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15章 白衣少年

第15章 白衣少年

        第15章    白衣少年

        时间来到中平五年(公元188年)六月十五,辰正(08:00)时。

        一辆四马并驾的马战车高速从北方往落脚村的方向行驶,马车上有三个人,这三个人都相当狼狈,其中一个人就是曾经和周瑜有过节的周荤。

        周荤脸上的表情感到恐惧,因为后面一位骑着白马的少年正在追杀他们。

        起因是昨日周晖率着一百多辆战马车行军去到九江郡,然而在队伍最后面周荤的马车却趁机脱队,这不是周荤第一次脱队,周荤时常来到寿县找乐子,有时回命弓手下令射杀乡村里的牲畜,有时命驾着马车的兵丁将马车驾往农田里狂奔,破坏当地农民的农作物。

        昨日周荤看到有一户农户人家一名少女,其模样长的水灵,周荤当场被少女的美貌所迷住,对那名少女已经起的色心。

        周荤底下兵丁提议,夜袭击少女一家,将少女据为己有,周荤同意兵丁的意见,并承诺他玩玩之后,会让给他们玩玩。

        于是周荤和底下的五名兵丁在丑初(01:00)时。

        来到少女家门口,当场破门而入,这时少女的父亲和两位兄长起来,拿起农具起身对抗闯进家们的贼人。

        少女的母亲直接带着少女即刻翻窗逃离,在逃跑少女的过程中,一名兵丁弓手直接瞄准少女的母亲的背部射出一箭,当场命中少女的母亲背部,使少女的母亲当场倒下失去生命。

        少女见到他母亲死后,在母亲尸体一旁拼命哭喊求救。

        这时一名白衣少年正在不远处骑马赏月散心,白衣少年在听到有人求救之后,当下立刻策马赶过去。

        看到周荤和五名兵丁已来到少女面前,就当他们准备要侵犯少女之时。

        白衣少年从马上一跳,一个前空翻来到他们面前上方,就在白衣少年要落地前,立即拔出配戴在腰间上的宝剑,朝那些贼人一个半周斩,在白衣少年落地时,三个头颅地上掉到地上,鲜血溅满四周,白衣少年也顺势抱起少女,退到离周荤二十多步远,一剑指向周荤骂道

        “大胆畜生,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周荤和剩下两名兵丁被同伴的鲜血溅满全身,始终无法相信自己的同伴轻易被眼前白衣少年斩杀,当下周荤转身逃往停在远处战马车,两名兵丁也跟着他逃。

        少女被白衣少年解救后,少女依附在在白衣少年怀里痛哭失声,当白衣少年在得知少女的父母和两位兄长,都死在那些人手上后瞬间燃起怒火。

        白衣少年先将少女安置在隔壁的农户家,并要求那户人家赶紧去城里报官。

        之后白衣少年亲自当下骑着白马追逐那些贼人,白衣少年沿着车轮的痕迹前进,从黑夜追逐到白天终于发现那些贼人,白衣少年当下将从腰间取出宝剑后朝战马车的车轮掷过去。

        战马车直接在铁匠铺前面的道路上翻车,周荤和两名兵丁被抛出来,不过没什么大碍,于是他们三人往兵营的方向跑去。

        白衣少年直接下马,拿起了铁匠铺外摆放已久的弦月霸王戟掷过去。

        弦月霸王戟直接飞了过去,先从一名逃跑的兵丁刺进背部后,从兵丁的腹部出来,再往前飞去刺进下一名兵丁的背部,再从兵丁的腹部出来,再往前飞过去刺进周荤的背部从腹部飞了出来,直接在周荤前十尺的地方枪头落地,

        弦月霸王戟就斜立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在场铁匠铺的十多名目击者完全不敢相信,门口展示眼前那位俊俏的白衣少年,年纪应该只有十四岁,竟然可以举起弦月霸王戟,杀了周荤和底下的两名兵丁,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等白衣少年离开再去报官。

        白衣少年来到弦月霸王戟面前举起来说

        “想不到在这里竟然有如此厉害武器,除了锋利之外还不留血渍,今日就把你买下,日后就随我征战沙场。”

        白衣少年拿起弦月霸王戟来道铁匠铺前,这时铁匠铺里七个人,看到白衣少年来到这里时两腿发软浑身不停颤抖。

        这时张三的爷爷勉强向前接待。

        张三的爷爷向白衣少年说

        “不知少侠来铁匠铺有何事?”

