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16章 剑法大成

第16章 剑法大成

        第16章    剑法大成

        时间来到光熹元年(公元189年)八月二十五日,荒淫的汉灵帝在四月的时候病逝,由太子刘辩继位为汉少帝,引发宫中外戚和宦官为了操纵政权在争斗。

        外戚何太后的兄长大将军何进,联合汝南袁氏三公门阀袁绍、袁术两位兄弟,一起密谋对抗宦官张让和赵忠十常侍势力。

        何进为了巩固自己宫中政权,派黄门将诛杀宦官蹇硕,取得蹇硕部下士兵的指挥权。

        五月时,何进得到汉少帝允许,带兵包围骠骑将军董重府邸并逮捕董重,免去他的官职,逼他在狱中自杀。

        董重的姑母董太皇太后在六月时候,被何太后和何进逼死在宫内。

        当董太皇太后和董重死后,十常侍在宫内失去依附势力,何进巩固自己宫中政权后,开始拔除十常侍的政权,但何进最大的阻碍变成何太后,何进一直要求何太后免去宫内宦官们的职权,但何太后始终没有答应他的请求。

        何进为了逼何太后就范,于是密谋号召屯兵河东郡董卓带兵进军洛阳,并任命袁绍为司隶校尉,督促董卓进军洛阳,董卓得到何进的命令后,也回应会带兵进驻洛阳城西门外的平乐观。

        何太后知道董卓要带大军来到洛阳时,感到害怕于是下诏罢黜宫内所有的中常侍、小黄门。

        宦官被罢黜离开皇宫后,袁绍向何进建议乘机把宦官们一网打尽,不过何进没有采纳,只让这些宦官回到封地,但袁绍仍然假传何进命令,使州郡官吏逮捕宦官们的家属。

        被罢黜宦官们,知道是何进主使这一切后,宦官们心生恐惧,十常侍为首的张让想借着亲情攻势来挽回局势,于是就派他的儿媳何氏,也就是何太后的亲妹,向其母舞阳君说情,舞阳君在进宫向何太后说情,最终何太后心软被舞阳君说动,下诏让罢黜的宦官们重回宫里继续服侍。

        何太后这个举动也触怒到何进,虽然十常侍重回宫中之后,其影响朝野的权力已是大不如前,但是还是被何进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只要他们继续留在宫中服侍,他们就会一直百般讨好太后和皇帝,有朝一日他们会重新拿回权力,到时重新得宠的宦官们一定会致他于死地。

        何进不想让这事发生,今日独自前往长乐宫晋见何太后,要求处死宫内全部的宦官,不料却被宦官们听见,于是宦官们知道何进要杀他们时,想先行一步下手,在何进离开宫殿后,几名宦官就在殿门内设下埋伏,然后再去找何进谎称太后找他,待何进再进入宫殿时被宦官拿下并且斩杀,并谎称何进造反已被伏诛。

        何进的死讯传到底下的部署后,何进的部属纷纷带领部队进攻皇城,准备诛杀宫内十常侍势力。

        远在千里之外的周瑜,还不知道洛阳在今日发生的十常侍之乱,舒城周府周氏宗族虽然有用信鸽掌握洛阳的情报,但是这事发生突如其来,还没传到他们那里。

        周晖知道先皇驾崩后,朝廷的宦官和外戚两大势力就开始出现争斗,周晖知道不管两方谁赢谁输,都不会撼动庐江周氏在朝野的地位。

        周晖还信朝廷有周忠和周道在,再过两年他铁定会被朝廷提拔为扬州牧。

        时间来到子初(11:00),

        周瑜来到住家屋外,屋外有一张直径十二尺长的圆桌,圆桌有十颗鹅蛋平均立放在圆桌外围,周瑜对圆桌上的十颗鹅蛋施展剑招兼爱非攻,周瑜右手握着木剑,犀利往面前的一颗鹅蛋刺出一剑,木剑没有碰触到面前的鹅蛋,而圆桌上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周瑜疲惫的收起木剑后,拿着十个碗将桌上的鹅蛋打到碗里,这时老胡拿着筷子检差鹅蛋的蛋黄、蛋白和蛋筋是否有被打散。

        老胡在检查十颗鹅蛋的状态后,笑着说道

        “你的杀招兼爱非攻已练成,师父已没什么教可以教你,想不到你年仅十五就学会整套墨子剑法,师父我为你感到骄傲,要是你师公看到铁定会吓一跳。”

