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14章 招兵买马

第14章 招兵买马

        第14章    招兵买马

        时间来到隔天早上,周晖在舒城里开始有大动作,周晖命底下的族人,到舒县各地招募兵丁,他所开出的福利是一个月三百钱加两石米,还包吃包住,由于条件非常诱人,吸引许多年轻乡民前去到周府报名。

        一个上午的时间,周晖就募到六十名兵丁,而周晖的目标是要募到一千名兵丁,同时也在舒城外的西南方空地上设置军营,让其底下兵丁驻扎在那里,如此一来周晖算是一方豪强。

        午正时张三端着午膳来到周瑜居所,正好遇见周瑜在屋外梳洗,张三向周瑜打声招呼后,走进居所里将午膳放到桌上后来到周瑜面前向周瑜说

        “周公子,你知道吗?村里的人都在传,周府准备大量招募兵丁。要在舒城和落脚村之间空地建立一座兵营。”

        周瑜回

        “想不到周晖昨天回来,今天马上就有动作。”

        “看来我们这地方,马上就要热闹起来。”

        “怎么可能,人多是非多,到时可有我们受。”

        “那我们怎么办?”

        “我不知道,这附近的贼团不是被羊续太守平定。就是被陆康太守平定,周府根本不需要刻意大量招募兵丁,如果那些兵丁军纪严明我们就不需担心,若是军纪松散在这里骚扰百姓,自然会有太守陆康处理。

        不过邻近的九江郡可要倒霉,因为那里的太守服虔,因为过度操劳,据说已卧病不起,所以那票周氏宗族子弟,想撒野的话,铁定会去九江那里,不过州治所设在寿春城,刺史陈温在那,他们应该也不敢太过撒野。”

        “原来如此,可惜我现在甚么也做不了。”

        “你不是要入郡学,怎么会做不了。”

        “不过我爷爷坚持要留在这里,这正是我最当心的事情。我们村子虽然上次躲过黄巾之乱,但很难保证下次还会这么幸运,你可劝我爷爷跟我一起到庐江城吗。”

        “他若想要留下,你就不要勉强,如今这里还算太平,你就放心去庐江城。”

        “好吧!以我目前的能力,还是可以聘一名仆人替我照料爷爷。我这就去跟爷爷讲。”

        这时一位铁匠铺的铁匠跑到周瑜的屋外喊着

        “周掌柜,大事不好了,有人到铺里找碴。”

        周瑜马上从房里出来对铁匠说

        “是何人敢在我的铁匠铺撒野?”

        铁匠回

        “是舒城周府里的人!”

        “我先去看一下状况如何?”

        周瑜、张三和那名铁匠来道铁匠铺后。

        看到五位周氏宗族子弟,站在铁匠铺门口,把打铁的器具弄乱一地。

        周瑜转头向那名铁匠说

        “赶紧去报官!”铁匠收到命令后马上往舒城的方向跑去。

        周瑜来到五位周氏宗族子弟面前,说

        “不知我的铁匠铺伙计,是如何得罪你们,为何要在这里打扰铁匠工作。”

        这五名周氏宗族子弟中带头是周晖的族弟,他是昨日鞭打两名守卫周荤。

        周荤很跩的向周瑜说

        “你的铁匠铺可真是黑店,门口的那柄大戟要一千万钱外,里面的卖的东西也比外面的铁匠铺贵!”

        周瑜理直气壮回

        “嫌贵,你可以到便宜的铁匠铺买啊,况且物价在这几年内翻涨好几倍,总不能让我做赔本生意!”

        “我们的族兄可是周氏宗族族长之外,还继承安阳乡侯,容不得你这间黑店在这经营。”

        “你们愿买我就愿卖,你们不买我也不会强迫你买,完全合情合理。何来黑店?我有赚你们一钱吗?不过你们造成这里损失需赔偿,就三百钱。”

        “你是在抢钱,来啊!兄弟给我打他!”

        周荤和四名周氏宗族子弟要攻击周瑜时,铁匠铺五名铁匠即刻冲向前和周荤他们扭打成一团,附近乡亭两名护卫看到后也加入战局帮助铁匠们,形成七打五的局面。

        这时官府两名衙役来到铁匠铺大喊住手后,在场的所有人全被带回舒县治所。

        一行人被带到县治所后,县令知道是周瑜和周荤后,即刻通知周瑜的堂叔周尚和周氏宗族族长周晖来到县治所。

        周晖来到县治所后看到周荤脸上的伤时,愤怒的吼道

        “是谁敢欺负我的族人,我要把他大卸八块。”

        “族长,是他,周瑜”周荤右手指向周瑜,周晖听到周瑜两个字后,一巴掌往周荤甩过去。

        周晖愤怒向周荤开骂

        “你没是去惹同宗的族弟,干什么?”

