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39章 拒收小钱

第39章 拒收小钱

        第39章    拒收小钱

        时间来到初平元年(公元190年)三月初五日,献帝的车驾到达长安城,先被安置在京兆尹的府上,等到宫殿整修完毕,才搬入宫中。

        此时董卓还留在洛阳坐镇,而长安朝堂上的大小事务都交由司徒王允负责。王允在外补救缺失,在内为王室筹划,很有大臣的风度,从天子到文武百官,都倚靠王允。

        王允对董卓曲意逢迎,让董卓一直信任王允,其实王允早就对董卓起的杀心,正在想法子除去董卓。

        董卓从并、凉二州调来到数万的铁骑往洛阳的方向移动,以对抗关东联军,并令其部将东郡太守胡轸为大都护,领骑督吕布及众多步骑校督,还有部将华雄、徐荣、段煨和樊稠各自领兵往司隶边界方向移动,以对抗关东联军。

        董卓还滥用权力,征招二十五万民夫,在长安城以西两百五十里处筑城,这是一座属于他自己的城池,不过却是动用公家的资源。

        而被征招筑城的民夫有许多都是刚从洛阳来的百姓,在他们刚到长安时,就被通知要去筑城。

        有些百姓收到要去筑城消息时,终于忍受不了,因为他们能从洛阳步行来到长安,为了生存或多或少都会吃到人肉,否则根本没有足够的粮食渡过漫长的路途。

        他们在步行途中只要谁倒下就吃谁,因此董贼的自私行为彻底引发民怨,有不少被通知要筑城的百姓起身抵抗,不过他们下场就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死,千名起事的百姓被处死后,被征招的民夫都配合前去为董卓筑城。

        董卓因袁绍的关系,下令将袁氏一门满门抄斩,包括袁绍的叔父太傅袁隗、袁术的大哥太仆袁基,及其袁府男丁五十余口,虽然袁氏一族被杀害,但是汝南袁氏底蕴依然存在,恰好让袁绍捡了大便宜,袁绍自命为汝南袁氏宗族族长,接获袁氏在汝南的资源,这让袁术得知此事后就开始对袁绍感到不满。

        当关东联军盟主袁绍获知此事时,对董卓和其底下的部将,率领军集结洛阳时,感到心生畏惧,在得知董卓从并、凉二州调来到数万的铁骑,不久后就会到达时,袁绍已经不知所措。

        此时的曹操自告奋勇,带领他底下所有的士兵出战,而张邈拨出部分军队,派部将卫兹率领,随曹操一同进军。

        曹操和卫兹的军队进军到经洛阳途中的重要补给站荥阳治下的汴河,在那里遭遇徐荣率领的敌军。双方经过一日激战,杂牌联军根本不是一般正规军队的对手。

        曹操和卫兹的军队惨败,死伤甚多,卫兹、鲍韬阵亡,鲍信负伤。此外,曹操中箭负伤,他的马匹同样中箭受伤,要不是他的堂弟曹洪把自己的马匹让给他撤离现场,恐怕他也可能遭遇不测。

        徐荣想趁胜追击进攻酸枣的联军,但徐荣观察到曹操军即使人数上处于劣势也激战了一个白天,设想攻酸枣和这样的一群人作战,恐怕想赢是件艰难的事,于是徐荣放弃进攻,当下撤回荥阳的驻守地方。

        负伤的曹操回到酸枣后,见到各路诸侯的人马十多万人,每天只是喝酒聚会,没人图谋进取,曹操先是谴责这些诸侯,后又为这些诸侯拟定作战策略,可没有诸侯采纳曹操的策略,因为和董卓的部队作战会消减兵力,等于削弱自身的实力,因此没人采纳,于是心灰意冷的曹操最先率部下离开。

        在曹操离开以后,驻扎在酸枣的诸侯,在粮食吃尽后,兵众四散,开始起了内哄,演变成部队交锋,东郡太守侨瑁被兖州刺史刘岱所杀,酸枣的诸侯联军可以算是不功自破,诸侯们都回了各自的领地。

        荆州刺史王叡和孙坚开始起兵北上,由于王叡一向对待孙坚无礼。当王叡起兵讨伐董卓前,声称要先讨伐与自己不和的武陵郡太守曹寅。曹寅怕被杀,便学桥瑁伪造案行使者温毅的檄文交给孙坚,檄文中要求孙坚诛杀王叡。孙坚立即领兵前往王叡处,以坐无所知之罪,逼王叡便吞金自杀。

        孙坚带领军队来到富裕的南阳郡时,其太守张咨不打算提供南阳的任何资源给孙坚。于是孙坚先是送牛、酒给张咨,让张咨次日亦上门答谢,二人酒宴正酣时,长沙主簿来到他们面前,上报一些对张咨不利的消息,此时张咨才知道自己陷入孙坚所设的陷阱里,之后张咨即刻被孙坚的部下押到外面斩首。

