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38章 结拜兄弟

第38章 结拜兄弟

        第38章    结拜兄弟

        孙策一家人搬到周府主宅安置后,孙策就带着辟邪剑即刻前往长沙,在他临走之前把他的家人托付给周瑜照顾,于是周瑜每天都会去到主宅里拜见吴夫人,并关心他们一家的状况。

        前天日子周瑜从孙权的口中得知,吴夫人和孙策的夫人芙蓉没有甚么食欲时,周瑜即刻跑去城里的医馆找来大夫为吴夫人和芙蓉诊断,两人经大夫把脉确认后,从大夫的口中得知两人都有喜。

        当周瑜得知吴夫人和芙蓉怀孕后,当下就恭贺她们并且聘请四名丫环进驻主宅,主要是帮助吴夫人和芙蓉照料小孩和打理家务,让她们可安心养胎。

        周瑜还买了许多孩童玩物给孙权、孙翊和孙匡,只是孙权对周瑜买了玩物兴致缺缺,几乎不曾瞧上一眼也不会拿来把玩,但是孙翊和孙匡却相当喜爱周瑜送的玩物。

        周瑜知道孙权个性比较沉稳早熟,和他小时候差不多,只要加以栽培将来前途不可限量,于是周瑜经过吴夫人同意后,找来当地出名的教书先生,来到周府教导孙权,顺便连孙翊、孙匡和周峻也一同加入学习,周瑜选一处空的厢房把他布置像学堂一样,让他们可以感受学堂的气氛。

        周瑜平时除了拜见自己的母亲和孙策的母亲会出现在周府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待在兵营练兵,即便到夜晚周瑜也是待在兵营里过夜,而他底下的产业,都交由他的叔父周尚全权打理,不再介入经营,算是完全信任自己的叔父周尚。

        而城里的周氏旁系,知道族长周瑜的本事后,对周瑜又敬又畏,周瑜走在城里的道路上时,城里的周氏旁系没人敢向前跟他搭话,都是头低低的加快脚步离开,反倒是周尚就比较受到周氏旁系青睐,因为周氏旁系知道周尚是苛刻周瑜的软肋,只要巴结好周尚,可保富贵无虞,当周瑜知道这件事后,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知道要是再和周氏旁系交恶下去,家族收益会造成庞大的损失,只要不要少于原本家族盈余收益,周瑜就不想追究。

        时间来到初平元年(公元190年)二月十七日,这一天是住在洛阳百姓最黑暗的一天,汉献帝刘协被迫西迁长安,宫里所有财物,只要是能搬的,全部被运往长安。

        董卓下令逮捕洛阳城里的富豪后,随便乱安个罪名,将这些富豪处死并且没收全部财物占为己有,被处死的富豪不计其数。

        洛阳的数百万居民,全都被迫往长安迁徙,若是百姓拒绝迁往长安,只有死路一条。董卓还派步兵和骑兵在百姓后面逼迫百姓加快速度,使得迁徙场面相当混乱,途中许多百姓遭到相互推挤倒地,遭到马踏人踩,有不少百姓饥肠辘辘受不了做起的宵小强夺别人食物,迁徙的百姓在途中不断死去,沿途堆满尸体。

        此时的洛阳,城里城外已经没有百姓,只剩董卓底下的部队,他们主要的目的就是纵火烧了洛阳城,这些部队先从皇城开始纵火,之后在拆分四队,在城里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上的建物,从内而外开始纵火,当四队来到城门时,整座洛阳城燃起熊熊大火后,这些部队开始对城外的建物纵火,三天以后,洛阳城两百里内的所有建物全被大火焚毁。

        董卓命吕布率兵上邙山挖掘历代皇帝陵寝和公卿及以下官员的墓地,搜罗珍贵陪葬宝物。

        当洛阳城发生惨况的消息传来庐江时,周瑜听到后,竟和他所做的梦是一样的,不过他还是咬牙切齿,情绪相当激动,他在担心周异和周忠的安危,但是还不知道他的父亲周异已在洛阳城被烧毁前,早已发生意外!

        周瑜不敢将洛阳发生的事告诉他的母亲周夫人,以免让周夫人过于担忧酿出病来。

        周瑜一如往常来到他的母亲周夫人厢房里,关心一下状况,此时周瑜见到周瑜人的气色很差,脸色苍白坐在床上,周夫人有气无力向周瑜说:

        “瑜儿!洛阳是不是发生大事?”

