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22章 族长周瑜

第22章 族长周瑜

        第22章    族长周瑜

        时间来到永汉元年(公元189年)九月二十五日午正(12:00)时,一名官员骑着马来到舒城里周府外,下马来到门前敲门呼喊

        “有人在吗?”

        府内的家仆听到后马上出来接洽。

        官员当面告诉家仆

        “我这有重要的信要给周瑜,需要亲手交到他手上,请问他在吗?”

        仆人回

        “少爷在府上,我这就去通知他!”

        仆人跑进府里四处寻找周瑜,终于在偏听找到正在用午膳的周瑜。周瑜得知有官员来找他之后,放下碗筷起身来到门外,见到门外的官员。

        官员打量眼前的周瑜后说

        “你是周瑜?”

        周瑜回

        “正是!”

        “好,我这有一封信给你!”官员确认周瑜身分后,马上从行囊中取出一卷封签的书卷递给了周瑜,就急忙离开。

        此时的周瑜还不知道书卷里的内容是什么,当移除封签打开书卷一看后,信中的内容

        “周瑜侄儿!吾乃周忠,字嘉谋,是汝之伯父。写信告知,永汉元年,秋,九月,庚寅日,夜里,雒阳周府大火,府上族人无一幸免。是故,吾授与汝,六代族之代表。族上物产,任汝调配,免送雒阳,望汝能领好族内一切,让吾族能延续下去。以此信为凭,我族周氏,不得有意,违者流放之。”

        原本已是心烦意乱的周瑜,看到信里的内容后,心里更是蒙上一层阴影。自从周瑜把洛阳的家人接回舒城后,周瑜只能先把家人安置在周尚的庄园,自己则是独自处理周道的后事。

        周瑜找来匠人在周氏宗族所属的坟场上,修一座新墓后,把周道的棺椁安葬在此处,之后周瑜想在城里的一处空地上,建置属于自己庄园,周晖在得知此事后,正时缺钱的他直接向周瑜兜售出周府,于是周瑜就以合理的价格获得周府的所有权。

        周瑜在完全拥有周府后,马上聘了二十名仆人,主要是让这些人负责打理周府上下一切杂务,待一切就绪后,周瑜马上去到周尚的府上,欲将家人接来周府供养,才发现他的母亲周夫人生了重病,他的大嫂已回吴郡娘家,而他的侄子周峻则是被托付给周尚夫妻俩照料,倍感无奈的周瑜,只能先将重病的周夫人接回来周府养病。

        此时看完书信的周瑜,即刻跑到周尚的庄园,来到大厅找上周尚后,将书信给周尚看后,周尚的面容感到惊恐,向周瑜说

        “瑜儿!这该怎么办?”

        周瑜回

        “我们要肩负起整个家族的责任,已经无法再独善其身,现在要做的事就是找张县令,将舒城管理权还给他,让县衙搬回舒城。还要再请他帮我弄一份到洛阳过所。”

        “让张县令回来管理舒城,我可以理解,但你为何要去洛阳。”

        “这场大火绝非是意外,如今我身为族长,理应去洛阳了解状况,万一是有人所为,我定要帮死去的氏族子弟讨回公道。”

        “你这样做,实在是太乱来。要是这场火灾真了是人为,你爹和你周忠伯父会跟他们讨这公道?”

        “即便是场意外,身为族长的我,理应要去处理死去族人的身后事,这才是我身为族长现在该做的事。”

        “好吧!在你去洛阳前,我们要先聚集城里的周家旁系代表,向他们宣布你为族长,信上内容表示,族内所得钱粮任由你调派,不用再送往洛阳。”

        “只是我和这些周家旁系代表早就互看不顺眼,他们真的会上缴给我钱粮吗?”

        “如今有书信为凭,他们不得不从,况且你在舒县还有一定的势力在,他们再傻也不会跟你作对。”

        “难啊!这些人都被周晖压榨过,否则周晖荆襄连弩是从何而来,那一把可是要三万钱以上,只有王公贵族才买了起,那个败家子一买就买了两百八十把。”

        “这可是要八百四十万钱,为何你会知道荆襄连弩要三万钱以上。”

        “因为我认识那位卖家,所以也跟着买了一把,想说可以仿造来卖,没想到拆开后构造精细复杂,于是便放弃,况且这连弩只有五十步内才俱有杀伤力,不适合用在战场上。”

        “那我们要如何出钱供养周晖留下的七百多名士兵。”

        “先等这次和周家旁系代表聚会后,了解情况再做打算,希望他们不要有非分之想,否则他们对我不仁,我会对他们不义。”

        “瑜儿,你想太多,你爹和周忠伯父,还在当官,他们胆敢怎么样。”

        “叔父,今非昔比,我们还是先到县衙找县令,将这事通知他,在办理我们周氏宗族的地契后,才去城里找那些周家旁系代表。”

        “好吧!就搭我的马车去吧!”

