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30章 拜访孙府

第30章 拜访孙府

        第30章    拜访孙府

        时间来到中平六年(公元189年)十二月五日戌正(20:00),在寿春城的孙府里的西南侧,这里是孙策的厢房,平时孙策在这时候,都会在厢房前的空地上修炼,今日也没意外,这时的孙策正在那里修炼。

        孙策手握弦月霸王戟,耍着自创的绝招

        “霸王枪法”,目前他已创出三招,“白虹贯日”、“动地惊天”、“立竿见影”

        在孙策修炼时候,其夫人芙蓉通常在一旁默默看着,等到孙策修炼告一段落后,都会拿着布巾为孙策擦汗,今日也不意外,就在孙策修炼告一段落后,芙蓉来到他的面前为他擦汗后,两人就开始卿卿我我。

        此时一位丫环从隔墙拱门走进来,来到厢房前的空地,看到眼前的场景后随即脸红转身向孙策说

        “孙策少爷!吴景大人刚从长沙回来,请你到他那里议事。”之后丫环快步离开。

        孙策亲了一下芙蓉的脸蛋一下后,向芙蓉说

        “夫人!舅父找我过去,我去去就回,你先回房休息!”

        芙蓉回

        “好的,夫君!”

        孙策将手上的弦月霸王戟放在一旁的武器架上后,从隔墙的拱门走出,沿着外面的走道前进,在他走的约百步后,看见一个拱门。

        孙策走进拱门来到一间房舍前,走进的大门后,进入房舍,来到舍里的大厅,孙策看到一位年约三十的男子,其身高七尺四,体态均衡,心型脸型,有着一双酷酷的冷眼和仰月口,男子的下巴留着稀疏的胡须,手上和脸上都有明显的伤疤,此人就是吴景,是孙坚的妻舅。

        孙策拱手作揖向吴景行礼后说

        “舅父!”

        吴景回孙策

        “策儿!先把门关上!”

        孙策把门关上后,吴景暗示孙策来到他的身边,此时的吴景小声向孙策说

        “策儿!再过不久,你爹可能要讨伐董卓,到时他可能会顾不上这里,所以这里只能交给你。”

        孙策也小声向吴景说

        “舅父!我知道爹和董卓格格不入,但那董卓真的有这么可恶吗?”

        “何止可恶,简直就是丧心病狂,骂他畜牲还算抬举他。”

        “不过我在城里都听闻他翻旧案平冤屈,任免贤能有操守的人出仕当官,为何会连畜牲都不如。”

        “洛阳发生的恶事,早就被他掩饰,要不是我们有可靠探子在洛阳,也不知道他做了这么多坏事。”

        “他除了废皇帝和杀太后一家之外,还做了什么坏事?”

        “那畜生夜宿龙床,奸淫公主宫女,还持剑滥杀朝廷命官,最泯灭人性的事命人放火烧了洛阳周府,听说有五百多人命丧火窟。」

        “洛阳周府,难道是庐江周府!”

        “没错,庐江周氏许多族人,都在那场大火中丧命。”

        “原来如此,难怪周瑜年纪轻轻都当上族长!”

        “言归正传,从现在你可要肩负起责任!”

        “那我爹何时出军讨伐董卓?”

        “你爹在正在长沙屯兵等待时机来临,相信再过不久就会有人出来号召,到时他就会带兵进军洛阳诛杀董卓。

        你爹深怕在起义后,扬州刺史会趁机抓你们全家向董卓邀功,所以命我这次回来,找可以安置你们的地方。」

        “不知舅父要把我们安置到哪里?”

        “我可能会安排你们回到吴郡钱唐,那里应该对你不陌生。”

        “舅父!此事万万不可,钱唐吴氏比刺史陈温更靠不住,不如我们南迁到庐江,和我们一样同仇敌忾的庐江周氏,他们应该不会把我们交给董卓。”

        “有道理!况且庐江离我们这里不远,我明天就去一趟庐江舒县,了解一下状况再做打算。”

        “若是舅父要前往,侄儿去年有去过舒县,不如就让侄儿带路!”

        “难道是去年追杀周氏子弟的那一次?”

