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21章 周府大火

第21章 周府大火

        第21章    周府大火

        时间来到永汉元年(公元189年)九月十七日,越骑校尉伍孚决定要在今日行刺董卓,远在庐江周晖早在九月初就从伍孚的书信得知,伍孚准备要行刺董卓。

        在周道被杀、周忠被调职后,周晖认为想要的东西要自己去争取,不能再靠别人,为了当上扬州牧,他想帮老师伍孚一臂之力,若是成功诛杀董卓建下盖世奇功,朝廷很有可能封他扬州牧,不然起码能得到一个将军头衔。

        因此周晖着从他底下的一千兵丁,挑选两百六十名体魄强健且优秀的兵丁秘密去到洛阳周府藏匿,就是为了今日诛杀董贼。

        早在九月初时,周晖命氏族子弟,各自带领一些被挑选出来的兵丁乔装打扮去到洛阳,于是两百六十名兵丁分成二十小队,每一队都不到三十人,他们凭借伍孚的关系分批进入洛阳。

        到洛阳的两百六十名兵丁,在出发前都有收到一笔可观的安家费。周晖为了筹兵丁这笔安家费,可是绞尽脑汁,当他得知从洛阳回来的周瑜,想要在城里买地盖宅时,当下就去找周瑜推销周府。

        周瑜得知周晖要卖祖宅时,感到相当惊讶,但都是有迹可循,周瑜知道周晖花钱从不手软,只要有新奇玩意出现在周晖眼前,他都会忍不住大买特买,所以时常入不敷出,不过周瑜怎么也没想到,周晖连祖宅都敢拿出来卖。

        周瑜为了不让周府落入外人之手,只能忍痛和周晖议价。当周晖开价五百万钱时,当场被周瑜拒绝,嫌价格已经贵到脱离世面行情,这让周晖再追加城外二十亩的田地,周瑜才同意此笔交易,并即刻交付钱,然后和周晖一起到舒县治所办理过户。

        周晖在得到五百万钱后,马上给了准备要去洛阳的兵丁,每人一万钱的安家费,在他要出发到洛阳前,周晖聚集他底下族人,询问是否有人要自愿留在军营里留守。

        由于周晖没有在军营留下多余的钱和马匹,军中的粮草只能维持一个月而已,因此族人都选择回去洛阳,没人想自愿留在军营里。

        由于兵营无氏族子弟看管,周晖找了一名平时跟他多为亲近的资深兵丁,让他代为管理军营的一切事务后,就带领族人和挑选的兵丁去到洛阳。

        虽然周晖有跟营上留守的兵丁,告知很快就会回来,要求营上兵丁按造平时训练即可,但是周晖真正的打算,待这次诛杀董卓后,他就没有打算要回来,到时他在命人通知张县令,让县令处理这些兵丁问题。

        周晖对于这次刺杀行动是志在必得,但深怕叔父周忠知道此次行动,会强烈反对,于是周晖带领大伙来到洛阳城外集结后,骑来的马匹全部贱价在马市出售以换取钱财,并在城外市集购买结婚要用彩礼,让这些兵丁乔装分批进入城并且把兵器挟带在彩礼里。

        周晖也随着乔装的兵丁进城,向城里认识的人们撒谎,并大肆宣传,说是自己回来洛阳是要筹备迎娶第三任妻子。

        洛阳令周异得知周晖带了许多人回来洛阳时,当下就有不好的预感,马上在县治所内装病倒地,让衙内的主簿向上报上级后,上级批准他可以在家休养一个月,之后周异就躲在家里闭门不出。

        周异知道周晖这次不是单纯回来筹备喜事而已,他虽然对董卓和吕布恨之入骨,但不会支持行刺这种不智之举。

        曹操在一次在城里的路上,正好遇上周府运送的彩礼的推车,于是好奇的他以典军校尉议郎的身分,挡下推车并进行抽检,结果发现彩礼里夹带兵器,于是曹操装作没看见,放行推车,自己跟在推车后面来到周府外,正好撞见伍孚走出周府。

        曹操向前和伍孚攀谈告知周府彩礼挟带兵器之事,于是被伍孚请到他的府上做客,伍孚将刺杀董卓的计划告知曹操,让曹操对伍孚和周晖又敬又配。

        在曹操得知伍孚和周晖要在这月十七日出手刺杀董卓后,曹操也开口要协助他们,于是就想到把城北的一千驻军调走,这样他们就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刺杀董卓,同时曹操也向伍孚提起了董卓身着金蚕宝衣,建议伍孚在行刺时攻击董卓的颈部以上,但是伍孚却不以为意。

