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41章 孙策离去

第41章 孙策离去

        第41章    孙策离去

        时间来到初平二年(公元191年)七月时,关东联军彼此从勾心斗角,延伸到兵戎相见已愈演愈烈,野心勃勃的袁绍为了壮大自己的势力,设计公孙瓒作势攻打夺冀州,使得冀州牧韩馥心生恐惧,之后韩馥辞去冀州牧,把整个冀州拱手让给袁绍。

        袁绍得到冀州后,知道孙坚和袁术结盟,于是利用盟主的权力,任命周昂为九江太守、周喁为豫州刺史,让这两兄弟去争夺孙坚的豫州,于是周昂军队,趁着孙坚在和董卓军交战时,趁机偷袭孙坚的根据地阳城。

        孙坚知道后当下回守阳城并击退周昂的军队,袁术派出公孙越领军前去协助孙坚军,不料公孙越在交战的时候,被流箭射死,由于公孙越是公孙瓒的胞弟,因此公孙瓒对袁绍感到震怒。

        袁绍为了平息公孙瓒的怒火,将勃海太守印绶给与公孙瓒的另一位胞弟公孙范。公孙范成为勃海太守后,直接背叛袁绍,并带领勃海兵前去帮助公孙瓒,大破青州黄巾军三十万人,斩首三万人,生擒七万余人。

        公孙瓒即便得到勃海,也无法平息他胞弟之死的怒火。公孙瓒罗列袁绍几道罪状后公布于冀州关东各地,冀州诸城官员知道后,纷纷向公孙瓒投降。公孙瓒自行任命三州刺史,以严纲为冀州刺史,田楷为青州刺史,单经为兖州刺史,并全部更换了各郡、县的长官。

        阳城之战后,袁绍和袁术的交恶也浮上台面,各自都竖立党羽,只是袁绍比袁术略胜一筹,袁绍利用自己的身分,吸引天下不少的豪杰依附,这让袁术更加厌恶他,一直对外宣称袁绍不是袁家人而是袁家的“家奴”。

        不过袁绍知道袁术和孙坚联军不能小觑,于是拉拢了荆州的刘表结盟。

        由于袁术占领南阳时,骄奢淫逸,征收赋税没有限度,南阳百姓困苦,逐渐外逃,为此间接壮大刘表的势力。

        袁术早就想要拿下荆州,只是找不到借口而已,如今知道刘表与袁绍结盟后,袁术以刘表勾结袁绍叛国为由,派遣孙坚征讨刘表。

        孙坚奉袁术之命讨伐荆州刘表。刘表派其部将黄祖出战,于樊城与邓州之间决战,孙坚趁夜幕突袭成功,使得黄祖逃入岘山。

        孙坚率部众入山乘胜追击黄祖残部,当追至峡谷中一竹林之际,黄祖的部下吕公于两边山峡上布下八百名伏兵。

        这八百名伏兵在孙坚进入到他们的攻击范围后,撬动山顶上的巨石,使巨石往山下滚动,数十颗巨石往山下滑动。

        由于地面岸边地面有些湿滑,导致孙坚在闪避巨石时,骑乘的马匹受到惊慌不甚滑倒,这让孙坚反应不及,就当孙坚准备从地上爬起时,三块巨石朝他滚了过来,孙坚即刻闪躲当下两块巨石从他身边掠过,但紧接而来的第三块巨石,使他反应不及,当下头部被巨石给击中,当场脑浆迸裂阵亡,享年三十七岁。

        当孙坚的死讯透过飞鸽传到舒城的周府时,吴夫人当场晕了过去,孙策根本无法相信他天下无敌的父亲,竟然惨遭遇此劫。

        孙策当下就骑着马想只身赶赴荆州,不过在他策马离开舒城时,在门口被周瑜给拦下。

        孙策怒目看着周瑜说

        “兄弟!你这是要做什么?”

        周瑜回

        “令尊的死,我同样难过,不过还请孙兄冷静,不要意气用事。”

        此时孙策的情绪相当激动,他向周瑜说

        “冷静,我要怎么冷静,家父惨遭黄祖的毒手,我这做儿子的理应为他要报仇。”

        “即便孙兄杀了黄组和刘表,令尊也不会复活,来日方长,这报仇不用急于一时,还请孙兄从长计议。”

        “那你说说我该怎么办?”

        “我看孙兄不如在府上等候消息,相信孙坚大人的部下一定会做妥善的安排,到时孙兄先听从他们的安排,但是请孙兄记住,遇到不公之事一定要忍,千万不要随便和人交恶,尤其是袁术!”