        这时的周瑜完全愣住,他已经相底下的仆人交代,不准把洛阳发生的事跟周夫人讲,为何周夫人会知道洛阳的近况!不过周瑜装作无知刻意隐瞒回应周夫人

        “娘是指在关外的诸侯大军,他们还没开始与董卓交战!就算诸侯最终剿灭董贼势力,他们也不会随便伤害洛阳百姓!”

        周夫人回

        “娘近日都做了可怕的噩梦,梦见你爹死了很惨,贼兵闯进县治所将他杀害,放火烧了县治所!”

        周瑜知道周夫人做了噩梦后,松了一口气,继续向他的母亲隐瞒

        “娘只是在做噩梦而已,爹还洛阳当令为民请命,娘就不要胡思乱想,要是娘放心不下,等到那里战事趋缓的时候,孩儿再去一趟洛阳,说服爹辞官回来和我们团圆!”

        “如此甚好!不过以你爹的个性应该很难能说服他辞官,你可要好好想想该如何说服他!”

        “这点孩儿会努力去说服他回来,孩儿相信爹能做出明智的抉择!”

        “娘相信你行,策儿回来了吗?”

        “还没!吴夫人有派一名仆人到长沙,将怀孕之事通知他们父子,那名仆人应该近日就会回来,到时孩儿再去了解情况!”

        “如今策儿不再,她们孙府女眷身怀六甲,你可要多多担待,要好好照料她们,千万不可懈怠。”

        “这点孩儿当然知道,娘就不用操心她们,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相信再过不久爹就会回来跟我们团圆!”

        “娘会好好的照料自己,你就先去忙吧!”

        “孩儿先行告退!”

        周瑜转身离开他母亲周夫人的厢房后,来到主宅的大门向门外的仆人打听一下两名身怀六甲的夫人,得知一切安好后,周瑜来到后堂向吴夫人和孙策的夫人打声招呼,并且寒暄问暖,周瑜知道两名夫人都很担忧她们夫婿在战场前线的近况,周瑜也如实相告,并跟两名夫人解释,恶贯满盈的董卓早已失去民心,即便关东诸侯不挺身而出,董卓覆灭也是迟早的事。

        三日后,念安则是驾着马车进到舒城,孙策则是在马车一旁护卫,马车里坐着是孙坚的二夫人及襁褓的孙朗。

        原本孙策把辟邪剑送往长沙后,想留在那里为孙坚效命,孙坚被孙策本事给折服,破例让年仅十六的孙策在军前效力,可惜没过多久念安冒着生命危险来到长沙,找到孙坚的驻军后,将两位夫人怀孕之事告诉孙坚和孙策,两人知道后,相当开心,孙坚当下就命孙策回去庐江,顺便连同与孙坚随行的二夫人以及襁褓的孙朗一同送往庐江。

        于是念安在附近找来马车后,驾着马车载着孙坚的二夫人及孙朗往庐江的方向行进,孙策则是在一旁骑马跟随,以保护马车安危,这趟行程总共花了孙策七天的时间。

        当孙策回来周府后,将孙坚的二夫人及孙朗安置好后,马上去关心他的母亲吴夫人及他的夫人芙蓉,在得知周瑜对待他的家人和自己家人一样后,孙策非常感动,知道周瑜平时都待在兵营里,于是来到城外的兵营里找周瑜,此时的周瑜正在练兵摆阵,当他看到孙策来的之后,下令底下的兵丁休息一下,自己则是去接见孙策,周瑜把孙策接到大帐里头的位置坐下。

        周瑜开口向孙策说

        “孙兄终于回来了,一别快一个月可真的吓到我了,孙兄是在路途上遇到麻烦吗?”

        孙策回

        “说来惭愧,我太想建功立事,所以恳求家父,让我在军前效力,于是就没有回来,要不是家仆专程到长沙找我,恐怕我现在还在长沙,家父可是对辟邪剑爱不释手,可惜董贼避战迁都到长安,还烧毁洛阳城方圆两百里的所有建物,这让家父感到相当的苦恼,因为一切已经超出他的能力范围。”

        “董贼这一烧,不仅让关东诸侯的没有西进的野心,也烧缓了白波贼南下的渴望,没想到他竟能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知事。”

        “没错!该死的董贼,都还未曾与盟军交战,就急着烧毁帝都,残害洛阳百姓,从洛阳到长安的路上可是遍地都是洛阳百姓的尸体,人数难以估计。”

        “这董贼简直是天理难容!”

