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27章 测验兵丁

第27章 测验兵丁

        第27章    测验兵丁

        时间来隔天早上,周瑜、周忠和周异在北门外邙山下,那里已建好祭坛,供桌上陈列各式各样的祭品。

        周瑜点燃的香火来到供桌前,朝向邙山上千人冢墓碑方向参拜,在插上香后,周瑜就在那里等祭祀结束。

        周瑜看向邙山时,心里感到相当无奈,他想刺杀董卓和吕布为族人报仇,可是万一行刺失败,恐怕会把剩下活着的族人,推向万丈的深渊。

        如今周瑜只能巩固自己在舒城的势力,以求族人的自保,至于董卓和吕布就交给天下英雄去诛杀。

        祭祀结束后,周瑜向周忠和周异道别,随即去到县治所领马离开洛阳。

        三天后周瑜回到熟悉的舒城,知道在这里还有许多事情要等着他去处理。由于现在已是深,城门早已关闭,不过守城墙上兵丁已换成周瑜以前底下的兵丁,兵丁见到周瑜回来后,当下向周瑜打声招呼,即刻下来开启城门让周瑜通过。

        周瑜进城后,骑着到周府的后门,看着锁上的后门,周瑜从马背上一跳,一个空翻,翻过围墙进到屋内,周瑜将后门打开,把马牵进马厩里。

        当周瑜进到马厩时,瞧见他的爱马萌萌在马厩里休息,让周瑜感到百端交集,好奇想知道牠到底跑到什么地方,不过周瑜目前没有心思去求证萌萌跑去哪里。

        回来后的周瑜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到她母亲周夫人的房门前关心,不过见到房里的灯火已经熄灭,便不想打扰周夫人休息,于是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时间来到隔天早上,周瑜在走廊上遇到周夫人的贴身丫环时,向她询问关于周夫人的状况后,丫环回答周夫人已可以下床行走,才让周瑜感到放心。

        周瑜来到周夫人的房间里,见到周夫人坐在房里的圆桌前正吃着早膳,周夫人见到周瑜后,停止下手边的动作,周夫人的双眼的泪水忍不住流了出来。

        周夫人向周瑜说

        “瑜儿!你可回来了,生意谈了如何?”

        周瑜回

        “孩儿不敢再欺骗娘,孩儿这次是去一趟洛阳。”

        “你去洛阳,你爹在那过了如何?”

        “爹已把洛阳的宅邸卖了,现在住在县治所里头,不过他身体安康。”

        “那就好,其实洛阳发生的事娘已经知道,只是娘现在无法帮你做些什么,所以才没说什么。”

        “娘只需把病养好就好,若是娘还有余力,就帮忙的照看峻儿就好,叔父有把峻儿送回周府吗?”

        “有,峻儿就在隔壁的房间,有奶娘照看着。”

        “那就好,孩儿还有事要忙,先离开!”

        “忙归忙,自己的身子也要顾好。”

        “知道了,娘!”

        周瑜转身离开周夫人的房门后,找来一位仆人给他六千钱,要求仆人到城里买六百卷空白书卷回来,之后来到偏厅吃早膳。

        周瑜在吃饱后走出周府,遇见周尚带着两名书生来到周府外,架起招募兵丁的摊子,周尚见到周瑜之后,急忙来到周瑜面前,向周瑜说

        “瑜儿!你回来了,洛阳哪里处理得如何?”

        周瑜回

        “此地不是谈论这是的地方,还请叔父随侄儿到大厅去。”

        “好吧!我先交代一下他们的事务后,在去大厅。”

        周瑜来到大厅后,一会儿后周尚来到大厅,周瑜将他从周异和周忠的口中所得知的事全部告诉周尚。

        周尚听完之后感到相当讶异,向周瑜说

        “想不到周晖竟然会铤而走险行刺董卓,害了洛阳的族人命丧火窟。”

        周瑜回

        “只能说这董贼命硬,要是没有吕布在,这周晖早就成为刺杀董贼的第一功臣。”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爹和周忠叔父在洛阳安然无事,这就表示董卓没有要继续往下追究,我们只需要募好兵,在战事的到来时以求自保。”

        “可惜,最近各地都在募兵,连邻近桐城也在募兵,因此我们所需的一千兵丁到目前为止还招不满。”

        “已招了多少?”

        “在这几天只招募了一百多位兵丁,军营里四十多名兵丁是之前守城兵丁,都被县令调回守城,还有不少的兵丁则是借机离去,如今兵丁的数量才将近七百而已。」

        “能有近七百兵丁已算不错,这些兵丁们的相关纪录书卷在哪。”

        周尚指向一个大木箱,然后向周瑜说

        “所有兵丁相关的纪录都被收放再那个箱子里头,剩下了在外面两名书生手上。”

        “如今洛阳罹难的周氏族人后事已处理好,侄儿想跟叔父去宗祠和列祖列宗交代一下。”

        “我们的确应该到宗祠祭拜一下,要不也带上峻儿!”

