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47章 戏耍吕布

第47章 戏耍吕布

        第47章    戏耍吕布

        周瑜和中年男子打赌后,周瑜不听店小二的劝说,私自走上楼,这时周瑜还未到二楼时,听见楼上对话的声音。

        “想不到王司徒还有这么漂亮的女儿,听说她可是比董卓刚纳了妾更美上三分,把她介绍给你,应该是想要大哥成为司徒的女婿吧!”

        “确实比她美上三分,想不到王司徒这么藏私,把她介绍给我,可能是看中我的威望吧!”

        “那大哥何时去提亲?”

        “王司徒邀请后天让我去他家作客,到时我在准备东西去提亲。”

        “祝大哥,早日娶得王司徒的爱女,抱得美人归!”

        “有贤弟这一句话就足够了,那位小娘子美貌,一直烙印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有她我就再也不需要别的女人。”

        这时周瑜走到二楼来,嚣张地坐在吕布的右边的位置,这时吕布开口

        “你是何人,我又没邀请你。”

        周瑜先是往左看了一眼吕布后,又往右看了一眼青年男子,只见男子身高七尺六,身体壮硕,五官普普,沉着的脸色,带有一点呆样,猜测此人就是高顺,是吕布的师弟也是一名武痴。

        之后周瑜环顾一下四周,发现他们没带任何武器后,周瑜卸下无名宝剑,把无名宝剑拍打在桌上,吓到吕布和高顺起身。

        吕布怒呛周瑜

        “你是何人,想找碴也选错对象!”

        这时周瑜右手食指指向高顺说

        “这是董太师和他义子之间的事,不关你的事,滚!”

        高顺回

        “岂有此理,感动我大哥,就先动我!”

        这时周瑜拔出宝剑,一剑劈把桌子劈成一半,这时吕布认出此剑就是当初和他在洛阳交手的陌生人,那时他手持方天画戟胯下赤兔马,都吓到赤兔马怯战带他撤离,如今的他即便有随身佩剑,也有可能不敌眼前的陌生人,于是吕布选择讲和

        “这位兄弟,董太师事我义父,不可能找人对付我,这当中是不是有误会!”

        周瑜冷冷地说

        “要怪就要怪你吕布,染指太师的婢女小妾,太师不得不重金聘我,帮你净身!放心,我的剑很快,那你毫无痛处!这样你进郿坞保护他的安危,他就放心了!”

        吕布脸上表现出相当惊恐

        “不行,我堂堂吕奉先,绝不可能被你和董贼给糟蹋!”

        周瑜把剑指向吕布,说

        “行行好吧!让我交个差,吕公公!”

        “不行,贤弟帮我挡着,我回去找救兵!”

        高顺当场来到周瑜面前,出拳朝周瑜,而周瑜闪避高顺的攻击后,持剑架在高顺的脖子上,这时的吕布已逃出酒肆。

        周瑜看着高顺脸上不在沉稳,而是展现惊恐,于是向高顺说

        “不然就你就替你大哥受罪,有实物我好去跟太师交差!”

        高顺大喊

        “不行,我还没娶妻!”

        高顺向后一跳,逃出周瑜出剑攻击的范围,直接转身跳窗逃离。

        这时小二和中年男子跑上楼,店小二面容一脸苦水,看着被砍成一半的桌子,嘀咕着

        “怎么办!桌子坏了,包楼的酒钱还没付,我要怎么跟掌柜交代!”

        这时周瑜仍了两锭金子在空桌上,向店小二说

        “这样够吗?”

        店小二拿起金子咬了一下后,笑着说

        “够够!”

        “竟然够了,就收拾一下,等会我要在这喝酒!”

        “客官不要闹了!”

        “刚才那人可是吕布吕大人,你就不怕他回来找你算账!”

        “怕什么我敢保证他现在跑回府上躲起来,今晚应该不会出门!”

        “好吧!”

        这时周瑜挑了一处可看街道上的风景坐下后,中年男子来到他的对面,说

        “阁下是怎么做到了,吕布和高顺可是城里数一数二的高手,想不到他们会吓到落荒而逃,你是怎么办到了!”

        “秘密!”

        “瞧你这个小子,年纪轻轻,城府这么深。”

        “向长安城里就像龙潭虎穴,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我城府不深,不知要死几次!”

        “这点我当然知道,董卓不死,天下不平,可惜我还是选择屈服与忍受,不像其他诸侯起身对抗他,枉费我司马家对朝廷世代忠良!”

