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8章 修练墨道

第8章 修练墨道

        第8章    修练墨道

        周瑜回到他的铁匠铺走进仓库内,来到老胡的附近坐下,因为那里有点燃的火盆不仅可以御寒,还可透过火盆的余光看着他带来了书卷。

        时间来子初(11:00)周瑜孜孜不倦看着书卷,其精神是神采奕奕,完全感受不到有一宿未睡,以忽略的修炼的时间已经到了。

        这时老胡起身说

        “瑜儿,时间已到子时,跟我出来!”

        然后老胡走出仓库,而周瑜迅速收起书卷起身走了出来,当周瑜出来的时候,一阵冷风吹过来,拍打在穿着棉袄御寒的周瑜身上,周瑜当下打冷颤,马上搓手取暖。

        这时由于云层遮住月光的关系,周瑜的视线十分不清楚,不过还是勉强模糊看见周遭附近的场景。

        这时老胡开口

        “我们开始!”老胡用导盲竹竿控制周瑜的动作,让周瑜舒展筋骨。

        周瑜先是被抬手抬脚,之后换成前空翻和后空翻。

        周瑜在导盲竹竿帮助下前后空翻共翻的二十圈,才停下了来后,周瑜已是晕头转向,双脚有些站不稳,此时老胡抓起周瑜的双脚,让他倒立起来。

        “只能用一只手撑地,先右手!”老胡命他只用一只撑在地上,过一会后,换另一只手,这样的反复动作,周瑜用一手倒立,足足做的一个时辰后,老胡才把周瑜翻转回来。

        这时老胡说

        “把上衣脱掉!”

        “师父,天这么冷我会冻出病来。”周瑜不想脱去上衣。

        “只要你跟我这样做,我保证你就不会冷!”

        老胡在周瑜的对面开始表演一套拳招后,周瑜忍着寒冷脱下上衣,赤裸着上身后,周瑜当下冷到发抖,硬着头皮咬着牙,模仿打出老胡刚打的那套拳招。

        就在周瑜开始打时,老胡也先跟着打,周瑜打了一个循环后,老胡在示范第二次演练时,解说拳招的过程中,何时该呼气,何时该吸气。

        之后老胡示范第三次演练时,老胡开始示范,拳招的过程中,如何念墨道口诀来使拳招更猛。

        “亲士第一、修身第二、所染第三、法仪第四....”

        此时的周瑜调整呼吸打出拳招,同时念出口诀,果然一下子他的身子就热呼呼,之后老胡要求周瑜打到天亮。

        时间来到天亮后,周停下来休息,穿上衣服后。

        周瑜向老胡说

        “师父,为何徒儿打你这套拳调整呼吸道出口诀,身体会暖和。”

        “这就是修练墨道,让体内的道化成炁,形成一股能量保护你的身体。若是你没在道德经五千真言悟出道来,打这套拳法搭配呼吸和口诀,体内的道是不会化成炁,所以你现在起已算是墨君,不过你只能子初到卯初(11:00~05:00)这段时间才能修练。其余时间修练无法再精进一步。”

        “师父,弟子现在是墨君,应该可以学墨子剑法。”

        “别急!你的进度已经很快,不过墨君也是有分层次,依序是点、线、面、体、全五个层次,你需要修练到体这个层次,才可以修练墨子剑法。”

        “师父,要如何判定是修练到体这个层次?”

        “你要是能轻易举起弦月霸王戟和跳起来有三丈高。应该就达到这个层次,那时修练剑招才有效果。为师估计两年,不过为师会先教你一些兵器招式。让你在剑招还未学成可以自保。”

        “谢谢师父!”

        “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你已经两晚没睡,这可不好。你还是先回去睡,至于上午教张三之事,你也不必要这么做。顾好你的身子才是最重要,这是我还会跟他讲。”

        “也好,他明年就去学堂上课,到时哪里的先生讲了比我完善。这事就有劳师父,我先回去睡觉。”

        周瑜回到仓库收拾书卷,然后跑回周府,就在周瑜跑步时,发现自己身轻如燕,不到一会的功夫,周瑜就已经回到周府,直接来到自己的房间倒头就睡。

        时间来到午正(12:00)时,周瑜起来,来到偏厅吃饭,之后马上跑回落脚村的铁匠铺,开始组装长枪。

        三百柄长枪的枪头,是张三和他爷爷已打造研磨完成,枪身的木杆是吕右发包早已送来。

        三百柄长枪已快完工,等完工后就可通知舒县令,县令会派人来验收,通过后就可以交货收到尾款。

        时间来到申初(15:00)的时,三百柄长枪已组装完成。

        周瑜取出一些黄金后,跑到舒城的县衙去找县令。

        舒县令就认识周瑜,因为周瑜的父亲周异老早就认识舒县令。

        此时舒县令没有什么公务在身,闲情雅致的他看见周瑜走进治所后,开口向周瑜说

        “原来是周公子,有何事来此处!”