        “正是!我那柄弦月霸王戟是从周瑜的铁匠铺获得了,如今周瑜已当上他们周氏宗族族长,据说他和侄儿同样的年纪,所以侄儿想去拜访他。”

        “这可不行,我记得你杀了一位他们嫡系子弟,虽然他们没找你算账,但我还不知道他们对这事态度如何,不如我去拜访他,探一口风后,再做打算,你就留在府上好好的读书和修炼,再过两年你就能入伍,你父亲可是对你期望甚高。”

        “是,舅父!时候也不早,舅父明日还要出远门,早些休息,侄儿这就告退。”孙策向吴景行礼后离开吴景的屋舍。

        孙策明白住在洛阳的庐江周氏宗族发生剧变,导致周瑜年纪轻轻当上了族长,这让犹豫是否要前去跟周瑜交好的孙策,心里突然有了答案。

        时间来到隔天早上,周瑜从寿春城的客店走出来,他已经问到孙府的位置,牵着马往孙府的方向前去,走了一刻钟后,来到周府门口,叩的一下孙府大门上的门环,过一会后,一仆人打开打门,向周瑜说

        “阁下是?”

        周瑜很有礼貌向仆人回

        “在下是庐江舒县周瑜!”

        仆人知道眼前的人是周瑜后,态度突然改变,有点不削的向周瑜说

        “原来你就是周瑜,有何贵干?”

        周瑜知道仆人的变了无礼态度后,视而不见,仍然脾气很好的向仆人说

        “敢问孙策在府上吗?”

        “我家少爷的名讳岂是你能直讳。”

        周瑜有着经商的经验,对于仆人不削的态度,他早就见惯不怪,于是回道仆人

        “那敢问你家少爷是何官阶,我是要称呼他孙令君、孙太守、孙刺史,还是要称呼他为孙州牧!”

        “你是故意找碴是吗?”

        “是你在找碴,还是我在找碴,我听闻孙策喜爱结交寿春名士,要是孙家人都像你这种态度,恐怕我听见只是讹传,光是个下人就狗眼看人低。”

        仆人向周瑜怒喝

        “你说谁是狗?”

        周瑜回

        “谁答腔就在讲谁?”

        仆人举起双手握拳作势要打人,向周瑜说

        “你这家伙,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你还真以为我好欺负。”

        “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世背景,我讲一句直白的话,你若是感动我一根寒毛的话,即便是长沙太守在这也保不住你,想做什么蠢事之前,你可要掂量清楚,不要当一只发疯乱咬人的狗。”

        由于周瑜相貌出众吸引不少的路人围观,有不少人完整听见周瑜和仆人的对话,开始在议论纷纷,都在谈论和谩骂孙府好大的官威,仆人听到周遭路人议论后瞬间服软跪下,仆人恳求周瑜

        “求求你不要,周大人,小了也只是孙府的下人而已,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吧!”

        周瑜回

        “我只是有事想找你家孙策少爷帮忙而已,有必要把场面弄了这么难看吗!”

        仆人起身向周瑜说

        “此事万万不可,前几日你修缮虞姬墓的事迹,传来这里时,被我家少爷听见,没多久就命我们这些仆人和眷属不能在孙府谈论你的事情,所以我们猜想,你和我家少爷有着深仇大恨,否则为何我们不能在府上谈论你。”

        周瑜听到后感到相当吃惊,但他还是向仆人说

        “我跟你家少爷一次面都还没见过,何来仇恨,况且你家少爷还取走我铁匠铺外的弦月霸王戟,我可没跟他收过一钱,那一柄大戟要价可是要一千万钱。」

        “会不会是我家少爷,害怕你会跟他要钱,所以才会下令禁止谈论你!”

        “我也不知道,不如你找他问个明白,就知道他为何会这么恨我。”

        “这可不行!这样我会失去工作!”

        “问这点小事就让你失去工作的话,这种主子不如不要跟,你可以来庐江舒城找我,我介绍你工作。”

        “这可是你说了!”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仆人当下就放心转身离开,周瑜心想

        “万一你真的失去工作来找我,我就介绍你去舒城大户人家的茅厕挑大粪,真是想不到一个孙府奴才就嚣张跋扈,这孙府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看来这次找孙策讨贼恐怕是失策。」

        过的一阵子后,仆人回到门口向周瑜说

        “孙策少爷不在府上,我看周公子还是请回吧!”

        周瑜怒斥仆人

        “我大老远来到府上拜会你们孙府,这就是你们孙府的待客之道,我算是受教了,告辞!”

        周瑜当下牵着马离开孙府时,遇到有三名骑马的年轻人,一看就知道他们刚狩猎回来,马匹上载着刚死不久的猎物,这三名年轻人的年纪都和周瑜相仿,他们三个有个共同点,就是身材高大壮硕,而且还都身穿锦服,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的平民,周瑜猜测他们是孙府的亲眷,狩猎完回到自己的府上。

        此刻三名年轻人挡住周瑜的去路,瞧见周围的许多路人围观,路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准备离开周瑜身上,让他们有一种很不爽的感觉。

        其中一名年轻人很不客气地问周瑜

        “你是何人,为何出现在孙府面前。”

        周瑜回

        “在下庐江舒县周瑜,今日特意前来孙府拜会孙策,想起-”

        周瑜话还未讲完话,就被其中一名年轻人插嘴

        “你就是周瑜那厮杂碎!”