        “何止是天理难容,据说在迁都前,董卓派部队到阳城,正好百姓在祭祀土地神的场所集会。董卓的部队当场把男人全部斩杀,用他们的车子,装载俘虏的妇女,把人头系在车辕上,唱着叫着回到洛阳,宣称攻击叛军大获全胜,董卓把人头烧掉,把妇女分给士兵做奴婢或妾!”

        “难道董贼都不怕天打雷劈!”

        “如今董贼拥有的财物、奇珍异宝,不计其数,可谓是富可敌国,我们还收到消息,董贼想要在长安那里筑城,好安置他收刮来了财物。”

        “董贼即便是来到洛阳没了外敌,恐怕他早已树立不少的内敌,我料定他不出两年一定会横死街头。”

        “恐怕没这么容易,要对付董卓之前,要先对付吕布,我们收到消息吕布还有两个师弟,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若是遇上他们合力出手,恐怕家父难以对付。”

        “坦白说,就三个墨君而已,有什么好怕了,大部了备一千弓手,突如其来点燃火箭招呼他们,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就不信他们能毫发无伤。”

        “这或许是个好方法,不过用这方法对付吕布,即便成功也会被天下人耻笑,更何况吕布的两位师弟,也没犯什么滔天大罪之事,用不着赶尽杀绝。”

        “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毕竟以我目前的能力,要诛杀董贼,为我族人报仇,简直是痴人说梦话!”

        “你也不用妄自菲薄,说实在我见多识广,你是我见过最有权谋的人,许多难题在你手上都能迎刃而解,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孙兄过奖了,如今我周瑜虽贵为一族之长,有着少量的财富和兵丁,不过连一方豪强都称不上,我只想守护舒城里的家人而已!”

        “难道你将来不想当一方之诸侯,毕竟以你的本事,是办的到了!”

        “可惜一方之诸侯并非我心中的大志。”

        “那你心中的大志是什么?”

        “天下太平,百姓安康!”

        “不是在说笑吧,这简直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周瑜笑道

        “我的确是在说笑,不过我的大志,随着环境一直在变动,唯一的根本就是让自己和家人能过上好日子,从我九岁开始经营铁匠铺,那时我就是希望能赚多一些钱,只要钱够多,不仅能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同时也能帮助人脱离贫穷和饥饿,直到去年时,我被告知成了我们周氏宗族族长之为后,舒县有三成的产业归我所有后,我就以庇护舒城内外的百姓为优先,至于将来会不会再改变,我就无法保证!”

        “将来的事的确很难说,不过我是追随家父的脚步,成为一方之诸侯,到时我还想请你为我指点迷津。”

        “我若是帮得上忙的,一定会倾囊相助!”

        孙策大笑后向周瑜说

        “能认识你,是我孙某三生有幸,不如我们结拜,成为异姓兄弟,你看如何?”

        “这我求之不得,孙兄的义烈之名,让我十分佩服!”

        “择日不如撞日,我们这就结拜为异姓兄弟,我比你年长一个月,就当你的兄长,你看这样如何!”

        “正合我意,从今日起你就是我周瑜的兄长,兄长请受我周瑜一拜。”周瑜起身来到孙策面前行大礼,周瑜被孙策扶起身后,孙策向周瑜说

        “从今日起,我们就是兄弟,以后若是你若是需要我这位兄长帮忙,不要客气尽管开口!”

        “若是兄长用得上我周瑜的话,也要尽管开口,我一定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周瑜答应和孙策结拜主要是孙策有着行侠仗义之心,即便将来世道再艰苦,孙策也不会沦为贼寇,他也知道孙策很有本事,将来承接孙坚的衣钵,一定是大有可为,不是能做到州牧,就是能做到刺史,也一定会被朝廷加封将军的头衔,所以当孙策提出要和他结拜时,周瑜才会一口答应孙策,认孙策为兄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