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25章 初见周忠

第25章 初见周忠

        第25章    初见周忠

        此时的周忠在他官邸的厢房里,他独自一人坐在房里,泪眼汪汪盯着桌上的一副琴,这是他花了两万钱订制了,本来打算今日送他的爱女当生辰礼,可惜无法将这副琴交到他的爱女手上,他还想再一次听到他的爱女撒娇声,可惜无法如愿以偿。

        这时房门外突然有人敲门,周忠喊到

        “外面是谁,不是说了不要打扰我休息!”。

        仆人在门外说

        “启禀老爷,门外有一访客,他自称周瑜还说是你的堂侄。”

        “怎么可能,他不是在庐江,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他说专程从庐江过来找你。”

        “先让他进来大厅,我随后就出来。”

        周忠忙着擦拭眼泪,整理一下仪容好了之后走出房门,来到大厅上见到素未谋面的周瑜后,周忠问周瑜

        “你就是我的堂侄周瑜。”

        周瑜向周忠行礼后客气说

        “正是侄儿,伯父!”

        “我不是任命你为族长,为何你会跑来洛阳。”

        “侄儿就是被任命族长,理应来到洛阳了解这场火灾的状况,并协助将族人遗体运回庐江安葬。”

        “荒唐,这可是上百多具遗体,你有何能耐把他们运回庐江。”

        “侄儿听说洛阳有钱好办事,所以侄儿这次带了三百斤黄金,就是要把宗族的遗体运回庐江,可惜已被草率安葬,所以侄儿想去安葬地祭拜一下。”

        “原来如此!只是上山祭拜之事,需要太常同意才行,可能需要一天的时间,这里还有空房间,你就留在这里等。”

        周瑜从行囊里取出两袋包袱,由从身上的口袋拿出十小袋钱袋,放在大厅的茶几上,周瑜向周忠说

        “伯父这里总共三百斤黄金,侄儿希望伯父可以收下。”

        周忠打开一个袋子看了一下后,向周瑜说

        “这应该是你积蓄,我可不能收下,你就再拿回去。”

        “侄儿知道官场上都要用钱疏通,否则仕途上会窒碍难行,即便是现在的朝廷也是存在这个道理,伯父就收这三百斤黄金,虽然无法再重建周家,但若是遇到困难需找人帮助的话,这些黄金就派上用场。”

        周忠思量了一下后说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好吧!这些黄金我就收下。”

        “伯父若是之后需要钱粮,可以派人捎个信来庐江,侄儿会想办法把钱粮送到你这来。”

        “目前这里,只剩下我和两名下人,无需要再从庐江供应钱粮,还是说说庐江,那里如何?”

        “有张县令的帮忙,城里的周氏子弟,不敢吞并宗族产业,侄儿也会把这些产业收益,拿来豢养兵丁,以保护舒城方圆百里的百姓。”

        “若是你要编制兵丁,要考虑自己能力所及,要留一些钱粮以备不时之需。”

        “侄儿知道,如今庐江那里还算太平,也不需要招募太多的兵丁,一千名兵丁即可。”

        “如今汉室岌岌可危,你身为族长,在位宗族下决策前,可要想清楚,千万别和周晖一样。”

        “侄儿知道,将来若是在庐江遇到战事,侄儿会把兵丁交由太守调遣,自己不会介入。”

        “那就好,如今我和你爹没打算回庐江,你可要让宗族好好地延续下去。”

        “侄儿会带领族人继续走下去。”

        “好吧!我还有事要忙,你就先在厅内自便吧!等会仆人会把厢房整理好,你就可以进去休息了!”

        周忠命仆人将在茶几上的十袋钱袋送到书房,之后周忠离开大厅留周瑜一人独坐在大厅上,周瑜环顾大厅四周后,发现大厅里摆设相当朴实,没有奢华的物品摆放在大厅内,只有一幅字画,周瑜来到字画前观看字画,这时周忠回到大厅,他向周瑜说

        “那是侍中蔡邕亲笔的飞白书体。”

        周瑜回

        “蔡大人的书法造诣果然很高,这幅画应该价值不斐。”

        “蔡侍中的笔墨可是字字珠玑,可是无价之宝。”

        “听说蔡大人个性刚正不阿,因此还得罪过先帝,跑到吴郡隐居。”

        “的确是有这回事,先帝驾崩后,才敢回到陈留,可惜在上个月底,董太尉以灭族威胁,迫使他坐着牛车来到洛阳复命,等他来了后,马上受到董卓提拔,从代理祭酒连升到侍中。”

        “可惜即使是蔡大人出仕,也无法阻止这乱世的到来。”

        “为何你如此这么想?”