        于是周瑜和周尚搭着马车来到河边镇的县衙,在大堂上看到张县令后,周瑜将书卷拿给张县令卷的内容后,跟周瑜说

        “其实周忠大人也发了一封书卷给我,要我帮你们,毕竟我先前是靠你们周家提拔才当上这县令,如今周家蒙难,我理应出来帮忙,你们要的地契,已经正在帮你们开了,本来打算开好给你们送过去,没想到你们会过来。”

        周瑜回

        “感谢大人在周家危急出手相助。”

        “这本应是我分内之事而已,只是你们接下来有何打算。”

        “如今的董卓废少帝杀太后,已经是天理不容,虽然他为朝廷推举良贤,但无法补偿他所犯下了大错,我相信再过不久,就会有诸侯们兵发洛阳,到时天下大乱,盗贼也会趁势作乱,所以我想请大人和以前一样,将舒县治所设在舒城,编制城防守卫,以保护舒城百姓安危,至于周晖留下的七百多名兵丁,我会接手,让他们保护城外的百姓。”

        “你想了和太守想了一样,太守也是希望这里要有兵丁守护,不过要一千兵丁。”

        “我也是打算募兵补齐到一千,只是眼下的难题就是,就是怕城里的周家旁系代表,会趁势侵占我们宗族物资,这样我们很难养得起兵丁。”

        “要是有人真的胆敢这么做,马上告知本官,本官一定办理。”

        “谢谢大人相助!要是将来大人需用到我底下的兵丁时,任凭听命调遣。”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多,天下有多少豪强拥兵自重,不把朝廷官员放在眼里。”

        “我只是一介草名,被赋予族长之职,只是个不幸的意外,是有何能耐胆敢拥兵自重,不过就只是想要保护这里的百姓而已。”

        “那你们何时将这信的消息透漏给城里周家旁系代表知道。”

        “我们回去后就会聚集城里的周家旁系代表,向他们宣布信上的内容。”

        “很好,我跟你回去,要是有人趁机闹事,只要我在场附和几句,这样那些周家旁系代表就不敢造次。”

        “感谢大人在周家危及之时挺身帮助。”

        “这只是本官的分内之事而已,我们快走吧!”

        “县令大人!草民还有一件事需要大人帮忙。”

        “还有什么需要本官协助?”

        “草民想要再一份去洛阳的过所。”

        “你不是这个月才刚去过,为何又要再去。”

        “如今我们周氏宗族几乎命丧于洛阳,我这族长理应去了解一下状况,并协助处理后事。”

        “好吧!这是我就命底下的人去办,最快明天拿来给你。”

        “谢大人!”

        时间来到申正(16:00)周尚把舒城的六十多名周家人聚集到周府大厅外的广场,在周尚宣读周忠的书信后,开始有人切切私语,准备不知道密谋什么,这时有位中年人发言

        “我们周家照料你们宗族的产业这么久,没功劳也有苦劳,理应是把这些田地、房产分给我们,不是给你这个毛头小子。”

        周瑜回

        “你何来苦劳,你有过亲自下田种地吗?你有摘过桑叶喂过蚕吗?你有染过布匹吗?你分明就是受我宗族的恩惠,留在此地好生照养而已,就你刚才所说的话已构成侵占,我有权把你逐出城,或是请交由县令处理。”

        张县令这时开口

        “没错你这行为已经触法,还怂恿其他人企图侵占,恐要这抄没家产和十年的牢狱。”

        中年人吓到腿软跪下向张县令和周瑜哀求

        “求大人开恩,小的一时胡涂,请求族长和大人原谅在下。”

        周瑜回

        “这笔帐我先记下,要是有下次,可不是只有牢狱之灾。”

        这时换成另一位年长的人发话

        “那之前周晖族长向我们借钱,你要如何处理。”

        周瑜回

        “若是你有他开立的借据的话,我自然会负起这个责任。”

        年长的人回

        “没有,但他口头承诺,下次会还给我。”

        “这没凭没据,你要我如何相信你,只能算你仗义相助。”

        “这可是足足有八十万钱,你知道这我要存多久。”

        “要是你们不服,可以找县令大人伸张正义,只要大人判我需要还钱给你,我一定还你钱。”

        周瑜的回答让那名年长者哑口无言,此时又有一位中年人发话

        “我有两个儿子和三个侄子,跟随周晖去洛阳,那们现在怎么样,难道他们也命丧在那场大火之中。”

        周瑜回

        “这我就不知道,恐怕是凶多吉少。”

        中年人当下哭了出来,激动的说

        “怎么会,还以为让他们跟着周晖有前途,没想到害他们命丧他乡。”

        周瑜冷冷地回

        “你也不要太过伤心,当兵本来就要有命丧他乡的打算。”

        在周瑜无情的回答后,就没有人敢再发话,周瑜当下宣布散会离场,这时的县令和周尚则是去舒城外的兵营,周瑜没有跟去,而是等到众人都离开后,周瑜来到他娘的房间,此时的周夫人已经病到无法下床行走,只能坐卧在床上。

        周夫人看见周瑜后,语气微弱了跟周瑜说

        “瑜儿!为何刚刚外面这么吵。”

        周瑜温柔的回

        “娘,也没什么事情,你就安心在这养病,明天孩儿要出一趟远门,可能要十天的时间。”

        “为何你要出远门。”

        “就是生意上的需要,所以要出一趟远门,娘你就安心养病。”

        “我会好好养病,不过你出门在外可要小心,外面的治安是越来越坏!”