        周瑜向县令行礼后说

        “县令大人你好!太守的委托的三百柄长枪已经好了。就在落脚村的铁匠铺!”

        “本官会通知太守,请他派人去你铁匠铺验货。还有其他的事吗?”

        “落脚村农田过去西边那十多亩贫瘠的土地是何人所有。”

        “那里是还是公家地。”

        “在下可以买吗?”

        “可以,你要做什么用途?”

        “在下想养些牲口?”

        “确实那些地种不太出稻谷产物。不过地下杂草却是合适为养牲口。

        你若是想要,行情价算你一万钱。”

        “我这有一百两金,足以抵一万钱绰绰有余!”周瑜拿出一袋金子出来,交到舒县令手上。

        舒县令清点袋子里的黄金数量后,向周瑜说

        “这袋金子就算你一万前,只是你要买的那块地,地方太过偏僻。官衙难以管辖到那里的治安,你可要当心!本官劝你雇一些带刀的守卫。”

        “大人的提议在下会采纳!”

        “我这就给你利一份地契。”

        县令命底下的人些了两份地契,让周瑜在上面签字后盖印。一份交给周瑜,另一份留在县衙备查。

        周瑜离开的县衙后,来到周尚的家门口敲门。

        这时一位仆人开门,仆人知道周瑜来访后,跟周瑜说

        “周公子,你怎么又来了。难道又是来找老爷!”

        周瑜回

        “我不是来找叔父了,难道是来找你吗!”

        “你每次都来了真不是时候?”

        “难道叔父又被婶娘打。”

        “没有,不过我们家的小姐正在跟他闹脾气。”

        “叔父平时不是对那小母虎百依百顺,为何会跟他闹脾气。果然是养虎为患。”

        “你说的话可要注意一下,要是被她听见,有你好果子吃。”

        “当然,我也敢在你面前提起而已,那只小母虎为何在闹脾气。”

        “还不是老爷在今日上午带了两把琴回来,小姐看到十分喜爱,向老爷讨要一把,通常老爷都会同意,不过这次老爷却拒绝,小姐心有不甘抱着一把琴回到自己房门内反锁起来,老爷到现在还在房门外苦劝小姐开门。”

        “岂有此理!这两把琴应该是我托叔父买了,没想到一把让小母虎给霸占,真是欺人太甚,我要进去找叔父。”

        “周公子难道要替老爷出头。”

        “我怎么可能去惹小母虎,她要琴就给她。我有大事找叔父商量。”

        “你还真是人小志气高,想跟老爷谈大事?小姐可是曾经在老爷夫人面前把你批了一无是处,说你在学堂上课时都不认真听讲,只做你自己想做的事,还说你交友不甚,整日跟平民和乞丐混在一块。”

        “至少我不会在上课时不时盯着隔壁的帅哥看。”

        “那帅哥可真是倒霉。”

        “不会,小母虎在他面前可是温柔的跟小猫一样。”

        “这让我想起老爷和夫人当初相遇的时候也是一样。等婚后没多久夫人就变了另外一个样,不说了!你就随我进门!”

        “有劳你了!”

        仆人带着周瑜走进的庄园,直接来到大厅,从内堂的走道往周黛的房间过去,然后周瑜就看到周尚和她的夫人正站在房门外。

        周尚看到周瑜后,急着来到周瑜的面前跟周瑜说

        “瑜儿,你怎么来了。”

        周瑜回

        “叔父,侄儿是来问,先前的两件事处理如何?”

        “修建的工人已经找好了,等月中建料就会运一批到周府。到时就能开始整修,预计明年的五月就能竣工。至于两把上好的琴已经买回来了,不料一把却被黛儿拿走,如今我也不知道要如何劝她把琴还回来。”

        “这琴黛儿喜欢就送她,侄儿这次来还有事找叔父帮忙。”

        “不行!琴了事情,叔父之后会在买一把补给你。你先在这等一下,等会我们到周府谈。”

        周尚来到她的夫人面前向她的夫人说道

        “夫人!瑜儿过来帮客人取琴,这琴的可是我帮客人代买,一把值三万钱,黛儿真的想要,请她好生照顾那把琴,之后我会在想办法再筹钱买一把还给客人,现在我还有事要出门一趟。”

        周尚的夫人回

        “这点钱我会跟爹要,你是遇到什么客人。为何会跟瑜儿有关连,还如此大费手笔。”

        “是北方的一位贵客,先是认识瑜儿,这名客人处事相当低调,后台却很硬的很,是你我都得罪不起。”

        “那你先去忙吧!黛儿就交给我安抚。”

        于是周瑜和周尚一同离开庄园,在周尚走之前,命了一位仆人抱了一个木箱随行。

        等到周瑜和周尚来到周府的大厅后,周尚命仆人将木箱放到桌上就可回去庄园。

        此时的大厅上只剩周瑜和周尚叔侄两人坐在里面。

        周尚开口向周瑜提问

        “说吧!有何事请我协助?”

