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24章 再到洛阳

第24章 再到洛阳

        第24章    再到洛阳

        周瑜离开周尚的庄园回到的周府,开始着手准备去到洛阳需要的东西,周瑜猜测这次的大火一定和周晖有关,他想周晖一定是在洛阳做的傻事,拖累洛阳全部族人。

        周瑜始终不明白,自己和洛阳族人的关系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为何从未见面的周忠伯父会任命他为族长,因此周瑜要去一趟洛阳了解真实的情况。

        时间来到隔天早上,县治所的官员将通关文牒送到周府给周渝,这时的周瑜已经准备齐全,已把钱库、粮仓钥匙托付给周尚,让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底下的产业能维持运作。

        周瑜来到周夫人的房里,向周夫人道别后,提起随身行囊来到马厩,骑上一匹马后离开舒城,往洛阳城方向前去。

        三天后,

        周瑜来到的洛阳城外,趁着天还未黑来到牵着马走进洛阳城,来到城南周异的府上门口后,发现大门深锁,周瑜问了附近的人们,才知道周异在不久前搬到县衙里。

        由于天色已晚,周瑜只能选择在附近找客店过夜,他来到城南找的简朴一家客店,这里是提供给参加太学考核的学子入住,所以价格非常便宜,一晚只有三十钱,不过里面相当简陋,没有自己的房间,要和其十几二十人睡同一间,而且还是睡在草席上,而且客店没有提供用餐服务需自己想办法,不过客店有在卖烛火。

        周瑜走进一间昏暗的房间,坐在地上闭目养神,这时还没到入睡的时间,所以房间内的学子,都是七嘴八舌的在聊天,几乎都是在聊自己的家乡,也有四五个人合伙买的一盏烛火,围绕在烛火前看着自己带来的书卷。

        时间来到隔天早上,周瑜睡醒之后,准备离开客店时,背后有一个人对他喊着

        “这位公子,我能否向你请教一下?”周瑜转身一看,看见叫他的陌生人,身高七尺三吋,体态均趁,面色白皙脸庞清秀散发出文质彬彬气息。

        周瑜回

        “不知兄台为何叫住我。”

        “敢问公子穿的衣裳是出自庐江舒县河边镇的裁缝店?”

        “没错,我这衣裳确实去那订做了,那家裁缝店手工细又便宜,难不成你也是庐江人。”

        “在下蒋干,九江人士,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原来是蒋干,六年没见我都认不出是你来了,我是周瑜。”

        “原来是周瑜,好就不见,你也是来参与入太学的考核吗?”

        “不是,我是来找我家人了。”

        “我记得你那时精通四书五经,得到夫子的赞赏,如今你应该符合参与入太学考核年纪,为何没有要参与入太学考核,况且我还记得你还有夫子的推荐书,这入太学考核应该对你易如反掌!难道你还要等明年?”

        “我从未要入太学出仕。实在抱歉!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我们的谈话就到这里,告辞!”

        “等等!我至今还没去过洛阳城其他地方,离考核还有两日,我能否随你去见识一下。”

        “你要跟来我是不反对,只是我怕会影响到你入太学的志向。”

        “这我不信!”

        “好吧!我现在要去见家父周异,洛阳县治所就在城北,我们就过去找他。”

        “原来你爹是洛阳令,那我们赶快去县治所。”

        “不过走在街道的时候,你可要注意周围,要事见到一个人穿了金光闪闪还骑着一匹红马的话,要赶快跑去躲起来。”

        “你说了可是飞将吕布,为何见到他要跑去躲起来。”

        “那吕布只要一有怒火,就会找路上的行人发泄,家兄就是走在路上被他杀了,这事才发生在这月月初而已。”

        “怎么会,听人说人中吕布,马中赤兔,武艺高操,有万夫不敌之勇,没想到他竟然会对百姓出手,还杀了你兄长,难道他都没有受到责罚。”

        “这是朝廷只是出钱了事而已,吕布也没受到任何责罚,所以我还请你在路上时留意周围。话就不多说,走吧!”

