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46章 周瑜大怒

第46章 周瑜大怒

        第46章    周瑜大怒

        周瑜来到周异的面前,此时的周异一动也不动,两眼睁开望向前方,周瑜看到周异的右脸有被火纹过的痕迹,不见周异的衣袖伸出右手,周瑜当下检查周异的右手,才发现周异的右臂截肢。

        这时周瑜激动抓着周忠的肩膀,说

        “伯父,快告诉我,是谁对我爹下手这么狠!”

        周忠安抚周瑜

        “瑜儿,是谁已经不重要了,你爹能活着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他可是死里逃生!”

        “我爹都变这副模样,要我怎么不追究,我要董贼付出代价!”

        怒气冲冲的周瑜转身冲出房外时,周忠大喊“站住!周瑜!”

        “不知伯父为何要叫住我?”

        “伯父要你好好想想周晖,要不是他的鲁莽,我们氏族也不会遭遇大难,如今你还要效访他陷我族于不义吗?”

        “侄儿确实有些鲁莽!还望伯父见谅!”

        “你的心情我明白,我何尝不是把董卓恨之入骨,不过为了我们氏族,我也只能忍下去,还没请教你身旁这位是?”

        丑五向周忠行礼后简当自我介绍

        “草民丑五,长安人士,拜见周大人!”

        周忠回

        “免礼!为何你会跟周瑜在一起!”

        “草民本住在长安城外,昨日有幸结交周公子,于是就跟周公子一起进城!”

        “城里虽然风平浪静,但只是暴风雨来的前兆,我劝你们,带上周异早早离开,否则你们可能会无辜被卷入这风暴中!”

        当周瑜听到风暴两字后有些讶异,问

        “伯父所说的风暴是甚么?”

        “这不关你的事,你还是赶紧把你爹送回庐江,需要人帮忙,可以去找骑都尉司马防,他在太学时和你爹是同窗,你爹到现在还活着,全是有他的帮助,你可要好好感谢人家。”

        “司马防大人是如何帮我爹!”

        “那日你爹还是洛阳令时,因几名西凉兵在城里犯事,被你爹抓起治罪,因此惹怒的更多西凉兵,最后这些西凉兵冲入县治所,对你爹和治所里的官兵一阵砍杀,然后解救被关押的同僚后,放火烧了县治所。

        你爹的右手就是当时被砍断了,而他的胸口到腹部,还留着很深很长的刀伤,要不是有不少百姓自告奋勇冒死进入火场将他救出,恐怕你爹早就命丧火窟。”

        “那不是百姓救了爹,这和司马防大人有什么关系?”

        “我还没说完,司马防当时为朝廷治书御史,当他得知此事后,就马上到被烧毁了治所勘查,最后才发现你爹没死,于是他花钱找来大夫拯救他,才把他给救活。

        由于犯事的西凉兵还在城里逍遥,司马防深怕你爹没死的消息,被犯事西凉兵知道,怕他们把你爹灭口,于是你爹被司马防保护起来。

        直到有人杀了那些犯事的西凉兵,司马防才跟我联络,在洛阳撤离时,也是司马防的鼎力相助,让你爹能平安的撤退来长安,可是他现在就像个活死人。”

        “为何伯父不把我爹送回来庐江?”

        “那时董卓大人下令,在洛阳的百姓凡是没往长安迁徙,一律以谋逆罪问斩,别说把他送回庐江,就连捎信给你都不可能!”

        周瑜向丑五说

        “丑兄,家父这种病症有救吗?”

        “让我诊断一下!”

        丑五来到周异的面前,简单的诊断一下后,开口说

        “请周公子放心,令尊虽然怪病缠身,但此症必非不治之症!”

        “那有劳丑兄为家父治疗!”

        “诉在下无能为力!”

        “你不是说家父的病不是不治之症!”

        “此症需得靠他自己,我们只能尽力照顾他起居,有朝一日,他的病就会好起来!”

        “那要多久?”

        “有一年,也有十年,甚至有在死之前都还没好!”

        “这么折腾人,这还不是不治之症!”

