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42章 前去长安

第42章 前去长安

        第42章    前去长安

        在初平二年(公元191年)冬季的时候,公孙瓒以其弟之死为由,领军趁势南侵,出兵三万攻打冀州,其中主力是三千的白马义从,这支部队可是公孙瓒从底下部队千挑万选出来的菁英,各个都骑着白马且善骑射,故名为白马义从。白马义从在北方可是打了无数次的胜战,把北方的游牧民族打到闻风丧胆。

        袁绍知道公孙瓒带领大军准备要并吞冀州后,将这次的作战交给麾下的大将曲义处理,于是曲义领着八百先登死士前去界桥,并在八百先登后方的左右两侧设置一千张强弩手埋伏。

        曲义知道公孙瓒一定会先派白马义从打先锋,所以他设下伏兵陷阱,想要将三千白马义从一网打尽,只要白马义从被消灭,不仅能重挫公孙瓒大军的士气,还能提高自己军队的士气,这样就能阻止公孙瓒大军南侵。

        果然如曲义所料,公孙瓒让三千白马义从攻击在界桥上八百先登死士,双方交战没过久先登死士阵亡一百多人,曲义就下令撤退,这时公孙瓒轻敌的心态,直接下令所有大军趁势追击,等到先登死士撤退一段路后,当场转身对抗白马义从,其两侧的强弩手伏兵开始对从公孙瓒大军展开攻击。

        公孙瓒大军在三面受袭的情况下,其白马义死伤过半,正规军也被打到毫无招架之力,于是公孙瓒只能下令撤退,而曲义则是选择趁势追击,他不要给敌人喘息和重振旗鼓的机会,当曲义带军追上公孙瓒军队时,再一次和公孙瓒交战,并把公孙瓒的大军打到四处溃逃。

        于是这次界桥之战,曲义以少量的兵力战胜公孙瓒的三万大军,还消灭掉公孙瓒引以为傲的白马义从部队,同时也做实袁绍有着独霸一方诸侯的能耐。

        时间来到初平三年(公元192年)三月,此时的周瑜心思几乎都是放在自己母亲身上,他已经好久没去军营,都一直待在的周府里头闭门不出,不过军营里的三位代表每日都要来到周府跟周瑜会报情况。

        这时周尚来到周府找周瑜,而周瑜则是在自己的书房里低头看书。

        周尚推开周瑜书房的房门后来到周瑜面前,他向周瑜说

        “瑜儿,昨日你又拒绝前来说媒的人,已是这个月的第六次,现在整个庐江都在传你有龙阳之好!”

        周瑜抬起头来冷冷地回周尚

        “只是流言蜚语,侄儿不予理会!”

        “这可是几大世族千金,有的还专程来到周府,连你一面都还没见到就被赶回去,难道你不怕她们的长辈挟怨报复。”

        “那就让他报复吧!”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你是明理的人,婚姻本是人生重要大事,以你目前的年纪,是该娶妻生子,看你的结拜兄弟孙策,都有两名女儿了!”

        “可惜我不是他,也没有打算和他攀比!”

        “难道你长这么大都没有遇过喜欢的姑娘。”

        周瑜右手摸着放在桌上的洞箫,开口说

        “曾几何时,侄儿在洛阳遇见心仪的对象,可惜我们有缘无份,无法在一起,就连见她一面的勇气,我也没有!”

        “是哪家千金?”

        “如今的她已嫁人,是别人的妻子,关乎她的名节,侄儿就不便再多说!”

        “上天真是爱捉弄人,不过她真的有么好,让你迟迟忘不了她!”

        “这事侄儿就不便再多说,不过侄儿今生很难再遇到和她一样的人!”

        “难不成为了这事,你就不打算娶妻生子!”

        “缘份的事是很难说,找不到和她一样的人,不代表我会终生不娶,只是目前府里的情况,让我没什么心思放在这事上!”

        “难道是你娘的事,这事你已经尽力,连华大夫都被你请来,不用太过自责!”

        周瑜眼眶泛出泪水,说

        “努力这么久,坐拥富贾一方,还是不能把娘给治好,我真是不配当人子嗣。”

        “我都已经说的,这不是你的问题,你已经做得很多努力,庐江和九江里所有的大夫都被你请来为你娘诊治,如今这只能说这是你娘的命。”

        “或许真的是命,不过侄儿还不想这么早认命!”