        周瑜和蒋干各自牵着自己的马往洛阳县治所的方向的道路走着,周瑜不知蒋干为何会想跟着他走,猜测是蒋干还以为周家在朝廷上还有着深厚底蕴,能帮助他将来在官场官运亨通,所以周瑜就带他去见识一下,他们周家的无奈。

        周瑜和蒋干来到洛阳县治所的门口后,将马匹固定好后,周瑜向门口的衙役知会一声后,走进了县治所里,在大堂上见到周异。

        此时周瑜开口

        “爹!”

        周异听到周瑜的声音后放手边的工作,抬起头来一看,眼前的这位少年果然是他的儿子周瑜,这让周异感到相当吃惊,当场质问周瑜

        “瑜儿!你不是在庐江,为何会来在这里,还有你隔壁的是谁?”

        蒋干向周异行礼后说

        “小生蒋干,九江人士,昔日与令郎是同窗,近日专程来参与太学的考核,想说还有两日,趁着这空闲,跟着令郎来洛阳其他地方!”

        “如今这洛阳已是是非之地,你们可千万要小心。”

        周瑜向周异说

        “爹!为何洛阳周府会发生大火,还无一生还,这怎么回事?”

        周异回

        “这是不关你的事,最好不要搅和进来,还是赶紧回庐江。”

        “我被任命为族长怎么能不管,到底是谁残害我们周家。”

        “如今在洛阳城有这个胆了,也就只有一个人而已。”

        “又是董卓!他为何如此狠心。”

        “我们已经算不错,伍浮全家男丁被杀,女眷全被捆绑沦为他人的妾和婢,财产也全部被抄收。”

        “我想大概已经知道,这事的前因后果,那董卓有再找爹和周忠伯父的麻烦?」

        “目前没有,可作梦也想不到我们宗族嫡系男丁只剩五人,瑜儿你回去可要好好当好族长,带领宗族渡过这艰难时刻,爹和周忠伯父是不可能回去帮你,你和你娘还有峻儿可要好好的保重!”

        “爹!那些周家遗体在哪,我想把他们运回老家安葬。”

        “他们已经被安葬在邙山上。”

        “这么快,不是才没几天,为何不架设灵堂,供人吊唁。”

        “这是董卓一手安排,其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埋葬他底下阵亡的士兵,而我们罹难的族人、死去刺客和被杀伍孚一家子只是顺便而已,因此那些的尸体全被搬运到邙山下,放火全部烧成灰烬,统一集中埋藏在邙山上,并在那里设置一块千人冢墓碑。”

        “又是可恶的董卓!那碑在何处?能否前去祭拜?”

        “恐怕不行,那里离帝陵太近,没有朝廷的许可是不能过去。”

        “那我要如何获得朝廷的许可?”

        “恐怕只有找你的伯父周忠才有办法。”

        “周忠伯父他在哪?”

        “他应该下朝回到官邸办公,不过他现在意志消沉,恐怕不会帮你的忙,还有可能会把你数落一顿!”

        “就算是挨骂或是挨打,我也要去,这是身为族长的职责所在。”

        “好把!待会我命一名衙役带你过去,至于你周忠叔父帮不帮你,就要靠你如何说服他。”

        “谢谢,爹!”

        “对了!家里其他人过了如何?”

        “孩儿不想隐瞒,娘生了重病卧病在床,大嫂把峻儿丢给周尚叔父后自己回到吴郡,峻儿在叔父家中跌入水池感冒发烧。”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你娘的身子本来就有些孱弱,道儿早走峻儿还小,你可要多担起照顾他的责任。”

        “孩儿会肩负起这个责任,爹你也要保重。”

        “我会了,你先到外面等着,待会有人出来领你去周忠的官邸。”

        周瑜和蒋干走出县治所后,蒋干向周瑜说

        “想不到你们父子的对话,让我彻底醒悟,本以为庐江周氏为官正派,出过许多股肱之臣,没想到会遭遇此大劫。”

        周瑜回

        “如今董卓扰乱朝纲,我相信再过不久就会有人起身发兵讨伐他,到时洛阳一定大乱,劝你还是回到九江,等战事平息再做打算。”

        “我正有此意,趁现在天色还早,收拾一下东西后,就起身回到九江。”

        “蒋兄不留再多走走看看洛阳的美景。”

        “其实去年来的时候已经看够了,可惜没有成功入太学,想说今年再试一次,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这让我想起一个人。”

        “是谁?”

        “孙策!”

