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9章 周异返乡

第9章 周异返乡

        第9章    周异返乡

        时间来到光和七年(公元184年)一月上旬,正逢春节,舒县这里许多人家这年真难过,与其去别人家拜年,不如早早拿着锄头下田工作,希望今年的秋天能有大丰收,因此舒县许多百姓都没有进人春节氛围里。

        就在初九中午时,一群人骑着马来到舒城,门口守卫看到后,当场认出这群人的领头的身分,守卫恭敬的行礼后,放这一群人进入舒城。

        这一群人十分熟悉城里的道路,当下就骑着马来到周府的后门,这群人进入后门后将马停到马厩里。

        这群人当中,领头的人正是周异,在官场里打滚久的,已不再是当年的英姿焕发的周异,他的眼神变的锐利,显露出英姿勃勃的神气,这就是所谓的官威,不过也只有在这里才表现的出来,和洛阳的他简直判若两人,他在洛阳为官之道就是隐忍不发。

        这些年周异凭着没有背景,在洛阳辗转许多官职,虽然未被提拔,但也未被贬职,为官清廉的他就在今年又被朝廷任免为洛阳令。。

        而在周异旁边的年轻人,身高八尺,体态均匀,外型俊俏、五官端正,眉清目秀,全身散发出温文儒雅的气息,他是正在太学学习的周道。

        周道看到府上有工人在敲敲打打,好奇问了周异

        “爹!为何府上会在施工。”

        周异回

        “难道周尚出资重建,不,不可能是他,他已有庄园。”

        “会不会是我们的新任族长出资重建。”

        “不可能,若是族长出资整修。应该会趁我在洛阳时支会我一声,毕竟我的家人还住在这里。”

        “那会是谁?”

        “这恐怕要找你娘问了才知道!”

        周异转身向后面四名护卫说

        “你们先回去,七天后来到这里集合。”

        四名衙役向周异行礼后离开。

        周异和周道来到周夫人房门前,周异打开的房门向周夫人说

        “娘子!”

        周夫人终于见到她日思夜想的另一半,她激动得流下眼泪,悲伤的说

        “夫君!”话音刚落周夫人跑上去抱住周异,于是两人相拥在一起,让一旁的周道有些尴尬,目光避开放闪的两人。

        周夫人流着眼泪向周异诉苦

        “夫君,你知不知道在你不在这段期间,我活了好累。”

        “我这不是回来的吗?”周异安慰周夫人。

        这时周道开口

        “是啊!娘,爹还有好事要告诉你。”

        周夫人好奇问

        “什么好事?”

        周异回

        “我已在洛阳城内买的一座宅邸。这次回来就是接你和瑜儿到洛阳去。”

        周道附和

        “是啊!娘亲,爹可是存的这么久的钱,才买的那座宅邸。那边虽然在城里的角落,但是蛮大间的。我们一家四口入住,完全没问题。”

        ”对了,这时候瑜儿应该下课,他在哪?我要看看他长高多少。”周异突然想起了许久未见的周渝,想见他。

        周夫人无奈回

        “自从去年夫子仙逝后,瑜儿就没再去学堂上课?”

        周异感到震惊

        “什么?夫子仙逝,本来还希望夫子能帮瑜儿进太学。那瑜儿在哪,难道去玩了,夫人,这可不行?”

        周夫人继续哭着说

        “我已经管不动瑜儿,瑜儿不想当官。他现在落脚村经营铁匠铺。”

        “娘,他只是小孩子,怎么可以让他去这么危险的地方。”周道感到相当意外。

        此时周异表情变了一脸严肃,放开周夫人转身走出房门外,并说

        “道儿!走,去我们去找瑜儿!”

        周异和周异离开周府,走出城外,来到落脚村外的铁匠铺。

        这时张三的爷爷和一名周瑜刚聘的铁匠学徒正在打铁,他们主要是打牛用的农耕用具。

        周异来到刚聘的铁匠面前,刚聘的铁匠学徒看着周异说

        “客官是要来打铁的吗?”

        周异回

        “不是,我来问周瑜在哪?”

        “周掌柜现在应该在他的牧场里。”

        “这里何时有牧场。”

        “是周掌柜买地来盖了,现在才盖到一半,由于牲口快来了,要赶紧赶工,所以周掌柜应该在那监工。”

        “牧场离这里有多远?”

        “好像是在从西边过去十几里路。”

        周道知道后感到相当惊讶

        “这么远,那里不是很偏避,毫无人烟,弟弟在那不会有危险吧!”

        周异开口

        “我们回去牵马。”

        周异和周道回去周府牵马后,往落脚村以西骑的十里路后。

        终于在荒郊野外看到一间牧场,周异和周道来到牧场的房舍后,停下马来。

        周异找了一名工人问

        “请问周瑜在哪?”

        工人回

        “中午的时候,县令有派人到这,请他去到县衙。”

        “去县衙,他是出什么事。”

        “这我就不知道!”

