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我想待全村人问您一个问题

第二十一章 我想待全村人问您一个问题

        “哎呀!你慢点!”

        略微拥挤的街道上面,易传宗骑着自行车疾驰,他偶尔晃动着自行车把完美的规避着路上的行人。

        只不过娄晓娥显然不是很相信他的技术,嘴里一直嚷着,“不就是买了几头猪崽嘛,有什么好看的?”

        易传宗神秘一笑,道:“咱们回家你就知道了。”

        娄晓娥蹙着眉头还想说什么,    结果车身猛地一晃,她只能紧紧抱住易传宗的腰,“你慢点!”

        本来七分钟的行程,如今只走了四分钟。

        到了独院家门口,易传宗迫不及待地去开门,那模样就好像是要献宝一样。

        娄晓娥的好奇心也被勾起来,    她以前是见过小猪的,也见过野猪,难道这次有什么不同?

        打开门,易传宗心切地推着自行车走了进去,娄晓娥却在看院子里面趴着的十个小家伙。

        黑白色的花点就好像是喷上了一团团墨水,那圆滚滚的大眼睛很是萌蠢,稍长的鼻子还往上撅,趴在地上和个圆柱似的,屁股看起来很大。

        娄晓娥一时间难以形容心中的感受,说好看又不好看,说不好看,但是看起来好像还有点可爱?

        “好丑!你就让我看这个?”

        “嘿嘿,嘿嘿。嘿嘿。”

        易传宗一阵坏笑,然后将其中一个被绑着的小野猪松开。

        在娄晓娥不明所以的眼神下,易传宗将小野猪抱了起来。

        这回小花猪老实了很多,并没有乱叫乱哼唧。

        易传宗眉头一皱,然后伸手朝着猪后背扭了一把。

        小花猪感受到疼痛后,在他的怀里蹬腿、扭腰、摆臂、侧首僵持、哀嚎着奋力挣扎。

        “嗷~哼……呼噜……”

        娄晓娥皱着眉头看着,    抬眼看了看易传宗脸上的坏笑,她心中莫名感觉十分生气。

        于是娄晓娥声音清冷问道:“你让我看这个什么意思?”

        易传宗咧着嘴笑,    他低头看了一眼奋力挣扎的小野猪,    然后在抬眼看看对面,眼神很是不礼貌。

        娄晓娥有点生气了,她大声质问道:“你想说什么?”

        易传宗脸上的笑容不变,道:“你看它,感觉熟悉吗?”

        娄晓娥眉头皱得更紧了,看着那不断扭腰、蹬腿、摆臂却依旧无法摆脱控制的模样,她心中莫名想到了自己。

        倏地,娄晓娥想明白了,他就是再说自己。

        “混蛋,你竟然敢说我是猪!”

        易传宗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耐人寻味了,看着冲过来的人影,他口中强行辩解道:“是你说的,我可没有说!”

        “混蛋,你就是这个意思,你给我站住!”

        “我不站住,你站住吧,这个给你。”

        娄晓娥一愣神的功夫,    一头二十八斤的小花猪出现在她的怀里,    斤两不多,    但是力气还不小,她一时间有些难以掌控这个小家伙,小花猪在她的怀里乱拱。

        “啊!去死!”

        虽然小花猪看起来干净,但娄晓娥不认为一头猪能够干净到哪里去,她将小花猪猛地给推出去,本来她是想扔的,只不过太沉了,扔不动。

        易传宗连忙跑过来,在靠近地面的时候,终于是将小花猪接住了,“哎呦,姑奶奶,这一头猪四十块钱呢,你想摔死它吗?”

        “我想摔死你。”娄晓娥两步跨过来就开始打他,拳法、掌法、腿法、指法无所不用。

        “多脏啊,你就把它往我怀里扔。”

        “我给它们在河里洗过两遍了,热水烫一遍直接烤都行,很干净的。”

        “那你还骂我了!”

        易传宗抿嘴一笑,道:“我就是让你熟悉一下自己的形象。明天我准备回村一趟,你跟我一起回去吗?”

        娄晓娥有些犹豫,两个月之前回去过一次,那次的经历并不是多好。

        她感觉在城里最好了,两边的家人都非常通情达理。

        村子里面那些只是乡亲们,有恩归有恩,有情归有情,但毕竟是些外人,没必要像走亲戚一样两人都去。

        只不过考虑到易传宗那个相好的在村子,那些乡亲们就变成她‘敌人’的‘帮凶’了,她必须去!

        娄晓娥昂着头凶巴巴地喊道:“我当然要去。”

        易传宗轻声嘟囔着,“我也没说不让你去,这么凶干嘛?”

        第二天。

        临近中午。

        易传宗肩膀上面扛着粗木棍,而娄晓娥则是步履蹒跚地跟在后面,她的怀里还抱着一头小花猪。

        “混蛋,这个家伙好沉啊!给你放上好不好?”