        就在两天前,曹操向朝廷自告奋勇,提议自己带领一千精兵,荡平函谷关外几处个贼窟,征得董卓同意后,曹操就把城北的一千驻军带离洛阳城,这样城北就只剩行辕内的驻军而已,让刺杀董卓的成功机会大大的提升。

        时间来到戌初(19:00),伍孚藏匕首于袖内,来到董卓的行辕,他知道董卓的行辕内驻守三百精兵,正好是行刺董卓的最佳时机,伍孚原本这次想自己舍身取义,没想到有周晖和曹操主动帮忙,让他这次有绝对的把握杀死董卓。

        伍孚来到行辕后,被行辕的兵丁安排在一间阁室等候,没多久董卓来到阁室里,伍孚起身向董卓作揖行礼,等到董卓来到主位上坐下后伍孚才跟着坐下,此时的董卓睡眼惺忪看着伍孚,懒洋洋地说

        “伍校尉!你说有白波贼的破敌之策,可是真了!”

        伍孚回

        “董大人!下官确实有歼敌之策,只是太过惨忍,不忍心在朝堂上提出。”

        “这些贼寇都已经威胁到河东百姓了,你还想对他们仁慈。”

        “他们就想向朝廷展现实力,好让朝廷赏他们一官半职。”

        “不行,本太尉岂能让那些贼寇祸乱朝纲!还是说说你的破敌之策。”

        “这十多万的白波贼都是农民出生,和我军对阵的优势只有数量而已,敌军绝大多数都以弓箭当武器,我们只需持枪盾兵排在前方,阻挡弓箭,骑兵则跟在后方,趁机攻陷敌军,这样就能击溃敌军。”

        “本太尉纵横沙场多年,如何布兵之事当然知道,只是白波谷要道易守难攻,里面又藏有十多万贼兵,这要如可攻破贼兵。”

        “沿汾水坐船北上火烧白波谷。”

        “你这要如何火烧白波谷。”

        “下官认识一名匠人,在机关之术方面有着鬼斧神工的本事,他建造的投石装置发射可达十多里远,只需把这发射装置安装在船上,将稻草和牛粪作成的燃烧弹,将其点燃并且发射出去,这样就能不费吹灰之力,烧杀十多万白波贼。”

        董卓听到伍孚的破敌之策后,高兴地起身大笑

        “妙啊!真是妙啊!这就交给你处理,花多少钱都没问题,给我造出二十艘,不!六十艘,看能否赶在十二月前交货。本太尉要领军亲征白波谷,事成之后,好处自然少不了你。”

        “这事就交给在下官去办,保证不会让大人失望,下官先行告退,告辞!”伍孚再次起身向董卓作揖行礼后,左手已经握着匕首只事没有亮出来。

        董卓起身送他到门口,亲切地用手抚摸着伍孚的脊背。这时的董卓发现伍孚的左手放在右手袖袋这个举动感到异常,于是董桌问伍孚

        “你左手是怎么了,为何放在袖袋里”

        董卓这一问吓到正准备要用匕首行刺的伍孚,害伍孚下意识亮出匕首刺向董卓心脏位置,完全忘了董卓身着金蚕宝衣护身之事,因此他的攻击被金蚕宝衣抵销并且金蚕宝衣产生一股反弹力,让伍孚手上的匕首,被弹飞掉落在地上。

        就在匕首弹飞落在地上后,伍孚立刻弯腰要去捡起地上匕首时,完全忽略在他面前愤怒的董卓。

        董卓知道伍孚要他的命之后,就狠狠地一脚给正在弯下腰捡匕首的伍孚踹飞跌倒卧在地上,董卓再用他的右脚就踩着伍孚胸口并且大声斥责

        “你想造反呀!”

        伍孚即便是被踩在喘不过气来,也是要大声喊着

        “你不是我主公,我也不是你臣下,怎说是反了?你祸乱国家篡位主上,满身都是罪恶!恨杀了你这奸贼,再把你尸首带到大街闹市之中碎尸万段,以向天地神灵~”

        伍孚话还没说完胸口就被董卓用力踩到塌陷,当场吐血惨死。

        这时屋外传来呼喊声,董卓从窗口一趟,发现一票黑衣人持连弩和佩刀翻墙进来,开始攻击行辕内驻扎的精兵,黑衣人的连弩攻击让驻扎的精兵毫无招架之力,不到一会的时间,驻扎的精兵都身中数箭倒地惨死,董卓看到自己的精兵阵亡后,吓到跑进一间房里躲了起来。

        一个多时辰过去了,吕布走进房里,发现躲在桌下的董卓,吕布来到桌前向董卓说

        “义父!”

