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26章 以琴会友

第26章 以琴会友

        第26章    以琴会友

        时间来到隔天早上,周忠上朝,仆人外出买菜,留周瑜独自一人待在官邸,此时的周瑜还在房间休息,这时周瑜突然听到琴声,马上起身走出房门,发现琴声是从隔壁传来了。

        周瑜才明白昨日那曲<<幽兰操>>是蔡邕的千金所弹奏,今日隔壁同样在演奏幽兰操,不过是昨日周瑜演奏的版本,这让周瑜感到惊讶。

        周瑜万万没想到世上有如此奇人,只听了一遍乐曲就有本事还原弹奏,周瑜对于音律方面,已是异于常人,只要看一遍乐谱或是看着别人弹奏时的手法后,当下就能还原弹奏出来,如今遇到一位比自己更厉害,这让周瑜想翻墙一睹蔡邕千金的风采,可是怕这会有损蔡邕千金的名节。

        于是周瑜把房里的琴拿出门外后,来到高墙附近的一处空地坐下,把琴放在腿上,开始弹奏一首流行于广陵的民间乐曲<<广陵散>>,这首曲子是描写战国时代铸剑工匠之子聂政为报严仲子知遇之恩,刺死韩相侠累,然后自杀的故事,因此通常认为是<<聂政刺韩相>>的别名。

        周瑜演奏完广陵散后,隔壁马上传来琴声,一首<<庄周梦蝶>>回敬周瑜弹奏的广陵散,周瑜听到隔壁传来的琴身后,听着听着陶醉了起来,这首曲子让他想起在和左慈下棋时,不知是在梦境,还是在现实。

        当周瑜闭上眼睛用耳朵欣赏庄周梦蝶的曲子后,当下做的一个白日梦,梦见他变成了一只蝴蝶,飞过围墙去到隔壁的厢房,看到一位漂亮的少女在抚着琴,那名少女长得非常漂亮,让他心动,于是飞到少女的肩膀上停下后,闻着少女的诱人的秀发香气。

        周瑜等到隔壁的琴声演奏完后,马上弹奏一首<<墨子悲丝>>,这是老胡交他的,相传这是墨家的始祖墨翟所作。曲意深刻,音韵悲怆,音调悠扬,意切而情悲,旋律慷慨,流露出一种洁己自爱的感慨之情。

        周瑜和蔡邕千金双方各自一来一往回敬对方的演奏,时间来到午正二刻(12:30)时,周瑜终于鼓起勇气,弹奏一首<<凤求凰>>时,蔡邕刚好回到府上,从仆人的口中得知,他的爱女蔡琰还未用午膳时,心急地跑去他爱女的厢房时,发现蔡琰在厢房外开心脸红,此时隔壁传来凤求凰琴声时,这让蔡邕火冒三丈,心想

        “是哪来的登徒子,用琴声来戏弄我的爱女。”

        蔡琰发现蔡邕来到面前时,马上向蔡邕行礼问候,蔡邕面目铁青一语不发,给蔡琰使个眼色转身离开,来到周忠的官邸敲门,屋里的仆人从厨房听到敲门声音后,即刻法下手边工作,马上跑去打开大门。

        仆人看到是蔡邕后恭敬行礼后说

        “蔡大人,我家来老爷还没回来,有什么事只需留话给我,等老爷回来后我再禀告他。”

        蔡邕回

        “你们府上是谁在抚琴?”

        “应该是我家老爷的堂侄周瑜。”

        “能否让我见他一面。”

        “请蔡大人在大厅稍等,我这就去叫他。”

        仆人带蔡邕来到大厅后,随即来到厢房外,此时的周瑜还等着蔡琰回敬琴声,仆人跑来向周瑜说

        “周公子,蔡侍中要见你,他已经来到大厅。”

        这让周瑜有些不知所措,原本在等蔡琰琴声,没想到却引来蔡邕,不过该面对终究要面对,于是周瑜向仆人说

        “先帮我把琴放到房里!”

        周瑜将琴交给仆人后起身来到大厅,周瑜来到蔡邕面前行礼后说

        “晚辈周瑜,拜见蔡大人。”

        蔡邕看到周瑜出众样貌后,才明白他的女儿为何会对她心花怒放,也料定周瑜凭着样貌和琴艺,背后一定有不少了女人,于是向周瑜说

        “你是周异令君的次子。”

        “正是!”

        “不知你为何会留在周大夫府邸?”

        “晚辈身为庐江周氏族长,想上邙山祭拜罹难的族人,特意来恳请叔父的协助。”

        “那好,我就开门见山说清楚,小女已有夫配,你就别在奢求小女。”

        “不知蔡大人此话是何意?”