        周瑜回

        “这是师父的好,名师出高徒,师父,弟子先去把这些蛋煎了,让我们当宵夜吃。”

        周瑜自从开始练习剑招兼爱非攻后,几乎每天都在煎蛋吃,有时吃部下还会拿去给底下的兵丁和守卫吃。

        周瑜和老胡吃完煎蛋后,老胡把周瑜叫到他的房间哩,老胡将他坏掉的旧琴取出,老胡打开底座,琴身里藏的一把五尺宝剑,

        黑色的剑柄和黑色的剑鞘,其外观虽然没华丽的装饰,但看得出来制作精良,是出自名将之手。

        老胡握起宝剑将宝剑剑鞘打开,让一旁周瑜看到宝剑的剑身后呆住,剑身闪闪发亮相当耀眼,而且剑身一面是青色,另一面是紫色,让周瑜不得不惊叹,这名铸剑师的工艺。

        “师父!这柄宝剑难道是何人打造,做竟然如此精良。”

        “这柄宝剑已存在超过四百年以上,打造这柄宝剑的铸剑师据说是干将莫邪的传人。”

        “原来那名铸剑师也是同道中人。”

        老胡笑道

        “算是吧!不过能唯一确认的是这柄剑的前身,正是干将和莫邪两把神剑。”

        “不会吧!竟然有人会把两把神剑融合成一把,师父知道这是为什么。”周瑜对此感到相当吃惊,他朝剑身不过仔细一看,觉得有这可能。

        “这师父也不知道,可能是想要这两把雌雄剑生生世世永不分离,彼此在一起,以化解干将剑和莫邪剑剑身上的戾气,以合乎我们墨家的兼爱非攻。”

        “那师父这剑名为何?”

        “这柄剑备铸成之后,从未被命名过,因为铸剑师不想让这把剑出名,就从未被命名,我们都称呼它为无名。”

        “那这柄剑,看的出来没什么在使用!”

        “的确这柄剑的确没什么在使用,不过它曾经杀过一个人,导致天下大乱,民不聊生。”

        “师父到底杀了是谁,导致天下大乱。”

        “始皇帝!”

        “秦始皇不是在巡游时病死,难道是中了剑招兼爱非攻。”

        “徒儿说了没错,也只有我们墨子剑法最强的杀招,才能在不留下外伤的情况下杀人。

        虽然秦始皇是不折不扣的暴君,但也只有他才有办法统一天下。我们墨君剑客忽略到这点,直接将他杀死,反而使天下更乱,从那之后我们墨家就退出天下之争,韬光养晦专研各方的应用技术。

        至于墨子剑法和这柄剑变成为墨家的污点,从这世上销声匿迹,如今你已习得墨子剑法,师父就把这柄无名传承于你。”

        老胡将无名递到周瑜手上后继续说道

        “如今这柄无名已传承给你,你可要好自为之,不要狂妄自大,也不要妄自菲薄,心中要存有仁爱之心。”

        “弟子一定谨记在心里。”

        “师父还有一样东西要传给你。”老胡从身上拿出一条很旧的竹简交到周瑜手上。

        “师父!这是什么,为何竹简上的文字我看不懂。”

        “这是当年墨子祖师去向老子求道时,老子原本想收他为徒,不过却被墨子祖师拒绝,老子在墨子祖师离开时,赠予墨子祖师这个竹简,让墨子祖师可以把竹简传给一名弟子,只要获得竹简的弟子,老子的传人就会来询问获得竹简的弟子,是否有要跟他们修道成仙,若是有这个这修仙意愿,只需把竹简给老子的传人,就能随老子的传人修道成仙。”

        “师父!难道他们有来问过师父。”

        “曾经一位仙人有来问过我,可惜为师还是比较喜欢市集喧嚣的声音,对于清静无为完全不合适我,因此师父拒绝那位仙人。”

        “那要是将来我拒绝老子传人,我要把竹简传给谁。”

        “若是有遇到其他墨家弟子,可以选择把竹简给他,或是你收一名徒弟,将其培养成一位墨君后,将竹简传给他就好。”

        “弟子了解!”

        “师父还有一件是要提醒你,要是你若是遇到身上同样有这竹简的人,要好好散善待,能不为敌就不要为敌,就算为敌也千万不要杀害。”

        “弟子知道,不过这竹简一共有几根!”

