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魏芳华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一章 突围

第四百二十一章 突围

        天亮后便是十一月二十三日。

        狄道县寺中,人们在邸阁这边也能听到、从监牢里偶尔传来的一声“啊”的惨叫。昨晚抓住的叛贼,好像已被用上了大刑!

        王经听到声音,又想起了昨夜的险象。

        他不禁有些后怕地感慨道:“昨夜未卸甲、睡得不好,半夜起来巡视城防,才发现了戴珎等人的阴谋。真是天助我也,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但陇西郡守胡奋、好像比王经还先发现情况,王经问道:“卿又为何半夜出门?”

        胡奋沉声道:“我早就不放心这个戴珎,所以先前就安插了家仆盯着他。叫家仆一发现什么蹊跷,便立刻禀报于我。”

        王经问道:“此人有什么来历?”

        戴珎确实是个名不经传的人、说他的履历也没什么用,胡奋想了想便道:“府君可听说过戴陵?”

        王经道:“听闻过名声,但未曾见过面。他好像已经过世了。”

        胡奋点头道:“当年戴陵曾劝诫文皇帝、不要沉迷狩猎,言语不妥、大不敬,惹得文皇帝发怒,差点被杀。司马懿为戴陵求过情。戴陵被罢职之后,又被重新启用、并受重用到西线掌握精兵,此间司马懿对他是有知遇之恩的。”

        王经恍然道:“原来如此。”

        戴陵与此时监牢里的戴珎是一个姓,王经离开便猜到、他们有关系。

        胡奋好像也去讨好过司马懿、并受到了司马懿的喜欢,难怪他对司马家的一些旧事那么清楚。

        王经遂问道:“戴珎是戴陵的什么人?”

        胡奋寻思了一下才道:“大概是族子。”他接着用极低的声音耳语道:“张儁乂(张郃)的事……”

        张郃是大魏名将,只要不是目不识丁的附农,魏国人都知道他的名字。

        王经忙问:“壮侯(谥)怎么了,与他们有何关系?”

        胡奋小声道:“当年张将军死在诸葛孔明阵前,恐怕这个戴珎与其兄长戴忠、便起到了一些作用。”

        他回忆了一会,接着说道:“那一仗大概是在太和年间(诸葛亮第四次北伐),诸葛亮退走祁山,司马懿令张将军(张郃)追击。张将军深知兵法,劝诫勿追,但又不能违抗军命,只好率军追至木门,苦战而死。当时戴陵的两个族子,都在张将军身边。”

        王经听到这里,也降低了声音:“壮侯是被司马懿故意害死的?”

        胡奋道:“这就不清楚了,谁也没见到真凭实据。”

        不过司马懿也是精通战阵的人,通常他不应该会犯兵法上的简单错误。何况还有人劝过他,提醒过的事、至少不能算疏忽。

        而张郃那样深受大魏皇帝信任、名气极大的名将,确实没人能陷害得了他,除非借刀杀人,让他死于敌国诸葛亮之手!

        王经忽然灵光一现,想起了一个细节,忙问道:“那戴忠在何处?”

        胡奋道:“这事我倒没注意,我从凉州来陇西郡上任后,便没与戴忠见过面。不过他们兄弟一直都在西线,戴忠大概在长安为将。”

        他说到这里,也意识到了什么,顿时与王家面面相觑,两人的神色都不太对。

        二人不约而同地从席子上站了起来,王经道:“去看看戴珎。”

        没过一会,一行人便进了县寺监牢,里面传来了戴珎的讨饶声:“不要,不要阿!”

        只见戴珎趴在一张木板上,头与手都被木枷固定。狱卒正拿着竹签,要揷他的指甲缝!他其实可以闭上眼睛,狱卒便没法强迫他看了。但戴珎自己睁着眼睛盯住,只顾在那里叫唤。

        戴珎见到王经、胡奋等人,挣扎着仰起头喊道:“将军,给个痛快罢!”

        王经抬起手示意,先阻止了狱卒用刑,接着便径直问道:“汝兄戴忠在关中军任职?”

        戴珎道:“是。”

        王经又问:“他有什么阴谋?”

