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4章 周瑜拜师

第4章 周瑜拜师

        第4章    周瑜拜师

        周瑜命洪平去买午餐后,洪平往摆摊的街道上跑去。

        时间过了一会后。

        洪平手里拿着一包用荷叶包住的东西回到周瑜身边。

        洪平将荷叶打开,荷叶里面装了十块蒸饼。

        洪平先是拿两块蒸饼给周瑜,之后再给吕右、张三发了两块蒸饼,也拿了两块蒸饼给老胡,剩下的两块是洪平自己的。

        众人吃完蒸饼后,周瑜来到老胡身旁,向老胡说

        “老胡!你的摊位已被霸占,琴也损坏,不如就跟我们回落脚村,你的食宿交给我!等我有钱再帮你买新的琴。”

        老胡回

        “我老胡何德何能,承蒙你周公子的照顾。”

        “你的本事我是知道,我天生耳朵比较灵敏,对于琴声只要些许的瑕疵马上就感觉出来,在听了你一年的演奏,我几乎没有找到你,弹奏上有任何的瑕疵,还请你收我为徒!”

        “我只是一个老瞎子,有什么本事收徒,不过你有心想跟我的学琴,我可以教你,希望你将来不要摆摊摆到我的隔壁抢我饭碗。”

        “那会!最多来个师徒二重奏,吸引更多的客人。一切的收人都给师父你。”

        “哈哈哈!你这徒儿我收定了!”

        周瑜跪下磕头

        “师父,请接受徒儿一拜!”

        “快快请起,你师父我也看不到。”

        “那我们即刻启程回去落脚村。”

        河边镇西北三里外有一座农村落脚村,村内人口八十多人,村民都是以务农为主,不过他们绝大多是都是佃农,真正的地主是都是居住在舒城姓周的富人。

        这几年的旱灾、水灾、蝗灾,早已让他们苦不堪言,村民连买只耕牛帮忙也负担不起。田里种出千里稻花香,回家只能喝粥水,就是村民的写照,村民经常私底下谩骂舒城姓周的富人,直到周瑜将马匹授予他们食用,他们才稍微改观。

        周瑜一行人步行来到落脚村,路途上周瑜搀扶着老胡,他们来先是来到落脚村外围的铁匠铺,其所有权,属于张三的爷爷,铁匠铺的隔壁是一间木材行,是吕右的家业。

        吕右和张三各自回到村里的家中,过了一会儿张三扶着他爷爷过来,吕右则是扶着她母亲过来。

        张三的爷爷向周瑜谢道

        “感谢周公子的大恩大德!”

        吕右的母亲同样向周瑜谢道

        “感谢周公子的大恩大德!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日子该怎么过!”

        张三的爷爷补充说道

        “我们一家也是。”

        周瑜回

        “就只是一点小事而已,你们不用在在意,若是你们还需要米,我还可再从府里拿一些过来。路上死耗子多半都被人投了毒,千万不要再拿来吃!"

        这时张三的爷爷说

        “目前不用,家里还有些周公子所施的米,早知莫贪去跟乡民分一杯羹,要不是华大夫经过,恐怕老朽就再也见不到孙儿。"

        吕右的母亲感慨的表达

        “这么久没吃肉,乡民们乐邀岂有抗拒的道理,好在我儿当时在河边镇,没有吃到那锅肉。"

        吕右一脸无奈的向他的母亲说

        “可惜,夫子已经离世了!"

        这时吕右的母亲惊讶说道

        “这么突然!你爹说要去北方进木材,已经两年没回来,恐怕已遭遇不撤,这间木材行,娘不知是否还要继续撑下去,娘还指望你考进郡学谋求官职!要不,能否请周公子帮助,让右儿在贵府上当杂役。"

        周瑜回

        “周府不是我能决定了。不过我这次来到这,除了安排我的师父老胡在这居住。还有就是在这成就一方事业。竟然你们的木材行快撑不下去,不如让渡给我。除了店铺向你们买之外,还请你们为我工作。放心每月会有酬劳,你看如何?"

        这时洪平听到后有些着急,问周瑜

        “少爷!你拿来的钱,难道要回去跟夫人要,夫人是不会答应!"

        周瑜回

        “奶奶在世时,有留一些钱给我,这事娘也不知道。数目虽然不多但是可以买间店铺。"

        这时吕右的母亲向周瑜说

        “周公子生意不是儿戏,自从我的丈夫出门未归,木材行的生意是一落千丈,简直入不敷出。"

        张三的爷爷表情有些无奈,他向周瑜说

        “老朽也好不到哪去,张三的父母早去,只剩我们祖孙两人相依为命,这间铁匠铺,也没什么。若是周公子对经营铁匠铺有兴趣,这间铁匠铺赠与于你。老朽和张三为你工作。"

        周瑜知道后高兴的回

        “可以,我一定不会亏待你们!"