        周瑜怒斥

        “我周瑜到底哪里得罪你,为何连你也要毁谤我。”

        年轻人回

        “你不是得罪我,而是得罪我家老大,总之我老大不喜欢你,我就不喜欢你。”

        周瑜心情有些不悦向这群年轻人说

        “甚么狗屁逻辑,一点主见也没有,要是你家老大娶了他喜欢女子成为妻子,那你岂不是也对你的大嫂有非分之想。”

        那名年轻人朝周瑜大喊

        “混蛋!”

        年轻人直接一跃从马上跳向周瑜,并朝周瑜脸部出拳,不过被周瑜向右闪开使他扑个空。这时的成功闪避攻击的周瑜不忍了,心想“怪杰有什么了不起,我就让你们瞧瞧墨君的厉害!”

        周瑜在闪开后,随手一记手刀回劈正中朝他出拳年轻人背后脖子上,年轻人当场倒地晕了过去,其中另一名年轻人看到后跳下马,来到晕倒的年轻人身旁蹲下,一手扶起的晕倒的年轻人,一边摇一边喊着

        “程咨!程咨!快醒醒!”

        周瑜向那名年轻人说

        “放心,他只是晕了过去而已,谁叫他要朝我出拳相向,我这是出自于自卫的本能,若是你们孙府不服气,随时可以到庐江找我,我周瑜奉陪到底。”

        还在马背上的年轻人当下跳下马,来到周瑜面前,满腔努火握住双拳向周瑜怒喝

        “今日没把你打到爬着离开,我就不叫孙辅!”

        而另一名年轻人将程咨移置道路一旁后,来到孙辅的旁边,朝周瑜怒喝

        ”今日没把你的门牙打断,我就不叫黄柄!”

        周瑜对他们冷冷地回

        “好吧!看来不把你们打倒,我是无法离开。”

        黄柄和孙辅握拳冲向周瑜时,周瑜右手握拳施展墨子剑招三辩七患,右手瞬间多的七只手出来,黄柄和孙辅看到后楞的一下,停止前进,周瑜则是一分为三冲到他们面前时消失,之后有人从背后偷袭他们,让他们瞬间感到一阵晕眩后倒卧在地上,这让周围观看的路人事啧啧称奇,有些人始终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周瑜在用手刀偷袭黄柄和孙辅后,当下牵着他马扬长而去,此时在门口的仆人见状后连忙进去通知吴夫人,等到吴夫人和六名眷属来到现场后,吴夫人看到黄柄和孙辅倒在路中央,程咨倒卧在路旁后,跟刚才在门口的仆人说

        “念安!这是谁做的?”

        念安回

        “禀夫人,是庐江舒县周瑜所为。”

        “周瑜为何要这么做?”

        “禀夫人,周瑜是来拜见孙策少爷,不过少爷刚好不在,没想到周瑜在离开时,刚好撞见他们三人,他们在得知周瑜身分后,就跟周瑜拳脚相向。”

        “为何他们会跟周瑜拳脚相向?”

        “禀夫人,前几日府上正要谈论周瑜重修虞姬墓之事,被孙策少爷知道之后,当下就下令府上不能再谈论庐江周氏和周瑜之事,这是孙策少爷第一次的对我们这些仆人和亲眷的无理要求,所以我们猜想孙策可能是讨厌周瑜,才命令我们不能在府上谈论他,没想到那周瑜竟然会跑到这里来,还好孙策少爷不在,否则他们俩应该会大打出手。”

        吴夫人叹了一口气后向念安说

        “你们全都误会了!真是可怜的孩子,没想到他专程来到此,会被你们这样的对待,好在是我们理亏,否则策儿回来之后,恐怕又要对你们大发雷霆。何况来者是客,就算策儿不在,也不能把他拒在门外。念安!你去把周瑜给请回来,其余人把他们三人给抬进去,找大夫给他们诊治。”

        念安朝周瑜的离开的方向前进,但始终找不到周瑜的踪迹,他向路人打听之后才知道周瑜已经离开寿春城,此时他的知道闯祸了,后悔刚才对周瑜尖酸刻薄,如今他只能回到孙府,将周瑜离城的这个消息告知给吴夫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