        “为何你要提起袁术,难道他会对我不利。”

        “并不是,只是他可以名正言顺接收孙坚大人的部下,到时你要跟他要回部下,恐怕难上加难,至于你的叔舅根本无法跟他平起平坐,恐怕会受限于他,孙兄先平息怒火静观其变。

        如今袁术失去孙坚大人盟友,已是无法南下在荆州立足,袁术若是想占有安稳的一席之地,只有两个选项,一是西进益州,二是东进扬州,其中最有可能的是占领扬州,不过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因为这里的太守陆康,一定不会臣服于他,之后恐怕会与他兵戎相见。”

        这时孙策想了一下后,情绪平静许多,他向周瑜说

        “如今我年仅十六,又无任何战功,无法让家父的部下唯命是从,不如就先听你的话,平息怒火,调整心态,静观其变。将来我一定会想办法让家父的部下来到我的旗下,并在扬州立有一席之地。”

        “孙兄有这样的斗志,才是孙坚大人想要做了事,等到孙兄在扬州有了立足之地,便能展开复仇,消灭刘表和黄祖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只恨我年纪太轻,要是在年长两三岁,就能帮家父分忧解愁,这样家父恐怕不会遭遇到这次意外。”

        “事以致此,孙兄还是先处理眼前的事情,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先安葬孙坚大人,不知孙坚大人准备葬在哪里。”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事不是我能决定了,不过再过两日舅父就会回来接我们,到时我就知道了。”

        “难道你们要离开这里。”

        “恐怕只能先这样,毕竟之前还有过校尉带兵袭击这里,若是我们再继续待下去,不仅我们有可能会遭殃,恐怕还会连累到兄弟你和你的家人。”

        “好吧!要是将来孙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过来找我,我在这的势力虽不算是独霸一方,但是还可以偏安一隅。”

        “这才是我的好兄弟,要是我将来继承家父的势力,我还需仰赖有人帮我出谋划策,不过这些都是之后的事,现在最要紧的事就是让家父入土为安。”

        “的确孙坚大人身边就是缺少谋士,我才疏学浅,将来能帮助你恐怕有限,不过天下人才济济,只要孙兄有心,一定能发掘到人才,不过越是优秀的人才,越懂了隐居,想请他们出来辅佐你,恐怕是没这么容易。”

        “若是这样,这我该如何是好。”

        “要是孙兄遇到人才,要招揽的话,最好用诚心诚意感动他们,只要他们知道孙兄的心意后,即便不为孙兄出山,也会与孙兄有着良好关系,到时孙兄有什么疑惑,可以去请他们指点迷津。”

        “你这建议我一定采纳,要是我将来有机会当上一方诸侯,我一定不会忘记你这兄弟,要是你日后娶妻,可要第一时间通知我,到时不管多远我一定会前来为你祝贺。”

        “这是一定要了,不过现在还请孙兄先回去安抚家人,嫂子不是才刚怀孕不久,令堂受到打击,最需要的是至亲家人的陪伴,若是孙兄现在有什么需要我帮上忙的话,尽管开口。”

        “对!娘才刚昏迷,醒来最需要我们家人的陪伴,我这就回去找他,我就先告辞。”

        “孙兄慢走!”

        周瑜看着孙策骑马回到周府后,心想

        “想不到身经百战的孙坚大人,会落到这样的下场,希望孙兄将来可别重蹈覆辙,不过孙坚大人的死,让我想起了爹,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他的消息,听闻上次洛阳迁移,路上死了很多人,身为洛阳令的爹,恐怕是难辞其咎,不知道会不会又再次被罢官,若是这样,不知道他在长安过了怎么样,看来要找段时间去长安关心爹和周忠叔父状况。”

        三日后,吴景骑马来到舒城,将孙策一家人接往丹阳郡,而孙坚遗体也会在那安葬,周瑜则是陪伴他们家人一起来到长江的渡口,周瑜看着他们的船离开才回去,周瑜这时明白吕右当初离开落脚村时,张三为什么会落下男儿泪,此时的眼眶泛红的他正是这样的感觉,他不知道将来还见不见了到孙策,但是有一点他明白,孙策是他永远的好兄弟。

        就在孙策他们一家离开后,周瑜的母亲周夫人生了一场大病,之后她的身子每况愈下。三个月后,周夫人已虚弱到无法下床行走,只能躺在床上。

        在周夫人生病的这段期间,周瑜当下砸重金在庐江和九江两郡内发榜请大夫,虽然有需多大夫来到周府,但是始终无法有效诊治周夫人,这也让周瑜把重心摆在自己母亲的健康,而城外的兵营里的兵丁,只是每天去关心一下状况而已,因为周瑜相信底下兵丁不会违背自己的荣誉和操守。

