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许大茂添火

第二十二章 许大茂添火

        正午时分,南锣鼓巷的灰白色水泥街道上面人头攒动。

        不太到十度的天气稍微有些冷,体寒的人还穿着大棉袄看起来有些臃肿,其他人穿着毛衣倒是没有肿胀的感觉,只不过大褂宽裤看起来还是有些肥大。

        街道的中央的路边上,一名脸型修长的青年正在拿着扫把打扫卫生。

        他的个子稍高,体型偏瘦,    留着三七分,穿着破旧的对襟衫和大肥裤,脚下踩着一双沾满尘土的老布鞋。

        “姥姥的,都欺负我。”

        “扫三个月大街,消除开除记录,拿了老子钱还跟我这么玩,    给我等着,别让我许大茂翻身喽!”

        嘴上碎碎念,    许大茂还是老老实实地打扫卫生。

        清扫大街也不是个安稳的活,    他一开始磨洋工被队长训斥了一顿,还差点开了他,自此他就彻底从良了,这事儿可不是开玩笑的。

        只要这被辞退的记录少于三条,他废点力气还能找到正儿八经的工作,要不然一查个人档案第一页三条红字记录摆着,他拿钱都不好使。

        又认真扫了十分钟,许大茂一点点地直起腰来全程用手在后面扶着。

        弯腰那么长的时间,他感觉自己整个腰似乎都要断掉一般,他的额头上面也是汗涔涔的,脸上还有一层灰,他都多长时间没有干过这活了?

        这种体验让许大茂的眼神有些恍惚,当放映员的时候他多悠闲,只需要坐在那儿抽抽烟就行了,完事儿还有钱拿,现在一个月不到十块钱,    还得全天盯着的干!

        身体的情况略微好转,许大茂想着继续清扫街道,    要是再让队长看到他偷懒开了他,那是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只不过一回神的功夫,许大茂怔住了。

        前面的街道上面,一名容貌绝美,脸上带着淡淡微笑的女人走了过来。

        她全身的衣服都是黑色,黑色的小皮鞋,黑色小西服裤,看起来分外洋气的羊毛大衣也是黑色的。

        一身的黑色衣服,偏偏的她的脸带分外的白皙,让这种白就像是黑夜中的一束光那样显眼。

        她双手前伸走起来有些急,因为两手中黄色和白色的绳子挣得绷紧,两条胖嘟嘟的中华田园犬步伐一致地朝着前面撒欢。

        她只是眼带笑意地紧跟着,并没有怪罪它们的意思,那双灵动的凤眼之中满是包容和亲善。

        刚刚清醒的许大茂再次恍惚起来,这个女人他认识,他不可能忘记。

        这还是他第一次心动之后不想尽办法得到,反而着急毁灭的女人。

        上一次见面,    他一身板正的青年装,    梳着小油头,悠闲地坐在放映机旁边。

        而对方的女人,    完全就是乡村土装,就连面上都是风尘仆仆的,就算是整齐又能漂亮到哪里去?但是偏偏那古怪的容貌深深吸引着他。

        如今,两人外在形象完全互换,许大茂知道自己现在是多么邋遢和落魄,他下意识地低下头不想让认识的看到。

        下一秒,许大茂的双眼猛地瞪得滚圆,心中很是惊讶,‘她怎么也在城里?还是在这南锣鼓巷!’

        许大茂小心地朝着那边瞥着,越看那两条狗越是感觉熟悉,好像回家过年的那天在中院看见了?好像听童娇娇说这是给隔壁院子的邻居养的的狗。

        这女人就住在他们四合院附近,一直传闻那个有些神秘的女人就是她?

        许大茂灵光一闪,心中惊呼,‘易传宗!这孙贼外面还养着个小情人!’

        一时间,许大茂的脸色很是纠结。

        他恨易传宗吗?

        那是恨之入骨!

        就算这次被开除有些诡异,他还是感觉是易传宗举报的他!

        因为上一次就是易传宗乱捅咕,他才被开除的,不然他现在的生活根本没有那么艰难。

        甚至第一次被抓住的事儿,他感觉跟易传宗也脱不了关系。

        在那之前,他可是让易传宗在大院里面丢尽了脸面,结果这么会耍心眼的一个人,连院子里面三个大爷都安抚的服服帖帖的人,会轻松放过他吗?

        一次、两次、三次,他现在连是不是这人做的都不确定,但是他心中的感觉告诉,这事儿指定和易传宗有关,这是他坑人无数次积累的经验和敏锐的嗅觉组成的特殊感应。

        许大茂的手在颤抖,他的视线一点点回到扫地的大扫把上面,这样的工作他还得干三个月,三个月之后他能选择干什么?