        “那你还要做甚么?”

        “叔父,侄儿有一事相求。”

        “说吧!”

        “请叔父承接周宗氏族族长之位。”

        “为何?”

        “娘只剩不到一年时间,我想去一趟长安找爹,让他回来见娘最后一面,让娘可以安心离开。”

        “这怎么可能,以目前的情况,你要怎么去长安,你还是打消这念头,留下来陪陪你娘。”

        “虽然路途可能会不平静,不过侄儿心意已决,请叔父莫要再劝。”

        “你有本事,我就不拦你,至于族长之位,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给人,周忠伯父会认命你为族长,就代表你有一定的本事,记住这句话可不要随随便便再说出口,不过你去到长安的那段时间,我会好好的打理舒城里的一切,你和你可是要和你爹平平安安地回来舒城,到时我要和你爹好好讨论你的终生大事。”

        “侄儿会了!还请叔父不要将此事告诉我娘,以免她担心!”

        “万一她向我问起,我该怎么做?”

        “就说侄儿去到寿县那里,想在那地方图个发展!”

        “好吧!不过长安路途遥远,没两三个月是无法来回了,路途上你可要多加注意才行。”

        “侄儿会了,要是侄儿不在,太守大人要调动城外的兵丁,配回他调动就行!”

        “如今这里还算太平,应该不会有甚么战事,我看瑜儿多虑了。”

        “侄儿也希望如此,不过各地都还在战乱,也很难保证会有扬州这里不会有军队入侵。”

        “的确,这地方若是出现战事,太守陆康应该会调派城外的兵丁守获这里。”

        “可惜陆康大人已经年迈,很难有当年之勇,若是真的有诸侯带兵攻打这里,失守也只是时间早晚的事。”

        “万一这样我们怎么办,要怎么做才能保我们安全无虞。”

        “若是扬州沦陷,九江郡是首当其冲,到时我们恐怕要主动去跟对方交好,对方开出的要求视情况满足他,若不行也口头允诺,争取时间逃离这里,如此一来即便庐江沦陷,我们能自保无虞,若是对方倒台,我们马上跟他切割,我们也能安全无虞。”

        “瑜儿果然看了非常透彻,不如在说说,如今这天下大乱,群雄割据,谁有可能成为最大的赢家。”

        “在这个世道上,没有赢家,只有输家,不管最后是谁平定天下,在这战乱的过程中,只有百姓遭殃而已,因为百姓沦为诸侯们的斗争工具。”

        “你说的或许没错,几场战役下来,人民死伤无数,没有人可以成为赢家,这一切都要归咎于董卓,要不是他,我们周家和许多百姓也不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的确他是罪魁祸首,不过这也是前两任的荒唐无能的皇帝所引起了,尤其是灵帝,要不是他宠信宦官和外戚,死后董卓也不会趁势崛起。当年舒县的黄巾之乱也要归咎于灵帝的无能。”

        “以你的本事,将来的前途一定是无可限量,到时你会怎么做,要不让自己成为雄霸一方的诸侯。」

        “这事要讲求天时地利人和,要掌握这三要素。而我们周家的现况早已无力成为一方诸侯,即便再过十年,二十年也是如此,只能依附在一方诸侯底下求生存。”

        “那你将来想依附在哪一方诸侯。”

        “此事还是不一定,不过我相信孙策的能力,不出十年,他定能独霸一方,到时可依附在他那。”

        “孙坚的旧部在袁术底下,他怎么可能独霸一方,况且他人在丹阳那里,照常理来判断他很难有机会崛起,因为袁术不会给他崛起的机会,他最多成为袁术麾下的一名将领而已。”

        “时间能证明一切,侄儿相信孙策将来的成就会比他的父亲孙坚还要高。”

        “这也以后才知道,那你什么时候要去长安?”

