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文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墨君周郎在线阅读 - 第48章 月下相会

第48章 月下相会

        第48章    月下相会

        周瑜从屋顶上下来后,来到隔壁的围墙上站着,默默看着白衣女子,透过月光的微弱照明,周瑜仔细一看,白衣女子是个美人胚子,周瑜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简直跟仙女一样完美。

        周瑜鼓起勇气跟白衣女子说

        “姑娘,夜色已深,为何独自一人在角落哭泣,难道是有人欺负姑娘!”

        这时白衣女子抬头看着周瑜,被周瑜俊俏的的脸庞深深吸引,白衣女子开口说

        “不知公子从何处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这时周瑜的右手指向司马防府上厢房的屋顶上后,向白衣女子说

        “我从那里,听见姑娘的哭泣声,于是特意前来关心姑娘!”

        “难不成,你是神仙!”

        周瑜笑道

        “姑娘想多了,我怎么可能是神仙!”

        “你不是神仙,那你是谁?”

        “有意义吗,我说出我的名讳,你的心情会变好吗?”

        “不会,除非你能帮我脱离这里,我不想要嫁给董太师!”

        “原来妳就是王大人用来离间吕布和董贼的女子!”

        “你怎么知道!”

        “你自己说的!”

        “我只是想和姊姊一样找户好人家嫁,却被王大人给利用,虽说他收我为义女,但他要我用各种姿色手段诱惑董太师和吕中郎,获得他们的宠爱,还要适时耍心计让他们父子反目成仇,为何上天待我不公,要我这名弱女子去完成这么残忍的事!”

        “上天就是知道,于是让我来出现在你面前!”

        “真的吗?不要骗我!”

        “我的样子像会骗人吗?”

        “不像,不过你要如何帮我!”

        “不如你随我离开。”

        “不行!我若是这么做,义父和董卓会找爹娘的麻烦,姊姊和姊夫也回受到牵连!”

        这时的周瑜脑中想到一个好办法

        “这简单,若是董卓死了,妳就不用嫁了,若是怕被吕布骚扰,可随我回扬州!”

        “要董太师死哪有这么容易?”

        “我不会让董卓活过这个月!”

        “难不成你要杀了他!”

        “没错,妳不会想告发我吧!”

        “当然不会,只是你若是杀他,也无法脱身!”

        “我自有妙计可以脱身,只是苦了妳要守望门寡!”

        “董卓根本不配做我夫婿,要是你能杀了董卓,我就是你的人,随你回扬州!”

        “那吕布不是惦记着妳,堂堂的人中吕布,难道妳对他不心动?”

        “与他见面不如闻名,若我跟你说,我第一眼见你时,就对你情有独钟,你是否相信!”

        “可能是夜晚的昏暗的光色,看甚么都挺美了,尤其是天空中的月色!”

        白衣女子抬头看了一下月亮后,周瑜透过月光看见白衣女子清晰的脸庞后,瞬时被吸引,不经说

        “美呆了!”

        白衣女子看着月亮跟着说

        “的确很美!”

        “有了这样月色相陪,姑娘的心情有好过一些吗?”

        这时白衣女子的目光又朝向周瑜,她向周瑜说

        “公子所说要杀董卓之事,难道是真了?”

        “真的,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天下苍生,难不成姑娘不希望我这么做?”

        “不会,我有预感你会成功,而且我将会成为你的人!”

        “姑娘好是不是对我有甚么误会,我要杀董卓主要是为天下苍生,即使没遇到姑娘,董卓在这个月也是必死无疑。时候不早了,我就不打扰姑娘,告辞!”

        周瑜转身跳离白衣女子的视线,让白衣女子一人独自待在那里,不过此时的白衣女子已不在哭泣,不过心里五味杂陈,因为他不知道眼前的帅气小哥说的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将来是否有机会脱离董卓、吕布和王允的魔掌,这时的她又落下眼泪喃喃自语

        “爹、娘,女儿不孝,女儿不想要成为司徒大人的棋子,更不想嫁给董卓或是吕布,若是非得要这样子,女儿只有一死以明志。

        你们常说女儿是仙女下凡,刚才那位公子是从天上下来,或许他真的是上天派来解救女儿的神仙,真的可以帮女儿脱离苦海!”