        “道儿,走!我们去县衙。”

        周异和周道两人骑着马回到舒城,直接停在县衙的门口。

        周异让周道在外等着,自己下马,直接走入县衙大堂上。

        舒县令看到周异进来后开口

        “周老弟,别来无恙!”

        周异回

        “张兄,我家的周瑜被你传唤到这里,他人呢?”

        “我传他来是想问他,羊太守委托我帮他补充军备。我这里还有一笔打造刀的订单,问他有没有意愿接,不过被他回绝。”

        “他小小年纪,你怎么给他订单。”

        “他的铁匠铺打造的武器质量还不错,所以才想发单给他。不过他现在在赶工耕具,所以无法接这笔单。”

        “那你知道他现在去哪里?”

        “应该回到牧场!”

        “我才刚从牧场来到这里!”

        “这我就不清楚,很有可能回铁匠铺或是去周尚那里。”

        “对!以他这么小的年纪,怎么能有这么多钱做生意。一定是堂弟出资,我要去找他理论。张兄!我们再找时间聊,我还有事就先离开。”

        周异走出县衙大堂后上马,跟周道说道

        “走,瑜儿可能去你周尚堂叔的庄园。”

        周异和周道骑马来到周尚的家门口,两人下马后,将马固定在门口旁,周道前去敲门,过了一会后,一名仆人前来开门。

        仆人马上就认出面前两人是周异和周道父子,即刻引他们进来大厅,在大厅上周尚的夫人正坐在主位上,见到他们父子进来大厅后,即刻起身来到他们父子面前接待。

        周尚的夫人亲切的问候周异和周道

        “原来是大哥和道儿,你们是来找夫君?他早上出门还没回来,要不你们先坐一下。”

        周异回

        “我们家的瑜儿有来你们这里吗?”

        “过年的时候,他有来府上向我们拜年,之后就没再来了。”

        “瑜儿现在的事业是贤弟出资帮他了吗?”

        “大哥说笑了!瑜儿只是小孩,夫君怎么可能出资帮他做生意,不过你们家的瑜儿认识一位北方富商,那名富商常透过瑜儿请夫君帮忙,很有可能是那名富商出资帮周瑜。”

        “爹,瑜儿不在这,要不我们就先回去。”周道知道周瑜没在这里后给周异建议。

        这时周尚的夫人开口连忙制止

        “既然来了都来了,不要急着回去,就留下来吃个晚饭,顺便让嫂子、瑜儿也过来,我想跟你们介绍一个人。”

        此时周异表情有些不悦并表明自己的立场

        “难道是北方富商!若是北方富商想透过贿赂瑜儿,来要挟我,他的如意算盘打错,我周异宁可大义灭亲,也不会为了自己小孩做了违背官职本分之事。”

        周尚的夫人连忙解释

        “大哥误会了,道儿已到适婚年纪,弟妹刚好有一位侄女。她小道儿一岁,近日从江东来到府上作客,弟妹想介绍给他认识。”

        周道对此事感到相当惊讶,于是开口推托此事

        “婶娘!侄儿现在还在太学里学习,理应以课业为主,至于娶妻生子,等侄儿从太学结业,顺利入朝为官后再做打算。爹,我们回去吧!”

        周异得知此事后,和周道有不一样的见解,于是同意此事

        “道儿今年十九的确到适婚年纪,都怪爹太忙了,没有留意,难得弟妹有心,不妨就留下来吃顿便饭,顺便认识一下弟妹的侄女,我们这就回去,等会一家四口再来拜访。先告辞!”

        周异和周道走出周尚的庄园后,周道问周异

        “爹!你是认真的吗?”

        周异回

        “爹在你这年纪的时候,就已经娶了你娘,那时的爹也是在太学里学习,等会若是你看上陆家千金,这门亲事就订了。”

        “可是爹,万一孩儿不喜欢的话,不就得罪婶娘。”

        “放心,婶娘是看中你的未来,你若是不喜欢拒绝的话。婶娘也不敢对你怎么样,况且你爹我可是堂堂洛阳令,谅她敢怎么样。”

        “那孩儿就放心了,不过弟弟到底去了哪里。”

        “先回家看看!”

        周异和周道骑马回到周府的后门前,下马进门,此时的洪平正在后院打扫的,见到老爷和大少爷回来后,即刻向前帮周异和周道的马牵回马厩。

        周异问洪平

        “洪平,你有看到小少爷吗?”

        洪平回

        “周瑜少爷,刚才回来吃晚饭后,又离开。”

        “这么晚了他会去哪里?”

        “他应该去铁匠铺,明早才会回来睡到中午?”

        “真是荒唐?”