        “在董太尉废少帝杀太后时,就已经注定让天下百姓唾骂,即便他在朝堂上继续装模作样,任贤为官,到头来也只是作茧自缚,侄儿相信再过不久就有诸侯们趁机发兵到洛阳,到时天下大乱。”

        “那你认为,谁会出兵讨伐洛阳?”

        “侄儿只想到两人,长沙太守孙坚和弃官潜逃的司隶校尉袁绍。”

        周忠大笑道:

        “不可能,袁绍的族人都还在洛阳,要是他反了,他的族人铁定要被董卓杀害,还有孙坚他出生低微,虽然立过功封过侯,但官位也只是个小小的太守而已,我谅他也没这个能耐,敢起兵越界来到洛阳。”

        “董卓在上月也只是个并州牧,还不是带兵越界来到洛阳,据说他只带三千兵马,就迅速掌控整座洛阳城,还大胆的废了少帝杀了太后。

        相比之下袁绍虽然避祸逃离洛阳,但他有着四世三公,门生故吏满天下的背景,只要出来一个号召,随便就能聚集上万人马发兵到洛阳。况且他的生母只是他们府上婢女因此他的出生低微,侄儿料定袁绍不会太过在意洛阳族人的死活。

        再来是孙坚,他从讨伐黄巾军到平定长沙贼寇,所积累的战功可是相当显赫,其底下几名部将有着万夫不敌之勇,更是早年在凉州时与董卓结怨过,有传闻他被荆州刺史王叡无礼对待,侄儿料定孙坚会给王叡安个罪名杀害,并带兵北上洛阳讨伐董卓。”

        周忠听到周瑜的解释后感到相当惊讶,他向周瑜说

        “你这些消息是哪来了,为什么知道这么多。”

        周瑜回

        “侄儿做生意时,认识各地的挑货郎,跟他们交流时,得到这些消息。”

        “你认为他们什么会带兵来到洛阳。”

        “这就要看董卓。”

        “为何?”

        “若是董卓再给自己加官晋爵,任意拿取国库里的珍宝,对皇帝、公主、嫔妃和宫女不敬,随意放任底下的士兵残害百姓,恐怕明年这些诸侯就会带兵来到洛阳讨伐他。”

        “你认为双方谁会赢?”

        “其实侄儿不知道,不过侄儿在上个月做个可怕的恶梦,梦里的内容是洛阳有如人间炼狱一样,不管是城里还是城外都被大火吞没,这场梦让侄儿至今都耿耿于怀,侄儿猜想两军对阵董卓若是处与弱势,可能选择避战,将洛阳境内的钱粮收刮完毕后,火烧洛阳里的一切,迁都西进长安。”

        “这怎么可能,这里可是有数百万的居民,这要死多少人。”

        “恐怕是难以估计,不过这也只是侄儿的猜想而已。”

        “我多么希望你猜想的是不要发生。”

        “这一切都要看董卓,若是他现在收敛的话,恐怕诸侯就不会太早发兵到洛阳。”

        “难啊!董卓自从伍孚行刺后,就搬到西园入住,传闻他都趁夜里闯进到宫内,奸淫入睡的宫女和公主,所以宫里每到夜晚时都会传出女子的哭叫声。”

        “这董贼连禽兽都不如,他到底是有何本事,躲过上次的刺杀,我记得也可是出动两百多柄荆襄连弩组成的刺客,为何还会失败,难不成董贼有着三头六臂神功护体。”

        “他在刚到洛阳城时,就闯进国库里侵占许多宝物,其中有一样宝物名为金蚕宝衣,相传秦始皇找巧匠打造,穿在身上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还有他的新收义子吕布,此人勇猛无比,当时就是吕布一人在门口阻挡刺客进屋,等待援军到来,才让刺杀行动彻底失败。”

        “原来如此,如今要刺杀董贼比登天还难,董贼也开始露出本性,大汉四百年的根基恐怕就要被他给毁了。”

        “如今这事不是我们所能决定,要是真的到了那一天,你和你了叔父周尚可要好好带领族人继续走下去,千万不能让我们宗族绝后。”

        “侄儿一定会好好的带领族人走下去,侄儿相信庐江只要有太守陆康在,就不会有太多的变故。”

        “陆太守也六十好几,你也不要太指望他能为你做些什么,你自己要为宗族想好退路,宗族真正重要是族内子弟,而不是那些田产资产,更不是那座舒城,你可要明白,要是真了有人来抢,若是无法守护的话,就让给他,自己和族人保命优先最重要。”

        “侄儿明白!”