        董卓听到吕布的声音后,即刻从桌下出来,董卓问吕布

        “那群黑衣贼如何!”

        吕布回

        “已被孩儿斩杀了数十余人。”

        “我瞧见不只数十余人,那其他了人呢!”

        “已经撤退!”

        “你这事,还真办了不好,怎么让贼人撤退。”

        “那些贼人经过的训练,且弩箭精良,驻扎在这里三百名精锐,都惨死于弩箭攻击下,孩儿只能只身挡在门口阻扰他们进屋,要不是城西三千西凉兵赶到,恐怕孩儿也撑不下去!」

        “还好有你在,让黑衣人没有得逞。我还太小瞧伍孚那个混蛋,想不到他还养一票暗杀部队要来杀我,之前的刺客一定也是他找来了,实在是混蛋至极,亏我还想重用提拔他。你知道那黑衣人去逃去哪?”

        “有士兵回报,他们闯进附近的一间大宅里,那座大宅的大门上高挂周府匾额。”

        “我知道,那是庐江周氏的府邸,我跟他们往日无冤今日无仇,为何要加害于我。”

        “会不会是那些人,闯进去胁持周府的人。”

        “有这可能,奉先,若是带兵攻破周府,需带多少兵,还有折多少兵?”

        ”面对强势弩箭,攻破周府恐怕要两千兵力且折兵七百。”

        “这就不能带兵硬闯,不过我想倒是有个好良策。”

        “敢问义父是何良策?”

        “放把火把周府给烧了,就当是一场意外,我就不去计较那些贼人是不是出自周府,但我还是会上奏朝廷,把伍孚一家上下满门抄斩。”

        “放火之事,儿这就去办!”

        吕布离开董卓行辕,带领两千名西凉兵,去到库房搬运薪草包围周府后,把薪草点燃往屋里丢,此时周府里的五百多人来不知道,吕布带着军队在外头纵火。

        周晖组成的暗杀军迟迟无法突破吕布那道防线,当董卓的三千援军赶来时,他就知道这次的行刺是以失败告终,于是下令暗杀军翻墙撤退回到周府躲藏起来。

        周晖并不知道他的老师伍孚也行刺失败,还被董卓杀害,此时躲进周府的他就像只鸵鸟将头埋在地下,以为今晚过后就会雨过天晴,突然屋外突然传来阵阵浓烟,不少人跑出屋外来,看见户外着火,在睡房里的睡觉的人都被浓浓的黑烟给呛醒,府里的人想要逃出周府时,才发现已经为时已晚,所有的出入口燃出熊熊大火。

        屋里传出许多哀号声和求救声,吵醒附近入睡的人家出来一看究竟,不过当下就被吕布带来的士兵给驱赶回去。

        吕布深怕薪草无法烧死周府里的此刻,于是命令部分士兵,前去收刮洛阳城内贩卖薪草和膏油店铺,之后运来许多薪草和膏油后,士兵将这些助燃物全都抛入周府里,以助长火势,有不少逃到周府的户外哭喊救命的人当场葬身火海。

        大火烧到早上还在继续烧,不过里面已经听不到求救呼喊声,这时吕布才带着两千名士兵回去休息,周围的人们才敢开始救火并且报官。

        当周忠和周异收到消息后纷纷赶来,周忠看到眼前的场景,当场撕心裂肺痛哭失声,因为他的家人全在里面。

        周忠看到周异后,双手拽着周异的领口,怒道

        “这是怎么回事,你这洛阳令是怎么当了,在府上下有三百余口,竟然没人逃出来。”

        周异回

        “我不知道,我告病在家休养,县治所的事都交由洛阳丞去处理。”

        “你一定是知道什么,否则不会突然告病回家休养,这事铁定和你有关连,快说!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我说,我说!你先松开手。”

        周忠把手松开后向周异怒道

        “快说!”

        “可能与越骑校尉伍孚有关系。”

        “为何与伍校尉有关系?”

