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1章 周瑜诞生

第1章 周瑜诞生

        第1章    周瑜诞生

        东汉桓灵二帝时期,在位的皇帝不仅鲜少理会朝政,其行为还荒淫奢靡,任由宦官和外戚扰乱朝纲,衍生出不少贪官污吏横行朝野,加上各地出现几起百年罕见天灾,尤其是气候异常变迁,使得不少地方农物歉收,让许多百姓忍受饥寒之苦。

        这些受饥寒的百姓对于朝廷对他们的无作为,感到心灰意冷,只要一提起桓灵二帝,都是怨声载道,他们为了能获得粮食填饱肚子,于是集结起来,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地方官员和豪族占据粮食和财物给强夺过来。

        只有这样饥寒的百姓才有生存的机会,于是饥寒的百姓就演变成土匪和盗贼,将这个硕大的皇朝推往乱世的局面。

        扬州庐江周氏是著名的江北豪强,源自一位周清,在他担任舒县令时,许多的周氏族人纷纷随他迁来庐江舒县。

        周清的后代子孙有不少出仕,有了更是爬升到朝廷机要之职,就在东汉由盛转衰之时,住在舒县的周氏族人选在舒县最富饶的地方,筑城而居。

        短短几年的时间一座方形的城郭坐落于舒县,城池占地面积一百四十余亩,城墙高度六米到八米。

        城池建立后起名为舒城,当时的庐江郡太守得知此事后,想将郡治所移置到那里去,不过被官拜尚书令的周荣喝止。

        于是负气的庐江郡太守把原本郡治的庐江城,其城墙打掉后再重新扩大重建,其规模更胜舒城。

        主要是为了抑制舒城在舒县的影响力,让庐江周氏宗族势力无法在舒县继续坐大。

        自从庐江城扩建后,虽然做到限制住庐江周氏在地方上势力的发展。但没有影响到以周荣为核心的庐江周氏后人,其后代子孙在官场上,几乎是官运亨通。尤其是在朝廷里任职,也让这些周氏子孙将重心迁往洛阳,无心再继续控管舒城。

        于是将城郭交由地方官员舒县令管理,而舒县治所也跟着舒县令搬往舒城。在舒城里的城南道路上有一座占地宽广的宅邸。这座宅邸的大门上挂着周府匾额。

        只要是有外人在舒城里问起周府是在何处?城里的百姓都指向这座大宅回答外人的提问。

        这座大宅是已故周荣所建。周荣不仅官拜位极人臣的尚书令官衔。而且还整合舒县的周氏亲族,创建的庐江周氏宗族,并任命自己为周氏宗族的族长。

        之后周荣将族长之位传给其子周兴,之后周兴将族长之位传给其子周景。

        就在周景官拜位极人臣的太尉官衔时,认为司隶洛阳的繁华程度在大汉内没有一处地方可比拟的。

        于是就周景在洛阳城里找的一块空地,建了一座规模比舒城周府更大的一座宅邸。周景将其父辈的直系族人,全都迁往洛阳城里新建的周府大宅里安居。

        周景虽然将其父辈后的直系族人迁往洛阳安居,但是在舒县有许多产业,都是归庐江周氏宗族族长所拥有。于是族长周景把这些产业交由城里的周氏宗族旁系代为打理。

        城里的周氏宗族旁系,在打理族长的产业后,产生获利的八成会送往洛阳。让住在洛阳大宅里的庐江周氏嫡系族人,能在洛阳维持殷实的生活。

        时间来到熹平四年(公元175年)八月立秋。舒城占地宽广的周府早已失去原有的繁华。目前只剩周景的堂侄周异一家居住在那里。

        周异也算是庐江周氏嫡系族人,只是不同的是他并非是周兴之后。无法和周兴之后嫡系的族人一样,能在洛阳过着殷实的生活。不过他还是靠自己努力在洛阳获得官位。

        周异在洛阳当官后,由于为官清廉。无法将其家人带往洛阳安置,只能先将家人先将家人安置在舒城这座老宅。

        两年前,扬州发生一场不小的地震,震损的这座屋龄超过八十年的周府,府内有二十多座的建物崩塌。周异将此事告知位在洛阳的族长,得到族长的回复是,老旧的周府没有重建的必要,于是周异只能靠自己筹钱修屋。