        白衣少年回

        “这把大戟,我要了,要多少钱?”

        “我们掌柜有说过,若是有人把这把弦月霸王戟耍了轻松自如,他双手奉送。

        我刚才看到少侠的英勇,应该已经符合不收钱的条件!”

        “弦月霸王戟,为何会取这个名,难道跟西楚霸王有关联。”

        “这柄弦月霸王戟唯一的缺点就是出生太晚,要是在早个四百年出生,让霸王项羽拥有这柄神器,恐怕当今这天下不会是姓刘的天下。”

        张三的爷爷向白衣少年说出的话,都是周瑜平日用来忽悠客人,可惜没有客人肯花一千万钱购买。

        “弦月霸王戟,跟我真是有缘,它没有生错时代,我娘怀我的时候,梦见月亮进他怀里,随后生下我,这柄弦月霸王戟不就是为我而生的,敢问是谁打造这柄神器。”

        “是干将莫邪的传人所铸造。”

        “难怪有办法把这柄枪造了如此威风凛凛,我忘了介绍自己,在下孙策,是兵圣孙武的后人,家父现为长沙太守,乌程县侯孙坚。”

        当铁匠铺里七个人听到白衣少年是孙坚之子后,总算松了一口气,因为孙坚是出了名嫉恶如仇赏善罚恶的大英雄,自从黄巾之乱爆发后,孙坚加入讨伐黄巾军的行列,已为朝廷平定许多叛乱,就在去年他被朝廷敕封为长沙太守,主要也是为了平定那里的反贼,就在他平定长沙叛军后,被朝廷封为乌程县侯。

        “原来是鼎鼎大名孙太守的公子,为何会要杀害庐江周氏宗族的子弟。”

        “那几名贼人跑到寿县的农户杀了四个人,要不是被我撞见,恐怕还会有更多的人受害,想不到庐江周氏子弟竟然堕落到这样的地步。”

        “不过我们掌柜周瑜,和你的年纪差不多大,同样都是周氏宗族嫡系子弟,却和城里周氏嫡系子弟不一样,他有着乐于助人的心肠。”

        “那周瑜在哪,我想拜会他。”

        “以公子的目前的处境,劝你还是赶快离开这里,你刚才杀了是周氏宗族嫡系子弟,他的族长虽然只有安阳乡侯爵位,但是他的生父是大司农,要是让他知道你杀了他的族弟肯定会跟你没完没了。”

        “要是他们问起,就说是我孙策干了!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要不是他们杀人在先,我又为何会追至于此杀死他们,要是他们想算账,我孙策在寿春城等着他们。”

        孙策提着弦月霸王戟骑上白马往寿县方向前去。

        这时一名铁匠向张三的爷爷说

        “张大爷!这是我们要怎么办?”

        张三的爷爷回

        “怕什么,人又不是我们杀了,等县治所的人来问话,就实话实说就好,那周家人爱颜面,发生这事肯定会大事化小。”

        “要通知掌柜吗?”

        “等他醒来在告诉他好了。”

        过了一刻钟(15分钟)后舒县治所的人来到现场,将三具尸体带回后,找张三的爷爷问话,张三的爷爷也实话实说,得知这三人是孙策所为,不过是那三人杀人在先,县令先让家人领回尸体,再派人到寿县县衙了解状况。

        当时间来到子正(12:00)周瑜起来后,他底下伙房兵丁端着午膳进来放在桌上后,将早上发生的事情跟周瑜讲了一遍,最让周瑜震惊的是孙策和他一样的年纪,有办法掷出弦月霸王戟,贯穿三个人的身体,这是何等的霸气,他即刻跑取到老胡房里。

        这时老胡正再用午膳,老胡知道周瑜进来后,停下来说

        “徒儿!有何急事。”

        周瑜回

        “师父!有人举起弦月霸王戟,还用它来杀人,这人还跟弟子的年纪差不多,他应该就是师父所提起的怪杰。”

        “何以见得?”

        “那人名为孙策,自称兵圣孙武的后代,而孙武的后代中,有一名子孙拜鬼谷子王禅为师,所以徒儿断定他就是怪杰。”

        “有这可能,此人在哪?”

        “他居住在寿春城,离这有百里远。”

        “没想到他住了这么远,徒儿将来要是有机会取拜会他一下。”

        “为何?”