        孙坚知道袁术在鲁阳招兵后,当下就去到鲁阳找袁术,并拥护袁术接管南阳郡。

        当荆州刺史被处死后,朝廷收到消息,马上派北军中侯刘表前往就任,在刘表还未到荆州赴任时,就收到袁术接管南阳郡的消息,于是刘表顺水推舟向朝廷荐袁术为南阳太守。

        袁术成为南阳太守后,为了回报孙坚,把孙坚的功绩奏报朝廷,请朝廷对孙坚赏赐。

        由于豫州刺史孔伷,病逝在颖川郡,于是朝廷同意袁术的请求,册封孙坚为破虏将军,领豫州刺史。

        其结果让袁术出乎意料之外,孙坚曾经是他的手下,万万没想到现在的官阶整整大上他一阶,这也让袁术对孙坚心理产生的芥蒂。

        不过在乱世之中,朝廷的表奏也只是一份普通的文书而已,这点孙坚当下就已经知道,破虏将军和豫州刺史,全是出自董卓的意,主要是让孙坚和袁术之间失和。

        而刘表经过乔装打扮后,独自一人骑马来到荆州,绕开鲁阳的反董驻军,进入宜城,马上与荆襄大族中庐人蒯良、蒯越、襄阳人蔡瑁等共谋大略。

        刘表听取蒯良、蒯越的建议后,遣人前往引诱骗荆州各宗党首领来到刘表这里后,当场五十五名首领抵达时就被刘表就地斩杀,之后刘表安抚收编这些宗党的部众。

        然而,是时唯有江夏贼党张虎、陈生拥众据守襄阳,刘表于是再派蒯越及庞季单骑前往劝说,二人答允出降,于是江南悉平。

        而荆州诸郡守、县令因听闻刘表的威名,大多解印绶而逃去,刘表自此理兵襄阳,以观时变,如今刘表已经实质控制整个荆州。

        而驻军在鲁阳县的袁术和孙坚,他们除了要面对董卓的部队外,还要面对最近窜起的一名大敌,那就是荆州牧刘表。

        当这消息传来庐江舒城时,周瑜听到后,只能仰天长叹,如今这么多路的诸侯,连孙坚这一路诸侯也失去优势,此时的周瑜恨不得自己披甲上阵,前去洛阳诛杀董贼。

        孙策和周瑜结拜后,孙策选择独自一人闭关,于是拜托周瑜找一处偏僻的屋宅给他闭关,经过周瑜的帮助之下,孙策成功在一间宅邸闭关,周瑜在里面备了许多的干粮和饮水,好让孙策在里面可以衣食无虞,就在孙策入关前,他发誓要没成为万级怪杰绝不出关。

        自从孙策闭关后,周瑜还是和往常一样,除了平时问候周府的长辈之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待在兵营练兵,他一直想把在铸剑山庄学的三才剑阵,套用在底下兵丁的作战之中,可惜这些兵丁毫无功夫底子,很难发挥三才剑阵效用,这也让周瑜不得不改良三才剑阵,让原本可以一抵百的三才剑阵,变成能以一抵十的三才阵。

        时间来到初平元年(公元190年)六月时。

        董卓为了筹措军资,废除五铢钱,另铸小钱为通用货币。把洛阳及长安所有的铜人、鹿头龙身铜像、雀头鹿身蛇尾铜像、铜马等熔掉铸钱,从此钱贱物贵,长安物价猛涨,每石米高达数万钱,这也让人们不得不用以物易物的方式来交易。

        然而庐江这里,周瑜完全不理会董卓的小钱政策,命令底下所有的产业,沿用正规五铢钱交易,并且拒用董卓新铸的小钱,这也让拥有小钱庐江生意人,对周瑜的拒收小钱感到心生不满,当生意人找县令求助时,发现县令爱莫能助,于是一状告到陆康太守那里。

        太守陆康知道之后,派使者来舒城这里跟周瑜协调,让周瑜底下的产业可以用小钱交易,可惜都被周瑜拒绝,周瑜并在使者的面前开骂董卓是国贼,不仅祸乱朝纲,还铸小钱残害百姓。

        当使者将他和周瑜的对话内容告知太守陆康时,一心向往朝廷的陆康知道周瑜谩骂当今相国后,想对周瑜进行惩处,于是他动用权力断了周瑜和皖城乔老进货源头,让周瑜没有货源可以加工。

        陆康虽然知道董卓在洛阳的恶行,但是他始终效忠于朝廷,同时也看不惯关东联军诸侯,认为那些诸侯是假借正义,行篡位之实,他认为被残害的洛阳百姓,有一半的责任要归咎这些起义的诸侯,要不是他们,董卓也不会急着迁都。

        陆康原本不想为了这点小事惩处周瑜,他知道周瑜对董卓仇深似海,不过在他知道周瑜和孙策成为结拜为兄弟后,孙策又居住在舒城周府,使陆康有些畏惧,深怕自己镇守的庐江郡早晚会落入周瑜和孙策两兄弟之手,于是就切断周瑜的进货源头,已削弱周瑜的实力。

        不过陆康错估的一件事,就是这时的周瑜早已不只是经商的周瑜,有三成的舒县都是属于族长周瑜,即便是断了进货源头,对于周瑜来说其损失只是九牛一毛而已,不过自从周瑜禁用董卓铸了小钱后,庐江百姓也自发性拒收董卓重铸的小钱,最后百姓都把这些小钱丢上缴到太守那里当作税收,太守陆康也把这些小钱收集起来,准备当成岁贡上缴给朝廷。