        “你那首凤求凰,我还不知道涵意吗?小女已夫配卫家,你就行行好,不要再来招惹小女。”

        “晚生只是仰慕令千金的琴才,想进一步认识,才弹奏一曲凤求凰?”

        “周公子,你们周家大难,追根究底是行刺太尉的凶手所引起了,恐怕还余波未平,劝你别把小女牵扯其中!”

        “晚生明白蔡大人用意,我和千金只隔着高墙以琴声会友而已,从未有过踰越常举,要是这件是惹得蔡大人不愉快,晚生今后便不再这抚琴。”

        “这可是你说了,要是你再敢招惹小女,就不要休怪我无情!”

        蔡邕转身离开大厅,只剩周瑜一人呆坐在大厅椅子上呆滞,这是他第一次对女子心动过,可惜女子的父亲丑话说在前头。

        一个时辰后周忠回到府上,周忠来到大厅上看到坐着的周瑜后,跟周瑜说

        “今日下朝时我去见过太常马日磾,可那人畏惧董贼,不许我们上山祭拜!我们只能在山下设坛祭拜,所有祭拜的物品我已安排好了,也知会你爹,明日一早我们在一起到北门外的山下祭拜。”

        周瑜知道后,心里又再一次遭到打击,心情更加失落,不过还是装做一副没事的样子向周忠回

        “多谢叔父!”

        “如今董贼在朝廷上越来越猖狂,我不知道他接下来还会做多少对我们周家不利荒唐事。明日你祭拜好后,快点回庐江。”

        “侄儿明白!侄儿打算明日出城之祭拜后,直接起身回去庐江。”

        “好吧!你明天还要赶路,先下去休息!”

        周瑜向周忠行礼后回到厢房,看到桌上饭菜后才知道自己未用午膳,此时已经申初一刻(15:15),周瑜当下跟仆人讨要了一块布巾,用布巾将琴包覆好后,开始吃着桌上的饭菜。

        就在周瑜享用午膳时,隔壁传来琴声,周瑜不允理会继续吃着饭菜,如今的他已经没有心思去欣赏隔壁传来的琴声。

        周瑜吃饱饭后,直接躺到床上休息,不过周瑜迟迟都无法放松,因为隔壁传来的琴声一首一首接踵而来,传来的曲子都是周瑜稍早前所弹奏的曲子,这让周瑜听了感慨万分,心想

        “蔡邕的千金果然是一位奇人,可惜已有婚配对象,真是羡慕卫家公子有这么好的福气,看来我和她是有缘无份!”

        时间过了一个多时辰,这时隔壁没在传来琴声,此时已是晚膳时间,仆人端着饭菜走进厢房,将饭菜放到桌上后离开,周瑜从床上起身来到桌前用晚膳,吃饱后,周瑜继续回到床上躺下,不知不觉就进入梦乡。

        此时周瑜被隔壁传来的琴声给吵醒,隔壁周瑜听到隔壁传来琴声,瞬间脸红心跳,因为隔壁弹奏凤求凰,但是他想起和蔡邕的对话,因此放弃心中奢望念头。

        周瑜走出房门,在琴声停止之后,来到墙边,轻声细语的说

        “蔡姑娘,蔡姑娘!”

        过了一会后,

        隔壁传来温柔的女子声音

        “小女子蔡琰,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周瑜回

        “在下周瑜,今日若是有得罪之处,还请姑娘见谅。”

        “承蒙周公子的琴声,让小女学会十八首曲子,想不到公子琴艺如此了得。”

        “在下的琴艺跟姑娘相比,如同荧光与皓月,岂敢与姑娘争辉。”

        “别在自谦,要不我们再弹奏一会。”

        “恐怕不行!”

        “为何?”

        “在下已答应令尊不在这抚琴。”

        “我爹跟你说了些甚么?”

        “其实也没说什么,怕你个性单纯,会被像我这种登徒子所诱拐而已。”

        “那周公子是登徒子吗?”

        “在下不能回答,哪有登徒子会承认自己是登徒子!”

        隔壁传来女子的笑声,蔡琰开口问周瑜

        “那我爹还有说些什么?”

        “蔡大人跟我说他已把你许配给卫家公子,这卫家公子真是好福气!”

        这时墙外就没在传出声音,时间过的一会后周瑜忍不住开口

        “姑娘!姑娘,妳没事吧!”

        这时隔壁又传来女子的声音

        “没事,不知周公子和周大夫是什么关系,为何会在他的官邸?”

