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40章 传国玉玺

第40章 传国玉玺

        第40章    传国玉玺

        时间来到初平二年(公元191年)一月,关东联军盟主袁绍找来其他的诸侯商议,认为献帝幼小,被董卓所胁持,又远在长安,关塞相隔,不知生死,袁绍和韩馥有意劝幽州牧刘虞上位,不料曹操当下反对,袁绍也把他的这个意思用书信让鲁阳袁术知道,袁术也是持反对意见回信给袁绍。

        当袁绍和韩馥派人去到幽州将他们的意思告知刘虞时,刘虞不仅不接受还斥责他们踰越之举,也让此事就此作罢。

        在二月十二时,驻守在洛阳的董卓变本加厉,逼着朝廷册封他为太师,其地位在诸侯、王之上,也让朝堂上的官员敢怒不敢言。

        而孙坚率领底下的部队北上,进入司隶境内梁县以东驻军时,董卓派出部将徐荣领军攻击孙坚的军队,孙坚军当下就被徐荣军打了落花流水,因此孙坚带着部队逃到梁县西北的阳人聚,在那里重整旗鼓。

        董卓知道后,派以胡轸、吕布和华雄,率五千士兵进攻孙坚的部队。不料胡轸和吕布不合,因此他们迟迟不对驻守在阳人聚的孙策军进攻,这让孙坚逮到机会,孙坚率军夜袭进攻,大破他们的军队,孙坚手持辟邪剑成功斩杀都督华雄,这也是关东联军和董卓军交战的第一次胜利。

        董卓知道此事之后,马上命使者前往孙坚的驻地,使者诱之以利孙坚,企图说服孙坚,让孙坚导向董卓阵营,不过被孙坚一口回绝,孙坚也向使者回应誓要灭了董卓三族。

        于是孙坚继续往洛阳城的方向进军,来到距离洛阳城九十里外的大谷。董卓亲自领军和孙坚交锋,之后董卓军被打败,撤回到渑城驻守,在陕县集结兵力。

        孙坚原本想趁着两军交锋的机会杀死董卓,但是被董卓成功脱逃到渑池,孙坚并没有要追击,而是领着大军攻进洛阳城。

        如今的洛阳城里的所有建筑全部被大火烧过,除了坚固的城墙之外,可以算是一座废城,不过里面驻扎一批吕布的部队,此时有吕布还不知道孙坚军已经来到城外,他还在城里饮酒作乐。

        当孙坚军进入洛阳城里后,当下就看当吕布的部队,孙坚当场下令攻击,并且亲自向前会会吕布,双方经过一阵交战后,吕布和孙坚的单挑打了是五五波,不过吕布底下的部队是处于劣势,于是吕布当下就下令撤退。

        孙坚在吕布撤退后,开始打扫太庙,虽然建筑物受到大火洗礼,但还是屹立不摇,孙坚命底下的士兵能恢复多少是多少,这时有名士兵在水井打水时,打捞到一个包袱,打开一看竟然是一枚传国玉玺,士兵将这枚玉玺交到孙坚手上,之后孙坚用猪、牛、羊进行祭祀天地,以表感谢上苍赐与他这个珍贵的宝物,虽然他不知道这枚玉玺该怎么办,只能默默收下这枚玉玺,看将来的情形再做打算。

        孙坚在祭祀天地之后,分兵出函谷关,到新安、渑池准备进攻董卓军。此时的董卓知道孙坚到来时,瞬间感到背脊发凉,尤其是知道孙坚有着一把宝剑,很有可能会攻破他的金蚕宝衣时,董卓就决定回到长安避避风头。

        董卓对长史刘艾说关东诸侯军就只有孙坚才是值得注意,要各路人马留意。下令董越屯兵渑池,段煨屯兵华阴,牛辅屯兵安邑,其他将领留守各县,对制衡山东,自己则是逃回长安。

        孙坚知道董卓回到长安,也知道董卓底下的部队,转功为守时,孙坚就选择带着部队到邙山上,去修复的历代皇帝陵墓,之后孙坚带着部队回到鲁阳驻守重整旗鼓。

        在四月的时候,朝中的大臣收到董卓要回来长安后,大臣和天子知道确切的日期后都出城迎接。

        当董卓回来之后,原本想让别人称呼他人为「尚父」,不过被蔡邕劝阻,因此作罢,不过董卓下了一到命令,把为臣不忠、为吏不清、为弟不顺着,全部处死,其财务没收,导致许多人互相诬告,含冤而死的人数以千计,让整座长安城里的百姓蒙上一层恐惧的阴影。

