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11章 前去皖城

第11章 前去皖城

        第11章    前去皖城

        时间来到中平二年(公元185年)正月,全国各地黄巾军陆续被朝廷派出的军队击溃。

        黄巾军的三位精神领袖,张角病死,张梁、张宝兵败身亡后,黄巾军之乱算是暂时平息,数万黄巾军被朝廷军杀了尸横遍野,整条黄河都浮着数以万计尸体。

        由于朝廷军队大破黄巾军后,即刻班师回朝领赏,放任黄巾军尸首曝尸荒野孳养病媒,以致今年正月时大疫开始在全国各地蔓延,各地都传出有人染疫重病不起、甚至死亡。

        全国百姓都在大疫的笼罩下愁云惨雾渡过春节,也包含周瑜所居住庐江郡。

        在舒县黄巾军平定后,庐江郡内许多地方都开始组织义军自保,纷纷找上周瑜的铁匠铺打造兵器,使周瑜的铁匠铺收到数量庞大的订单,于是周瑜将落脚村的铁匠铺扩张,加置三个新的铸造炉,並加聘五名铁匠学徒,以应付大量的兵器订单。

        周瑜的牧场生意也是蒸蒸日上,光是周尚帮他从外地运来马匹,总和超过四百匹以上,马匹都销售一空,客源是庐江郡和九江郡小康百姓。

        现在周瑜的牧场只剩牛只,没有马匹,而牧场的牛只也在出租经营模式下,全部获利回本。

        周瑜的经营获利,让舒县商人看得眼红,悔恨自己太过胆小,以致没有出手错过商机。

        不过真正让周瑜声名远播的是他的酒庄。在去年秋天时,周瑜收到落脚村人民上缴给他的稻米,足足有三千石。

        周瑜将两千石卖出换钱,剩下一千石周瑜采取老胡的建议,将这些米搭配附近的龙舒水酿酒,其酿制手法和所需要的酿制器具,都是听从老胡指示。

        周瑜把铁匠铺隔壁的木材行,改建置酒庄,开始酿起酒来,先是将米和龙舒水透过蒸煮锅煮成米醪,在将米醪放进发酵槽发酵,透过蒸馏设备将酒给蒸馏出来,将蒸馏设备蒸馏出酒水装满一个坛子。

        当第一坛酒生产出来后,老胡试了一口,然后直接将坛内的酒水一饮而尽,醉倒在地上。

        在酒庄开始运作后,周瑜就将酿出来的酒,交给叔父周尚去兜售,因为周尚在江东吴县的丈人陆家受到黄巾之乱影响,使周尚一家失去陆家的经济援助,而周尚的夫人却无动于衷,继续过着奢糜生活,这让周尚苦不堪言,所以周瑜想让周尚靠卖这些酒减轻家里开销经济负荷。

        虽然周瑜的三个产业蒸蒸日上,但他面临一个困境,就是上流缺乏原物料,不管是铁还是稻米,供货都相当吃紧,已经快缺货地步,保守估计过了二月就没铁可打,没米可酿酒。

        周瑜去请求叔父周尚的协助,周尚给他一个建议,在舒县的西南方一百公里远的皖县,那里盛产铁和稻米,正是周瑜最想要的东西。

        不过周尚未曾那里做过买卖,只知在皖城里有位乔姓富商,掌握那里的铁和稻米买卖,可以带钱去向他购买。

        周瑜为了事业长久地将来,决定要出一趟远门,希望这次能跟乔姓富商谈长期合作。

        周瑜在安顿好自己的产业后,带着一万钱、五百斤白银和一百斤黄金,搭上周尚的马车前往皖县。

        周尚还雇了八名城里的义军骑马相随,以保护他们叔侄的财产生命安全,毕竟各地还是有黄巾贼的余孽作乱,尤其是在城外偏僻的地方躲藏,只要见人势单力薄,那些贼人就会从躲藏处出来行抢杀人。

        周尚的马车在卯初(05:00)时从舒城出发,沿途经过桐城时,周尚选在那休息的一会后,再继续前行。

        时间来到酉正时(18:00)时,周尚的马车驶进到的皖县皖城里,由于皖城规模比舒城小一些,所以即刻就找乔姓富商的商行,不过商行已经关门,但门口隙缝有传出微弱烛光,代表屋内有人。

        周尚和周瑜下了马车,八名义军随员下来保护车内银两,周尚和周瑜走到商行门口后,周尚敲门。

        此时一位掌柜将门打开门说

        “你们是?”

        周尚很客气的跟掌柜说

        “我们有事来到乔东家,可否引见!”

        “请跟我来!”

        掌柜带周尚和周瑜走进了商行。

        走到商行的底部打开一扇门来到乔姓富商内院,周瑜发现乔姓富商的宅邸比舒城的周府还大,比他叔父周尚的庄园还豪华。

        掌柜带他们叔侄俩走上一段路后,来到乔府大厅的门口,掌柜打开门把他们叔侄带到大厅内。

        这时大厅的主为上坐着一名四十多岁的壮年男子,男子脸庞清秀中等身材他就是乔姓富商人称乔老。

        此时他正脸色铁青两眼发直的盯着周尚和周瑜并说道

        “说吧!你们想怎么样?”