        吕右的母亲得知此事后,有些不以为意,她向周瑜说

        “周公子,这店铺是我丈夫开的,我不能做主,若是周公子需要木料,我会算你便宜一点,要是需要木工和木匠,我这里可以介绍。"

        周瑜回

        “那就多谢!敢问你们这里是否有空房舍,好让我的师父安居在这里。"

        这时张三的爷爷开口

        “铁匠铺旁有间仓库,只要收拾一下,就可以住人。我这就带你去。"

        “真是太谢谢你的。"

        张三的爷爷带着周瑜、老胡走到铁匠铺旁的一间旧房舍。张三和洪平也跟着走过去。

        这时吕右的母亲转头向吕右小声说道

        “这周家小儿的脑袋不好使,小小年纪就想做生意。还拜一位瞎眼老乞丐当师父,我看你以后少跟他们来往。学学怎么经营木材行。"

        吕右完全不认同她母亲的看法,当下直接反驳

        “娘!周瑜可是很有本事的人,你可别小瞧他,反倒是娘收的人家这么多恩惠,还嫌弃人家,难怪木材行生意会不好。"

        吕右的母亲顿时有些感到委屈,于是向吕右回

        “你厉害,现在开始,这间木材行换你做主,你喜欢也学学隔壁的人家,店铺送给周瑜。娘要看看是你对,还是娘对。"

        “娘,孩儿不是这个意思。"

        “娘明白!你爹不在我们只剩这间木材行。这里的居民都越过我们找木工和木匠,若是要招揽更多的顾客。娘是女流之辈无法跑太远,将来还需指望你才行。"

        “娘请相信我!周瑜和一般纨裤子弟不一样,妳可以等着看看!"

        “娘相信你!木材行就交给你。娘在一旁帮你,希望你不要和你爹一样,一出远门就再也没回来。"

        “娘请放心,孩儿一定不会辜负娘的期望。"

        “听你这么说,娘终于可以放心!"吕右的母亲心里有些释怀,当下要求吕右搀扶她回去休息。

        由于铁匠铺的仓库许就未用,周瑜和洪平来到仓库后,开始打扫仓库,就在周瑜刚开始打扫的时候,发现墙上画着兵器的图画。

        周瑜好奇看了一下,发现墙上的兵器图画都是他从未见过的兵器。

        周瑜沿着墙壁看着看着,突然膝盖撞上东西,于是低头一看,发现有三箱木箱放在那里。

        周瑜好奇打开其中一箱来看,发现是装着金属锭,这些金属锭表面的光泽有如银一般,但是又没有银的光亮。

        周瑜拿出两块金属锭互相敲得一下,从声音判定这不是一般的铁。

        坐在地上的抱着坏掉琴的老胡随口说出

        “这是西域镔铁,真是想不到,有生之年再次听见镔铁的撞击声。"

        周瑜来到老胡面前向他指教

        “师父何谓镔铁?"

        “这是用一种特殊的手法,提炼铁矿所产生的金属物。镔铁除了材质比铁还坚硬之外,此物还可耐久不锈,一般都是用来打造神兵利器。"

        “有这些镔铁,为何张三家里还会坐吃山空。"

        “恐怕是不知要如何使用镔铁。毕竟能使用镔铁打造武器的铁匠寥寥无几。"

        “真是可惜这些镔铁没遇上好了铁匠,否则早就成为神兵利器。"

        “要是你会打造镔铁能力,你会打造甚么?"

        “我会把这些镔铁打造成三把沉重且花里胡哨的神兵利器。放在铁匠铺外当门面,要是有客人要买的话,我再狠狠的剥削肥羊一顿。

        反正有钱人都喜爱巨大华丽的物品,不然那昏庸皇帝为何要造皇宫内造铜人,有可能过了百年后,这些华而不实的物品摆设在皇宫内当作赏物。"

        老胡大笑后开口说

        “我的好徒儿,想不到你的想法与众不同,这些镔铁若是做兵刃,让人使用,不知有多少人会丧命兵刃锋口之下,想不到你只想当做赏物赚钱,为师就教你如何锻造镔铁。"

        这时打扫的洪平听不下去,即刻发话阻止。

        “老胡!不要牛皮吹破了,少爷还小,你让他跟你打铁。要是夫人听到,一定会跟你拼命。"

        老胡回

        “也对!就当我没说过。"

        周瑜即刻出言制止老胡的决定

        “师父,不要听洪平胡说,我先去问吕方的爷爷。能否能用这些镔铁,能的话我们就开始规划打造三把神兵。"

        于是周瑜跑出的仓库进到村里来到张三的家里,这时张三的爷爷正躺在床上,看到周瑜后起身说道

        “周公子,铁匠铺的仓库还可以吗?"

        周瑜回

        “可以,只是我在仓库发现三箱铁锭,敢问这铁锭是你们的吗?"

        “这是先人在买铁匠铺时,就已经遗留在那。只是我们无法锻造它,只能将其放在仓库内!"

        “敢问可以割舍卖给我吗?"

