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刑警:开局时间回溯,侦破凶杀案在线阅读 - 第八章 缘由,认罪,解析

第八章 缘由,认罪,解析

        “呵...”

        悲鸣一般的笑声,缓缓的响起来。

        瞬间,苏正国跟张子钰大喜,但转瞬又是一惊,看着身体轻轻耸动着,悲鸣般似是哭泣又似是在低沉轻笑的文友明。

        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这家伙是谁啊?

        按林森刚才的审问,文友明明显是精神有些失常,连分裂出来的人格都有俩。

        这玩意可不兴有太多了哈。

        容易,患上精神病症的。

        “现在这个是?”张子钰轻声问着。

        “真正的文友明呗~”林森淡淡的说道。

        随即,便是看着文友明再次问道:“现在,你都知道了吧?”

        “知道了...”呆呆痴痴的回了一句,文友明低声问道:“所以,你想要我认罪吗?”

        “当然!”林森点点头。

        “你不怕我不认罪,就想偷偷的活下去吗?”文友明再次问道。

        “怕,但现在的你会不认罪吗?”林森毫不在意他的态度。

        “呵呵,不会啊~”怔了怔,文友明缓缓摇头道:“杀人,就该偿命,即使是另一个人格的我杀死的文笑笑,可身体是我的。”

        “谢谢你...”

        “让我知道了真相!”

        林森微微颔首,旋即看向一旁的张子钰,示意了一下。

        随即,便是离开了审讯室。

        有些傻眼的苏正国呆了一瞬,就是低声喝道:“快点审讯好,把记录交上来!”

        说完,就是转身离开审讯室追着林森跑了。

        没多久,一份来自于文友明的口供,对于杀人一事供认不讳的事实,全都一一交代清楚,交到了档案室,案件也是宣布进入到下一个程序。

        而苏正国跟林森,在办公室内,大眼瞪着...额,瞪着林森看,气氛都有点怪异起来。

        良久,苏正国才是问道:“你这怎么做到的?”

        “扣扣扣...”

        “进来!”苏正国连忙端正起来。

        门外一蹿,张子钰就是从外面钻进来,将审讯证据的副件递给自家老大。

        然后,满是好奇的问道:“森哥,您这到底是怎么做的啊?这家伙全都交代了,事无巨细,将他...额,应该是‘他’的杀人经过,全都说出来了!”

        “我都惊呆了,文友明完全可以要求进行精神检测,可他居然没做,真是奇怪了哈?”

        森哥...

        林森呆了呆,这算是收获了一枚刑警队迷弟吗?

        扫了一眼审讯口供,苏正国也是看过来,这也是他想问的东西。

        “很简单,文友明不是不想神情精神检测,而是不能了!”林森淡淡的说道。

        “为什么啊?”张子钰瞪大了眼睛。

        “因为,不管是暴虐的第二人格,还是冷寂的第三人格都好,在文友明的精神世界之中,都已经彻底的死去了。”

        林森说得轻描淡写,可张子钰跟苏正国却是张嘴,呆呆的有些不知所措。

        ‘死’去了?

        怎么死的啊?

        好奇,有一种猫爪子挠心的感觉,在骚扰着他们两个人。

        见他们迷惘的样子,林森继续解释道:“因为第二,第三人格都以为主人格死亡了,所以在他们的意识之中,也认为自己死了。”

        “所以,他们就死了。”

        “这是什么道理?”张子钰又呆了。

        倒是苏正国,眉头一拧又松开,沉声道:“因为你催眠的不是文友明,而是它的第三人格,也就是本案的主谋人格对吧?”

        “没错,苏队理解的很对。”林森点点头赞同道。

        “嗯...”苏正国略一思索,慢慢说道:“我先理一理你的审讯手段,我来说,你来纠正一下,看我说的对不对,行吧?”

        “可以。”林森点点头。

        “其一,一开始在审讯室内的是文友明没错吧?”苏正国目光一闪。

        “对!”

        “你的催眠让文友明睡着了,但却是激怒了他的第二人格,我们先将其称之为‘暴虐’,于是‘暴虐’抢先一步苏醒,并威胁恐吓要杀了你。”

        林森点点头,赞同苏正国的说法。

        “随后,‘暴虐’被文友明的第三人格压制下去,此时掌管身体的就是第三人格‘冷寂’对吧?”

        “嗯!”林森再次点头。

        “于是你再次催眠了‘冷寂’,然后你一点点剖析整个案件,将整个案件完完本本解析开,让‘冷寂’失去冷静,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完美作案被发现了。”

        “可‘冷寂’害怕,担忧的心理活动出现,在催眠状态误以为真正的文友明意识涣散,要死了。”

        “‘冷寂’害怕死亡,然后在催眠中以为主人格意识死亡,于是自我也死亡了?”

        “包括‘暴虐’在内!”

        “没错吧?”苏正国问道。

        “正确!”林森点点头。

        “但有一些可以补充,虽然在结果出来以后,已经变得不重要了。”

        “还有什么?”张子钰连忙问道。

        太有趣了,这个案子绝对是他接触过的所有案子里面,最有意思的一个案子了。

        精神分裂的人格,实施犯罪杀人,几近是将整个案子都做到了完美的程度,哪怕被抓都能以精神病为由豁免死刑。

        可在林森这里,却是转瞬间就被破解了。

        看了他一眼,林森淡淡的说道:“第一点,第一时间内的审讯室中,并非是文友明自己,其实‘冷寂’也一直都在。”

        “他的第三人格,早已具备压制主人格的实力,‘冷寂’想的话,随时都能成为主人格!”

        “所以,一开始我催眠的就是第三人格,至于真正的文友明就是让他睡一觉,算不上催眠,为的就是看一下文友明是否有被催眠过的一些特征。”

        “毕竟一开始我的猜测,是他在被催眠的情况下,犯下的杀人案。”

        “可我发现,他没有被催眠过的特征。”

        “第二点,如果我没有推测错误,‘冷寂’要比‘暴虐’更早诞生出来,而‘暴虐’很可能并非是文友明的第二人格,反而他应该是第三人格‘冷寂’延伸出来的另一面。”

        “最后一点,真正的主谋是文友明,不是‘冷寂’这个第三人格!”

        “也是我一开始想错了一点。”

        “什么意思?”张子钰呆呆的,愣愣的说道:“为什么我又迷糊了?”

        “是‘冷寂’的诞生?”苏正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