        直到今年三月周异才筹足钱,简单修缮一下府内的三座建物,勉强让少数人可以入住。所修缮周府的建物,分别为进门的大厅、在后面的厨房及偏厅,以及在府内靠近西边的一座别院。在别院里有着三间厢房,中间厢房是最大间的厢房,是周异夫人的厢房。

        这时房里传出女子哀嚎声,而房门外前阶梯坐着一个小男孩。

        小男孩身着浅蓝色长衫和浅蓝色长裤。

        有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圆嘟嘟的嘴巴,肉乎乎的小脸蛋。

        小男孩笑起来脸颊上出现两个小酒窝甚是讨人喜爱。

        小男孩在他母亲的门外等着他的弟弟或妹妹来出世。

        这时走来的一名年过六十的妇人,

        其身上虽穿着青色华丽的外袍,但妇人没配戴奢糜的装饰,

        妇人脸上没有刻意用妆打扮,因此有着明显的岁月痕迹。

        妇人全身散发出高贵美丽的气质,正如半老徐娘风韵犹存。

        “奶奶!”妇人来到小男孩身边时,小男孩向妇人撒娇说道。

        妇人轻轻摸着小孩的头说道

        “乖!道儿。你希望待会看到的是弟弟还是妹妹?”

        周道撒娇回答妇人

        “我希望是弟弟。这样我们家就多个男人可以保护娘亲和奶奶!”

        “也对!以你的资质,不久后就要入太学。到时随你爹赴京,那时府上的男人又要再少一位。”

        妇人哀愁的流下眼泪,周道見狀後連忙撒娇安慰妇人。

        “奶奶不要伤心,要是让我成功当上官。我会努力存钱在洛阳置产。这样我们一家五口就可以在洛阳团圆。”

        此时房里传来婴儿的哭闹声。房门打开一位奴婢出来,看到妇人后开心的说道

        “恭喜太夫人、少爷,夫人平安生下一位小少爷。”

        “我有弟弟了!”周道开心了跳了起来。

        “道儿!通知一下你爹,好让他也高兴一下”