        周荤当场吓傻了,这是他第一次被周晖甩了一记耳光,周荤不知道为何周瑜的地位比他还重要。

        这时周尚走进县治所,来到周瑜身边。

        周尚向周瑜说

        “瑜儿,发生何事,为何你们都被带到这里。”

        周瑜无奈地回

        “还不是刚回来的周氏宗族子弟,来到铁匠铺嫌我的卖的东西太贵,捣乱我的铁匠铺。

        我向他要求赔偿时,他们还要打我,好在我底下的铁匠和护卫,见义勇为立刻阻止他们的暴行。”

        周尚目光看向周晖,说

        “不知族长,这事要怎么处理。”

        周晖回

        “这是我族长管教无方,我会负起责任,要赔多少钱。”

        周瑜开口

        “算了!把他们几个带回去管教就好,希望下次别再到我的铁匠铺撒野就行。”

        “我一定会把他们管教好,没事的话我就带他们离开。”

        张县令见到双方私下和解后,在公堂主位上开口说

        “竟然你们双方没有要追究下去的话,就可以离开了。”

        周晖带着五名周氏宗族子弟离开后,张县令总算松了一口气,昨日张县令去见太守陆康时,陆康要张县令别小题大作,太守认为庐江周氏出过许多朝廷股肱之臣,即使回来发展也是情有可原,万一周氏宗族子弟在舒城做出逾越之事,只要不出人命,要张县令多忍让忍让。

        张县令来到周瑜身旁说

        “你是否有周晖的把柄,否则周晖会对此事不了了之,他们的族人可是被打的鼻青脸肿。”

        周瑜回

        “我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我铺里的铁匠也受伤。”

        “可能是周道的关系。”周尚向张县令说出他的猜测。

        周瑜一脸疑惑说

        “是大哥?”

        周尚解释

        “昨日族长有来找过我,当我问起周异一家在洛阳的现况,他回周异被罢官后留在洛阳教书,周道现官居太子舍人,深得太子宠幸,将来大有可为。”

        “原来如此,难怪周族长当场教训他疼爱的族弟,原来他是想要巴结你。”张县令终于知道事情的真相。

        周瑜回

        “我有什么好巴结的,都已经三年了,父母也没回来看过我,我早就被他们给遗忘,我还要带我手下就医,就先告辞!”

        周瑜有些负气带着五名铁匠和护卫离开县治所,去到医馆就医,之后周瑜赏每人一百钱后,让他们回去休息。

        周瑜独自一人回到落脚村居所用午膳,等到用完午膳周瑜即刻去到铁匠铺,这时张三和张三的爷爷,收拾好铁匠铺,开始工作,周瑜马上加入他们的打铁行列。

        时间来到申正(16:00)时。

        周晖骑着马来到铁匠铺,看见周瑜在铁匠铺里工作后,下马来到铁匠铺。

        周瑜见到周晖来之后放下手边的工作,向前接待周晖。

        周晖向周瑜说

        “周瑜族弟!”

        周瑜回

        “不知族长,有何指教!”

        “听说这附近的牧场是你在经营的。”

        “没错,不知族长,对在下牧场里哪一匹马有兴趣。”

        “你牧场现有多少匹马?”

        “应该有五十匹左右。”

        “我全要了!”

        “一匹马要价一万钱,总共要五十万钱。”

        “这么贵,不能算便宜一点。”

        “物价上涨,我也无可奈何,外面的行情卖的比我还贵,不信你可以到别的地方问看看。”

        “好吧,这五十匹马我全要,回头再把钱给你,你知道哪里有在订制马车。”

        “族长可以去找隔壁村的木匠。”

        “谢谢,就先这样”周晖离开铁匠铺骑着马往邻村的方向迈进。

        此时的周瑜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好在有他大哥是太子身边的宠臣,否则他会跟这些周兴一脉的族人没完没了。

        这也难怪为何他母亲一直想劝他先入太学后入仕官徒,如今他终于明白什么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道理,可惜周瑜始终究不想选这条路走。