        “一开始,你不是感觉挺好玩的嘛?再忍忍吧,再有三四分钟就到了。”

        娄晓娥面色一苦,“哎呀,我现在不想抱着它啦。”一低头,这头小花猪舒舒服服地趴在她的身上,两只眼睛眯成月牙,神态很是惬意。

        娄晓娥看着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她给累得不行,这小花猪倒是舒服了,笑眯眯地模样也太贱了,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再坚持坚持,我们才走了三分多钟而已,就当是提前锻炼一下身体了。”

        娄晓娥朝着前面望了望,确实看到了山坡边上的那栋房子,她的心中松了口气,咬咬牙决定再忍一忍。

        “传宗!传宗!还真是你啊!”

        远远的传来一道呼喊声。

        易传宗转头看过去,两百米外土黄色的小路上面一名穿着板正的中年正在往这边跑,他也大声回了一句,“张叔。”

        没一会儿人就到了近前,这时候腿脚不值钱,张叔跑不过脸不红气不喘的,就是这眼睛瞪得有些大。

        “好小子,我远处当你扛了一些什么,你还真带着猪崽子过来了?”

        易传宗咧嘴一笑,道:“这还能有假?不是之前就说好的嘛!我在郊区看着田里涨势不错,寻思着村里面指定不错,立马去养殖基地买了十头。”

        张叔张了张嘴,话是这么说,但是猪崽指定是比肉还贵,这十头得多少钱?

        “呐,你应该是去村长家吧?走,我和你一块过去。”

        “好。”

        刚走了两步,张叔就见着了娄晓娥那吃力的模样,当即喝道:“你这孩子挑着九头都不嫌沉,怎么就舍得让媳妇儿干重活。”转过头,“丫头,你把它给我吧。”

        娄晓娥朝着远处眺望了一下,感觉再走一会儿就到了,她咬了咬牙道:“没事儿,一会儿就到了。”

        易传宗瞥了一眼,道:“行了,别撑着了,给张叔吧,平日里你真得多运动一下。”

        娄晓娥嘟了嘟嘴,老老实实将小花猪推了出去,张叔连忙不迭地接过来。

        这一换人,小花猪就没有那么老实了,又是一边嚎着一边挣扎。

        “小猪崽子还挺有劲儿。”

        易传宗见到这熟悉的动作不禁再次露出了微笑。

        “啪!”

        娄晓娥一巴掌就扇了过来,“你又在笑什么?”

        易传宗解释道:“我见它挺活泼的,这表示它的身体很不错,后面肯定能长不少肉。”

        娄晓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现在有外人在,她不好一直打。

        张叔一脸欢喜的看着怀里的小花猪,问道:“传宗,你这几头猪花了多少钱?”

        易传宗摆摆手道:“钱的事儿不着急。”

        张叔的脸色一下就板了起来,“怎么能不着急呢,你上次自己打的一些东西,乡亲们吃了喝了没事,这回你从人家养殖基地买的猪崽,大家怎么能白要你的东西。”

        “啧!”易传宗也是绷起脸来,“张叔,您别着急啊!这事儿不是不说,我是想着跟您几位领导一块说,暂时还是不让乡亲们知道了,要不然你让大家怎么敢养这东西。”

        张叔的脸色一怔,随即点点头,“你小子想得还挺细!”

        易传宗咧嘴笑了一下,他对乡亲们的收入很是了解,前面三年饥荒一年挣六七十块钱就不错了。

        这一头猪崽就是四十来块钱,光买了不行,还得喂呢!

        这两个月大的猪一天就得吃小两斤,单凭一些野菜、糠(粮食皮)、野果、鱼虾、蚯蚓、虫子之类的根本不够,光喂草也不行,怎么都得喂一些粗粮。

        就他们向阳村,也就是村支书和个别的几个人是上面调过来的,这些人的工资可能高些,村支书有个四五十也正常。

        但是其他没有正儿八经职位的人,还是算大队里面,连村长这位村子的首领都算是大队的,这时候村中就是德行兼备,众望所归的头头,组织里面挂名没职位。

        就算是村长,养这个小猪崽也得好好掂量一下。

        不一会儿,他们来到了村长家门口,都是差不多的土黄色木门,此时半开半合着。

        易传宗在门外就喊了一嗓子,“村长!我回来了!”说完对着那半扇门就是嘭的一脚。

        “臭小子,你又踹我家大门!踹烂了你赔啊?”

        听到动静,方村长骂骂咧咧地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站在门口一定神,他直接抻着脖子仔细打量起来,中途还多次眨了眨眼睛。

        呆三秒之后,方村长连三跨五地跑过来,“你小子来真的!”

        此时方村长一脸的纠结,养猪是好事,差不多五六、五七年那会儿,公社强征了不少家畜准备搞什么大畜牧场。

        当时很多人直接就将自家牲口给宰了,连一些老黄牛都忍痛杀了,要不然充了公,那算什么。

        事儿,是没办起来。

        但是这赚钱,肯定是赚钱的,因为有些下手比较狠的地方成功了。

        就是这饲养之路太坎坷了些,因为这猪的饭量不断飙升,一天从两斤到三斤到四斤到五斤到六斤,没有什么准备当真是扛不住啊!

        这岂止是多了一口人吃饭?

        人都活不下来,还养什么猪?