        “是!奶奶。”周道往后园的方向跑去,穿过花园,来到一间破旧的鸡舍里,鸡舍里没有任何的鸡,只有五个小鸽笼挂在里面。

        其中两个小鸽笼里各关着一只鸽子,其余三个是空了。

        周道将事先写好的纸条取出,一面的内容是娘亲已经生了弟弟,母子平安,另一面只写周异两个字。

        這張字条已被周道儿浸过菜油处理,能有效保护纸条不被雨水浸湿。主要是为了让内容可以完整呈现在周异面前。

        周道将纸条过系在鸽笼里一只鸽子的脚上后,再从身上取出一条纤细的棉绳,将鸽子的脚上的纸条给固定住,鸽笼被周道拿出去鸡舍后,周道将鸽笼的门拉开放出鸽子。

        绑着字条的鸽子从鸽笼飞了出来,往西北方洛阳的方向飞去。

        这些鸽笼是周异上次返家时带回来了,主要是让家人用来跟他联络,只要一天的时间,信鸽就能飞回洛阳驿站。

        到时驿站的官员会将字条送到周异手中,这比托人专程送信快上许多。

        周道将空了鸽笼拿回鸡舍放好后,将另一张纸条拿出,内容是娘亲已经生了妹妹,母女平安。

        周道将这张纸条撕碎后丢到地上,回去母亲的房间。

        周道來到母亲的房间后,看着母亲周夫人虚弱躺在床上。一旁的周太夫人则是抱着一位哭闹的男婴在床前哄着。

        周道来到其母亲周夫人面前关心一下自己的母亲。

        周夫人在还没嫁给周异前,是江东才女,琴、棋、书、画样样通晓。

        有着花容月貌,性格温顺,手儿又巧,谁见谁夸,吸引不少的追求者。

        最后周夫人选择嫁给年轻有为的周异。

        在周夫人嫁到周府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怀上的周道。

        那时的周异还在洛阳太学学习,就在五年前以优秀的成绩结业,成功留在洛阳当官。

        不过在三年多前因其父殁,辞官回家乡丁忧。

        三年期满没多久后,就在周夫人怀上第二胎时。

        周异接获朝廷通知,被任命为洛阳令,于是就只身前去洛阳赴任。

        此时的周夫人虚弱看着周道,說

        “道儿!你有将消息传给爹亲吗?”

        “娘亲!我已将消息传给爹,相信再过不久爹就能收到我的纸条!”

        周夫人虚弱摸着周道的头

        “好乖!娘亲还需要休息一下。你先去看一下你弟弟。”

        “是!”周道转身来到周老太身边。

        “奶奶!弟弟可以让我抱一下吗?”

        “他好不容易已经睡着,就由你把他抱到摇篮。你可千万小心,不要经吓到他。”

        “孙儿知道,请奶奶放心把他交给我。”

        周老太将怀里的小婴儿交到周道手上。

        周道看了一下婴儿后,小心翼翼的走到桌旁的摇篮。将怀里的婴儿放到摇篮里。

        这时门外传来鸡啼声,婴儿哭了起来,周道赶紧安抚婴儿。

        周老太走出房门,看着一名男子二十来岁的年纪。

        其身高八尺,体型均称、鹅蛋脸型,俊美秀气的五官。

        男子身着一身锦衣华服,腰间玉佩,凸显自己是富贵人家。其身后带着两个仆人。

        仆人的肩膀上扛着扁担,扁担前后各挂着一个鸡篓。

        周老太朝著那名男字唸道

        “原来是尚儿!不是附近在闹鸡瘟,这些鸡是从哪里来。”

        周尚回

        “这十二只鸡是我丈人托人送来我府上的。由于有多一些,就拿来孝敬嫂子和婶娘。”

        “你还真是有心!你的娘子不也是怀孕,还是留给她进补。”

        “总共有二十四只鸡,她也吃不了这么多,这些还是留给嫂子和婶娘。”

        周老太叹了一口气后说道

        “这可不行!妳的妻子是什么脾气难道我会不知道,小心回去又要挨骂!”

        周尚面红耳,他不是第一次来府上送礼遭拒,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由于周尚的夫人嫌周府老旧不堪入住。于是他的老丈人在城内买的一块地,盖了一座庄园给周尚和其夫人住。

        庄园的规模远比周府小,但是园内豪华又气派,完全符合周尚的夫人娘家的脸面。

        周尚知道他的堂兄为官不易,时常回到周府关心他堂哥的家人。有时还会把夫人娘家提供的物资,送一些给堂兄周异的家人。可是每次都被周老太义正言辞拒绝。

        周尚和两名仆人离开后,房门外的鸡啼声终于没有,小婴儿不再哭闹酣睡起来。

        周道放心离开周夫人的房间,来到隔壁的房间。这间房间除了堆满书卷之外还有一张床。这间房是周道的书房和睡房。

        周道进入房间后,来到书桌前坐下。拿起<<大学>>的竹卷开始研读。

        他已把<<论语>>和<<孟子>>倒背如流。让学堂里的夫子专程前来周府,向周夫人和周老太夸赞周道是位奇才,夫子料定他能十五岁时通过太学考核进入太学。

        夫子的肯定让周道备感压力,所以只要是他一有空就抓着时间阅读学习,要是一有疑惑就马上请母亲或夫子解惑。

        时间来到傍晚时候,一名丫环敲着周道书房的门后进入,来到周道面前轻輕聲細語

        “周道少爷!晚膳已准备好了,需要帮你送来?”