        周尚客气跟乔老说

        “我们要五万斤的生铁和一万石的米,不知你这里是否有现货?”

        乔老怒瞪周尚开口说道

        “好个狮子大开口,你就不怕被噎死吗?”

        “你这话是何意?就我所知你应该是现有货吧!”

        “好吧!就依你所开的条件。”

        “等等!我还有个要求。除此之外每半年需要你供应五万斤的铁和一万石的米。”周瑜见交易还挺顺利于是开口追加货量。

        乔老直接起身愤怒指向周瑜说道

        “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就咄咄逼人,实在是欺人太甚。”

        周瑜觉得好像乔老对他有些误会于是开口解释

        “我们会付款,不过你要先给个数字才行。”

        “只要你们放了我女儿,我就给你们五万斤的铁和一万石的米。”

        周瑜马上开口澄清

        “我可没抓的你女儿?”

        “难道你们不是绑匪。”

        “我们只是找你买米跟铁而已。”周尚向乔老解释他们来的目的。

        乔老脸色从愤怒的表情转变为无奈的表情,向周尚和周瑜说

        “对不起,我可没心情招待你们,请回?”

        “等等,可以告诉我事情发生经过,或许在下可以帮助你。”周瑜好像理出头绪,想帮助乔老,不过还需要更加详细的内容,于是他开口问事情的经过,希望能想办法帮乔老找回他的女儿。

        “好吧!我就告诉你,在今日下午的时候,三名蒙面客,带着两个梯子翻过住宅围墙,在我女儿的房间使用迷魂香,迷晕我的三岁女儿后抱走。

        在他们离开时被仆人发现,仆人当场大叫,等我们跑出来的时候,蒙面人已用梯子翻墙离开。”乔老看了眼前周瑜和周尚后,决定把发生事情的经过告诉他们。

        周瑜思考一下后,向乔老说

        “听你这么说,应该是有内贼告知他们,或是根本就是内贼所为。蒙面人还没跟你开出条件,可能是临时起意,而筹划的不够周全,所以到现在还没有知会你交付赎款。

        不过我倒有一计,可以扰乱他们的思维,不仅可以引出内贼,还能找到他们的所在地,到时就能救出令千金,只是需要乔东家要配合。”

        周瑜将计划告知周尚和乔老。

        “不行!这样实在是太危险!”周尚之道后马上出口阻止。

        “是啊!要不我们再想想办法!”乔老也否定周瑜的计划

        ”相信我,这方法最快,即使你付给绑匪钱,只要内贼还在,你的女儿还是会处于危险之中。”周瑜知道自己的办法可行,只是周尚和乔老不想让他涉险而已,所以开口希望得到周尚和乔老认同和配合。

        此时的乔老变得有些犹豫,开口向周瑜说

        “这该怎么办!难不成还让你犯险。”

        周瑜理直气壮地回应乔老

        ”我是没关系,不过这事还不能让别人知道,只能靠我们三个人,等到找到对方的窝,再通知官府。”

        “要是我女儿平安获救,你要五万斤的铁和一万石的米,免费赠予你。”

        “一言为定!”

        乔老把乔府内所有的人聚集起来,其中包含仆人、护卫,总共有七十几个人,全都招集进到大厅内。

        乔老当着众人宣布在他旁边的孩童周瑜是他的小孩,乔老并告知所有仆人、护卫,以后见到周瑜都要叫他大少爷。

        当消息传到乔夫人的房里时,二十多岁的乔夫人有着花容月貌天姿国色,即使生了两个小孩体态还是维持婀娜多姿,完全看不出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此时的乔夫人在房内照顾生病的大女儿。

        在乔夫人的大女儿染疫生病时,乔夫人专程把大女儿带回房里照顾。留他小女儿一人在房内独处,怎么也没想到她的小女儿会被绑走,心急如焚的她,只能先照顾生病的大女儿,将小女儿的事交给丈夫处理,没想到这时听到她丈夫在外的小孩回来。

        乔夫人对此事没感到意外,毕竟她十八岁时嫁来乔府时,她的丈夫已经三十好几,她的丈夫先前当过官,之后她的丈夫回来接管家族产业,事业越做越大。

        乔老对乔夫人是百般宠爱和照顾,使乔夫人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所以乔夫人从未问过她那个性耿直的丈夫,在她之前是否还有别的女人,如今人家的小孩已找上门,她真不该如何是好。

        这时乔老打开房门走进的房内,来到她夫人的旁边温柔的说道

        “夫人!大乔状况好些的吗?”

        乔夫人赌气回

        “哼!你不去跟你的小孩团圆庆祝,跑来找我做甚么!”

