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23章 准备募兵

第23章 准备募兵

        第23章    准备募兵

        隔天一大早,周瑜来到兵营,看到营上的士兵只有摇头,因为营上的兵丁太过散漫,不过周瑜当下没有指责兵丁的不是,而是想对这些兵丁重新了解。

        周瑜知道周晖的带兵的方式,主要是交由底下宗族子弟各自负责,平均一人带领五十人,像这种大哥带小弟的方式,周瑜认为不适用于军队,更何况周晖没有对这些兵留下文书纪录,这样很难将部队交接给别人。

        只是周瑜还要去一趟洛阳,无法选择现在整治军队,只能等他回来后军队再开始整治。

        周瑜想要培养一批真正可以作战的精锐,而不是只是当纯的杂牌军,不过这些都要等他从洛阳回来后,在开始从新训练,现在要做的事就是找人帮忙,于是周瑜选择先离开的兵营,直接来到周尚的庄园。

        周瑜来到周尚庄园门口后敲门,一位仆人打开的门,仆人跟周瑜说

        “周公子,我们老爷正忙着,你还是等会再来。”

        “叔父和婶娘在吵架了?”

        “没错,所以你还是等会再来。”

        “不行,我身为族长,理应去了解一下,就让我进去看一下?”

        “我劝你还是不要进去,他们因为你才吵架。”

        “关我甚么事?”

        “还不因为你被任命族长,引发夫人的不满,夫人提议老爷联合其他周家人拉下你这族长,让老爷上位,结果老爷当场甩了夫人一记耳光。”

        “打了好,要是换成是我一定再递一封休书给她。”

        “现在都什么时候,你就不要再开玩笑,这可是老爷第一次打夫人!”

        “这样我更应该进去,把我的小侄儿接回来,以免婶娘找他出气。”

        “这你放心,老爷有请专门的奶娘照顾小少爷。”

        “若是要请奶娘照顾,不如我抱回去照顾,大不了奶娘的费用我出。”

        “周公子,千万不要,老爷和夫人将小少爷视如己出,你要是带走,他们会很伤心。”

        “他们不是还有掌上明珠周黛,要是燃起她的妒火,我的侄儿不岂不是很有可能会有危险。”

        “放心吧!周公子,小姐已被老爷送回吴郡。”

        “什么,我要进去看一下峻儿。”

        周瑜当下强行闯进庄园,来到屋内的大厅找到的周尚。周尚见到周瑜后,跟周瑜说

        “瑜儿,你怎么来了!”

        周瑜向周上行礼后说

        “叔父,峻儿在哪?”

        “他在房里?”

        “我要见他。”

        “他发烧才刚退而已,现在已经睡了。你若是想见他,等他好了,我带他去找你。”

        “他是何时发烧,为何叔父没跟我讲。”

        “我想说这只是小事而已,叔父自己处理就好,不要劳烦到你。”

        周瑜眼眶冒出泪水,悲伤的跟周尚说

        “叔父,峻儿还小就没了爹娘照顾,我本来要接他回周府,找人照顾他,要不是叔父坚持要把他留在这里,我也不会把他留在这里,可是如今峻儿发烧,想必是在这受到委屈,我深怕还会在这有个三长两短,这样我要如何向爹娘交代,如何向死去的大哥交代。”

        周尚无奈的回

        “峻儿的确发生意外,跌入水池,完全是出自于黛儿之手,我已经命人将她送回了吴郡。”

        “为何她的心肠如此歹毒,峻儿只有三岁而已。”

        “恐怕是她偷听到我和婶娘的对话,才会欺凌周峻。”

        “是什么对话害了周峻。”

        “我和你婶娘打算在你娘病好之后,跟你娘商量将周峻过继给我们。”

        “如今发生这种事,我是不会同意,万一你们现在当宝,将来当草,我要如何向大哥交代。况且叔父还有堂妹,关于子嗣的问题,只需要招婿入赘就行,让堂妹小孩姓周就好,这样叔父的孙子也算是我们周氏宗族子嗣。”

        “这样做我怕会坏了规矩,我们周家人没有过招婿入赘的小孩姓周。”