        “好了,请帮我把饭菜送来这!”周道在回答丫环时,从头到尾视线盯着<<大学>>书卷从未离看。

        丫环得知周道房,过了一刻钟(15分钟)后。

        丫环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有四个盛着菜小盘子,一碗饭、一碗汤和一双筷子,简朴的四菜一汤,里面没有任何一块肉。

        因为各地都在闹天灾,导致许多地方农物歉收,不少地方都出现粮荒。托盘上简单的四菜一汤,已是寻常百姓奢华的享受。

        丫环把晚膳送来后,周道停下读书。收拾书桌上的书卷腾出个位置,好让丫环可以将托盘放到桌上。丫环在把托盘放到桌上后,去到书房外候着。

        周道开始拿起筷子开始享用晚膳。先是夹起的盘子上场炒青江菜配饭,这是府上后方的菜园所收成了农作物。再来吃清炖菜大白菜和炒黄瓜,大白菜和黄瓜也是出自后方菜园。

        周道在吃完这三道菜后,饭也扒了差不多。夹起一块煎豆腐,这块豆腐是周太夫人命仆人从街集上买黄豆,回到府上自己研磨制作的。

        周道在吃完煎豆腐后,将萝卜汤倒在饭碗里,萝卜汤里的白萝卜也是出自于后方菜园。

        周道用筷子搅拌一下饭碗里的萝卜汤和剩余的饭后,将饭碗里的食物一扫而空。

        周道在吃饱后,让丫环收回托盘离开,继续拿起<<大学>>书卷,来到外面边走边读,不停在走廊来回走着。

        等到外面的光线昏暗道已无法看清书卷的内容后,周道回到书房点燃烛火继续研读书卷,直到子初(11:00)周道才肯上床就寝。

        时间来到翌日早上。

        在舒县北方五百多公里远的帝都洛阳城。

        其地理位置,南临洛水,北靠邙山,城的周长约十四多公里。

        洛阳城是一座近似长方形的城池。

        其城墙高度有十多米,墙外设有沟渠为屏障,东、西各修三门。

        南设四门,北建二门,总共有十二座城门。

        洛阳有三大集市,金市在城西,南市在城南,马市在城东。

        城内皇城建筑分成南北两宫其皇城位于洛阳城内中部。

        最高学府太学就设在内城南郊。

        洛阳的县治所就设置在城北。

        这时洛阳县治所的公堂上坐着一位男子。其外型线条明晰、五官清淡,眼神温和,看似平易近人。

        八尺四的个头,四肢匀称、身着洛阳令官服,仪表堂堂,全身散发出温文儒雅的气息。此人正是洛阳令周异,他的一切生活起居都在这座县治所里头。

        周异一宿没睡正在发愁,主因是一位刚满二十岁的年轻小伙子。小伙子是察举孝廉郎官入仕,去年被举荐洛阳北部尉。

        不过他当时就表明想占洛阳令的缺,只是朝廷没采纳他的意见,选择刚丁忧期满的周异赴任洛阳令。

        年轻小伙子任职才短短几个月就闹事,就在昨夜把宦官蹇硕的叔叔当场棒杀。

        虽然是蹇硕的叔叔有违反禁夜行的罪刑,但是一般值勤的官员,知道犯事的人是蹇硕的叔叔后,都会选择视而不见,不料那年轻小伙子,竟然敢对蹇硕的叔叔公然执法。

        当蹇硕的叔叔被棒杀消息彻夜传来县治所后,周异就无发再入睡,因为周异算是年轻小伙子上司,所以担心会被牵连受到蹇硕的报复。

        周异正踌躇要不要请年轻小伙子来向他解释一下,为何年他要这么做。

        不过碍于年轻小伙子的后台也很硬,他的父亲在朝堂上,是位高权重的一名官员。

        使得周异不管是对内还是对外,对上还是对下,只要是他在行使公权力总是举步维艰,巴不得去年让那年轻小伙子当洛阳令。