        “夫人这话是何意!小乔被绑走,大乔卧病在床。我哪有心情庆祝。”

        “你不是在小孩回来后,马上就忘记小乔被绑,大乔生病。招集府里所有人宣布你在外十一岁的儿子,回来认祖归宗。

        你还每此打赏一百钱给府内所有人,并命仆人杀猪摆席给你儿子吃,没想到你有了儿子这么快就把我们母女搁在一旁。”

        “夫人,这是为了救小乔的权宜之计,绑小乔的家贼可能还在我们府上,只要让他知道我多个儿子出来,可能认为赎金之事我不会买账,所以即有可能再绑走我的小孩,要求更多的赎金,这样我就能趁机找出家贼和小乔。”

        “所以他不是你儿子。”

        “不是,他是舒县周家的小孩,刚好来这里买米和铁。他知道小乔被绑后,想出这个方法,希望可以揪出家贼和找到小乔。”

        “万一消息走漏,小乔和他岂不是有危险。”

        “这事只有我和周家的两位叔侄知道,连同妳一共是四位,所以消息应该不会走漏,这次一定要把家贼给揪出。”

        “好吧,夫君你就先去忙,大乔由我来照顾!”

        “夫人我这就去忙,大乔就拜托你。”

        时间来到寅初(03:00)周瑜被乔老安置在一间房里,这时周瑜感觉到门外传来一个香味,当下就远选择用棉被摀住口鼻。

        半刻钟后一名护卫走进房门,将周瑜抱了起来,装进的一个麻袋里面,护卫透过小门从商行离开,护卫把周瑜带到城南一侧靠近城墙的一小间民宅。

        民宅内已被挖了地道,能直通城外,护卫带着周瑜离开皖城后一直往西跑,穿进了森林里面,来到一处营地。此时营地没有火任何的火光,一片黑鸦鸦的,当那护卫靠近时当场吓到。数十匹狼整在啃着他伙伴的尸体。

        营地原本有四十多人,不过已经遭到狼群的入侵沦陷了,护卫当下就丢下装着周瑜的麻袋后,赶紧转身逃跑,可是还是来不及被三匹狼扑倒活活被咬死。

        周瑜挣脱的麻袋后,看到眼前的场景让他感到震惊,当十多匹狼扑向周瑜时,周瑜一跃而起,在空中来个前空翻,以闪避狼群攻击,从空中在落下时,周瑜落在一匹狼身上站着。

        被周瑜站在身上的那匹狼开始乱跑乱跳,企图将周瑜甩下来,这时的周瑜右脚往狼头狠狠一踏,狼的头骨被周瑜击碎当场死去。

        周瑜在顺势跳到附近的狼身上,用相同的方法击碎狼的头骨,之后就没有狼只敢靠近周瑜。

        狼群在一定的距离将周瑜团团围住后,狼群从四面八方向周瑜进攻,周瑜在狼群接近的时候,直接施展扫堂腿,一只只的狼被周瑜的脚扫飞出数尺之外,倒地不起。

        狼群看到周瑜的攻击后当下选择逃离,这时的周尚带着四名义军赶来这里。

        周尚升起营地的篝火,发现一个木制的牢笼,周瑜拿的火把来到牢笼面前,当下就发现一名年约五十的男人坐在笼里,其身高接近七尺,身材偏瘦、其脸色慈祥、目光和蔼。

        那名男人怀里抱着一位酣睡如饴的小女孩,周瑜猜那小女孩就是他要找的乔家女儿,牢笼里还有两匹幼马。

        周瑜命义军将锁破坏后时,乔老独自一人赶来此处,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锁就破坏,沉睡的小乔被乔老抱走,那名男子和两匹幼马跟着周瑜一起回到乔府。

        周瑜回到乔府后,两匹幼马被先安置乔家商行的门口,由义军负责照料,周瑜和周尚带着那名男子来到大厅上,周瑜对那名男子说道

        “看阁下气宇不凡,想必是大有来头,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男子回

        “老夫只是山野村夫,名字更是不足以挂齿。”

        “那你为何被那些贼人关进的牢笼里。”

        “由于老夫略懂一些医术,被那些绿林好汉知道。邀请老夫去那为他们病人行医,没想到老夫整治他们的病人后,他们竟然把老夫关了起来,说是要等到他们的病人痊愈后,老夫才能离开。

        没过多就他们又抱来一个沉睡的小女孩,醒来后就开始哭闹,老夫可是花了很大的力气去安抚他。

        傍晚后狼群入侵的营地,那些绿林好汉死了死,逃了逃,好在牢笼够坚固,狼群无法破坏,直到你们的到来,我们才被救出。”

        这时乔老一脸忧愁的走进的大厅,来到主位上坐下,说

        “感谢周公子,要不是你,我恐怕见不到我的小女儿。”

        周瑜看出乔老心事重重于是开口问乔老

        “为何乔东家的小女儿已经回府还闷闷不乐?”

        “我的大女儿病情又加重,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刚好我们这里有学医,应该可为你女儿看一下病。”周瑜的头转向被救回来的男子身上。

        乔老起身来到男子面前问

        “可以吗?”

        男子回

        “可以,就当是老夫回报你们的救命之恩。”

        “敢问阁下是?”乔老想了解男子来历,这样才放心让男子医治大乔。

        “老夫名为华陀,字符化,沛国谯县人。”

        当男子道出他是华陀的时候在场乔老、周瑜和周尚都大吃一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