        半个月后,洛阳周府的部分钱财运回舒城周府。

        周瑜收了周晖一百万钱,除了五十匹马之外,周晖还在铁匠铺下单。

        一千柄战戟、两百把弓和一百件铁制襦铠,这让周瑜亲自下铁匠铺连忙赶工,才有办法在三个月内如期交货。

        周晖有了钱后,时常在周府三天两头大设宴席,宴请舒县当地的仕绅名流,宴席座上都是大鱼大肉。

        宴会上的酒是跟周尚购买了,一坛要价五百钱的昂贵价格,周晖当下买了周尚的所有库存,让周尚足足赚了二十多万钱。

        周晖在一千兵丁招满后,舒城外的西南方军营也建置完成,周晖开始在那操演兵丁。

        兵营里有一百二十辆马战车,其中有一百辆是两匹马拉着的战车,战车配置上是三名兵丁。

        一名驾驭马车的兵丁。

        一名手持一丈五尺的战戟兵丁。

        一名持弓的兵丁。

        另外二十辆马战车是四匹马并驾拉着的战车,战车配置上是五名兵丁和一名氏族子弟。

        一名驾驭马车的兵丁。

        两名手持一丈五尺的战戟兵丁。

        两名持弓的兵丁。

        氏族子弟在战车上发号施令。

        周晖时常率着一百多辆战马车,在淮河和长江间奔驰,阵容相当浩大。

        当他军队夜里在外扎营过夜时,其底下有些兵丁会趁着深夜,跑到附近的村庄偷些牲畜回来为自己加菜,有时连看门狗也杀来吃,受害百姓求助官府,不过都没有了下文。

        时间来到中平五年(公元188年)六月时,华中华北沿海地区暴雨连连。

        导致河水大涨,淹没山阳、梁、沛、彭城、下邳、东海、琅邪七个郡国。

        在这几个月内各地的反叛势力瓜分整个大汉朝,从二月白波贼攻占太原郡、河东郡等地。

        三月南匈奴屠各叛军侵占并州斩了刺史张懿。

        四月还发生汝南郡葛陂黄巾军起兵,攻没郡县

        六月自称黄巾军的马相先,在益州绵竹郡起兵,先是斩了益州刺史郄俭,后又攻占巴郡、犍为郡,拥兵数万,自称皇帝。

        各地的战火加上六月的水灾,粮价瞬间翻涨了十倍以上。

        周瑜将卖了粮仓的米后,增加的百万钱收入,如今的周瑜以积累五百万钱的财富,其手头上还有的六百多斤的黄金和一千多斤的白银,已经是货真价实舒县巨贾。

        然而周晖自从建军以来,就和族人一直大手笔的花费,让他有些入不敷出,开始向舒城里的人收取高额保护费,让城里有些手头宽裕的富人看不下去,当下就搬离的舒城。

        不过舒城里周氏旁系还是凑了许多钱给他供养军队,由于周尚和周瑜是舒县出名的富商,碍于是同一个祖宗,于是周尚和周瑜各个出一百万钱给周晖供养军队。

        周尚和周瑜的举动让自己的地位在周家爬升许多,周晖承诺将来要是他功成名就,一定会给周尚和周瑜好处。

        不过周瑜自始至终都认为周晖很难大有可为,因为周晖放任底下的周氏宗族和兵丁骚扰这里百姓,百姓不堪其扰跑报官,却没有多大的用处,于是换跑来周瑜这里诉苦。

        无奈的周瑜只好为百姓请命,跑去找周晖沟通后,周晖当下才严惩犯事的兵丁和氏族子弟,之后没任何的兵并和氏族子弟敢在这里犯错。

        不过兵丁和氏族子弟们都跑到远一点的九江郡犯事,周瑜知道那票纨裤子弟和兵丁,经常趁着周晖外出时,架着马车到九江郡那闹事,有时听过他们吃饭喝酒不给钱,也听过他们在殴打百姓和调戏娘家妇女。

        不过碍于没苦主找上周瑜,于是周瑜只能睁一只眼和闭一只眼,自从周晖开始招募兵丁后,张县令也被迫将舒县治所搬到在城外的河边镇。

        张县令之前所招募的百名义军和城里的四十名守卫当下被周晖吸收,不过有些看不惯周晖和其氏族的蛮横无理拒绝入伍,在张县令的请托下,周瑜接收义军和守卫共有四十二位。

        周瑜只能将这些兵丁,安置在他的牧场和落脚村的空地上,在那里搭营寨,周瑜所收留义军和守卫的福利,并没有比周晖兵丁开了高,一个月只有两百钱加两石米,包吃包住,其主要的原因是不想比周晖底下的兵丁还多,以免让周晖怀着挑衅的意味。

        不过周瑜底下的兵丁可以从事兼差获得额外收入,像是商人雇佣保镳或是农活、铁匠铺帮忙。

        周瑜给底下的兵丁订立几条纪律,命他们遵守,违反纪律就交由官府严惩,周瑜底下的兵丁都同意周瑜所订立的纪律,发誓会遵守。

        自从周瑜有属于自己的兵丁后,等于在舒县有自己的势力,虽然没有比周晖大,但是周晖的势力会让他三分,其原因就是周瑜大哥周道未来的影响力。

        不过周晖意识周瑜只想单纯从商,当周晖在宴请舒县当地的仕绅名流,若是有邀请周瑜时,周瑜都会来周府推销他的产品而已。

        这让周晖认为周瑜威胁不到他在舒县地位的影响力,所以才让周瑜三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