        周瑜回

        “侄儿在落脚村西边买了十二亩地,想养一些牲口,想请叔父帮我从邻郡,进二十匹公马二十匹母马,还有二十头公牛和二十头母牛,然后再帮侄儿雇两名马夫、两名牧工和两名带刀的守卫。”

        “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而且牲口在运送过程,往往会适应不良,死在途中,你若想真的想从事畜牧,马一匹要一千钱,牛一只要五百钱,这总和就要六万钱,再加上运送费一成,要六万六千钱,至于聘马夫牧工和守卫方面,马夫和牧工一个月要两百钱,武装守卫一个月要三百钱,你一个月不仅要给他们一千四百钱,此外还要负责他们的吃住。”

        “目前北方闹饥荒,花三千钱可能也买不到一匹马,牛一只更是要一千钱以上,况且买回来的牛马还会生幼崽,土地上有足够的草供牠们食用,只要经营下去,三五年后铁定能回本大赚。”

        “好吧!我就帮你留意看看,不过你可要先给我一些订金。”

        周瑜拿出一袋黄金递给周尚

        “叔父,这里是四十斤黄金,差不多是六万六千钱的价值,还请叔父帮侄儿一下。”

        周尚收起周瑜手上的黄金后说

        “我明日就交代下去,不过你那牧场可要赶紧建好,不然这群牛马运来这里时,若是没有地方安置可是会胡乱跑。”

        “侄儿明日会马上处理。”

        “你爹下月回来,铁定被你吓一跳,小小年纪就这么有生意头脑。赚了这么多钱,那你明年还上不上学。”

        “侄儿想好好的打理事业,积累自己实力后。帮助舒县里的百姓。”

        “的确,我们周氏宗族不少人赴京当官后,就直接搬去洛阳定居。这座舒城是越来越落寞,在你帮助下这里铁定会欣欣向荣。

        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这木箱是你托我买的琴,先给你一把,之后叔父会再补上一把。”

        周尚从椅子上起来接着说

        “你就建好牧场,等我了好消息。我先回去忙!”

        “谢谢叔父,叔父慢走!”

        周瑜起来,将周尚送到门口后,周瑜回到大厅打开桌上木箱,一把七弦琴出现在周瑜眼前。

        琴身是上好金丝楠木所制作的,多股上等的蚕丝合成的琴弦,琴身华丽装饰和独特的曲线相当讨人喜爱,这也难怪他的堂妹看到后就想霸占拥有它。

        周瑜碰的一根琴弦,当下就发出悦耳动听的声音,这让他有些爱不释手,不过周瑜还是先把这把琴给老胡,每当他看到老胡把那破琴还留在身边。周瑜看到后有些心酸。

        周瑜阖起木箱,拿着木箱跑到落脚村铁匠铺的仓库,这时的老胡正在吃晚餐,张三也在仓库里。

        “周公子,你不是回舒城怎么回来了。”张三见到周瑜有些疑惑,周瑜通常是晚些才来。

        周瑜兴高采烈把木箱帮到老胡面前,说

        “我托人给老胡买了一把琴终于来了,所以就赶快送过来。”

        这时的用膳的老胡顿时感到惊喜,着急地说

        “有琴了,在哪里?”

        “师父别急!等你吃饱了,我在把琴地给你。”

        老胡即刻将碗里的饭扒光,将空的碗筷递给张三,等张三离开后,周瑜将木箱打开把里面的琴拿给老胡。

        老胡碰了一跟琴弦后,当下就发出悦耳动听的声音。

        老胡很满意地说

        “不错!果然是好琴!”

        老胡即刻抚上一曲高山流水,让屋内的周瑜惊呆了,他从未听过如此美妙的声音,老胡演奏完后。

        周瑜鼓掌道

        “师父的琴艺果然厉害,弟子深感佩服。”

        “你只要用心弹,也能弹出像这样美妙的旋律。”

        “我会努力学了,如今新的琴已有了,师父你那坏了的琴,要不我帮你处理掉。”

        “这副琴已陪了师父多年,算是师父的家人,师父不想和家人分离。”

        “弟子明白,这就当弟子没说,师父先歇着,弟子先回周府,等会再来。”

        “也把你的琴带过来,平日为师就能顺便教你弹琴。”

        “师父,我买的琴可能还需一些时日才会来,我就先听你弹琴就好。”

        “好吧!有些琴音还可助长你体内炁的修炼,将来学会了可要多多的弹琴。”

        “弟子明白!”

        “好吧,现在是用膳时间,别让你的家人担心,快回去吧!”

        “是,师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