        此时庐江太守陆康不畏惧关东联军势力,仍然派出孝廉将贡品运往长安,以上交朝廷,是极少数肯上缴贡品的诸侯,因此感动的朝廷被献帝加封忠义将军,董卓也向陆康下了一道密令,就是要捉拿孙坚的家人押解到长安。

        陆康接获到董卓命令后,不太愿意去执行,因为这样会遭到天下人唾骂,但是其底下的郡校尉,却不是这么想,郡校尉知道若是完成这件事,一定会获得董卓的不少奖赏,有机会还能成为一方之诸侯,于是带领二十多名手下来到舒城抓人。

        当郡校尉派出的一行人来到舒城的时,当下就闯进周府里头,扬言要逮捕孙策一家人,不过这些人被孙策一人狠狠地教训一顿,孙策徒手就把郡校尉和他的手下打趴在地上。

        在兵营里的周瑜知道有人闯进周府后,当下赶过去,在他抵达周府后,在门里头的广场已经躺了十多人,而校尉和其他的手下早已逃之夭夭,周瑜知道这些人是郡校尉的手下后,直接交由县令发落,而县令也只是派人送他们回到庐江城。

        在这次之后,周瑜派了十名先锋兵丁驻守在周府外围,同时也知会城门的守卫,要多加留意,尤其是从庐江城过来的官员,周瑜不知道太守那里接下来还会不会派人来抓孙坚的家人,不过确认的一点是,若是陆康太守和孙策两边做抉择,周瑜会毫不犹豫站在孙策这里。

        两天后周瑜受到消息,知道校尉调动驻守居巢的两千兵丁,企图进攻舒城,以抓拿孙坚的家人,这时候周瑜选择带领底下的兵丁守护舒城,他知道如今年事已高的陆康太守已经管不太动自己的下属,尤其他任用的官员是庐江的豪族出生,他更是管不动,郡校尉就是其中之一。

        当郡校尉带领部队来到舒城时,周瑜已摆好阵势,准备跟他交锋,郡校尉凭借着自己的兵力是周瑜的两倍,于是直接下令底下的士兵攻击,于是一群握着兵刃士兵向前冲锋,跑到一半的时候,周瑜下令放火箭,于是周瑜部队的正规军点燃火箭射了出去,当火箭落地时点燃地面上的是先安置燃油,郡校尉的两千兵丁瞬间被火海包围,两千兵丁看到后瞬间吓破胆子,已无战意,军队乱成一团,人跟人之间互相推挤,有不少人挂彩,此时他们的后方燃油没安置太多,所以火势很快变弱,被包围的士兵当往那个方向逃离,他们直接逃回居巢。

        当郡校尉带来的两千部队都逃走后,郡校尉也跟着逃,一切的情况都在周瑜意料之内,周瑜本来就没有打算要这些士兵的命,而是只想吓唬吓唬他们而已,因为都是庐江人,周瑜不想做的太绝。

        在这之后,郡校尉就不敢在舒城这里撒野,也不敢再派人抓拿孙坚的家人,因为他的官位已经被陆康革去,回到家乡反省,至此庐江内没人敢到舒城动孙坚的家人。

        孙策在知道危机解决后,安心把家人再一次托付给周瑜,自己一人骑着马去到鲁阳,为了就是帮他父亲一臂之力,能早日铲除董卓。

        周瑜同意孙策的做法,并承诺他会好好照料孙策的家人,不会让他们受到任何的委屈。

        当孙策离开之后,过了十多天又回到庐江,直接到兵营里头找周瑜,孙策把周瑜带到无人的地方,说要给周瑜看一样稀世珍品,周瑜有些好奇,猜不透是什么稀世珍品,当孙策展是给他看时,周瑜吓了一跳,因为孙策所说的稀世珍品就是传国玉玺。

        周瑜向孙策说

        “你是如何得来这物品,它应该在洛阳城南的井里,难道你去洛阳把它给打捞上来!”

        孙策惊讶回

        “你是怎么知道它在洛阳城南的井里,难道你能掐会算!”

        “这是我丢进去的,以为会一直沉在井底,怎么也没想到这会被捞出来!”

        “这可是传国玉玺,怎么会到你手上,还有你会何要把它丢入井中。”

        周瑜深深叹了一口气,有些悲伤的向孙策解释

        “当初董卓在毒杀太后前,太后就委托亡兄将这枚玉玺带到宫外藏好,以防止董卓效仿王莽篡汉,不料亡兄带着玉玺在洛阳的街道上被吕布所杀,他在临终前托付我要把玉玺藏好,看来是我失策,没完成他临终的托付。”

        “本来我想给你见识一下传国玉玺,没想到这枚玉玺给了你痛苦的回忆!”