        戴珎道:“我不知道。”

        王经转头看向狱卒,轻轻点了一下头。

        狱卒见状,提起一把小木槌,准确地敲到了竹签上,几乎与此同时,戴珎便发出了一声嘶声裂肺的惨叫、听起来简直就像在杀猪,被锁链铐住的双脚、也拼命地上下踢打着门板。王经看在眼里,也不禁用力捏了一下自己的指甲盖,感觉有点不适。

        过了片刻,王经便拽住戴珎的发髻,又问道:“汝兄有什么阴谋?”

        戴珎顫声道:“兄长远在关中,此前我没有与兄长联络过!我确实与司马子元的人事先见过面,收过他的书信!狄道被围之后,我叫人打着旗号、到城上巡视,只等司马子元的人留意到旗帜,我便将刻字的箭矢射出了城外。”

        王经问道:“刻的什么字?”

        戴珎急忙回答道:“二十二日夜北城。”

        此叛贼说的应该是实话,他若是没有与司马师约定好,昨晚蜀军怎么会事先在城外备兵?

        一提到那事,王经便气不打一处来,说道:“嬢的,继续用刑!”

        戴珎喊道:“我知道的,全说了!”

        但王经纯粹就是为了出气,根本不管他的讨饶,随后便与胡奋一起离开监牢。胡奋建议道:“戴珎能背叛大魏,兄弟俩以前应该就曾商量过,否则他独自干这种事、不是害了他兄长?其兄戴忠在关中军任职,必是个隐患,得想办法告诉郭都督。”

        王经越琢磨、心里也越急!

        贼军在城外已经准备好了攻坚,狄道城本来就守不住,何况还缺粮草;现在唯一的希望,便是有援军来救!

        如果郭都督的援军再出了什么差错,那狄道就必定完了,王经等以下近万将士、全都要交代在此地。

        于是王经立刻赞同了胡奋的建议。

        但狄道被贼军围得水泄不通,怎么派人去告诉郭都督?似乎只能派兵突围!没有别的办法。

        二人登上了城楼。只见城外的景象与之前一样,到处都是贼军的营垒,唯一不同的、只是空中飘起了雪花。所有景象都在朦胧的雪中。

        王经与胡奋观察了一会形势,便单独站在一起秘密商议。决定等到晚上,趁蜀军防备疏忽的时候,忽然开城、派一支精锐骑兵冲出去,杀出一条血路去找郭都督。

        狄道城内外兵马极众,白天反而没什么战事、多是双方用箭矢攻击。反而到了黑漆漆的晚上,一连两晚都有人搞事。

        是夜,一群魏军将士聚集在东城。王经一声令下:“开门!”

        随着沉重的木门被开启,一队铁骑中的火把也陆续点燃了,将士们随即吼叫着冲出城门。

        王经立刻快步走上了斜坡,站在城墙上看外面的光景。没一会,城外的宁静便被打破,嘈杂声、马蹄声、喊叫声夹杂在一起,随即飘荡在夜色之中。

        冬天的夜,仿佛更加黑暗。

        王经等人几乎看不见任何拼杀的场面,也不清楚蜀军的情况,只能看到城外更多的火把点燃了,星星点点亮成一片、仿佛群星落到了大地上。

        王经只顾盯着那股突围的魏军骑兵火把,目光循着那亮光移动着。一串亮光移动得很快,好像没有遭遇有力的阻击。他们迂回着运动,越跑越远,直到消失在雪夜之中。

        突围的马队是陇西郡郡兵,王经没有挑选训练更勤、装备更好的陇右兵,便是因为陇西郡兵更熟悉当地地形。只要他们冲出了包围,多半都能脱身。

        狄道所在的洮水河谷地,东边是大片的山地,地形很复杂。郡兵中有当地人做向导,他们进了山区,便很难再被敌军追上。

        王经久久站在夜色中的城墙上,他不仅在目送东去的魏军骑兵,也在盼望援军的到来。关中军就应该从东边来!

        按理关中军即便从陈仓出发,现在天亮后就是十一月二十四日了,援军也应该赶到了。郭都督的增援、好像走得有点慢。

        /67/67446/209805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