        “原来是司马防大人”

        “正是,没想到小兄弟的朝廷门路还挺广了”

        “不知大人和墨家有何关系?”

        “我们司马家原先墨家分支,不过早已脱离,但我们还是秉持着墨修,虽有一身修为,但我们从不自称为墨君,董卓、吕布和高顺,也是一样,修炼炁源自墨家,却又代表不了墨家,敢问你是否能代表墨家。”

        “墨家早已隐世,是不是代表墨家没有甚么意义,如今是天下大乱,匹夫有责,再怎么躲也躲不了,迟早还是要出来面对。”

        就在周瑜的话音刚落,听见楼梯的脚步声,周瑜和司马防停止对话,两人的目光都望向楼梯的方向,发现是店小二端着酒和肉来到二楼,当酒和烧肉被送上桌后,店小二亲切说

        “客官慢用!”

        当店小二离开后,早已饥肠辘辘的周瑜,拿起筷子,开始享用看着桌上的烧肉,并顺手拿了一瓶杜康酒给司马防。

        司马防接获杜康酒后喝了一口,说

        “好酒!不知小兄弟对董太师如何评价!”

        这时的周瑜已吃完一盘烧肉,打了个饱嗝后,回

        “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抽其筋,挫骨扬灰”

        “不知小兄弟和董太师有何深仇大恨?”

        “我看大人还是别知道的好!”

        “好吧!我有一计,需要小兄弟配合,此计若成,天下可再次回归太平!”

        “谈何容易,不过说来听听,我在看需不需要配合!”

        “只是隔墙有耳,不如小兄弟先跟我回府,我再把计划告诉你。”

        “大人若是住在官邸,大可不必,那地方隔墙更多耳,一不注意让官员听到,计划不仅还没实行,还有可能惹上麻烦!”

        “放心,我和那些朝廷大员不一样,我们司马家在长安有几座宅院,若是小兄弟没地方落脚,可以住我那!”

        “想不到司马家还挺殷实,不过为何大人一人在这喝闷酒!”

        “不妨告诉你,太师今日要到我府上的隔壁,我主要是要避开董太师!”

        “原来是这样,你的隔壁住谁?”

        “王司徒,王大人!”

        “原来大人和司徒是邻居!”

        “非也,隔壁也是属于司马家,只是我把那间宅邸让给王大人住!”

        “想不到大人如此慷慨,这王司徒侍奉董太师应该是很累人吧!”

        “可不是,堂堂的司徒大人,沦落到敬献美女以求自保!”

        “刚刚我也听到他把义女介绍给吕布,这王司徒到底有几个女儿!”

        “之前有一个嫁给董卓,不过最近又收一个义女!”

        “那女的应该是很漂亮吧!”

        “何止漂亮,简直是仙女下凡!”

        “难道大人也被迷住了!”

        “我都几岁人,光是孩子就有八个,怎么可能会被迷住,不过我也是忍不住多看两眼!”

        “那王司徒利用美女,离间董卓和吕布,这招够狠!”

        “你认为这计谋会成功吗?”

        “都是过一次失败,还想再第二次,真可笑,最后也是便宜那对父子!”

        “跟我一样,王司徒想了太天真!”

        这时的周瑜直接一口将一壶杜康酒一饮而尽后,说

        “不过我们可以帮他!”

        “你要如何帮他?”

        周瑜再将另一壶杜康酒一饮而尽后,说

        “不知道,我需要理清一下思绪。”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是谁吗?”

        “跟你说也无访,我是周瑜,家父周异,论辈份应该称呼你一声世叔”

        “原来你是周兄的小孩,这就难怪,不过你应该是在庐江,为何会来到这里!”

        “家母病重,于是我来到这里想说服家父,请家父与我回庐江!”

        “可惜令尊在这也是一波三折,如今他成活死人,许多大夫都束手无策!”

        “即便是这样,我也是要家父回庐江,最起码能让他见上家母最后一面!”