        “叔父,如今我这非先公周兴一脉,都能继任族长之位,这招婿入赘所生出的小孩,应该也可以算是我们周氏宗族子嗣。”

        “这样的话等峻儿病好后,我在把他带回周府,然后把再把黛儿给接回来。”

        “只是周黛还请叔父多加管教管教,否则她将来要是再犯错,侄儿真不想以族长身份对她进行严惩。”

        “等她回来后,我会对她多加管教,绝不会像以前一样过分溺爱她。”

        “叔父这样做就正确,如今我们俩已无法和从前一样,现在小至周氏宗族,大至舒城方圆百里百姓,我们都要想尽办法保护。”

        “如今这重责大任也只有你才有本事应付,我光是昨日被人持刀包围,就吓了惊慌失措,好在你赶过来,否则我和县令真不知道要该怎么办。”

        “这些周晖留下的杂牌军,武艺尚可,但毫无战术可言,队伍更是混乱不堪,我想要重新整治训练部队,不过要等到我从洛阳回来开始,在之前还请叔父帮侄儿做几件事。”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了。”

        “侄儿有三件事需要叔父的帮忙。”

        “是哪三件事?”

        “第一件事请叔父募兵,周府屯了钱粮足够征兵,我待会给你钱库和粮仓的钥匙,希望能在这两个月内将兵营里兵的数量补齐到一千。”

        “这事不难就交给我,这第二件事要我做什么?”

        “我想请叔父找人帮我按士兵们的年纪和姓氏分类,将姓名、籍贯、身高、体态和经历,纪录在书卷中,当作是备查,最好士兵们的经历按年描述越详细越好,不过还须保留空白处给我记录评比,只有了解兵丁们的过往,才方便统领。」

        “这个可以,不过书卷恐怕要上百来卷,真的需要做到这样的地步吗?”

        “一定要,只有这样才能方便管理部队。”

        “那最后一件事要我做什么?”

        “我想请叔父找人帮兵丁制作兵牌,配戴在兵丁身上,好让我可以辨认兵丁。”

        “这个容易,就交给我。”

        “那我就先谢谢叔父,只是关于我是族长之事,我还未透漏给娘知道,害怕她知道洛阳周府出事后病情更加严重。”

        “这纸是包不住火了,你娘恐怕已经透过底下的仆人知道,昨日发生的事情,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她只想让你做现在该做的事,不想让你继续担心她。”

        “原来如此!那侄儿先行告退。”

        “关于这三件事就交给我,我一定会处理妥当!你就安心去到洛阳吧!”

        “谢谢叔父,侄儿告辞!”

        “慢走!”

        周瑜向周尚行礼转身走出大厅,周尚的夫人从旁边的走道走进大厅,周尚看到他的夫人后跟他的夫人说

        “夫人,你刚才偷听到我们的对话。”

        “刚才的那人真的是周瑜。”

        “没错,他确实是周瑜,同时也是我多年生意的合作伙伴,要不是他我老早就坐吃山空!”

        “怎么会,你不是受到北方富商帮助吗?”

        “这只是想要隐瞒你的借口而已,就是怕妳瞎胡闹,毁了我们叔侄的感情,其实你一直看不起的周瑜,早已是富甲一方,他有头脑、有才能、而且还会做人,妳看妳把黛儿宠成什么模样,要不是仆人当下发现,恐怕峻儿不只是发烧而已。”

        周尚的夫人向周尚哭道

        “这事是我的错,是我宠坏了黛儿,差点害了峻儿,但峻儿怎么说也有我们一半陆家的血统,就让我照养着他长大,好让你后继有人。”

        “夫人!我们还有黛儿,她可是我们的女儿,我们将来还要给她找一位夫婿,等到黛儿有小孩之后,小孩跟着姓周,我不就后继有人。”

        “那峻儿呢!难道要还给周瑜。”

        “我会等峻儿病好之后,送回周府,要是夫人真的关心峻儿,就时常去周府趟望他,这样才是对他最好的选择,这样我们才能安心让黛儿回来。”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奢求甚么,老爷要是想纳妾生子,就纳吧!我只希望你能善待我们母女。”