        “令尊虽然无法开口表达,但他的意识还是清醒了,我们所说了每一句或写了每一个字,他都听在耳里,看在眼里,就在他看到你进来的时候,他激动到流下眼泪。”

        周瑜激动流下眼泪来到周异的面前跪下,说

        “爹,瑜儿不孝,让你受苦了,还请爹能原谅瑜儿,如今娘还在舒县挂念着你,等儿拿到过所,再与爹一同回舒县,与娘和峻儿团聚。”

        话因刚落周瑜起身来到周忠面前,说

        “伯父!侄儿拿到过所后,近日启程,不如伯父辞官与我们同行。”

        “现在辞官,谈何容易,万一遭到董卓的猜忌,岂不是惹来杀生之祸,你就跟你爹回庐江!”

        “侄儿,谢过伯父,侄儿这里有一些小意思,恳请伯父收下!”

        周瑜拿出三从包袱拿出一袋沉重物放在周忠的眼前的桌上。

        周忠当下就猜到周瑜给他的物品。

        “好吧!我就领你的心意,不过你可是风暴来临前,赶紧离开!”

        “侄儿想早点带家父离开这里,不过侄儿想亲眼见到董贼惨死!”

        周忠听到周瑜的回话后,吓到后退好几步,而待在周瑜一旁的丑五也吓到目瞪口呆,周忠惊讶告诉周瑜

        “你是怎么知道了,是谁告诉你的?”

        “侄儿果然猜对了,如今侄儿也算是共犯,还请伯父据实以告!”

        “这我也是瞎猜而已,外传有人要用吕布除掉董贼!”

        “全国的财富和权力都掌握在董卓手里,那人凭什么收买吕布?”

        “我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那侄儿便不再多问,不过想董卓和吕布有些渊源,应该很难成功离间董卓和吕布!”

        “我看未必!传闻吕布与董卓小妾有染,在一次后花园约会,正好被董卓撞见,气的董卓火冒三丈,当场举起方天画戟朝吕布丢了过去!”

        “董卓的小妾有多少人,没一千也有四五百,分一个给吕布也不会怎么样,董卓也只是一时之气而已,等他气消了,吕布还是他的好义子!更何况吕布若是失去董卓的依仗,只是一介武夫,根本成不了大事,这点吕布最清楚不过!”

        “那这场风暴恐怕是不会来临!”

        “要看是谁从中作梗,只是董卓一死,他所豢养豺狼虎豹,会趁势作乱,想要消灭这些畜生恐怕要一些时间,到头来还是百姓遭殃!”

        “即便现在百姓也好过不到哪里!你从庐江过来这里,应该看了不少吧!”

        “的确是看了不少,但是董卓一死,百姓也不会好过,他们从头到尾都是战争的牺牲品,天下就只是些高高在上的诸侯在执棋纵盘,百姓和将士都是棋子而已!”

        “听你这么说,谁会赢得这盘棋!”

        “侄儿不知道,但侄儿相信自己会变成左右棋局胜负的人,只是现在执棋还未成气候!”

        “谁!”

        “小霸王孙策!”

        “我还以为你说的是袁术还是曹操,这两名诸侯和你爹有些渊源,若是你去投靠他们,他们都会对你以礼相待!”

        “虽说两名诸侯诸侯都还是太守,但他们都野心勃勃,将来都有可能会成为一方霸主,袁术方面可从南阳治理上看出,他就只是名贵族土匪头领而已,即变成为一方霸主,也只是昙花一现无法长久,至于曹操,我听说他诗词歌赋样样精通,从他写的文章内容,我就能知道曹操是能力很强的人,将来绝对是实力极强的诸侯。”

        “想不到你对曹操的评价如此高,为何不趁早加入到他的麾下!”

        “即便我能加入到他的麾下,也只是一枚棋子而已,还有可能随时让他弃之!”

        “看来侄儿还挺中意孙策,一心想加入他的麾下!”

        “侄儿可没想加入到孙策的麾下!”

        “你不说你有能力变成左右棋局胜负的人。”

        “侄儿只是会在将来孙策崛起前,帮他一把,让他有根据地后,即便侄儿不再出手相助,侄儿相信他会崛起成一方诸侯。”

        “这就是你想变成左右棋局胜负的人,说到底你不也是没做什么!”

        “伯父说的对,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侄儿能躲避乱世,就躲避乱世,能不要出来,就不要出来。”

        “这是我最想听到的答案,我们周氏宗族已没有多少人,如今你身为族长,将来复苏氏族的大任就交到你手上!”

        “侄儿知道。”

        “伯父相信你的本事,有能力复苏我们宗族!”

