易传宗双眼瞪得滚圆,连忙不迭地将手中的茶杯放下。

        “大妈,您是怎么知道的?还有人比我下班后回家的速度更快?那不能够!现在咱们院子里面可就是我有自行车!”

        一大妈这时候面色微微变化,也是发现自己说错了话。

        “我是见你的模样没那么高兴,要是成为八级钳工,你指定嘚嘚瑟瑟地回来。”

        易传宗狐疑地看着一大妈,猜测道:“大爷一早就知道八级钳工没有晋升名额?”

        一大妈这时候也知道兜不住了,只能多解释了一句,“他也是猜的。”

        易传宗脸色古怪地端起茶杯继续喝水,一大爷指定是早就知道没有八级钳工的晋升名额。

        这是见他的模样太兴奋不忍心破坏他的兴致,还是心里憋着坏想让他自己去看看通告栏?

        应该是憋着坏吧?

        大爷也变坏了。

        大爷黑化了!

        娄晓娥那边不乐意了,“大妈,您怎么不开口提一句,这人大早上在工厂门口就喊了起来,后面还去找工厂领导了。”

        易传宗很是心痛地暗暗补充了一句,‘还丢了一盒子华子。’

        一大妈再次强行解释道:“今年不是情况好了些嘛,你大爷还以为会有调级的名额,他也不是很确定。”

        娄晓娥也没有抓着不放,她感觉七级钳工就很好。

        七级钳工一个月八十四块五,那些副主任很多都比起这都差一点,也就是各部门的主任才会比这多,剩下的办公人员就更没有这么高工资了,她的那些同事都非常羡慕。

        稍微闲聊了一会儿,一大妈站起身来,“你大爷应该快来了,我去把饭给端出来。”

        话音刚落,一大爷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脸色低沉道:“不用了,你们一块出来吧,现在怕是吃不成了,先开会吧。”

        一大妈皱着眉头,道:“那个许大茂又要开全院大会?他怎么那么多事儿啊!”

        一大爷嗤笑了一声,“我和二大爷从工厂回来,这人就带着三大爷在那边等着,在前院就抓着我一阵大吼大叫,说是传宗给他搅黄了工作。”

        “我没有!我哪有闲工夫管他。”易传宗直接反驳道。

        一大爷点点头表示相信,“现在前院的人已经都知道了,后面的人他也早就说了,咱们中院应该也知道了,大家差不多都过来了,到时候看看许大茂怎么说。”

        “行吧,那咱们一会儿再吃饭,我今天干了不少的活,都感觉饿了。”

        易传宗嘴里嘟囔了一句,将娄晓娥拉起来道:“走吧,媳妇儿,看看这孙贼说什么。”

        “哎呀,你别老黏糊着我,好烦啊。”娄晓娥嘴里一边说这话,一边用胳膊肘不断朝着旁边肘击。

        易传宗撇撇嘴,临近门的时候也给了他一肘子,当时是这样说的,‘你怎么不拉着我了,是不是在想着车间里面的两个女人?’

        四人一出门,许大茂脸色和死了爹一样地从前门走了进来。

        易传宗懒洋洋地站在院子里面,这会儿他感觉许大茂这家伙有些烦了,有心一下将这个家伙给治死,又感觉稍微有点遗憾,老见这人的惨样也没什么意思,普通的戏码看腻了,不够精彩。

        陆陆续续的有人过来,中院的前门再次摆上了那张四方桌。

        秦淮茹也是抱着孩子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扭着腰,她在哄小槐花睡觉。

        易传宗眼睛微亮,这女人最近的伙食不错,身体看上去丰满了一点,这小脸都红润了不少,笑起来脸上的酒窝都更甜了。

        这看着就挺舒服的,吃喝花点钱不算什么,能看出效果来就有成就感,这女人长进才有培养的快感和成就感。

        “你松开我,烦死了,一天天的。”

        易传宗眼帘微微低垂,胳膊一松,娄晓娥屁颠屁颠地朝着秦淮茹跑了过去,这娘们现在看见孩子特别眼馋,他看着大人小孩都眼馋。

        “传宗,你小子厉害啊,这次竟然考了七级钳工。”

        牛大爷的声音很是响亮,院子里面的人听到后都愣住了。

        大家都是在工厂里面吃中午饭,这才刚刚下班,又有许大茂闹出来的这事儿,易传宗晋级的消息还没开始传。

        本来朝着这边媚笑的秦淮茹也是愣住了,这么快就七级钳工了?