        “夫人!你就不要多想,要是你早些年允许我纳妾生子,或许我会这么做,可是如今家族发生重大变故,我根本没有心思谈纳妾之事,只想要协助瑜儿而已。”

        “这样做对你有甚么好处,这里的一切都是他了。”

        “夫人!你始终都在利益方面徘回,而周瑜却是在为整个家族和舒城百姓安危着想,要是我采取你的建议,恐怕会毁了整个家族和整座舒城,到时妳恐怕再也过不了富庶的生活,还有可能会有生命上的危难。”

        “你也太夸张,这里还有太守陆康在,可是我一样都是出生在吴郡,我要是在这真的出事,可以请他出面解决。”

        “那我请问妳,太守大人知道妳这个人吗?他有来过我们家拜访过吗?”

        “妳为何说出此言?”

        “我就告诉妳,早在瑜儿十来岁时,陆康太守就已经知道他的姓名,瑜儿经营的铁匠铺帮也和太守有些生意往来,不过都是透过县令而已,更何况瑜儿把酒庄交给我经营后,我都是靠酒庄的收益,让妳和黛儿维持府上的富裕生活。妳想想自从黄巾之乱后,爹还有从吴郡提供给我们钱和物资吗,要不是周瑜在,恐怕我们早已是三餐不继,更别谈还请了这么多仆人,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

        “怎么可能,他不是才年长黛儿一岁而已,为何有如此本事。”

        “瑜儿,从小就天资聪颖,入学时就得到学堂夫子的赏识,夫子在死前,早已为他写了太学举荐书,那时他才九岁而已,距今也才过了六年而已,要不是他上次拿给我看,我还以为他不喜欢读书,没想到他在读书方面也是异于常人!”

        “大哥真是有福气,能生出这么厉害的儿子。即便瑜儿没有当官,将来的前途一定不可限量,可惜我娘家那里已经没有女孩待字闺中,不然就为瑜儿说份亲事。」

        “夫人,你现在就别再添乱,瑜儿可是对妳和黛儿非常反感,尤其是妳们之前嫌他又臭又脏,还不让他进到屋内来,当我知道这事时我的心有多痛,他可是我的侄儿!」

        “你又没有告诉我瑜儿如此厉害,我还以为他是爹不疼娘不爱没人要的小孩,跑来我们家里蹭饭吃。”

        “即便是如此,他是我的侄儿,来府上蹭口饭吃难道不行,还不是妳们看我把他当成视如己出,害怕我会领养他,害怕他得到这里的所有一切。”

        “这也是人之常情,你以前都把娘家运来的东西,拿一些分给他们,虽然他们都没收下,不过你有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吗?这些可是我父母要给我了。”

        “妳应该知道,我是被叔父和婶娘养育成人了,和妳成亲也是叔父一手安排,那时我知道大哥在外当官不易,为了回报他们家的养育之恩,才会把爹娘送来的东西分给他们,况且爹娘本来就有多寄,妳不也是分给城里对妳阿谀奉承的姊妹,到头来有换到什么。”

        “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希望能在城里拓展人脉。”

        “人脉?妳还真敢讲,那些周家人,说句难听的话,他们只能算是我们宗族养了狗,瑜儿厌恶他们,我也同样厌恶他们,你那好姊妹的丈夫,昨日怂恿其他人企图侵占宗族产业,要不是有县令在,恐怕我们宗族的产业,早就被那一票人给吞了,失败后,还让你来劝我抢瑜儿的族长之位,你傻?难道我要陪你傻吗?」

        “我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我们将来打算?难道你想一辈子屈于人下,而且这人还是你的侄子!”

        “我确实对未来有考虑过,那就是休妻,有妳在只会拖我们宗族的后腿。大不了休了妳后,这里留给妳,我一个人离开这里。”

        周尚的夫人摇头哭道

        “千万不要,老爷!妾身知错,一定会改,以后我什么都依你,不要休了我。”

        “这可是妳说了,要是下次胆敢像今日这样,我定是给妳一封休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