        “在下是周大夫的堂侄,我是专程从庐江过来找他帮忙,才会暂居他的官邸,不过明天一早我就会离开。”

        “在你离开前,能否跟公子见上一面。”

        “恐怕不行,蔡大人提醒在下,我们就到此为止,这样在下的心里才不会更加难受。”

        “看来我们是有缘无份,在公子离开前小女子送份心意给公子,公子可要接好。”

        隔壁随即丢了一样东西过来,周瑜当下用右手接住,仔细看了一下,一只竹子做的洞箫,外观有打磨并且上的一层桐油。

        周瑜收到礼物后向蔡琰道谢

        “多谢姑娘,在下一定会珍惜这份心意。”

        “这是在十年前,家父为小女子亲手作了生辰礼,虽然不是价值连城,但被小女子视为世上最珍贵的宝物,今日赠予公子,希望公子的心里会好过一些。”

        “这礼太贵重了,在下身上没有甚么珍重的宝物可交换,就给姑娘献上一曲。”

        周瑜在小时候他的大哥有教过他吹奏箫笛,虽然时隔多年,但来是记忆犹新,周瑜当下吹奏一首<<思悲翁>>,演奏出的声乐悲壮凄美,抒发出周瑜对于他大哥和族人的死,感受到无比愤怒和无奈,在演奏中周瑜的双眼留着泪水,想起今年才十五而已,就要一肩扛起担起这么大的责任,让他心里的就有些难受,想起隔壁有着这么好的姑娘,可惜是有缘无份。

        周瑜在演奏完后,隔壁传来的蔡琰的声音

        “感谢周公子的吹奏,天色已晚,公子还是回到屋内休息!”

        周瑜把洞箫收在腰间,配戴在无名宝剑的旁边,然后直接回到房里躺在床上休息。

        周瑜不知道刚才演奏时,已经吸引蔡邕的注意,蔡邕专程出来观听周瑜吹奏的思悲翁,当他看到他的女儿,在房门外默默地流泪有些于心不忍,也知道周瑜在乐律确实有些才华,但凭着周瑜的这些才华无法撼动他把女儿嫁到卫家的决心。

        蔡邕在隔壁停止乐声后,来到蔡琰的面前,此时蔡琰见到她父亲来了之后,急忙擦拭眼泪,并向隔壁的周瑜回了一句话后,急忙回到厢房里把门关上。

        蔡邕来到厢房的门口敲了一下门后,随即把门推开,蔡邕有气无力了向蔡琰说

        “闺女啊!你怨不怨爹,把你许配给卫家!”

        蔡琰回

        “爹!婚姻大事本是父母作主,女儿有什么好怨了!”

        “妳要相信爹,隔壁的周瑜,他爹你认识,就是洛阳令周异!”

        “原来他是周叔叔的儿子,爹与周叔叔算旧识,为何要阻止周瑜与女儿交流!”

        “周令君曾经跟我谈起有关周瑜的事,说周瑜只在学堂读了一年书,就不再学习,跑去经商,虽然经商有成,但这也只是仰赖家族势力的庇佑,如今庐江周家已大不如前,不管事在朝廷还是在地方,其影响力都一直在锐减,而且他们家还与太尉有些嫌隙,将来恐怕在这世上无立足之地,相较之下,卫家是河东世家,是名将卫青的后代,其家族有着很高的名望,连太尉都要敬重他们家三分,妳若是嫁过去,可保妳一世平安。”

        “女儿一切听从爹了安排。”

        “爹知道妳心有不甘,不过爹老了,无法再继续保护妳,如今眼下朝廷的情势,是一日比一日糟糕,爹希望将来有人可以代替爹来保护妳,卫家公子是不二的人选,爹和卫家已经谈好了,婚期就订立在今年的十二月。”

        “为何爹如此仓促,女儿还小,为何不再缓缓,河东那里不是有战事。”

        “爹知道河东近况,战火不会延伸到卫家那里,妳大可放心,况且爹的身体大不如前,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爹只希望在有生之年,让妳风光出嫁。”

        此时的蔡琰已流下眼泪,向蔡邕说

        “爹的身子还挺硬朗,不要说出这种妄自菲薄的话。”

        “要是妳嫁到卫家后,替卫家生个大胖小子,这让爹知道后,或许爹的身子可能会回到以前那样的硬朗。”

        蔡琰听到后瞬间变了脸色,向蔡邕回

        “女儿明白,天色已晚,爹明日还要上朝,还请爹尽早回房休息。”

        蔡邕提起生孩子之事让蔡琰有些不悦,因为蔡琰从小就天赋异禀,博闻强记,可惜终究是个女儿身,无法凭着耀眼的才华出仕,就连想进一步跟周瑜交好,也碍于男女授受不亲作罢,如今她的对象是她的父亲蔡邕一手安排,从未见过自己未来的夫君,也不知道嫁到卫家之后会是如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