        易传宗眉梢一挑坏笑了一下,转头看着邻居们,“大家伙别这么看着我,这三天连着考了四场可把我累坏了。”

        三大妈翻了个白眼,她就见不得易传宗这得意模样。

        凡事儿都怕比较,阎解放能够进入轧钢厂确实还是个学徒工呢,想转正还有半年,满三年才行,否则,就得技术达到三级钳工。

        阎解放也不是一个擅长动手的人,他现在的技术只有一级钳工,就是转正了,还有晋升名额卡着,前面技术提升的快,这个问题就很悬乎。

        “哥们,你可真牛,我就知道是你,今个儿我在后厨说这事儿,结果那些人还不信,这回好了,明个儿我非得好好讲一讲。”傻柱对着这边竖着大拇指。

        二大爷也开腔了,“传宗在工厂一直表现得很是勤奋和优秀,这人的技术早些时候就不低了,如今晋升七级钳工也是理所应当的事儿。”

        易传宗和二大爷每个月都得小聚两次,两人的关系很好,二大爷说起好听的话来也是毫无压力。

        他现在全力拿捏着三个儿子,整天变着法子的收拾老大。

        刘光天和刘光福自然是被吓得瑟瑟发抖,二大爷也没少打他们,不过打得没有以前那么狠了,因为二大妈会护着。

        同时,这兄弟俩也多了一个写检讨的习惯,每天还得念一些洗脑的话,比如‘棒打出孝子’,‘家里的事儿都听老子的’,‘不孝顺的人过不好’……

        二大爷这一操作起来,那感觉比以前打人的时候还要爽,尤其是不用武力就让三个人服软的感觉,当真是成就感十足,也倍有威严。

        三大爷也是乐呵呵地笑道:“传宗这小子,我一早就知道他有出息。”

        邻居们七嘴八舌的道喜,许大茂这时候憋屈到了极点,他这边丢了工作,那边升职发财,如此落差直接让他爆炸了!

        “你们都被他骗了!这孙贼根本不是好人。”

        许大茂爆喝一声,满脸狰狞地伸手指着易传宗,“你们都不知道这人有多狠,就是他让人去我工作的单位举报我。”

        易传宗冷着脸道:“再骂我,给你嘴扇歪。你凭什么说我找的人举报你?我这几天有功夫搭理你?你把自己太当回事儿了。”

        许大茂还是一脸愤恨,“就是你,当时举报的人留下的名字,说是一个叫易传宗的人让他们举报的。”

        易传宗嗤笑一声,“我给人家钱举报你?还让他们说出来?你是不是傻?我要是找人花钱还得报名字,我都不如直接自己去!再说,我要是想开了你,还用得着举报?”

        “你这一看就是你得罪人了,人家在院子里面一打听,你这人跟谁的关系不好,他们就让你院子和电影院都闹得不清净。”

        许大茂听后也是愣了一下,这事儿对他来说太大了,影响一辈子的事儿,当时他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整个人直接就给震晕了。

        并且听到易传宗这名字之后,他整个人都炸了,哪里还有什么脑子分析这个那个的?

        这会儿易传宗稍微一分析,他这才发现,这事儿好像还真的可能跟易传宗没什么关系,人家正忙着高升呢,根本懒得对付他!

        这猛地又是无情的一击,许大茂被震得脑袋瓜子嗡嗡的。

        此时,许大茂脑袋里面有无数的片段在闪,他发现自从和娄晓娥离婚之后,他的人生就止不住地走下坡路。

        现在这个女人虽然也不错,就是有点太削骨噬魂了,他的身体情况也是每日愈下。

        反倒是易传宗和娄晓娥结婚之后,人生就止不住的涨涨涨,这会儿都变成工厂大师傅了,多么年轻啊,和二大爷一个层次的高工资,堪称是工人的巅峰。

        想想自己现在的悲惨局势,许大茂顿时就急眼了,正儿八经的工作他已经找不到了,他手里面儿也没钱了,这事儿必须有个人承担赔偿!

        就算不是易传宗干的,他也得赖在这人身上,更何况他感觉这事儿跟易传宗脱不了关系!

        “易传宗,你别想耍赖,这事儿肯定是就是你干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你玩的溜着呢。大家都被这家伙给骗了,他根本没有你们想得那么老实。”

        “去年国庆的时候,你这家伙是不是拿着手枪吓唬我?还有半夜你送我回来的那两次,你是不是暗中对我做手脚了?怎么你一送我回去,我第二天就不行了?”

        “还有刘光奇的结婚的那一天,之所以他能说出那话,就是刘光奇将这家伙给惹恼了,你们都不知道这家伙的阴毒,他的脸色越是正常,这心里越狠。那天我在屋子里面看着,刘光奇在那儿挨打,这孙贼在那儿诡笑。”

        “后面我被开除的那一次,是我先惹的你,但是这事儿根本就没有那么严重,都是这孙子给院长和局子里面的领导一顿套瓷,人家这才全力办我的!”

        “这回,你指定是又想看我笑话,你在工厂里面测试,当然没有空过来举报我,所以才会花钱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