        “谢谢伯父抬举,时候不早,侄儿先离开,明日再来,过所之事,还请叔父能帮忙一下,丑兄走了!”

        “好吧!过所之事就交给我,这地方太小,不便留你在这过夜,街道外有旅店,可以投宿,以你的实力应该负担的起!”

        “侄儿,正有此意!侄儿先行告退!”

        “慢走!”

        周瑜和丑五离开周忠的官邸后,周瑜向丑五说

        “不知丑兄是要出城,还是在城里下榻!”

        “我还是先出城,若是周公子有甚么需要我的地方,可以到我的住处找我!”

        “我在离开长安前,会再来拜会丑兄,到时我在询问丑兄是否有意与我一同回庐江!”

        “我会在认真考虑一下,之后定会给周公子一个答复。”

        “时候不早,我们就此别过!”

        “还望周公子珍重!”

        就在丑五离开后,当周瑜来到街上时,一堆平民百姓把街道挤得水泄不通,这些百姓包围城里的治所,全部都是等着朝廷出粮,可是治所大门关闭,一看就知道朝廷不肯出粮,而街道上的商家都关起大门,深怕这群百姓演变成暴民开始作乱。

        时间已是傍晚,百姓一直不肯走,这让周瑜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要去哪投宿,只能忍着饥饿四处溜达,终于找到一间酒肆。

        周瑜来到酒肆后,看到里面没人,店小二亲切向前迎接他,说

        “客官的面好生,是第一次光迎小店吗?”

        “我的确是第一次来,有什么可以推荐了?”

        “我们这儿的酒很多,最著名的是杜康酒!”

        “一壶杜康多少?”

        “一万钱!”

        “是新制小钱!”

        “没错!”

        “我身上可没那种不入流的货币,那我十两银子,是否买喝得起杜康!”

        “十两银子可买三壶!”

        “那一斤烧肉多少两银子!”

        “算一两银子好了。”

        “那我这有十二两银子,给我三壶杜康和两斤烧肉!”

        周瑜亮出十二两银子给了小二看。

        “客官,这边请!”

        店小二为周瑜带位后,周瑜对于一楼的座位不是很满意

        “难道楼上没有位置吗?”

        “楼上被包了!”

        “是谁这么大的手笔!”

        “是吕布吕大人”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子的贼人!”

        “客官不要乱讲话,否则会遭殃”

        “这不是长安城里的人都知道的事!”

        这时隔壁桌传来笑声,周瑜看到是一名中年男子,只见男子,身高七六尺,身材偏瘦但有些结实,眼神如老鹰一样深邃,高挺的鼻梁,相貌堂堂,穿着的衣裳称不上华丽,但是看出衣裳用料非常厚实,一般的文人雅士都喜爱穿这衣裳,周瑜看出此人一定是做官的人,而且官职相当高。

        这时中年男子如看透周瑜一样,问

        “看小兄弟穿着应该是扬州那里的人吧,你怎么知道吕布的苟且之事!”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没有不透风的墙!”

        “没错,不过这事只有朝廷官员才知道的事,阁下的年纪应该还没出仕,不知阁下是谁家的公子!”

        “我不是谁家的公子,只是一名小人物,不如不说!”

        “怎么会,你身上的配剑,我若是没猜错,那是属于墨家,你是墨家传人!”

        “我看是大人你想多了,想跟我套交情,大人恐怕是找错人!”

        中年男子笑道

        “的确!看来你是不打算透漏你的身分,但我还是奉劝你,没事不要上楼,一个吕布你恐怕应付不了,更何况他身边多一个人,能力恐怕不在他之下!”

        “阁下可说的是高顺!”

        “想不到你也知道此人名讳,看来你真的不简单!”

        “跟你打赌,等会我上去,吕布和高顺,会被我打到落荒而逃!”

        “行,赌约事甚么?”

        “我输了帮你付酒钱,赢了你帮我喝完三瓶杜康酒!”

        “那岂不是便宜到我!那不好,换个赌注!”

        “那你要赌什么!”

        “你赢了我告诉你我的身分,我赢了你告诉我你的身分!”

        “有意义吗?”

        “就只是图个爽快而已,不过若是你输了,恐怕会没命,到时我会出手相助!”

        “这么看不起我!”

        “就只是图一个保障而已,我可不想看到年纪轻轻的你,客死异乡!”

        “好吧!就这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