        “这人我知道,此人是长沙太守孙坚的长子。”

        “没错,此人时常带领家兵讨伐九江境内贼寇,在九江那里已是显赫的人物。”

        “果然厉害,听说他和我同年。”

        “正是,我还听说他喜爱结交四方名士,不如你找个时间去拜访他。”

        “我记得他前不久,专程跑来庐江杀我氏族子弟,也不知道这对他会不会有不良影响,我看拜访之事就此作罢,以免自讨苦吃。”

        “本以为你们年纪相仿,应该能成为朋友,没想到有发生这种事,如今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时候不早,我也该赶路,就此别过!”

        “等等!蒋兄,你是九江人,你应该知道九江虞姬墓在哪?”

        “当然知道,就在阴陵,不过墓已被破坏,陪葬品都被掏空,不值得你专程前往一探!”

        “我是打算出资重修虞姬墓。”

        “为何你要重修她的墓,当地人都不想理会这件事。”

        “我早些年从那里得到些陪葬品,想要物归原主,顺便出资重修作为补偿。”

        “若是这样的话,我认识阴陵那里县长,我去跟他知会一声,这样你就可以找工人重修虞姬墓。”

        “多谢蒋兄,我会在十一月重修虞姬墓,还请蒋兄帮忙知会当地官员一声。”

        “这事交给我,到时我再到庐江去找你!”

        此时周瑜和蒋干看到一名衙役从门口走了出来,蒋干向周瑜道别

        “我也该走了,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蒋干牵着他的马离开。

        衙役来到周瑜身旁说

        “周公子,待会我们要去城西哪里,离皇城很近,那里都住了一些大官,你可要小心一点,要是你不小心得罪一个大官,恐怕会吃不完,兜着走,还有进到官邸讲话要小声,当心隔墙有耳。”

        周瑜回

        “那我们马要怎么办。”

        “城西那里有一座马厩,许多大臣都把马寄放在那里,那里会有专人照料马匹,只是非朝廷官员寄放马匹的话,一天要三百钱。”

        “怎么这么贵,我住客店寄放马匹都不用钱。”

        “那里的马匹都是吃上好的粮草,喝上好的泉水,又有专门的人在照顾,更何况那里可是太廏令管辖范围。”

        “这实在是太贵了,我昨日住在城南的客店一晚才三十钱而已,有没有别的地方可寄放马匹。”

        “不然你就留在我们县治所内的马厩,我们不会向你收钱。」

        “好吧!我就把先把马寄放在县治所马厩。”

        “那我待会回来把马牵到马厩去,我们先过去吧!”

        衙役带着周瑜走了半个多时辰后,经过一间饭馆,周瑜停下脚步,向衙役说

        “已经是中午了,不如就在这间店用完午膳再出发。”

        衙役回

        “若是要在这间店,光是一盘菜就要两百钱起跳,不是我这种身分可以负担了。”

        “这附近也没其他店家,你放心,钱的事就由我来付就好。”

        “你不是寄马一天三百钱嫌贵,为何肯在这里消费?”

        “我从昨日进城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已经饿到前胸贴后背,再不吃点东西恐怕还没到见到周大夫,就晕倒在路上。”

        “那好吧!”

        周瑜和衙役走近的餐馆,周瑜看到墙上的菜单价格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点了两道菜和两碗饭,总共花了五百钱,这是周瑜出生以来吃过最贵的一餐,他知道洛阳什么都贵,没想到贵了这么夸张,因此他把菜盘里的汤汁给喝了,也喝光桌上提供一壶的免费茶水,才心满意足和衙役离开饭馆。

        周瑜和衙役离开饭馆后,衙役带着周瑜走了半个时辰之后,终于来到一座宅邸的门口,衙役向周瑜说

        “这里就是周大夫的官邸,我已经把你带到了,也没我什么事,我就先离开,告辞!”

        周瑜回

        “官大哥,慢走!”

        衙役转身里开后,周瑜来到门前敲门,这时一位仆人开门。

        仆人问周瑜

        “你是何人?有何事?”

        周瑜回

        “我是周瑜,专程从庐江来找我堂伯周忠,敢问周大夫在府上吗?”

        “老爷在府上,你先在此等候,我先进去禀告。”

        仆人急忙转身进门,知会周忠有他的亲人到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