        周瑜每日都会替自己的母亲熬药,之后便亲自喂她喝药。有不少的大夫都知会周瑜,说是周夫人的病况很难好转,让周瑜做最坏的打算,但是周瑜还不放弃希望,一心想把自己的母亲给治愈好,于是派人四处打听华陀踪迹,他想请华陀来诊治周夫人,可惜派出去的人,都没有带好消息回来,不过周瑜还是没打算放弃,继续加派底下的人到更远的地方去寻找华佗。

        皇天不负苦心人,今日周瑜终于看见两名熟悉的面孔在周府门外,一名是蒋干,而另一名就是周瑜一直在寻觅华陀大夫,这时正好在过年期间,整座舒城是热热闹闹,只有周府格外冷清,因为周府随时都可能办丧事。

        当周瑜知道华佗和蒋干在门口后,亲自跑去迎接他们,周瑜看到华佗后,眼泪都快流下来,周瑜向华佗说

        “求求你,华大夫,不管是要付出什么但代价,请你无论如何要治疗我的母亲。”

        华佗回

        “先带我去见她。”

        “有请!”

        周瑜将华佗和蒋干引进周府,来到周夫人的房内后,蒋干就在房外等着,而周瑜带着华佗走进周夫人的房内来到床前,这时的周夫人已是病恹恹的躺在床上,时而清醒时而昏迷,自从周夫人生病后就鲜少进食,如今她的身体已是骨瘦如柴,这让周瑜每次看到她的模样后眼泪都流了出来。

        此时的华佗要为周夫人诊断,要求周瑜在房外等候,于是周瑜走出了房间将房门关了起来,然后去找房外的蒋干叙旧。

        周瑜向蒋干行礼后说

        “蒋兄帮周某的大恩大德,周某一定会铭记在心里,将来蒋兄要是需要周某帮助的地方,周某一定会竭尽所能帮忙。”

        蒋干回

        “你实在是太客气了,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好在华大夫刚好在九江附近行医,当地的居民知道你在巡他,便来告知我,于是我顺水推舟,和他一起来到这里而已,也谈不上甚么功劳。”

        “你看似施予鸿毛之恩,我却感受重于泰山之情,这华大夫确实你带他过来了,这份恩情我会铭记在心里。”

        “不要太在意这事,比起恩情还远不如你领军到浮槎山剿匪来了重,如今整个九江都还在歌颂你和孙策的剿匪的事迹,听说你们不损一兵一卒,就把浮槎山劫匪给全灭,这群劫匪可是连太守也束手无策了,听说你后来和孙策结拜为异姓兄弟。”

        “没错,我确实和他结拜为异姓兄弟,只是苍天不公,让孙坚大人早去,否则他现在应该还住在我这里,如今他们一家不知道在江都过了怎么样。”

        “其实一个月前我有过江去到江都,想说专程去拜访大儒张纮,向他讨教儒学,结果在去到张纮那里才发现,孙策也在那里。

        听说他一开始到张纮的府上时,是吃着闭门羹,不过他吃过几次后,终于成功见到张纮,就在他们双方几次交流后,便开始谈论天下大势。

        我看孙策言行举止后,就知道他将来大有可为,到时他的成就一定不会比孙坚差。”

        “这是一定了,毕竟他知道孙坚大人势力的弱点,缺少文谋之士,若是他能补上这个弱点,将来的成就一定能超越孙坚大人,而小霸王这三个字会变成邻近诸侯们的恐惧。”

        这时华陀走了出来,周瑜看到后就暂停跟蒋干对话,去到华陀的面前询问周夫人的情况。

        华陀叹了一口气,摇了一下头向周瑜说

        “老夫要是再早半年过来,令堂的病就有可能痊愈,如今令堂已病入膏肓,恐怕时日不多。”

        周瑜听到后,心里瞬间凉了一半,他虽然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但是还是得要面对,周瑜向华陀提问

        “那家母还剩多少时间?”

        华陀回

        “老夫开两副药帖给你,其中一副药,只要每日按时喝,令堂可再续命一年,另一副药是减缓令堂的痛苦,不过尽量少服用。”

        “那就有劳华大夫,我这里有点微薄的心意,还请华大夫收下。”

        周瑜拿出黄金一百两给华佗,而华佗毫不避讳收下黄金,因为他知道有了这些黄金可以救更多的人,之后华佗写了两副帖子给了周瑜后便转身离开周府,蒋干看见后追出周府,想要跟他一起离开,跑出周府后却看不到华佗的踪影,于是蒋干只能鼻子摸摸自己回九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