        周道向周异提议

        “父亲,要不我去找他回来。”

        “不用,他喜欢自讨苦吃,就让他吃苦,等他哪一天看到你功成名立的时后,他就会明白,万般皆下,唯读书高,现在先回去通知你娘,过会我们去你周尚叔父家做客。”

        周道去到周夫人的房间,将此事通知给周夫人,让周夫人的心情由忧愁转变成欢喜。

        自从周瑜出生之后她都把注意力放在周瑜身上,尤其是周瑜自从没去上学之后,她更是担心周瑜的将来。

        即使周瑜给了她一百斤的黄金,并出资整修周府,周夫人也不会感到高兴,反而让她更加忧愁,完全忘记自己还有一位出色的小孩已到适婚年纪。

        周夫人关起房门梳妆打扮,周道和周异则是换上较华丽的衣裳。

        戌初(19:00)时

        三人来到周尚的庄园,而周尚早在庄园门口等待他们。

        周尚向前接待三人

        “大哥,好久不见,快点进来坐,瑜儿呢?”

        周异回

        “别提了,今日的主角可是道儿,我们先进去吧!”

        周尚将周异一家三口引到大厅上,这时周尚的夫人已在大厅上准备一桌豪华的宴席,他们在座位上坐好后,周尚的夫人、周黛和一位如花貌美的少女来到大厅宴席的座位上坐。

        周道深深被那如花貌美的少女所吸引,而那名如花貌美也被周道俊俏的脸庞所吸引,两人都害羞的脸红低着头,周尚的夫人见状后笑着说

        “果然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大嫂,你看是不是。”

        周夫人回

        “还是弟妹有心,连我都忘记道儿已经到适婚的年纪。”

        周尚的夫人笑着说

        “道儿是我从小看到大。如今已相貌堂堂,才华横溢。相信他从太学结业后,一定能顺利在朝廷里任职。”

        周夫人开心的回

        “没想到弟妹的侄女如此貌美,相貌出众,若是能成为我的儿媳,不知道有多好。”

        “这也要看他们愿不愿意?乖侄女,这周公子如何。”

        陆家千金腼腆娇声细语的说

        “周公子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只要是女人都会心动。”

        此时周尚的夫人问周道

        “道儿,你的意思如何?”

        周道回

        “当然好!可惜爹在洛阳置宅,身上剩没多少钱。关于这六礼之事。”

        此时周夫人开口

        “傻孩子,这不还有娘,钱的事情就不用担心。”

        周尚的夫人知道后笑咪咪的说

        “这我们就说定了,从这到吴县陆家的话骑马只需两日,要不明日去大哥和侄儿到陆家提亲,夫君也会陪同你们去到吴县,那里物产丰荣,聘礼到那里买就行,心意到就好,不知大哥和大嫂意下如何。”

        周夫人对周异和周道舟车劳顿感到有些不舍

        “这事在好不过,只是夫君和道儿,刚从洛阳返家,已经舟车劳顿,明日还要去到吴县,恐怕会增加他们身子负荷不了。”

        不过周道马上同意明日去吴县

        “娘不会!儿身子还好了很,况且有一位大儒隐居在那里,他所书写的石碑,去年工匠已镌刻完成,现在立于太学门外,儿不时都跑哪一览他留下的笔墨。”

        一旁周异附和

        “是啊,可以顺道去拜访蔡邕大人,不知他在那过了如何!这事就这么说定了明日一早,就到吴县去提亲。”

        这时周尚温馨提醒

        “各位家人!菜快凉了,快点享用!周异大哥,我敬你一杯。”

        周尚端起一杯斟满酒水的杯子,朝向对面的坐着的周异点个头。

        将杯子的酒水一饮而尽。

        周异也端着一杯斟满酒水回敬他。

        周尚问周异

        “周异大哥,周忠他在朝中如何。”

        “他出仕就官拜光禄大夫,将来可能位列九卿,相当有前途。不愧是周景伯父之子!”

        “他官爬了这么高,将来有机会可以提拔你和道儿。”

        周异无奈的说

        “我的话就不用想了,以我目前的情况,即便是他肯帮我,也很难再往上爬,反而是道儿现在太学里,深受博士们的青睐,将来有机会被推荐为皇子的近臣,要是皇子当了王爷或是皇帝,前途不可限量。”

        周尚目光转向周道,说

        “道儿!叔父在这祝你将来官运亨通。”

        周尚端起一杯斟满酒水的杯子,朝向对面的坐着的周道点个头,将杯子的酒水一饮而尽。

        周道回

        “叔父见笑了,我周道何德何能,只是太学莘莘学子其中的一位。有很多太学出生的学子无法迈向仕途,现在虽受博士们的青睐,将来还是个未知数。”

        “道儿!别妄自菲薄,有你父亲和周忠伯父在,只要你在太学表现出众,你的仕途就交给他们,你现在只要在太学认真学习就好。”

        “谢谢叔父的教诲!”周道端着一杯斟满酒水回敬他后一饮而尽,一场家宴在快乐的气氛下结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