        “不知孙兄要如何处置这枚玉玺?”

        “以目前的局势,这枚玉玺应该算是无主之物,家父要我保管好,等将来皇帝脱离董贼的控制后,在找机会上缴给朝廷。”

        “原来如此,不过还请孙兄小心,千万不要对外张扬你有传国玉玺,以免遭受到杀生之祸。”

        “还请贤弟放心,此事我只与你一人讲,至于家人我不会跟他们讲,以防止他们被有心人士给利用。”

        “那孙兄何时还要再去鲁阳?”

        “可能要好一阵子!目前家父和袁术大人合作,要先帮袁术拿下荆州,家父才把这么重要的物品托付给我,就是要我好好的保护它,等家父会回到豫州整顿兵马,之后与袁术大人一起出兵拿下荆州,之后兵分二路到长安剿灭董贼。”

        “这刘表不事省油的灯,能在短时间控制荆州,一定有他的本事,而孙坚大人和袁术大人合作,恐怕会吃不少的亏,袁术可是把物产丰荣的南阳治理的相当糟糕,随意搜刮民脂民膏,跟土匪没什么两样,我觉得孙坚大人还是回到豫州整顿兵马,不要打荆州的主意。”

        “毕竟袁术大人表奏朝廷,家父才获得赏赐,因此家父不会弃袁术大人而去。”

        “不如孙坚大人说服刘表大人一起出兵长安,如此一来消灭董卓指日可待。”

        “听你这么说,有些道理,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刘表恐怕已经知道,家父他们再密谋荆州,不过就目前的情况,家父应该能战胜刘表。”

        “我看未必,万一刘表利用荆州的天然山险作战,恐怕孙坚大人会因此大败。”

        “的确有这可能,万一真的这样要如何应敌。”

        “这我就不知道,毕竟我没到过荆州,不知那里的天险,不过胜败乃兵家常事,只要命保住,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董卓就是最好的例子,他打过这么多败战,还不是成为高高在上的太师。”

        “董贼怎么可以跟家父相比,家父做得这么多,一切都是为了整个大汉朝,不像贪婪董贼,他只想把天下的一切都收入囊中,连同现任皇帝恐怕只是他的傀儡工具而已。”

        “不过我还是不得不佩服董贼,这么多人都想杀他,他竟然还可以活得这么自在,据说他调动数万民夫,在长安西边筑城,一座只属于他的城池,要是城池竣工,要杀他恐怕是难上加难。”

        “只凭家父的实力,无法进军长安,这些关东诸侯,都各怀鬼胎,只有家父和曹操敢跟董卓交手,其余的诸侯都保留实力,家父会跟袁术合作也是迫于无奈。”

        “袁术的本事就只是他的出生而已,有本事雄霸一方,却没本事治理天下,从他治理的南阳郡就看的出来,将来定是无法在荆州立足。”

        “想不到你把他的评价贬了如此之低,他可是名门望族,汝南袁氏在朝廷的地位可是比你们庐江周氏更是出类拔萃。”

        “这又如何,他的兄长和叔父及一些族人,不是都被董卓处死,起因就是他和堂兄袁绍起身对抗董卓,害的这些袁家人被董卓迁怒,这两兄弟在家人死后,袁术就为了争夺家族资源和袁绍反目成仇,因为袁绍继承汝南袁氏的族长之位,这就表示袁绍比袁术还要有本事。”

        “家父曾经是袁术大人的手下,当他知道袁术大人逃到荆州后,碍于过往情理,家父才会把南阳郡献给袁术大人。”

        “孙坚大人这个友善举动害惨了南阳百姓,若是袁术大人好好的治理南阳,将来还有可能在荆州有一席之地,可惜袁术在南阳境内予取予求,百姓可是苦不堪言,希望孙坚大人将来不要和他沆瀣一气。”

        “家父的内心是早日去到长安除掉董贼,等事成之后他们会分道扬镳。”

        “也对,起码孙坚大人还是豫州牧,在豫州还有一席之地,不过他可要提防其他的关东联军,尤其是袁绍势力。”

        “若是董贼未除,联军不至于会互相兵戎相见!”

        “人心不足蛇吞象,等着看吧!”

        “好吧!我也该回去了,还得想想如何安置这颗玉玺,告辞!”

        “孙兄慢走!”

        孙策将怀里的玉玺收好后,转身离开回到周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