        “这鬼谷家的弟子不能小觑,在乱世中能力得到天下,往往都是鬼谷家弟子,这是我们墨家所做不到了,而儒家的弟子只适合治理天下,要是在乱世中要占一席之地,要有鬼谷家帮助,不过鬼谷家内斗了很厉害,在乱世中往往演变到鬼谷家弟子在相斗。”

        “原来如此,只要跟他们攀好关系,弟子就能赚更多的钱。”

        “不过还是请徒儿小心鬼谷家弟子,他们有些往往喜怒无常,要是徒儿觉得有问题,就要离他们远一点,因为他们没有在要求操守。”

        “这弟子了解,不过孙家给弟子的感觉是要求操守,孙策也不会专程来这里杀三位贼人,可惜啊!”

        “有什么好可惜了!”

        “弟子的弦月霸王戟就这样被拿走,一钱也没赚到。”

        “不知徒儿最后杀招兼爱非攻练了如何!”

        “还不成气候。”

        “别急,这不是这么好练。”

        “师父,这兼爱非攻练成,真的能一招杀十人。”

        “这也是你师公告诉为师,不过要是碰上儒侠、墨君、怪杰的对手,使出剑招只能杀眼前的敌人,但其余九人会受到大小不一的内伤。”

        “弟子一定会努力修练最强的杀招,早日成为合格的墨君剑客。”

        “等徒儿练成最后的杀招,为师会传给你两样宝物。”

        “敢问师父,要传给弟子什么宝物?”

        “等你练成再说!”

        “好吧!弟子就不妨碍师父用膳,先行离开。”

        当时间来到申正(16:00)周晖率着一百多辆战马车回到兵营后,马上就有营上的兵丁就通知他,周荤和两名兵丁惨死后,

        周晖当下怒火中烧,想要率一千名兵丁闯进寿春城,灭了孙策一家,不过这是不可能了,因为孙策的父亲孙坚是现任长沙太守是货真价实的猛将,同时也是朝廷的红人,要是杀了他小孩,恐怕孙坚会跟他没完没了,如今周晖只能先把这仇记下,等日后他成为扬州牧后,在去找孙策算账。

        孙策回到寿县时,没有打算马上进城,而是先去一趟那名被害少女的家,当他来到离少女家不远处时,三名被孙策斩首的贼人遗体已不在,不过地上还残留一片血渍。

        孙策见那名少女独自在家门外落泪哭泣,而门内厅堂躺了四具草席包覆遗的体用,孙策下马来到少女面前,想试着安抚少女的心情

        “姑娘!那逃跑的三名贼人已被我诛杀,还请姑娘节哀顺变。”

        少女泣道

        “为什么?上天要对我如此不公,我们只是普通的农户,不明白那些丧心病狂的禽兽到底在图什么,为何要杀了我的家人。”

        “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有给他们喘息解释的机会,但我知道他们已经为他们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少女继续泣道

        “我的父亲为了躲避南阳蛾贼动乱,不惜散尽家财,也要想方设法才把我们全家安置这里,没想到竟会有这样的下场。”

        少女说完之后情绪失控依附在门柱上大哭了起来大喊

        “爹!娘!大哥!二哥!你们死了好惨!”

        孙策急忙向前安慰少女

        “姑娘不要太过伤心,人死不能复生,恶贼已经伏诛,姑娘还是想想今后有什么打算。”

        “我爹娘在世时,城里有户富贵人家想纳我为妾,不过都被爹娘给回绝,今日他得知此事有来找过我,恐怕我只能选这条路。”

        “姑娘,大可不必急于一时,毕竟妳父母生前已不同意妳做那户人家的妾,若是姑娘不介意,妳家人后事处理好后,我们孙府还有许多空厢房,姑娘可搬来与我们孙府同住,我娘是出的名的菩萨心肠,知道姑娘的处境绝对会收留姑娘。”

        “看得出来公子是大户人家出生,而小女子只是乡野之民,有何资格入住贵府。”

        “姑娘,在下见姑娘孤苦无依,也是万分心疼,百般不舍,在下能为姑娘所做的事已不多,但是安置姑娘,保姑娘安康,对我而言是绰绰有余。还请姑娘不要推辞!”

        “如今的我也没更好的选择,我们家有的十四亩地,就全赠与公子,以报答公子帮小女子报仇和收留之恩。”

        “此事万万不可,这几亩地是妳家人留给妳,妳就好好留着,我先回去府上找几个人过来这里帮忙。”

        孙策骑上白马后往寿春城的方向前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