        这时一位仆人走进大厅来到周忠的面前,说

        “老爷!房间已经收拾好了。”

        周忠回那位仆人

        “好吧!你先下去忙吧!”

        “是!老爷!”仆人转身离开大厅后,周忠向周瑜说

        “我这就带你到客房。”

        周忠带着周瑜走出大厅来到宅邸角落的一间厢房。

        周忠向周瑜说

        “这里只剩这间客房,你就委屈一下,这里离皇宫近,附近住了许多高官,你可要注意一点,外面隔着一道墙就是蔡侍中的官邸,里面住着蔡侍中父女俩人,要是早上听见琴声和歌声,你可要多多包涵,不要吓到蔡侍中的千金。”

        周瑜回

        “伯父,侄儿知道自己的本分,在祭拜前,侄儿会好好待在宅内不会乱跑。”

        “只是这里没什可以消磨了,你会抚琴吗?”

        “侄儿有拜师学过一阵子!”

        “我这里有刚好有一把琴,就送给你。”

        “不过侄儿已有一把琴,而且价格还不斐。”

        “没关系,这把琴原本是要送给我的爱女,可惜她已经不在了,我这就拿来给你。”

        周忠转身离开后,一会儿就拿了一副七弦琴走进了房门后,把琴放在房间的桌上。

        周瑜拨动一琴弦后,说

        “好琴!不过为甚么这琴身有些灰黑。”

        周忠回

        “这可是我专门找来洛阳的制琴匠,到隔壁府上找蔡侍中讨教焦尾琴的制琴手法,所仿制出的焦尾琴,虽然是赝品,但我觉得跟这和真品差不多。”

        “原来是这样,这比侄儿重金所买了琴好上许多,感谢叔父这份重礼。”

        “那就先抚上一首吧!”

        周瑜抚了一首<<阳春白雪>>,快捷美妙的琴声周忠听到时感到相当惊讶,随即就陶醉在琴声之中,结束之后,周忠鼓掌后说

        “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高的琴艺!”

        周瑜回

        “这也只是侄儿运气好,拜了一位好师父,教会侄儿许多东西,侄儿之所以能成功经营事业全靠他的帮助。”

        “不错,能否说出你师父的名讳?”

        “师父自称为老胡,原在街上弹琴卖艺,侄儿听了他一年的琴声,几乎没有弹奏错,于是让侄儿深深的崇拜,终于在一次偶然情况下拜他为师。”

        “可惜你年少失学,不然的话,我觉得你和蔡侍中的千金很般配,她的年纪也和你相仿,已经是一位出色的才女,样貌出众,吸引许多达官贵人都上门提亲,不过若是没有博学多才,蔡侍中恐怕不会同意这门亲事,否则叔父亲自上门帮你提亲。”

        “叔父,如今舒城还有许多事,等着侄儿回去处理,侄儿只想祭拜罹难族人后,尽快回到庐江,至于其他侄儿不敢奢求。”

        “好吧!你先休息一下,等会晚膳会送来房里,我就先离开。”

        周忠离开后周瑜躺在床上,心想

        “这个月发生的事还真多,从大哥被吕布杀害,到洛阳周氏族人全都死在一场火灾,这一切都是董卓和吕布造成了,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这时隔壁传来琴声,让周瑜马上从床上起来,来到房门外聆听琴声,周瑜靠在围墙边聆听隔壁的琴声,隔壁弹奏的曲子周瑜知道曲名,他也会弹奏这首曲子名为<<幽兰操>>,相传是孔子所作。

        周瑜听了之后感慨万千,心想

        “此人的琴艺竟然出神入化,和师父不分伯仲,应该是蔡大人,可能是他的厢房离我这间厢房近,刚才的琴声被他听见,所以才弹一首回敬,厉害!看来我也回敬一首。”

        周瑜去到房里同样再弹起了幽兰操,不过周瑜是弹另一个版本,是老胡教他了,几乎把中后期的调做了些变动,让整首曲子听来更加的和谐,等到周瑜演奏完毕后,隔壁就没再传出声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