        周瑜躲在墙的另一侧偷听到白衣女子说的话,这时他脸上微红,一副心花怒放的模样,是他出生以来对第二个姑娘有过这样的感觉。

        过了一会周瑜的内心平静后,当下就来到主厅的屋顶上,欣赏空中的月色,这让周瑜不经想他的结拜好兄弟孙策,自从周府一别后,他们就从未在相聚过。

        周瑜知道,孙策很喜欢在夜晚的时候赏月,这让周瑜心里有些感慨,认为孙策虽然现在和他相距千里,不过现在可能和他一样,在欣赏同一颗月亮。

        周瑜在欣赏月色过后,开始思考要如何对付董卓,他想效仿墨君剑客刺杀秦始皇的模式,可是这样的话可能没办法全身而退,更何况他还要把他的父亲周异送回庐江,就在苦思已久的周瑜,想起左慈的一句话

        “万法皆自然!”

        周瑜盘腿坐在屋顶上,开始打坐。

        当仆人把客房整理好后,到后花园通知周瑜,可是始终没有找到周瑜,开始连忙叫醒其他的仆人,四处寻找周瑜,就在此时,司马防回府,当得知周瑜不见踪迹后,司马防叹气摇头,并命所有的仆人回去休息。

        时间来到隔日卯时(05:00),司马防在上朝前才发现周瑜待在主厅的屋顶上,司马防看出屋顶盘坐的周瑜是不能被打扰了,于是向府里所有的仆人下令,不能去打扰周瑜。

        周瑜打坐一直到午初(11:00)才真开眼睛,他看着一直握在手上的纸鸢,笑道

        “天时、地利、人和条件已满足,不是我要杀董贼,而是天要灭董贼,不过恐怕我要顺水推舟才行,看来这还需要司马大人的帮助!”

        此时周瑜该受到阳光的照耀,这时他才发现时间已经过得这么久,周瑜即刻从屋顶上下来,这时他发现至少有三双眼睛盯着他看,这些人都是司马防府里的丫鬟。

        周瑜来到一名丫环面前,这时丫环害羞红着脸,向周瑜说

        “不知公子是否要梳洗还是用膳?”

        周瑜回

        “你们老爷呢?”

        “老爷这时候都应该已经下朝,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

        “那在他回来前,我先用膳!”

        “请公子先到房里休息,等会奴婢就把午膳送到房里。”

        “好!”

        丫环先把周瑜带进一间客房,让周瑜待在房里休息,一刻钟后丫环就把午膳端进房里给周瑜,周瑜用完午膳后,托丫环把他手上的纸鸢挂回大厅,自己则是躺在床上休息一下。

        时间来到未初(13:00)时,司马防回到府里后,有丫环通知周瑜找他,因此司马防即刻来到周瑜的房门前敲门,并喊道

        “周贤侄!”

        此时房门被打开,周瑜向司马防行礼后,说

        “世叔!在下有想跟世叔商讨昨日的计划,不过隔墙有耳,这里还有僻静无人的地方!”

        “我正里正好有僻静无人的地方,就让我带你去。”

        司马防带周瑜来到书房里头房门关上锁上后,周马防来到一个书架面前,把书架上的六个书卷抽出,书架当场向右滑移,腾出一块空地,司马防用在空地角落踏了一下,地板自动掀开,出现一个向下的石梯。

        司马防拿起书桌上的烛火点着后,带周瑜走下地下密室,周瑜走下后感到相当的震惊,里面相当宽敞,而且不会感到不适感,司马防将密室内的照明烛火点燃后,带周瑜到有椅子排列的地方和周瑜一请坐下。

        司法防向周瑜说

        “不知世侄的墨子剑法是否练成?”

        “世叔此话何意?”

        “你应该听过秦始皇暴卒之事,始作俑者是会墨子剑法的墨君及你佩戴身上的无名宝剑!”

        “世叔是想要我用这把剑让董卓殡天!”

        “正是!只要你墨子剑法大成,杀他简直轻而易举之事,即便他有千军万马守护,也难不倒你。”

        “墨子剑法真的有那么厉害吗?世叔恐怕是听到讹传吧!”

        “的确,这几年儒剑和鬼谷剑在争锋时,却都没有墨剑的消息,难道墨剑变成只有我们少数人知道的传说。”

        “墨子剑法本是墨家的污点,就让它成为传说吧!”

        “看来除了吕奉先之外,没人有本事杀董贼,不过我看的出来吕奉先不会出手!”

        “那可未必,不知世叔昨夜去到王司徒府上,商量些甚么!”

        “哼!那个老匹夫,跟我说十天后,他的爱女要嫁给董卓,请我把城门到他府上的街道清空,好让董卓迎亲队伍能畅行无阻!”

        “董卓是何时来迎亲”

        “迎亲队伍,巳时来到这里!”

        这时周瑜笑出来,说

        “苍天有眼!苍天有眼!”

        “贤侄你这是?”