        “峻儿还小,还是等到明年清明,在带他去。”

        “好吧!我这就回去准备,等会马车会到门口接你。”

        “好!”

        周忠离去后,周瑜来到木箱面前,打开了木箱,拿起一卷书卷摊开一看,发现几乎所有兵丁都是贫穷农户出生,全是些没有上过学堂文盲,这也让周瑜心里有些感慨,庆幸自己是出生在官宦世家,从小不仅可以上学,而且还衣食无忧。

        周瑜看完五卷的兵丁资料后,一辆四马并驾马车来到门口外面停住。周瑜当下将书卷放回木箱,并把木箱阖上,然后周瑜走出门外,搭上马车,马车开始向前行驶,然后往城北的方向前进。

        过了一会后,马车来到北门外的十多里停下,周瑜、周尚下了马车,眼前有好几座墓地,都是周氏居多,周瑜的大哥周道也安葬于此。

        墓地旁边有一座庙,这是庐江周氏宗庙,只要是住在舒县周氏,都跟这座宗庙有渊源,尤其是住在这周氏男子,二十岁左右时会在这举行弱冠之礼。

        目前这座宗庙交由住在附近的周氏旁系负责打理,因此祠里没有太多的脏乱。周瑜和周尚也只有清明时,才会来到宗祠里祭拜,如今宗族发生重大变故,周瑜才会选择这时前来参拜,乞求祖宗能保佑能让族人能度过即将到来的危机。

        周瑜在祭拜好后,随即与周尚搭着车马车回到周府,此时招募兵丁的摊位上有五、六人聚集在那里,周尚急忙前去关心,周瑜则是回到大厅上继续看着兵丁书卷,他想全面了解一下兵丁的情况。

        时间来到傍晚,周瑜对这些兵丁有初步的了解后,来到城外的兵营里头,要求所有的兵丁集合后,点名八个有上过学堂的兵丁留下,并拿一卷书卷,要求并一一要求兵丁读出文章的内容,有六名兵丁能完整朗诵出文章的内容后,周瑜留下六名兵丁来到营账里头,向六名兵丁说

        “这里面写什么,你们应该知道。”

        其中一名兵丁回

        “是军规!”

        此时周瑜开口

        “没错,从现在起,我给你们加薪俸,你们负责营上兵丁识字,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我会抽查一百名兵丁,阅读这篇军规内容,要是里面有兵丁读不出来的,你们全部被遣散。”

        这时其中一名兵丁提问

        “要是有人不受教,我们该怎么办?”

        周瑜回

        “要是不受教,记下他的姓名,交给我来处理。”

        又有另一名兵丁提问。

        “那万一有人资质差学不会,我们该怎么办?”

        周瑜回

        “也是把记下姓名,交给我来教,但是要是让我发现,不是兵丁资质差的问题,是你们教了问题,我铁定会追究,这样你们懂了吗?”

        “诺!”六名兵丁用着服从长官的一贯说词回答。

        这时周瑜开口

        “我这个月先给你的双倍薪俸,你们可要好好表现,至于要怎么做,你们要自己下去商量,若遇到什么困难需要我出面,可以随时来城里周府找我,待我把府上的私事处理好后,我也会开始进驻在军营。”

        “诺!”六名兵丁再次异口同声回答。

        周瑜回

        “好,解散!”

        六名兵丁向周瑜行礼后转身离开营账,而这时的周瑜立刻离开军营回到周府,之后找来吩咐买空白书卷的仆人询问,仆人回周瑜要的空白书卷,已放置在一间空的厢房里头。

        于是周瑜来到放着空白书卷的厢房,拿起十几卷空白的书卷来到书房里,把当初夫子给他的书卷从新誊写一遍,周瑜想要把所有的书卷誊写完后,将盗墓得来的书卷全部埋回虞姬墓。

        时间来到隔天早上,此时的周瑜趴在书桌上睡着,一名仆人来到书房直,警觉性强的周瑜马上醒来。

        周瑜醒来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不是盥洗也不是用早膳,而是先将写好的书卷上层桐油,拿出来晒,之后周瑜才去盥洗用早膳。

        周瑜在早膳过后,去到兵营找一辆推车和六名兵丁来到周府,将大厅里头的木箱,运回军营里后,周瑜除了伙房兵之外,聚集了军营内所有的兵丁,拿出木箱里一卷书卷,点了二十个兵丁出来测验,其余的人则是留在原地交由昨日点名的六人,教兵丁们学习识字。