        洛阳令的官位看似虽大,在京都首府百官面前,顶多只能算个芝麻绿豆官,因此周异来到洛阳任职后,每日坐如针毡,行事举步维艰。

        周异心理早就想辞官归故里,不过他是全家的经济支柱,所以才没这么做。

        就在周异还在公堂上踌躇的时候,一位年轻小伙子走进县治所公堂里头。

        周异见那年轻小伙子,个头比他矮一些,身高约七尺九。

        其身材壮实,肤色古铜,天庭饱满,双目炯炯有神,眉宇之间有条纹路,透漏出一股狠劲,让人感受出一股不可侵犯威严。

        年轻小伙子身着一身金银襦铠,凸显出雄壮威武气势。

        身披耀眼的红袍,能在三百步之外,就轻易认出他的身分。

        他就是曹操字孟德,是现在洛阳城内最响当当的人物。

        “周兄,别来无恙!”曹操来到周异的面前。

        “孟德弟,是什么风把你吹来!”周异站起来客气地回答曹操。

        “刚在城门外,遇到驿站兵丁进城送张字条,我看了一下后发现是给你的,于是我代兵丁专程送来给你。”

        曹操将字条交给周异,周异看了一下后相当开心。

        “恭喜周兄喜获麟儿!”

        周异将字条收下后,向曹操说道

        “孟德弟,昨日夜里。你用五色棒棒杀的那人可是蹇硕的叔父!

        蹇硕可是当今皇上身边的红人啊!实质的权力甚至比你爹还大。难道你不怕他挟怨报复。”

        曹操大笑后不屑回道

        “就昨夜那厮杂碎,不仅违禁夜行,我还记得他不久前侵犯民女,被你传唤来到这里,把你怒骂一顿,还赏你一记耳光,便扬长而去,最后还是你拿自己的俸禄给被害女子,拜托她取消指控。”

        周异无奈回答

        “这事让我相当惭愧!我只能用些钱平息民愤。”

        “那名被害女子就在几天前被逼到上吊自缢。要是那时交给我处理,这事就不会发生。不过算了,人都死了!我也不想再多谈,就到此为止。我也该回岗位,告辞!”曹操心有负气,当下转身扬长离开县治所。

        周异大致上猜到,昨夜是曹操设局棒杀蹇硕的叔叔,心里相当感慨

        “曹操果然是真英雄,皇上的身边就是缺像他这样的人。要是我有他一半胆量就好,可惜笔杆子拿久了,想要从戎发现手早已无缚鸡之力,希望我那两个孩儿不要像我这么软弱。”

        周异每当在城里看着那些阉官的亲友或下人,荼毒洛阳的寻常百姓时,他没有依职权行使公权力伸张正义,而是内心如被刀割一样,默默的咬着牙隐忍着,因为害怕这些阉官的亲友或下人会加害于他。

        周异会有这种窘境,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汉灵帝昏庸无能,让与太多权力给了阉官。

        不过周异还是继续咬着牙苦撑,把希望押在下一任皇帝身上,希望可以撑到灵帝驾崩后,让明君圣主继位,让大汉回到已往的繁荣,这是他现在所向往的愿望。

        周异知道自己目前为官的窘境,其主要就他没有坚硬的后台,即便是在洛阳同族周氏,在周景死后,周氏在朝堂上的影响力就限缩许多。

        加上周异对上不会阿谀奉承,也不会重金贿赂,使得他的官位很难往上攀升,不过周异早已认命。

        毕竟洛阳令在寻常百姓的眼中,也算是一位大官,尤其是在他回到老家庐江舒城里头,其地位可是高高在上,不像这里这么的窝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