        易传宗心里一乐,抿着嘴偷笑,“养起来是得费些心,但是这猪的岁数好啊,现在两个月大小,大家伙精心养上一个月长到七八十斤是没什么问题的,直接翻成三倍,眼见着它们长大怕什么?不行就卖了,亏了算我的。”

        说着,易传宗将一个小猪崽给解开。

        这一松开之后,难受了一大早上的小花猪开始撒欢地跑。

        方村长侧着头皱着眉,看着奔跑的小花猪,感觉像是一块长条形的五花肉在跑。

        他纠结地问道:“它们现在一天吃多少?”

        易传宗眉梢一挑,道:“不多,才吃两斤。”

        方村长双眼顿时瞪得滚圆,口中惊呼,“两斤!它们这么大一点就吃两斤?”

        易传宗连忙解释道:“一天吃两斤,分五顿喂,又不是光吃粮食。我给您带了养殖基地的备份饲养指南。”

        方村长伸手捂着自己的额头,口中哎呦一声,这是个大难题!

        看着眼前的一本小册子,他只能是伸手接过来,随后一脸沉重地简单看了看。

        “小张,你去把咱们村八个队的队长给喊过来,也把这事儿跟老于说说,先简单讨论一下,咱们下午得开个大会。”

        “好,我现在就去。”

        方村长苦笑着道:“传宗和传宗媳妇儿进来坐会儿吧,你们可真是给我带了个大惊喜!”

        “您找个屋,我把他们先放出来吧,老绑着也不好。”易传宗提醒了一句。

        方村长朝着西北角指了一下道:“放北屋靠墙的围栏里面吧,我本想着天暖和养两只母鸡下蛋,地方不大,凑合着放放吧。”

        “嘿,那正好。媳妇儿,你去将逃跑的那个抓过来。”

        娄晓娥眼睛亮了一下,转头看着还在院子里面撒欢的小花猪,跃跃欲试。

        抓猪!

        这些小家伙在家里可是养了大半天,感觉不脏的时候她也是忍不住玩了一下,毕竟看习惯了还是挺可爱的。

        一开始不太顺利,娄晓娥被拱了不知道多少次,她气得满院子追着跑,很是开心。

        有了前面的经验,现在一说她直接就答应了,“好,我去抓。”

        两人废了点力气,都将小花猪放在了六个平方大小的栅栏里面。

        进屋待了二十来分钟,陆陆续续地就有村子里面的领导和队长过来了,也开始谈论养猪大业!

        眼见自己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娄晓娥轻声道:“我出去走走。”

        易传宗也没拒绝,“好,别乱跑,要不然不好找你。也别乱爬,一些事儿看起来没那么简单。”

        “我又不是小孩子!”

        “那好,注意安全就行。”

        娄晓娥翻了个白眼就离开了,这人老是质疑她的运动能力,她其实就是想站在门口看一看。

        只不过她刚走出门去,身侧的一旁就传来一阵咳嗽声。

        娄晓娥转头看去,那是名身体孱弱的小青年,他弯着腰一直咳嗽,但是那一对眯缝着的小眼睛却在看着她。

        “您好。”娄晓娥强笑着招呼了一声。

        李亮已经上下打量了娄晓娥三圈了,小黑皮鞋,黑色小西服裤,看起来分外洋气的羊毛大衣,还带着一块手表!

        这一看就不是村子里面的女人,就算是城里都少有这么打扮的。

        他的气得脸皮子抖了三抖,这是易传宗在城里找的女人!

        那一个深秋的夜,他先是醉酒一次,然后又在水里挣扎了无数次,被打了很多下,水里泡了大半个小时。

        他踉踉跄跄地回到了家,第二天毫不意外地重病不起,幸好被邻居发现得早,否则他这人就死定了。

        就算是这样,他也是一连病重半个月,现在肺腔也没有好利索,整个人时常出毛病,不是今天生病,就是明天生病的。

        他脸上强笑着问道:“你是易传宗的媳妇儿吧?”

        娄晓娥脸上的笑容真切了不少,“对。”

        李亮脸上的表情严肃很多,“我想待全村人问您一个问题。”

        娄晓娥的脸上的笑容直接凝固,她感觉到了深深的恶意,她面无表情地说道:“你问吧。”

        李亮重重地点点头,声音低沉问道:“易传宗将花寡妇接走了五个月,花寡妇现在怎么样了?”

        娄晓娥的双眼在眼中剧烈颤动,不敢置信地道:“他将花寡妇接到了城里,还五个月?”

        李亮认真道:“十月二十一号那天,他和花寡妇请大家吃肉,那天我生病了没能去成,所以记忆比较深刻,当天他就带着花寡妇去了城里,自此花寡妇再也没有回来过。”

        “现在三月二十三号,确切的说是五个月零三天。”

        娄晓娥的大脑一时间有些眩晕,因为他们结婚的时间是十月三十号,这人在他们结婚之前就接过去了。

        二十三号那两天,两人定的婚约!那时候花寡妇就在城里了!

        她脑子里面一片混沌,不敢再想下去。

        深呼一口气压制住眩晕的感觉,娄晓娥咬着牙道:“我也不知道。”说完直接转身进入院子。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