        轧钢厂恐怕是去不了,换个厂也不过是体力活,他这个年纪,工厂没有祖辈的工位,他恐怕也进不去。

        售货员、邮递员之类的查得很严,其他的手艺有很长的学徒期,他都二十四了还得给人家当孙子才能学一点。

        就像是之前要是有人想跟他学习放映,他会怎么教?

        这么一想,许大茂的眼睛都红了,之前他不是没想过出了那种事儿之后,他再当放映员可能不妥。

        但是这么好的职业,人前是爷,他怎么舍得放弃?

        只是现在他发现真的不行了,有那么一条红字档案在,这种工作怕是在哪里都会被开,都想当放映员,他已经站不住了。

        “王八蛋!我跟你拼了。”

        一声低吼,许大茂奋力将扫把往地上一扔。

        这地他扫够了!

        要是眼前的耻辱能够换来荣耀,他也能忍受,但是耻辱换来的只是没有保证的未来。

        他想搏一把,稍微攒点钱,他就准备下海去hk。

        现在,他要让易传宗付出代价!

        ……

        “嘟嘟嘟。”

        伴随着鸣笛的声音,公交车停在了南锣鼓巷的公交站牌。

        车内很是喧嚣,走下来的两人却有些沉默。

        易传宗拉着娄晓娥的手,轻声问道:“媳妇儿,你这是怎么了,我就在屋子里面谈了一会儿养猪的问题,你怎么就不开心了?是不是有人得罪你了,下次回去我干他娘的。”

        娄晓娥抬头挺胸,也跟着他一块走,也没有挣扎的意思,但是这眼神也没有看他,更是没有搭腔。

        从向阳村到四九城三个小时的时间不说话也就算了,到了四九城转了两次车也不说话。

        易传宗的眼神有些深思,这反应明显是有人跟娄晓娥说了什么,还是和花姐姐的有关的,甚至连他将人接走的事儿娄晓娥也很可能知道了。

        他决定先按兵不动,有些事不是认个错就完了,有些事儿他就压根不能认,更不能主动提。

        一些话他说出来就变了味儿了,甚至直接将娄晓娥身上的火点了,他现在都不好扑。

        老老实实地装傻,先观察一下情况,插科打诨地缓解一下局势,乖巧地让个道,让这虎娘们先走!

        易传宗大跨步地朝着前面,走着走着就顺拐了,娄晓娥还是没有一点变化,也是跟着他的节奏一起走。

        一直回道四合院,易传宗感觉今天院子里面稍微有点诡异,有点太过安静了,从前院一直走到后罩房,五户人家一点动静都没有。

        当走到中院前门的时候,易传宗突然愣住了。

        此时院子里面围着不少的人,并非是开全院大会,而是自发性等待的那种,并且这次还非常的沉默。

        那张四方桌也没有摆上,场中唯有一把四方椅,上面还坐着一个人。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青年装,梳着后翻的油头,脚下还穿着一双黑色皮鞋。

        易传宗有些惊讶,这许大茂有病吧?不好好扫大街反倒是在院子里面摆谱?

        “啪啪啪!”

        许大茂笑吟吟地鼓着掌,开口恭维道:“我们的大师傅回来了。哦,对,还有我们的大小姐。欢迎回来。”

        易传宗眼皮子颤了颤,黄鼠狼给鸡拜年,这许大茂越是这样,那么这家伙就越没安好心。

        易传宗不准备搭理他,他牵着娄晓娥的手继续朝大妈家里走,钥匙还在这边呢,拿了钥匙他们好回家,他感觉单独和娄晓娥待会儿可能更好。

        “就这么走了?我这边还有个好消息,难道你就不想听一听?”

        许大茂脸上的笑容不变,那微笑起来的模样没有一丝虚假。

        易传宗微微站定,笑道:“刚才被大家伙儿这架势吓了一跳,我还当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原来是来了个丑角儿。”

        许大茂的脸色微微僵硬,随后再次露出笑容,“跟你一比我确实是个丑角,哪里能跟你这武生比,家里一个刀马旦,外面还有一个花旦,不知道是不是哪里还藏着一位青衣,当真是走哪都能唱一曲儿,日子过得逍遥着呢。”

        易传宗轻轻一笑,家里这个母老虎确实是很能打,勉强能称得上刀马旦。

        但是这此花非彼花,花旦性格活泼或泼辣放荡,这角儿得让给秦淮茹。

        花姐姐端庄正气,是贤妻良母的那块料,那贞烈的性格分明就是青衣。

        “不敢当,不敢当,你许大茂除了不能下蛋,剩下的生净末丑,甭管他有能力、没能力,也别管他长得好看不好看,老少都没有什么关系,你那媳妇儿都能帮你招呼好了,说不定你还能沾点光,给祖宗留下点什么。”

        许大茂一听这个就急眼了,童娇娇伺候地他可是非常舒心,两人结婚之后就没有吵架的时候,关系自然是极好,他感觉。

        “易传宗,你放屁!你敢瞎胡说坏人名声,我就去派出所告你!”