        “这事不能再拖,娘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侄儿早已准备好,打算近日起程。”

        “这们快,难道你不再考虑一下,说真了,现在的情势,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待在这里,司隶那里是难以想象的荒唐。”

        “叔父就别再劝侄儿,即便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侄儿也要拚了命去到长安,侄儿一定要在娘离开前,让她和爹俩人再见上一面。”

        “好吧!昨日的说媒之人还在我的府上,还得要回去给他一个交代,那我就先告辞!”

        “叔父慢走!”

        在周尚离开后,周瑜来到他母亲周夫人的房间,此时周夫人一日只有一个时辰是清醒了,现在的周夫人正在睡觉,周瑜看了周夫人一眼之后,眼眶泛湿心想

        “娘亲,我虽然没法找人将妳治好,但至少在妳走之前,我会把爹从长安带回来跟妳团聚。”

        这时周夫人突然醒来睁开眼睛,周瑜来周夫人的面前,周瑜温柔的向周夫人说

        “娘,你醒了”

        周夫人虚弱的回

        “瑜儿,我的好儿啊!峻儿呢?”

        “峻儿在先生那上课。”

        “瑜儿!娘若是不在,你可要好好照顾峻儿!”

        “娘!别这么说,你还没见到我娶妻生子呢!”

        “娘的身子自己知道,你为娘做的一切娘都清楚,可惜命运真是爱捉弄人,娘不敢在奢求你什么,只想你在娘走了之后,好好照顾峻儿。”

        “照顾峻儿这本是我这做叔父该做的事,我不会让峻儿在周府受到任何的委屈。”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的,娘有些累了,要休息一下!”

        话音刚落周夫人昏睡了过去,周瑜帮周夫人盖上被子,看着昏睡周夫人憔悴的模样,含着泪水默默转身离开。

        两日后,周瑜做足的准备,骑着他的爱马萌萌离开舒城,在城外突然遇见一个熟悉身影,仔细一看那人就是蒋干,此时的蒋干好像在舒城外等人,于是周瑜骑马来到蒋干面前,向蒋干说

        “蒋兄为何会在这里?”

        蒋干回

        “你不是要去长安吧!我虽然透过书信告知你,如何避开关卡去到长安,但我还是放心不下,船家方面我已安排好了,我们一同前往长安。”

        “这可不行,要是蒋兄有个甚么三长两短,我要如何向你的家人交代。”

        “你可不要小瞧我,我经常独自一人跑遍大江南北,有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相信我凭我这三寸不烂之舌,可以让你免去许多纠纷。”

        “只是这是我的家务事,我真的不想要劳驾蒋兄陪我一起受苦。”

        “我向来就是喜欢吃苦,吃了越苦,我越高兴。”

        “竟然蒋兄想与我一同去到长安,何乐不为,还请蒋兄代路。”

        于是周瑜和蒋干骑着各自的马往九江郡的方向前进。

        就在蒋干和周瑜离开后,周尚的马车快速行驶回到舒城,当马车在周府面前停下,这时周尚着急地从马车上走下来,来到到周府的面前应门,这时一位仆人出来开门,周尚即刻向仆人说

        “周瑜还在府上吗?”

        仆人回

        “周瑜少爷不久前出门离开。”

        这时周尚才意识到晚了一步,因为到九江郡办事时,遇到从洛阳过来的官员,当他聊起周异的事,官员把周异在洛阳发生的事告诉周尚,明确的说明周异早在诸侯还没起义前,就被董卓麾下的西凉兵给杀害,只是死讯被刻意封锁起来,因此周瑜家人才没收到周尚的死讯。

        周尚得知此事后本想立刻赶快回来知会周瑜,于是快马加鞭赶回去舒县,为了就是要通知周瑜,打消这次的长安行,可惜周尚晚了一步,他不知道要如何去把周瑜给追回来,只能乞求苍天保佑,希望周瑜这次的长安行能平安顺利。

        这时的周瑜和蒋干来到九江郡义成县,他们在县内的码头上,他们准备走水路,于是包了一艘载货用的船只往返长安,船只是从濄水启航向东行驶,如此一来他们就能避各地的军阀和关卡直接去到长安。

        蒋干有几次类似的经验,只要打点好船家和在地的官员,船只能顺利启航,为此周瑜省去不少的麻烦,不过水路相当耗时,但和现况道路相比,水路相对比较安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