        “老朽已将铁匠铺赠与于你,这三箱铁锭自然是你的。不过以老朽锻造伎俩,拿那些铁锭没辙,你若是要拿来锻造,还要另请高明。"

        “这交给我,你就好好的休息,先把病养好。"

        周瑜高兴回到仓库后,继续和洪平一起整理仓库,等到整理差不多后,周瑜跑去村里和村民讨要一些稻秆,然后把它拿来仓库里铺成床位。

        床位完成后周瑜来到老胡的身边,扶老胡来到床位上坐下,周瑜询问老胡

        “师父,这床位如何?"

        “不错!好久没躺这么好的床位。"

        “师父先将就一下,回头我给你带件棉被。"

        洪平这时对周瑜说

        “少爷!时候不早了,也该回去,不然夫人又要责罚我。"

        “不急,我先去看张三晚膳准备如何。"

        周瑜跑出仓库后,过了一会后,周瑜端了一碗粥进来仓库,周瑜跟老胡说

        “师父,晚膳已经好了,这碗粥给你喝,小心烫!"

        周瑜慢条斯理将粥递给了老胡,等老胡喝完粥后,周瑜将空碗拿回去还给张三后,周瑜才与洪平离开落脚村进城回到周府。

        当周瑜走进周府大门后,丫环小翠即刻来到周瑜和洪平面前说道

        “你们也太晚回来了吧!先去用膳,夫人等会在大厅问你们话。"

        周瑜和洪平去到偏听里用晚膳。吃完晚膳后,周瑜和洪平来到前厅,此时周夫人已坐在大厅的主位上。

        周瑜和洪平来到周夫人面前。

        周瑜向周夫人行礼并且说道

        “娘!我们来了。"

        周夫人回

        “夫子的事!娘已经知道,娘有事和你商量!"

        “娘!是何事?"

        “今日你周尚叔父来到府上,说已经找到一位先生。名声和资历远不如夫子,但是他是太学出生,勉强有教人的本事。明日他会到你叔父的府上为黛儿讲课,所以想请你去听课。"

        “娘!我明日还有事要做,请恕孩儿无法奉陪。"

        “瑜儿,娘知道你天资聪颖,但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娘固然有些文采,但还不能保你入太学,学堂也不知何时会有先生接替。不如你就去你叔父家跟先生学习。"

        “娘!孩儿的将来已经为自己谋划好,不用娘操心。"

        “难道就只是跟两位平民和一位瞎眼老乞丐厮混。"

        “娘!这事你就不用担心,孩儿已为自己找了一位很厉害的师父。"

        “是哪位高人?"

        “就是老胡。"

        “老胡事谁?没听过这号人物。"

        站在周瑜一旁的洪平老实向周夫人解释

        “禀夫人,老胡就是那位瞎眼的老乞丐。"

        “什么!"周夫人从座位上吓到站起来,然后当场气晕了过去。

        周瑜和小翠见状后马上向前搀扶住周夫人,让周夫人缓慢坐到椅子上。

        周夫人醒来后虚弱的说

        “冤孽啊!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个儿子。算了!你以后我再也不管了,小翠我们回房。"

        小翠搀扶着周夫人回到西边的厢房。

        此时洪平问周瑜

        “少爷,接下来要怎么办?"

        周瑜回

        “不用急于一时,时间会证明我所做的一切。"

        话音刚落,周瑜跑去沐浴更衣,之后周瑜提着烛火来到摆满书卷的房间开始看起的书卷。

        昨日一宿没睡的周瑜完全感受不到疲倦,因为今日听到夫子的噩耗及老胡收他为徒,在这一忧一喜的情况下,让他睡意全无。

        不过周瑜还是在子正(00:00)的时后,倒卧在书卷之中睡着,直到隔天清晨才醒来。

        周瑜醒来后,按以往的惯例盥洗用早膳,收拾一些行囊。

        周瑜找到洪安后说

        “洪安,走!我们去落脚村"

        洪安表情无奈地回周瑜

        “夫人禁止我和洪平跟你出门,少爷,要不你就待在府里别出门。"

        周瑜摇头说

        “不行!我已经答应教人,岂能反悔!"

        周瑜随即跑到自己的房里,拿了一些铜钱和银两后,把自己床上的棉被折起来抱到手上,往门外跑去。

        此时的周夫人从房门外走出来,看着周瑜离开的背影,她想叫住周瑜,可又说不出口,要不是洪平刚才将推荐书的事情告知她,恐怕她的心情到现在都难以释怀。

        周夫人有偷偷去看夫子送给她的书,全都跟儒学毫无关联,而且这些书卷一看就知道是陪葬品,她想一把火把它们全部烧掉,可是碍于是夫子的最后心意,她只能尊重,于是她命人将房里的部分书卷偷偷拿出来晒日后。

        在偷偷的放回去,以减少书卷上的霉味,周夫人正在琢磨是否要将这事,写信通知远在洛阳的周异,但又害怕让公务繁忙的相公当心,决定还是先忍一忍算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