        易传宗嗤笑了一声,问道:“怎么你说我就行,我说你就变成污蔑人了?”

        许大茂一脸嘲讽地道:“你将向阳村的花寡妇接咱们院周边,平日里两人借着逗狗的名义厮混,我说的哪句是假话?”

        易传宗单手一摊,“婚前都能接待你,凭什么婚后就不能接待别人?要是结婚能管得住人,那还要能离婚做什么?这玩意得看人的,我也没有说假话啊!”

        许大茂气得脸皮子一直颤,他发现吵架还真吵不赢,只能沉着脸喝道:“易传宗,你别打岔,你将那花寡妇从村子里面接出来到咱们四合院附近,本来就是居心不良!平日里还不知道你们幽会了多少次,你有什么脸在这里大放厥词!”

        易传宗耸耸肩,转头看了一圈邻居们,随后解释道:“人家是大学生,她不想在村子里面待了谁能管得了,我只能顺便将人带出来。”

        “再说,人家就是因为自己一个女人在村子里面住着不安全,这才到城里来的。这事儿说起来还有你许大茂一份功劳,要不是你去放电影的时候给村子里面那个二溜子钱,给人出馊主意半夜过去,人家也不至于害怕在村子里面住。”

        许大茂脸色一变,直接就急了,“你胡说八道!”

        易传宗打了个哈欠,“是不是胡说八道你心里清楚,还有别的事儿吗?没事我就回家了。”

        许大茂一下窜到两人前门伸着胳膊拦着,“你不解释和花寡妇的事情,你就别想走!”

        易传宗嗤笑一声,“你是不是脑子有病?那是我村子里面的邻居,不是你邻居,人家搬过来我还用通知你?我认识谁还都得和你介绍介绍?”

        说完易传宗伸手一扒拉,直接将许大茂掀了个跟头。

        许大茂摔到了之后也不在意,他已经发现娄晓娥的不对劲儿了。

        带着娄晓娥走进门,这会儿一大爷和大妈坐在房间里面,气氛有点沉重,显然许大茂之前就在院子里面嚷嚷过了。

        易传宗就当是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大爷,大妈,我们先回去了,一会儿再过来吃饭。”

        一大妈心虚的眼神有些闪躲,后知后觉地道:“好,好,我马上做饭。”

        走出门,易传宗对着院子里面的邻居点点头,随后直接离开。

        许大茂看着娄晓娥的模样,沉思片刻后他诡异的笑了起来,他过的那么惨,这两人倒是整天开开心心的,这回终于该轮到他看热闹了吧!

        两人回到独院。

        全程娄晓娥和提着线的木偶一样。

        易传宗坐在床边将人拉到自己腿上,看着那双发愣的大眼睛,他柔声问道:“怎么啦,这表情的。”

        娄晓娥声音清冷地说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易传宗问道:“告诉你什么?”

        娄晓娥瞪着眼睛大吼了一声:“你都将那个女人接过来了!”

        易传宗嘴角抽了一下,“告诉你,你不得你生气嘛。”

        娄晓娥一听这话就炸了,举起胳膊一拳头打在他的脸上,然后两只小拳头疯狂的舞动,“那个女人还到家里来找你!你们两个拿我自己当傻瓜!我才是你媳妇儿!你这么瞒着我!你混蛋!……”

        易传宗双手搂着蛮腰,只要他闭上眼睛,那么就感觉不到自己在挨打。

        不过,这虎娘们这回是真用了力气。

        “你轻点!手不疼吗?”

        持续攻击一分钟,娄晓娥也是累的不轻。

        易传宗小心地睁开眼睛,就看到娄晓娥张着大嘴喘息着,眼神恨恨地看着他。

        易传宗左手伸过来将一只虎爪拿在手里,如今关节的位置都红丹丹的,“疼吗?呼呼~”连着吹了好几口,再将另一只手拿过来吹吹。

        “我要回家!”

        “咱们已经回家了。”

        “我要回娘家!”

        易传宗这时候也没法再装傻了,他抬起头看着娄晓娥那认真的眼神,只能轻声道:“好,咱回娘家,吃完饭我送你过去。”

        “现在!立刻!马上!”

        易传宗苦笑着点点头,“行,现在送,现在就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