        “恐怕周晖和伍校尉合谋行刺董卓失利,导致这场灾祸。”

        “天啊!我怎么生个傻儿子,那你为什么没有阻止他。”

        “这我要如何阻止,没凭没据,我总不能冤枉他。”

        “那你可以把你的猜测跟我讲,要是真的了我去阻止他。”

        “这叫我怎么跟你讲,万一是假了,我岂不是诬陷族长,犯了大不敬之罪,会被赶出宗族。”

        “都怪我太傻,早知他这么没用,就不把他过继当这族长,也不用这么多人陪他一起死,如今也不知如何收场。”

        “只能留在洛阳走一步算一步,要是匆忙离开洛阳反而会让董卓怀疑。”

        “对!面对这事我们更应该冷静,如今我已是只身一人,你们庐江那里还有多少嫡系周氏宗族。」

        “只剩一位十五岁权犬子周瑜,和一位三岁孙儿周峻,还有堂弟周尚。”

        “就只有三人而已,你们一家我可以理解,但是我记得周尚过了相当富裕,为何没有儿子?”

        “周尚的妻子为他生了一个女儿后,就未再怀孕过,由于他的妻子强势,导致他没有再娶妻纳妾!”

        “像他这么没用的男人,不能把族长之位给他当,这族长之位就让周瑜继任!”

        “这怎么可以,理应是你才是。”

        “如今我放任周晖胡来,致使家族被灭门,实在是对不起列祖列宗,当初要不是许了他一个扬州牧希望,他也不至于会胡来到这种地步,这次的行动可能他是想刺杀董太尉立功,好让朝廷给他想要的官位。”

        “真是太傻了,即使周晖成功,董卓底下的几名悍将驻军在洛阳附近,他有何本事应付,难道真了以为董卓死后,城外那些骄兵悍将会听命朝廷的调遣!”

        “事到如今,这事我不便再多说,待会我修书一封,任命周瑜为周氏宗族的族长,舒县内的氏族底下农地和产业所有资源都归他分配。”

        “这则利益太过庞大,我怕城里旁系周氏会不服。”

        “我先前有遇到几位回来的氏族子弟,他们有提起庐江周瑜,说他小小年纪已在舒县小有名气,我相信他是适合族长之位,况且我还活着,料定那些周氏旁系,不敢造反。”

        “瑜儿的确从小就天资聪颖,甚至比道儿更加优秀,本以为他会入太学后当官,没想到他却另辟蹊径,做起打铁生意,还做了有声有色,只是他后来得知夫人要随我搬到洛阳时,让他感到寒心。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他会在月初时来到洛阳找我,不幸地遇上道儿的死劫,于是我就听从他的建议将家人全都送回舒城,自己一人留在洛阳。”

        “我也不知道董卓会不会追究下去,我已做好的赴死的准备,如今我们周氏宗族延续重担全都落在他身上,只要求他不要让周氏宗族淹没在这场乱世之中。”

        时间来到隔天早上,火势被扑灭后,屋内的焦尸被一一送了出来,足足有五百多具焦尸有大有小无法辨认,周忠看到眼前场景后,跪在地上痛哭失声,周异看着眼泪直流,尤其是里面还有墙襁褓中的婴儿。

        董卓也在昨天,将伍孚行刺上报朝廷,很快就得到圣旨,董卓派人将圣旨带到伍孚的汝南老家,交给当地的太守让他执行圣旨内容。

        然后董卓再派士兵闯进伍孚的洛阳府邸,杀了府上的男眷,捆绑府上的女眷,并收刮府邸的所有财物。

        今日中午曹操领着九百多名精兵回来,他荡平函谷关外四个贼窟,歼灭六千多名贼人,当他把九百多精兵安置在城北后,马上去到董卓行辕,得知董卓还活者的时候,心里有些失落,以为董卓能被伍孚和周晖一举刺杀,没想到他们还是失败。

        董卓得知曹操用一千名精兵消灭六千多名贼人后,感到大喜,即刻将伍孚府邸收刮的女眷和财物全都送给曹操当作是奖励。这让曹操不知所措,因为朝堂上几乎所有的官员私底下都谩骂董卓为国贼,而赞赏伍孚为忠义豪杰。

        曹操若是收下这些赏物,恐怕会被认为是董卓的鹰犬,落得众人在背后唾骂的下场,不收又怕触怒董卓落得和伍孚下场一样,这让他里外不是人,最后他两害取其轻,只能选择收下赏物,拿回去犒赏随他剿匪的精兵,当大臣得知此事后开始鄙视曹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