        “据师父听到的消息,是老子给了三个人竹简,分别是孔子、鬼谷子和我们祖师墨子。”

        “鬼谷子王禅不是战国时期的人,应该和老子不是同时期的人,为何他会有竹简。”

        “鬼谷子的称谓并非是指特定一人,相传他们手上有竹简就能自称鬼谷子,只是王禅将此名发扬光大,以致得到竹简的后人便不再用鬼谷子这称号称呼自己。”

        “原来如此,那其他两家的传人,会不会已经拿着竹简去修道成仙。”

        “有这可能,毕竟都已过了几百年,不过你还是要注意一下。当初我们墨君剑客刺杀了秦始皇后,才发现秦始皇身上有竹简,是鬼谷家所传。”

        “天命难违,而那鬼谷家的竹简在何处?”

        “据说后来被张良得到,他把竹简献给了高祖刘邦,让高祖凭竹简召集不少怪杰助他得到天下,后来刘邦死后竹简被其后吕雉夺去,就在吕雉死后竹简便不知去向。”

        “如果鬼谷家的那竹简都与统治者有关联,很有可能流落到位高权重的人手上。”

        “的确有这可能,将来你若是遇到的话,可要对他们客气一点。”

        “徒儿会遵从师父的吩咐,不过天下这么大,应该也难遇到另外两位传人。”

        “那可不一定,如今无名剑和竹简都传给你了,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如今虽然新主继位,但京城内外戚和宦官相斗,可能会危及洛阳城安危,我担心会波及住在洛阳的家人,想去一趟洛阳看说服家人辞官回来舒城。”

        “原来如此,徒儿还是不相信大汉朝皇帝能把天下治理好。”

        “当然不相信,宦官虽然不是好东西,但外戚何氏一族也好不到哪里去,我总觉得天下还会比以前乱,希望我的直觉是错了。”

        “你何时要出发?”

        “徒儿想明天向底下的人交代一下,请叔父帮忙照料我的产业后,就去一趟洛阳,希望这次能说服家人回来。”

        “只是这到洛阳路途遥远,你可要做足的准备再去。”

        “其实有徒儿都有一直在准备,包含去洛阳的路线和这里的产业运作,都已交给可靠的人在主掌,也把大量的财富藏起来,防止宵小窃取。”

        “那师父就放心了。”

        “徒儿也会安排底下的兵丁,三餐准时送来给师父,师父若是要洗澡或是洗衣,只需吩咐他们一下就行。”

        “这就免了!师父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是该离开了。”

        “师父!为何要离开,留在这里好生赡养,若是住不惯这里,我回头帮师父建个大庄园。”周瑜知道老胡要离开后,连忙劝老胡留下。

        “师父不是住不惯这里,只是师父好久没回家,想回去一趟。”

        “师父的家乡在那,要不我派人送你回去。”

        “这师父不能向别人透露出来,但是师父可以跟你讲在荆襄一带。”

        “那师父最起码让我派一辆马车送你回去。”

        “这可不行,这样师父会找不到回家的路,师父只能自己靠着双腿、闻着风,才有办法找到师父的家。”

        “师父何时要离开。”

        “师父明日一早就要离开。”

        “这么快,要不再等一天,我帮师父备点钱粮后,师父再离开。”

        “这点你就不用操心,荆襄看似很远,但是师父只需一天的时间就能到家。”

        周瑜即刻跑到自己的房间,拿一个出钱袋后回来找老胡,周瑜向老胡说

        “师父,这里是一百斤黄金,这是徒儿孝敬师父了,要是师父需要什么,徒儿一定满足师父的要求。”

        “这些金子师父用不着,你还是自己留着,师父有你给了琴和一些金子也就足够了,不过师父临走前还是要告诫你,若是将来局面混乱,逼得你不得不依附在诸侯底下势力,你可要想清楚,千万不要跟错人。”

        “可惜!我身为周家人,如今族人开创出自己的势力后,我只能依附他,虽然说我觉得他是爱花钱的草包一个,很难成就大业,但是他打着忠、勇、孝的旗号,我只能顺从他,否则难在舒县立足。”

        “原来如此,不过你可以选择修道成仙,远离这世间的混乱。”

        “等我把洛阳的家人接回来后,我可能就会去寻找老子的后人修道。”

        “不错,看来我是选对弟子,不管你将来选择如何,可千万别后悔。”

        “弟子不会后悔!”

        “那就好!师父可就放心,如今你已成为墨君剑客,你的层次也来到全,不用再彻夜练功,作息也该回复正常,你就先下去休息,这包金子记得拿回去。”

        “是!师父!”

        周瑜拿着钱袋、竹简和无名宝剑离开老胡的房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