        周瑜先是带着二十名兵丁来到靶场上,要求兵丁拿着靶场上弓箭瞄准靶射出十枝箭,之后周瑜来到靶前,观看靶上的箭后,并将成绩纪录在书卷里头,不过周瑜来到看靶时,有些失望,因为没有一个兵丁,射出的箭能射在靶上超过五枝,还有两个靶上没有任何的弓箭,而且这二十名兵丁都是周晖还在的时候招募进来,已有超过一年的资历。

        周瑜没有要责怪去兵丁,而是命令兵丁回收靶场上的箭后,自己来到兵丁们的射击位置,依序将每把弓都射出一支箭,测试一下是不是弓出了问题,当二十把弓试完之后,来到靶前看了一下状况后,每枝箭都射在靶上红心的位置,让场上的二十名兵丁看到后哑口无言。

        周瑜在来带这二十名兵丁来测试臂力,他找了三根木棍后,在这三根木棍的一端各绑上沉重的石头,石头分别是大中小,要求兵丁们握着木棍的另一端举起来走十步,二十名兵丁都无法举起绑住大石头的那根木棍,只有八名兵丁举起绑着中石头的那根木棍走了十步。

        周瑜接下来要测试兵丁们的移动力,他找命人拿了一个小刻漏和提了两桶水来到军营门口,要求兵丁绕军营跑三圈后,马上提水倒入刻漏,已记录兵丁们跑十圈的准确时间。

        周瑜发现这些兵丁养尊处优一段时间,刻漏的水快流完后,兵丁们还没跑完三圈,甚至有人跑了一圈后就开始用走了,这二十名兵丁体力和态度让周瑜不能接受,但也只能今后慢慢的磨练。

        在这二十名兵丁跑完三圈后,此时已经是中午,周瑜先命他们回去休息,之后周瑜在兵丁们吃午饭休息之后,找下一批兵丁过来测试,以相同的测试方式,测验兵丁并且记录在书卷里头。

        时间来到永汉元年(公元189年)十一月,国贼董卓即便拥有至高的太尉的官职,还是不满足,于是再次逼迫朝廷任己为相国,拥有和开国名臣萧河一样的相国待遇。

        董卓在来到宫中上朝时,不用再跟大臣一样小步快走,可以用正常的速度行走,并且在谒见赞拜皇帝时可以不用直呼其名,而且还可以携带佩剑和穿着鞋进入宫殿的特权。

        董卓的无耻行径,让朝中的大臣看了是咬牙切齿,但是在董卓的淫威之下,所有的大臣都选择默不吭声,但是有一人至今还想着刺杀董卓,那人就是曹操。

        曹操自从讨贼回来收了董卓给了奖赏之后,变了里外不是人,几乎在朝堂上的大臣,都已鄙视的眼光在看待他,背后对他的谩骂更加难听,就连他的父亲曹嵩和他死去的爷爷曹腾,也被大臣们拿出来一起谩骂,让本来没有显赫背景的曹操,更是在朝堂上变得无地自容,不过有一人在朝中关心他,那人就是董卓。

        因为在上个月,令董卓头痛的白波贼已经率军攻打到河东郡境内。这次进攻河东郡的白波贼寇,只是白波谷的其中一股势力而已,其贼寇的首脑是郭大贤。

        董卓得知此事后,马上就派出他的女婿牛辅领军,前去河东郡迎击郭大贤所率领的白波贼寇,可惜官拜中郎将的牛辅,完全不是郭大贤的对手,两军交战之后,牛辅所率领的军队无法击退郭大贤所率领的白波贼寇。

        当战况不利传回朝廷后,董卓想找人率军去前线接替牛辅,他的脑海出现一个人就是曹操,自从曹操上次带队剿匪后,董卓就一直想拉拢曹操,可是曹操有意跟他保持距离,董卓见到曹操的这种举动后,无法安心把大军交给他。

        于是董卓再想到另一人选,就是虎贲中郎将袁术,袁术虽是袁绍的堂弟,但他们其实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只是袁术的母亲是正室夫人,因此袁术在宗族里的地位是嫡子,与此相比袁绍的母亲只是袁府的婢女而已,所以袁绍在宗族里身份是庶子,但是袁绍被过继给他死去的大伯袁成当子嗣,于是袁术和袁绍就变成堂兄弟。

        袁术还有一位大哥袁基,官拜九卿之一太仆,并袭得安国亭侯爵位,此外袁术还有一位叔父袁隗,官拜太傅,其权利位在三公(太尉、司徒、司空)之上,称之上公。

        董卓就是看中朝廷有袁基和袁隗这两人在,料定袁术不敢造反,可以放心把大军交给袁术指挥,让袁术带领大军前往河东去和白波贼交战,并加派曹操作为参军辅佐袁术,如此一来剿灭白波贼寇指日可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