        “我会了,娘!你就安心养病就行,我已经吩咐仆人,他们会按时把要煎好,来给娘喂药,娘若有甚么需要尽管吩咐她们就好。”

        “娘会照顾自己,你就不用太过操心,你也赶紧去忙吧!”

        “孩儿先下去忙,娘你就先歇着!”

        周瑜离开周夫人的房间后,走到马厩牵马时,发现他的马萌萌也不见了,这让周瑜郁闷,为何他的马有时突然跑走,过一段时间在突然跑回来,难不成牠能翻越城墙。

        周瑜只好选其他马匹载他去落脚村的营寨,周瑜来到营寨后,已经是酉初二刻(17:30)此时的兵丁都回营休息等吃饭,此时的周瑜将四十二位名兵丁聚集起来,要求这些兵丁明日开始拔寨搬回舒城,听从县令的调遣,兵丁听到回舒城归县令调遣后,无一不喜。

        周瑜随即骑上马,往舒城的兵营移动,来到兵营时已经是乱哄哄的一片,周瑜知道周晖带兵毫无纪律可言,若是处理不好,这五百名很有可能变成五百名土匪,到时他们攻进舒城,后果不堪设想。

        周瑜从远处看到兵营里的兵丁,提着武器包围周尚和张县令后,周瑜随即加快速度闯进兵营里面,从马背上一跳,跳到周尚和张县令的前面,并对着包围的兵丁怒喝

        “你们这是在干甚么,想要造反啊!还不退下。”

        一名周晖先前任命的兵丁代表发话

        “事到如今,我也不陪你玩了,县令大人猜了没错,我就是黄穰的胞弟黄琪,这里有二百名士兵都是我的旧部,今日我就要杀了你们三个,占领这座城郭当成我们的根据地。”

        周瑜大笑后跟黄琪说

        “好个黄琪,你傻!难道这两百名士兵会陪你傻吗?你是朝廷钦犯罪无可逭,而你身边是保护舒县百姓的兵丁,他们会帮你吗?”

        周瑜跟黄琪周围的兵丁说

        “还不拿下朝廷钦犯黄琪!难不成你们也想造反。”

        黄琪周围两个士兵犹豫的一下后,随即把刀架在黄琪的脖子上,其余兵丁见状后收起武器。

        黄琪跟周瑜说

        “好个周瑜小儿,竟然有本事策反我的旧部。”

        周瑜回

        “黄琪贼人,别再诬陷我的兵丁,他们可跟你没有任何的瓜葛。”

        黄琪仰天大笑后说

        “苍天啊!”黄琪用架在他脖子上的刀自刎。

        黄琪死后周瑜来到张县令面前跟张县令说

        “县令大人,如今黄琪自刎,希望大人不要在追究我兵丁的过失。”

        张县令回

        “好吧!不过还是要把他的尸首运到庐江城领赏,这赏金我们该如何分?”

        “赏金当然全归大人你,要不是你认出他的话,恐怕我们揪不出这部队的害群之马。”

        “好吧!那我待会派衙役过来领走尸体,就先告辞!”

        “大人慢走!”

        张县令离开后,周瑜来到周尚的身边,此时的周尚心神未定,周瑜跟周尚说

        “叔父,你没事吧!”

        周尚回

        “我没什么大碍,从未遭遇这种事,受了一些惊吓而已。我来的时候已经跟他们讲明洛阳城发生的事,也有跟他讲明你要接管这里,剩下的就交给你,我先回去!”

        “叔父慢走!剩下的就交给我,叔父先回去休息。”

        周尚离开后,周瑜先命人将黄琪的尸体移到一旁,命全营的兵丁出来集合。周瑜在他们面前宣读几条纪律,命他们遵守,违反纪律就交由官府严惩,也保证兵丁们的薪饷不变,这时在场的兵丁们才松了一口气。

        由于夜色已晚,周瑜让他们先休息,等明天一早再来看他们训练,当周瑜要离开时,看到军营旁放了战马车的车厢,让周瑜有些感叹,因为马匹都被周晖全部带往洛阳,他不可能再花大钱从新编制战马车部队。

        ?        ?感谢书友85****投了10张推荐票,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大力支持,谢谢!谢谢!谢谢!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