        “我终于可以为我族人报仇,董卓的喜日会变成他的忌日!”

        “这时真的吗?”

        “不过还请世叔帮忙才行!”

        “说吧!”

        周瑜将计划全盘告诉司马防,司马防听完之后,摇头向周瑜说

        “贤侄你这想法不太可行,要是当天艳阳高照,一切不就白费了,更何况这连吕布也得罪了,要是失败你很难全身而退,到时我恐怕保不住你!”

        “说真的,董贼的气数已尽,我这只是替天行道。”

        “真的吗?”

        “还请世叔相信在下!”

        “就这几万钱和几潭酒而已,对我而言只是九牛一毛,刚好我知道长安有一处地方,可你打造你想要的东西,等会我就带你去!”

        “有劳世叔!”

        “不过你那麻沸散真的对吕布有用吗?”

        “这是华陀神医的处方,是在下上次请他为家母治病时,他主动告诉在下。”

        “原来如此,看来你这计划开始让我觉得可行!”

        “只是董卓一死,他底下的势利恐怕会造反,到时他们可能会兵发长安,恐怕长安会大乱!”

        司马防当下叹了一口气说

        “若是真的如此,这算是大汉朝的气数已尽,怪不得别人,不管这事成功还是失败,我都会保你和你爹平安离开长安。”

        “谢谢世叔,不过董卓一死,还请世叔辞官离开这是非之地!”

        “不了!皇上还小,需要我们这几位老臣扶持才行,或许你会不相信,这位少年天子有心要匡复大汉,绝非是桓灵二帝可比拟了。”

        “可惜他生不逢时,如今天下大乱,即便高祖在世,也是无力回天,各方诸侯都在虎视眈眈,远离战乱和灾祸才是上上之策,只是每位百姓都有样的想法,将国不成国,家不成家,一定要有人出来捍卫才行!”

        “对,我就是有这样想法,只有成仁、取义,才能振兴大汉!”

        “世叔的想法和我堂伯周忠一样,都想把大汉扶回正轨,只是谈何容易。”

        “以目前的局势,的确有些困难,不过我始终相信皇天不负苦心人。”

        “世叔有这样的想法,是天下苍生和大汉之福!”

        “可惜你的身分特殊,否则我就把你引荐给皇上。”

        “在下本就不喜爱像朝堂这样繁文缛节,唯一的希望就是远离像京城这种是非之地。”

        “好吧!话就不再多说了,我这就先带你到匠所去,至于麻沸散需要的药材就交给我处理,我会帮你调制出麻沸散出来,走吧!”

        司马防带周瑜离开密所后,两人搭上马车,来到城里一间专门打造奢侈装饰品的匠所,司马防将周瑜要打造的东西,委托给里面的工匠,由于制造的过程中会犯下大不敬之罪,起初工匠死活不接,不过匠所背后的老板是司马防,所以工匠只能承接业务,同时承诺周瑜要的东西七天后就能交货,不过周瑜要留下亲自帮忙,以防止有所变故。

        于是司马防自己坐马车回府,当他经过王允府上时,看见吕布带六名兵丁离从门外走出来,而六名兵丁以两两为一组,右肩上都扛着大包小包的物品,这些物品都被红色的纸给包覆住,常人一看就知道是彩礼。

        当吕布走出大门后怒气冲冲提起一件彩礼往地上摔,司马防看见后,马上就知道王允的反间计起的作用,不过他和周瑜还是不太相信吕布会为了一个女人,杀死董卓,更何况董卓妻妾如云,不少私下都有跟吕布好过。

        尤其是吕布最近和董卓最漂亮的小妾夜会时被董卓给撞见,气到董卓举起立在一旁的方天画戟朝吕布丢了过去,好在吕布反应快成功躲开,并趁着月黑风高翻墙逃出郿坞。

        之后董卓不仅没有对吕布进行处置,还命人将方天画戟和赤兔马交还给他,不过这一吓让吕布从此没有董卓的命令不敢再踏进郿坞,也尽可能在朝堂上避开董卓,对董卓又敬又畏,直到前日被周瑜以董卓的名义戏耍一番,加上今日欲取的妻子被董卓抢先,撤底激怒他。

        这时司马防下令让马车停下后,下车去找吕布,当司马防来到吕布面前时,吕布拱手向司马防行礼后说

        “司马都尉别来无恙!”

        司马防回礼后说

        “吕中郎客气了,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吕中郎,刚好我的府上在前面,要不吕中郎来我府上喝上一杯,我有珍藏的美酒,包你满意!”

        吕布有些犹豫不过还是回

        “当然好!喝酒之事我可是不会客气!”

        (本章完)