        “真有孝心,要是在以前,本官一定举荐你为孝廉,可是在这混乱之世,还是少点在官场为妙。”

        “我也是这个想法,可惜我的家人始终都不认同这个想法,在我十岁时便和家人分道扬镳,等到我主动到洛阳和家人联系时,发现家兄被杀,我们周氏一族被放火灭门,而如今家父又变成这副模样,我真不该说什么?”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我有八个小孩,各个都相当出色,尤其是老大,他比你年长,他在十二岁时,就通过经试成为童子郎,那时我不为他感到自豪,而是感到担忧,直到最近他成功脱离董卓并带着家人去到温县避难,我才对他感到放心,知道他的机智在危难时是在帮他,而不是害他。”

        “可惜我始终帮不了我的家人,尤其是我大哥,在他被杀的时候,我只是在附近,要是我早点在街上遇到他,他也不会有这样的下场,那狗贼吕布,我先留他一命,将来在慢慢跟他算。”

        “说了不错,你的话让我想到新的想法,若是这个计划可成,那天下有可能回归太平,事不宜迟,你这就随我回府,我将计划告诉你!”

        “难道世叔不怕我拒绝?”

        “你是有拒绝的权利,不过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若是司徒的反间计成功,恐怕你是报仇无门!”

        “好吧!那我随世叔回府,商讨一下对策。”

        “那我们就走吧!”

        周瑜扔下十五两银子后起身和司马房离开,司马防带周瑜来到一条毫无人烟的街道上,周瑜发现这条街道上只有两座宅子,而且占地的面积偷挺宽广,其规模都不输给原先在洛阳的周府。

        当司马防经过王允府上的时候,看见大门前的马车留下的车痕后,松了一口气,这时的周瑜看着地上的车痕和马蹄留下的印子,发下这世天子坐驾,周瑜好好奇问司马防

        “天子驾六马,方才是少年皇帝,来到王司徒府上!”

        这时司马防看着车痕气到咬牙,回周瑜

        “不是,这是董卓的坐驾。”

        “想不到他还是这么猖狂!”

        “你还没见过他的穿著,材质、用料和模样几乎近似天子的服饰。”

        “难道朝堂上都没人对他有意见吗?”

        “现在怎么可能有人能起身反抗他,只要他在朝堂上看谁不顺眼,随便安个罪名,就可以把人屈打致死,张温大人就是这个下场!”

        “那我们继续走吧!应该就快到你府上!”

        “就在前面!”

        司马防带周瑜来到他的府上后,司马防敲了两三下门后,一名仆人打开大门,司马防向仆人说

        “今日有访客来吗?”

        仆人回

        “董太师和王司徒有来过,不过我跟他们说你不在府上后,他们便离去,不过司徒大人在临走前留言,他说等你回到府上后,无论多晚都要去找他!”

        “好吧!我去去就回,你去准备一间客房,招待我身旁这位客人”

        司马防转头向周瑜说

        “周贤侄,你就先留在府上度过一晚,待明日商量!”

        周瑜回

        “好吧!反正又不差一晚,世叔还是赶紧到司徒大人那儿!”

        当司马防离开后,周瑜被仆人带到大厅上,一样物品让周瑜感到相当好奇,那就是挂在墙上的纸鸢,周瑜问一旁的仆人

        “这能在空中飞吗?”

        仆人回

        “我不知道,这是先人留下,应该是可以?”

        “那我可以试看看吗!”

        “这恐怕要老爷允许才行!”

        “这个东西再贵,也才值几两银子而已,弄坏了我赔就是!”

        “周公子不要这样,来者是客,老爷要我好好招待你,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偷偷跟你说,平常我也是趁老爷不在的时候,偷偷的玩这个!”

        “真有你的,果然有前途,那就教我这么玩,这样就不怕被玩坏!”

        “好!”仆人取下纸鸢后,带周瑜来到后面的庭院。

        仆人先展示在助跑的情况下放开纸鸢,透过纸鸢牵引的细线放长,让纸鸢飞的高度可以慢慢攀升,最后在空中翱翔。

        周瑜看过一次后即刻掌握要领,用同样的方式,让纸鸢在空中翱翔,此时的他心中雀跃不已,许多被一直困在心里的烦恼被当场抛开,仆人见到周瑜玩到不亦乐乎后,就马上去帮周瑜收拾房间,此时已是半夜。

        纸鸢的高度被周瑜伸到最高,不过周瑜还是不满足,直接一个箭步跳到屋顶上,一直想用高空中的纸鸢,向乌云一样遮住上空中洁白的月亮,虽然是不可能的事,带事他还是要去试试。

        这时突然远处传来女子哭声,这让周瑜全身打了冷颤,然后瞧见隔壁后庭有一位白衣女子正在哭泣,这让周瑜吓出冷汗出来,还一时手滑放开纸鸢,好在他反应快握住细线,之后就开始收回细线将纸鸢的高度降下,让后收起纸鸢从屋顶上下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