        时间来到初平元年(公元190年)九月的时候,吴夫人顺利产下一女,过没多久孙策的夫人也平安产下一女,周瑜知道后,想把这件喜事,告知正在屋内闭关的孙策,可是又害怕会阻碍孙策的修炼,毕竟孙策在闭关前就扬言没成为万级怪杰绝不出关。

        周瑜为这刚出生的二女订制了许多衣裳,并且聘请两名奶娘分别找顾二女,好让吴夫人和孙策的夫人能好好的休息,周瑜也暂时肩负起照料孙权、孙翊和孙匡三兄弟。

        每当他们上完课后,孙权都会去周瑜藏书的厢房里饱览群书,而孙翊和孙匡两兄弟则是比较喜欢玩耍,通常都会去找周峻在府内一起玩耍,尤其是他们三人最喜爱踢蹴鞠和放风筝,这也让周瑜对他们三人感到头痛,平时至少要派一名仆人守在他们身边,以防止小小年纪的他们发生意外。

        时间来到初平元年(公元190年)十二月的时候,孙策终于出关,此时他已成为万级怪杰,又为霸王枪诀创出三招全新的招式,如今他最想做的事就是和吕布一决雌雄,好知道谁是天下第一。

        吕布有赤兔马当坐骑,孙策有雪走马当坐骑;吕布手持方天画戟,孙策手持弦月霸王戟;吕布是全层次墨君,孙策是万级怪杰。孙策始终都认为自己比吕布强,可惜目前无法亲自去证明。

        孙策来到周夫的主宅,当得知自己的女儿和妹妹平安出生后,孙策相当的开心,他尤其是看到他的女儿后,整颗心被小孩的萌样给掳获了,他抱起他的女儿后爱不释手,他以前曾经抱过其弟孙权、孙翊和孙匡,但是从未有过这么开心,顿时他放弃要和吕布一较高下的念头,只想成为他女儿心中的好父亲。

        不过当孙策看见的他的妹妹时,明显和他的女儿形成幸福对比,因为他的女儿有他这父亲照料和呵护,但是他的妹妹却没家人适合照料和呵护他,因为他的其他兄弟还小,无法肩负起这个责任。

        这时周瑜听闻孙策出关后,即刻从军营回到周府,孙策在周府主宅的后厅哄着抱在手上的女儿,当他看到周瑜从屋外走进来后感到高兴,而周瑜则是来到孙策面前道贺

        “恭喜孙兄,修炼档次更高一层,成功成为万级怪杰,如今孙兄又得一女,可谓是双喜临门!”

        此时的孙策是春光满面,他向周瑜说

        “你说的没错,可是舍妹就没有这么幸运,家父远在鲁阳,使得舍妹无法受到家父的关爱和照顾。”

        “孙兄真爱说笑,令妹除了令堂可以照料之外,还有一位奶娘可以照顾她!她应该相当幸福。”

        “或许你说的是对了!不过,你若是不嫌弃,以后可要多多关心我的妹妹,这样我的心里会比较好过一些!”

        “孙兄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孙兄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我可是每天都有来关心孙兄的一家人,令嫒和令妹在这三个多月来,长大不少。”

        “你和我是一样年纪,如今我已有一女,你也该为自己想想,毕竟你们周府剩下没多少人!”

        “这点我当然知道,可是我们周氏宗族嫡系去年遭遇大难,如今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不应该为了儿女私情而耽误正事。”

        “的确是我想太多了,从我看到我女儿的那一刻起,原本战斗意志旺盛的我,瞬间被熄灭,我已不想再上战场打打杀杀,而是尽可能当一名称职的父亲!”

        “这可不行,一名称职的父亲就是要为孩子将来着想,若是董贼都一直在朝堂上扰乱朝纲,你的孩子将来会好吗?这养小孩和带小孩之事,就交给女人去打理,我们男人要做的事,就是好好保护家人不受外面的威胁。”

        “听你这们说,我有些醒悟,不知道家父那里如何?”

        “孙坚大人被朝廷册封为破虏将军,领豫州刺史。”

        “家父升官,难道董贼已除!”

        “并没有,孙坚大人现在驻军在荆州鲁阳,不过荆州那里已被刘表给控制,孙坚大人虽然还没开始与董卓交战,但已被刘表切断后援,如今驻守在鲁阳县的联军已算是被孤立,恐怕接下来很难在荆州立足,只能说董贼的气数未尽。”

        “朝廷底下还有如此奇人,连家父也无法在这么快的时间统领荆州,这刘表一下子就把荆州收归己有,看来家父将来恐怕要面对刘表这样大敌。”

        “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毕竟刘表是汉室宗亲,应该不会沦为董贼的鹰犬,只要孙坚大人不主动进攻荆襄,刘表不会对鲁阳的联军出兵。”

        之后孙策的女儿突然醒来大哭起来,孙策开始安抚他的女儿,周瑜就不再打扰孙策,向孙策行礼后转身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